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前排磕糖日常【快穿】 > 正文 第10章 磕糖10
    姜莉莉仿佛刚刚想到,拿起胶囊袋,急忙站起来,和少女说:“我这有一套备用衣服,我看你身量和我差不低,如若不嫌弃,找个安全的地方换了吧。”

    看着就倪欢一个人行动,其实姜莉莉已经心思百转,看来陆羽情况是不怎么好。

    至于为什么不想,是倪欢和陆羽之后分道扬镳。

    因为这几个月的进展,两人已经到了互生情愫,倪欢单方面信任陆羽,绝不可能抛弃陆羽的情况了。

    只是陆羽身上背负了太多,却还是招惹了她,不知两人结局如何呀。

    思绪还是回到和倪欢的对话,看着倪欢不知是否怀疑的样子,将信半疑地收下了衣服,颤抖地卷起药草,包裹在衣服里,埋在胸前。

    “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定会上门报恩的!”湿透的衣服,冷冷的裹在身上,倪欢原本娇嫩的声音打着颤。

    “不必了,萍水相逢。要是有缘,再见时,再说吧。”姜莉莉扑哧一笑,算算自己日程,像是想到什么。

    再见之时,不就是即将嘛。

    倪欢也笑了笑,心里长舒一口气,下了决心,终于将一直未开口的情况,简单的说了说:“我哥哥和我不小心掉下了悬崖,他现在在发烧,请问这哪些草药能救他?”

    哥哥?发烧?

    “发烧?这情况有些严重,光草药是不行的。”伸手掏出口袋里的药剂,“我这有退烧药剂,你要是放心就拿去用。”

    “怎会怎会,妹妹出手帮忙,已是好心,我很感激,就是不知道这恩怎么还,不是不放心。”倪欢连连摇头道,连忙拿走药剂。

    姜莉莉微微一笑,不再多说,捡起筐子,踏入林中。

    看着姜莉莉的背影,倪欢欲喊又止,终究还是往反方向跑去。

    这片林子,很快又安静起来,空无一人,只是还未挺身的小草儿,趴在大地上,残留刚才事件的痕迹。

    当天晚上,手腕亮起了白色的亮光,眼前出现一排字。

    “主线任务星纪年十九年,已完成。”

    “任务情况

    主线任务一、陪伴男主成长(已完成)

    二、星纪年十九年(已完成)

    任务世界剩余时间十年。”

    姜莉莉心里暗想陆羽这边不用操心了,现在就剩自己的目标。

    ……

    人生哪有一帆风顺,从来到在星际第一学院,里面的学生还算相处融洽,但是总有几个挑刺的,看不顺眼半道归来的姜莉莉。

    尤其是居毅生家族的和姜莉莉年龄差不多的女孩们。

    星际第一学院是有部门星球家族名额的,当然收的孩子肯定也是有些许优秀的,要能够格星际学院的最后一名。

    当时听说居毅生有个女儿回来,要送进星际第一学院,居家大人人心惶惶,生怕自己孩子的被刷下来,便约束孩子强加练习。

    孩子们却觉得一个在外养的孩子,怎么比得过从小有优质资源的他们。

    但是几个娇养的女孩却因为这样的约束,讨厌上了姜莉莉。

    但是大人们了解居毅生的性格与做事风格,要是这个女孩无能的话,也不会要去送进去。

    居家可不会做拿鸡蛋碰石子的事,长老那关他都过不去。

    所以这个女孩是有独特之处的,最起码是有进入学院的能力的。

    他们的儿子到不太担心,但是女儿娇宠成什么样他们可是知道的。

    但是他们没想到,姜莉莉没想走家族名额,也甚至不知道这回事。

    ……

    几个月前。

    一个俊美的男人,还有一个儒雅的老头向孤儿院拜访。

    自然不是姜莉莉主动让他来的,传信给居毅生,对于她来说,难度还太大,她本来的计划里,也没有要去联系居毅生。

    所以这样的来者,找她?怕是顺带的,而且还是带任务的那种。

    事实证明姜莉莉小机灵的直觉还是蛮准的。

    “居毅生,你应该听过我。”男人直奔主题道。

    姜莉莉抿嘴一笑,礼貌道:“没有,只是看到过这个名字。”

    在她母亲的记录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

    男人莫名的哈哈大笑,说出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你是个好孩子,也是个聪明的孩子。”

    姜莉莉却听懂了,就是这种费脑的事情,真的是夭折人的脑细胞,就不能有话直说嘛,她只能礼貌一笑,除了笑,就是礼貌的笑。

    “长官!小姐!叫我文叔就好”

    去安排事情的儒雅老人,来到居毅生身边,同样也是对姜莉莉和善的笑。

    姜莉莉同样回之以礼的笑,略不知道要干啥,温温道:“文叔好。”

    文叔来到居毅生旁,禀明道:“长官,安排好了,现在您需要过去一下。”

    “好的,再给我几分钟。”居毅生摆摆手道。

    文叔好心的拉上了房门。

    “我带你回艾薇塔,你是我们居家的孩子。该受居家的教养。”居毅生正声道。

    这时候教养?她都十五了。

    她轻笑一声道:“这倒不……”用了吧。

    “你需要什么。”居毅生肯定道。

    “我需要上学。”姜莉莉说出下一步计划。

    男人伸手捏了捏眉心,似是思考状。

    半响道:“维雅第一学院?”

