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前排磕糖日常【快穿】 > 正文 第9章 磕糖9
    07lr星球,赤地千里之地,星际战争在这一发生过,造成大量土地荒凉的景象。

    黄土遍野,要不是空气中浮动的空气能让人呼吸,就好似初期形成的星球,没有人际,没人人烟。

    可是这里却又一场博大的斗技场。

    不似其他星球的正式,这里的反而彰显出狂野豪迈。

    陆羽从踏入这里就开始严肃起来,服用了沈云不知从哪得来的药剂,脸变了,现在这张脸丑丑的。

    沈云也是当年实验的一批,他本就是弃婴,出来之后也不知道去哪,就跟着陆羽了。

    对药剂这块,沈云很有天赋。

    再说陆羽这张脸,加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活脱脱一副要宰猪的屠夫。

    屠(陆)夫(羽):……

    屠夫的运气不怎么好,成为了第一个要展示自己“杀猪”功夫的人。

    对面的人操纵着他那改造的,看着非常拉风的机甲,和陆羽小可怜对打。

    为什么陆羽小可怜呢,因为屠夫今天展示,没带自己的猪。

    哦不,是他不觉得不需要他的机甲出场。

    解决方法自然是找场地主,付了币暂租了一个机甲。

    对面的人有点本事,机甲躲开了好几次攻击。

    但是屠夫可是训练徒手打废机甲的人啊。

    想起那些陆羽机甲训练房,姜莉莉心里为他们默哀,还好不用赔钱,不然这败家的宰猪人。

    上午陆羽被挑战了几场,机甲承受了这一天不该承受的运动量,毫无意外地……惨了。

    姜莉莉叹了口气,算了败家也是自己家的。

    中午,姜莉莉一行人聚在一起。

    仙仙和小武组合排名第四。

    沈云上午败了一场,现在排名第十七。

    陆羽上午连胜五场,现在排名第三。

    还有几个小伙伴也暂时榜上也有名,总的来说,陆羽他的团体取得的成果都还不错。

    行走时,姜莉莉调动光元素给他们恢复恢复状态。

    一行年轻人,说说笑笑,分享上午的战斗状况,一腔热血,多年热爱与努力此刻得到释放,青春肆意时,一个看着非常儒雅的老人,来到他们身边。

    “小姐!”老人虽然喊着姜莉莉,但是走过来时是看着陆羽的。

    喊完姜莉莉后,对她的小伙伴们点头找招呼,又着重看了一眼陆羽。

    姜莉莉悄悄的注意了这一点,对老人热情的打招呼道:“文叔好!父亲和你也在这呀!”

    “嗯。”文叔淡淡地回应着,脸上保持礼貌的笑容,继续说道:“长官在那边,希望和您见一面,说说话。”

    说完往比赛台的左边指了指。

    姜莉莉假装异常的高兴与兴奋,带着能见到父亲的喜悦感到:“父亲要见我,何必说希望呢,我这就过去。”

    转身对陆羽和小伙伴们道:“你们先走,我随后来。”

    仙仙冷淡的点了点头,看不出情绪,沈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只有小武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

    陆羽皱眉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是点点头,没有拒绝。

    姜莉莉走在前面,文叔临走前对着陆羽说了句“小伙子表现不错,未来可期,后生可畏。”

    姜莉莉看见陆羽礼貌了回应了一下,心里哈哈一笑。

    姜莉莉慢下步足,不一会儿就落后于文叔,文叔领路到了一个俊美男子面前。

    “父亲!”

    姜莉莉对映入眼帘是一张陌生的脸,没有异色,对居毅生端庄的行了一个艾薇塔的大礼。

    她今天穿着一条紫色的连衣裙,在黄土背景下,如玉的肌肤,显得人十分贵气。

    果然看见这个重礼的男人满意的笑了笑,介绍了身边这位一直连坐五年猎人的男人,姜莉莉扬起礼貌端庄的微笑。

    姜莉莉背景板当了没一会,居毅生就让她回去了,接下来可能是她不宜听的,男人之间的对话。

    居毅生当然也不是人传的面容不堪,相反姜莉莉见过他几次的面容都很精致,而且都不一样的俊美。

    姜莉莉心里想想这个俊美的男人,是不是早已忘记了自己真实的面貌。

    又或者是小姨遗物里,属于她母亲的一张照片,一个男人的照片,她这几次都没有见到这张脸,会不会连那张脸也不是本来面目。

    第二天结束的末尾,在重新排序的星际猎人排榜上,一个名不见转的l占据了榜首。

    还是十五次连胜的记录。

    斗技场有斗技场的规则,相同天赋等级,比赛技巧与实战能力。

    当然,有技巧和实战能力也可以和天赋好的人比赛比赛。

    而只一上午时间,比赛举行两个上午,第二天连上好几局的人,还能连胜,这实力是多么恐怖。

    猎人l第一,这象征着,陆羽向着他的星辰大海又迈进一步。

    l猎人团计划也即将启动。

    群花开,扬起一片潮浪,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进行着。

    ……

    绿色俞深,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的场景仿佛要到临了。

    这么生机勃勃的景象,却配上一副分别的场面,不过主角还算落落大方,并未泪已流,说未绝,行未决。

    “小姐,您去往星际第一学院的路程已经安排好了。”一个老妇人一板一眼的说话。

    姜莉莉随意的回道:“不用先拜见父亲吗?”

