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前排磕糖日常【快穿】 > 正文 第7章 前排7
    看着两只肉嘟嘟的小手,姜莉莉一阵无言,环顾四周,雪白雪白的环境,庄肃的很,像是实验室一般。

    团籽也在空间中看着她的投影,将任务信息传来,

    “在星纪年第七年,行政部门发布研究末世异能者的异能来源的投票,全球以5136%通过投票,之后维雅与赛拉及合作时间,在塞拉及建立秘密实验室,此项实验在星际联盟未审批前就已进行,星纪年十年实验审批失败,但实验仍在继续。”

    “我们本次主要任务是救第一批实验的一个孩子,这个星球位面是由他结束,我们改变他的几个节点。”

    团籽说完,星际通讯器微微闪现,上面写着:“任务者姜莉莉

    星联助理团籽

    任务信息正在输入中——

    主线任务一、陪伴男主成长(进行中)

    任务奖励10w星际币

    二、活到星纪年十九年(进行中)

    任务奖励10w星际币”

    “现在是多少年?”姜莉莉问。

    “星际年第十年。”

    要在这个世界待九、十年了,姜莉莉心里有数了,随后还是思考现在身处何地。

    模样是实验室,不知道她虚拟的身份是实验的一批还是……误闯的人。

    很快便迎来了答案。

    一个少年,大约九、十岁,被两个白大褂的抬送了进来,一男一女。

    少年面色惨白,眼睛闭着,像是安逸的睡着。

    姜莉莉看着那个男白大褂的开始检查少年的身体,而女白大褂……则向她走来了。

    “莉莉,饿了吗?”女白大褂抱起来她,温和地说。

    姜莉莉并未先回答她,而是揉了揉肚子,皱着眉说:“饿了!”

    女人伸手掏了掏白大褂上的衣袋,拿出几只长圆管,姜莉莉在星际待过,一眼认出这是营养液。

    “乖,姜莉莉,这里有三只营养液,饿了你就吃一只哦。”女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姜莉莉乖巧的点了点头,伸手打这三只营养液,双脚挣扎了一下,意思是想要下地。

    女人顺手放下了她。

    姜莉莉将营养液放在桌子上,而桌子在这个空间中只有九、十岁男孩躺着的床上的头的左上方。

    她手脚并用的嘟嘟跑地了过去,放完营养液,一脸好奇着看着男人检查着男孩的身体,默默地停在床前。

    “这是男主吗?”姜莉莉心里和团籽交流道。

    “是的,莉莉。看来你只要在这里陪他就好了。”团籽这样理解。

    女人走过来,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只营养液打开,抱起了姜莉莉,用左手将营养液拿着喝。

    女人和男人开始一言一答地开始交流起来。

    “他怎么样了?”不似对她的温和,谈及男孩时,女人语气冷淡。

    男人问声放慢手中的检查动作,皱眉道“不太好。”

    后面不知道想到什么,又说道:“姜莉莉不是和他匹配达到78%嘛?”

    “你想做什么?”女人抱着她的手骤然收紧,紧张道:“她才三岁!你疯了不成?”

    “本来就已经疯了,三岁……不小了,你难道忍心看我们的实验成功到此为止吗?”男人停下手头上的动作,激烈的回答。

    看来男孩的情况不怎么好。

    “不,不……不能这么做,现在还不能……”女人慌乱的狡辩,内心开始摇摆不定。

    不知两人挣扎了多久,中途女人放下了姜莉莉,姜莉莉就躲在角落里蹲着。

    知道女人又抱起了她,心疼颤音道:“姜莉莉,怕疼吗?”

    姜莉莉摇了摇头,甜甜一笑,轻声道:“不怕……”抹开女人偷偷溢出来的眼泪,安慰道:“别哭!莉莉,不怕疼!莉莉可以打止痛针,是要打针吗?莉莉不怕针!”

    姜莉莉这样应该能和男孩有更多的接触。

    女人破哭为笑,自责担心道:“是小姨对不住你,但是小姨会尽力帮你。姜莉莉在这里有什么想要的吗?”

    “有!”姜莉莉不确定的问道,“小姨,我能看书吗?”

    ……

    直到满身爬满酥酥麻麻的疼痛和痒时,姜莉莉才明白干了什么。

    神经分享,痛觉共享。

    三岁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觉,意识慢慢散失。

    意识界小树苗颤了颤仅有的几片碧绿的小叶子,绿莹莹的光芒流淌至四肢,流经之地暖阳阳的,身体开始舒展开来,空中稀稀疏疏的绿色光点,磨磨蹭蹭地进入女孩的身体,从头至脚形成闭合回路,又缓缓流进男孩的身体,修复身体精神上的点点创伤。

    这一点一滴,外界的人无从知晓,包括深处其中的两个主角,也只有身体上的舒缓感觉。

    在这后世,空气中的元素着实有些少,就这样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抚平两人身上的伤痛。

    命运悄然进行着,默默地两人之间的联系变得丝丝缕缕。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有些东西不经人注意地悄悄的在改变。

    “身体各项指标开始好转了!”外面观察的人脸色微微好了起来。

    有人在高兴,有人对这一切一无所知,有人在深深的担忧与自责,可是这一切又怎么倒流呢。

    ……

    模糊中,有什么东西轻刷过脸颊,痒痒的。

    姜莉莉梦中微微一笑,轻轻动了下身体,全身软绵绵的,抬不起力气。

    之后身体被人揉来揉去,有些穴位被重按,缓缓地能睁开了眼睛,抬眼还是白白的一片。

    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又遭罪了。

    若不其然,在她身体好些之后,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长开了的少年神态自若地走了进来。

    “啊——”

    姜莉莉不满地,假意起身摔了一下,她看见少年下意识想要扶她,又伸回去,满意地噗嗤一笑。

    少年不解的回头看她。

    姜莉莉瞪了一眼回去,又乖乖地走到了少年面前,略嘲弄道:“这次没被抬回来呀,知道听我话了?”

    少年知道她没有恶意,并未回答她,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此时已是九年过去,当时灵魂自救引发她的光元素自愈,亮堂的实验室内,又较稀薄的光元素,慢慢修复两人的身体与精神。

    姜莉莉也在小心翼翼提升自己的光元素能力,她发现将她光种放在少年的精神脉络里,在那些人做实验时,可以减少疼痛。

    至少怕少年不信她。

    毕竟他们还是个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