    维雅第一学院,是维雅最厉害的一个学院,要么家里有官职,要么家里有钱,每年会找十名维雅的贫民子弟。

    也就是陆羽和倪欢的学院。

    但是她的目的也并不是维雅。

    所以,她冒险开口道:“我要去星际最好的一个学校。”

    男人突然眉头舒展,扬声一笑。

    ……

    看着大家一哄而笑的样子,姜莉莉心里却不胜在意,也附和的笑了笑。

    这场闹剧的原因不过是老师的星球投影仪的讲课面板上,下一页竟然是写着星际第一美人,居怡,还准确的箭头指向姜莉莉的位置。

    因为姜莉莉的字读音撞了居毅生的毅字读音,又因为居家在姜莉莉这一辈是竖心旁,所以改名为居怡,但是以前的熟人都还是唤她姜莉莉的。

    姜莉莉虽然长相还算可以,但是在美女如云的星际,绝对称不上第一。

    一些不知情的人不过是在笑姜莉莉的不自量力,还有一些人只是附和一些人,少部分人知道这是捉弄,并未笑也并未有所行动。

    在这片“热闹”的氛围中,一个人突然收起了星际桌,随着她的站起,突然大家的目光都转向她。

    之间随着她的离开,星际椅自动收起。

    她一路顶着众人的目光,拉起了姜莉莉的手,一起在大家不注意中,出了教室。

    待她们离开后,老师轻咳一声,大部分同学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学习上。

    ……

    暨爽气愤的回过头,看着还笑着看她的姜莉莉,一口气突然哽在心疼,疑惑道:“你不难过吗?你不气愤吗?”

    “这没有什么好气好难过的呀。”姜莉莉认真的解释道,笑的更加温和、开心。

    她喜欢暨爽,当她拉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看到了一个像小太阳一样的人。

    这样的人,她真挚,她有义气,她与一切坏的力量相对抗。

    这样的人,要么从来都没有遭受过黑暗与泥沟,要么身在泥沟中依旧向着太阳生长。

    前者,要家庭身边的人负担很多,后者更是难得,但是不论是哪一种都是弥足珍贵的。

    有的时候自己的幸福是别人负重前行来的。

    若是没有人替你负重前行,那便自己负重前行,终有一日,卸下负重,成为自己想做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世上哪一个人不都是向善的呢,不过有时候虽然有些自己的小心机,或者是世事艰难所迫。

    暨爽一时无语,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候发现她还抓着姜莉莉的手,略无措的放下。

    姜莉莉爽朗的笑了笑。

    两个女生之间的友谊便在这里结下。

    你若想拉我远离这世界深渊,我自然奋起,跟随你的脚步。

    还好,我们本来就是一个路上的人。

    姜莉莉心里想。

    ……

    一个盛大的晚会在这个满天星星缀着的夜空下举行。

    人员窜动的一楼外景,正在有序安排晚上的会场。

    而在二楼靠窗的一间房子里,许久未逢的两人正在会面。

    男人倚着落地窗,看着下面的一举一动,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人出现。

    姜莉莉看着男人忘妻石的一面,噗嗤一笑:“这么久没见,终于看见你不皱眉了。”

    “我们之间……不太好……”

    男人低头沉思,看上姜莉莉时,缠上心头已久的烦恼又上心头,终于有人诉说。

    仙仙、小武、沈云对着他就像上司一样,他也不可能向他们诉说询问,只能看着这个彼此即出生入死,又亦亲亦友的妹妹。

    “我听说了,你不打算通过l的悬赏单,去攻击维雅,我着实替你松了一口气。”姜莉莉回忆仙仙说的一番话,大家都真诚的替陆羽高兴。

    并不是不愿意为了陆羽赴汤蹈火,而是心疼陆羽,承担了太多,现在终于放下了一部分。

    大家最开始的愿望很简单,就是离开那个地方,不管是什么身份,过个平常的生活。

    可惜,出来之后,可能这个最初的简单愿望都被遗忘了,因为仇恨蒙蔽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