    “长官他有事,而且开学在即,他让您先去适应校园生活。”老妇人恭敬严谨有礼的回答。

    姜莉莉不去再说什么,转过头对着送行的陆羽和一众小伙伴,说了句,“我先走啦,天涯海角,我们来日再见!”

    冷淡如冰山的仙仙,难得表达出情绪,此刻也不舍的看着她,还有缺一根筋的小武,心思缜密的沈云……

    临上星际船时,在老妇人的身后,姜莉莉对陆羽眨了眨眼,表示我的话要记着哦!

    早在出发前,姜莉莉语重心长的对陆羽说:“下次见面,可要身边多个女性呀,不然你妹我可要愁死!”

    陆羽眉头微微聚拢起来,无奈地轻笑。

    仙仙、小武、沈云看着她这副大人儿操心样都忍不住笑了。

    她豪言壮志道:“都别笑,都别急啊,都有份的呢!等我认识众多小姐妹好男儿,等你们来一点邀请来喝茶话会,赏人!”

    转眼就是别离,不知多久再见。

    人生难得几回相逢,不过是聚又散,散了又何时再相见,又是何年何样。

    ……

    “小心——”

    一声嘶声的裂喉响彻林间。

    林下采花的少女,手一抖,不紧不慢的吵着声源走了过去。

    过去后,入眼便是大块面积的红色印染在绿色的草丛上,湿哒哒的血迹染红的绿草青叶,而这血迹还在俞加俞深。

    血迹的主人是一个不人不械的庞然大物,右手臂续着一半的机械,深深的埋在血肉里,血管就在皮肤下面,红涨的吓人,根根分明。

    左手臂的机械安静的躺在红色中央,被砍平的一半,整整齐齐的冒着血泡,血珠又争先恐后的往下坠。

    一滴两滴坠入草坪不见踪影,只见草色愈发的红艳艳。

    姜莉莉看着怪物身上几个也在冒血滴的小孔,都被人准确的打在心脏位置。

    可是这样还没死,这怪物不怕子弹,没了心脏依旧能活。

    不能这么说,它早已经是个没有心脏跳动的怪物。

    仔细一想,这怪物居然是靠血液维持的。

    左半手臂机械被砍,身体血液循环被破坏,它就暂时动不了。

    拿着身上的腐蚀水,小心翼翼的看准时机铺在机械上,又在身体上多倒了点。

    怪物连转脸开始打架都做不到,直直地死翘翘了。

    腐蚀水慢慢腐蚀肌肤,整块的庞然大物就剩下快快大肉。

    姜莉莉忍着恶心,身后居毅生的人帮忙处理了怪物的身体。

    她突然接到一个任务。

    特殊任务:帮男女主度过危机。

    任务奖励:洗髓丹。

    虽然不知道现在洗髓丹有什么用,但是有备无患,多点东西防身总是好的。

    姜莉莉来到悬崖检查,发现悬崖边有一颗在这里算上相对长势好的树,枝繁叶茂的,没有被折断说明人不会掉进去。

    树的下面有洞,洞的下面还有一处看不见水底的翠绿水潭,映着周边茂密的树林的绿。

    不确定他们是躲进了洞里还是树下,姜莉莉都决定带人去下面等着。

    想要爬上来太难了,树位于悬崖的位置还是有些偏下的。

    不人不械的怪物处理了,现在林子里也没有什么可怖的,让居毅生的手下隐去,一个人寻找着。

    一阵子的学院教养,让她一举一动间都是那种书香感,在林子,仿佛不沾烟火的隐士。

    可惜后面背着一个筐子,破坏了这种感觉,只能说山野间的精灵吧。

    仔细的寻找了一会,感觉周围有人看她,于是环顾四周。

    一个少女呆呆的站在那里,看到姜莉莉,整个人无措起来,衣服湿漉漉的,衣角滴答滴答地落下水滴。

    终于找到了!

    姜莉莉松了口气,收敛好轻慢的动作,端庄起来,脸色呈现温和无害的状态,眨巴眨巴地看着少女。

    一袭简朴素衣,虽未着粗布,背后一个框子,怎么看也不想一个坏人。

    在少女心中闪现无数个念头,最后还是感觉她是林间生存的普通人。

    下一刻,少女仿佛被看着终于有感知起来,本来面无血色的脸色染上了一抹红晕。

    姜莉莉瞧着着静寂的画面,先打破沉默道:“小姐姐,可是从山崖上来,我这有些许药材,可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上前示意一下草药筐,又撇了一眼少女的伤口处。

    少女隐藏心思,面上惊喜道“谢谢你呀,小妹妹。”

    上前几步,姜莉莉将草药框放下,仔细的和俯视的少女说着每个药草对她的作用还有用法。

    翻着翻着,下面还压着胶囊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