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前排磕糖日常【快穿】 > 正文 第4章 无糖4
    熙熙攘攘的鸟叫声,远处的雾有点不寻常。

    魔兽学院在孩子们进入森林的第四天派鸟族给孩子们传送任务。

    “莉莉,你看,这次试炼我们只要魔兽的部件,狼肉也算,你们记得留一点,就算完成了吧。”米琪想着任务结束,等第五天,他们就可以出去了,心情愉快起来。

    姜莉莉也由衷的高兴,拿过小木板看。

    一块木板上写着“魔兽的部件”。

    不过,短短五个字,不是在模板中间,也不是在开端。

    不对称!

    让强迫症的姜莉莉很是难受。

    刚刚吃肉干的油抹在上面,又显示了模模糊糊几个字。

    “米琪,这里还有一排字。”姜莉莉把手上全部的油往上面抹。

    米琪探头过来看,嘴上念着“植物的晶核”。

    这意味着,还要进到最深处。

    米琪想到长辈从小就告诫她,不要去魔兽森林的魔植地域。

    “魔物世界分为魔兽和魔植,几百年前,魔兽和魔植大战,最终以魔兽森林深处为界,互不干扰。”米琪念叨道。

    姜莉莉疑惑:“那昨晚的野狼?”

    “那应该是曾经魔兽学院的学员,或者森林的试探者。”米琪冷静分心。

    嘴边的肉瞬间不香了,姜莉莉又问:“互不干扰,是魔兽都不能去魔植领域吗?”

    米琪赞许地看了眼姜莉莉:“有些魔植还需要动物移动传播种子,所以每三年的试炼,出不去的人都会被魔兽世界放弃,同理出去的人会得到魔植的馈赠。”

    这哪是“馈赠”,怕不是杀植越货。

    植物的晶核,顾名思义,是在植物的控制中心。

    要想拿到,不许先打过魔值。

    突然姜莉莉就打了个颤栗,警戒了四周,怕突然一叶一草就是伪装的魔值。

    “这个任务抹掉,是有人换了,还是上面出了意外不需要我们去拿?”姜莉莉觉得不简单。

    “应该是有人用隐形草隐藏了,不想我们知道,我们在里面混过去五天,就永远出不去了。”米琪肯定道。

    姜莉莉立马拿出来决定,向魔值领域走去,小心交代刚刚醒的兔子:“皎临,你记着,尽量待在背包里不要出来,尤其是我和魔兽打起来的时候。”

    皎临不做表情,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动作上却是乖乖钻进了包里。

    姜莉莉露出她坚硬的熊爪,背好背包,轻轻按在兔子的头部。

    并排走的是身姿挺拔的小羊米琪。

    刚刚踏入植物区,灵活的藤蔓,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地移动,向他们靠近。

    敏锐的姜莉莉察觉到了这一现象,默默地退了几步,在周围撒下一圈粉末。

    藤蔓爬过粉末,瞬间焉了,缩小了直径,连带着整条藤蔓也都软了起来,软软的趴在草坪上

    周围的藤蔓也分批的涌过来,姜莉莉连忙再撒下一点。

    过了一会儿,活跃的藤蔓都已趴在草坪上,逐渐看出藤蔓的主枝在哪里。

    兔子立刻跳了出去姜莉莉抓了一下没抓到。

    笨拙的姜莉莉,看着压下去的一圈小小的坑,小心翼翼的跳跃过去。

    一不小心踩到了藤蔓,直接向前滑去。

    姜莉莉向小羊米琪的方向望去,吓了一跳。

    兔子正在看着一颗花,准备取它的晶核,花的周围围绕着刚刚的藤蔓。

    但是,花的上方是一颗大树。

    一只盘旋在树上的绿色,正在虎视眈眈盯着米琪的方向。

    米琪瘫在地上,不知所措。

    “米琪!!!”

    小黑熊大声喊,熊掌一把抓起了一个断藤,席卷过去。

    突然惊喜降临。

    皎临的耳朵伸长,拍打了青蛇的侧眼,细长的舌头未碰到他。

    青蛇重重的落地。

    姜莉莉上前补了几爪,青蛇没了气。

    刚刚放松不久,真正的危险出现。

    一群尖嘴鸟儿飞过来,姜莉莉一手举起兔子,皎临明白意思,钻进了包里。

    “米琪,你还能跑吗?”姜莉莉担心地扶起小羊。

    米琪点点头,咬牙起来:“我可以的,谢谢莉莉。”

    姜莉莉收回心思,专心面对眼前。

    虽然姜莉莉一爪一个,但耐不住数量多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力气消耗的越来越多,细小的伤口也出现的越来越多,空气中弥漫着丝丝血味。

    一爪拍死最后一只鸟儿。

    胸脯还在剧烈的起伏着,不远处,狼声此起彼伏。

    来不及休息了,随便掏了三个晶核,准备找条小溪,淡淡血味。

    背包的兔子却不停的动作着。

    只能边两脚奔跑着,边伸手拉出兔子。

    “皎临,你——”

    没想到刚刚拉出来,就被兔子耳朵缠住了双脚,直直地向前倒去。

    兔子从背上跳下来。

    这次,小黑熊看见了一双血渗渗的红圆圆,红的比她身上新流出来的新鲜血液还要纯粹。

    姜莉莉直觉不对劲,眼皮却像要拉下来,四肢也一点使不上力气了。

    不行!她不能这样。

    太危险了。

    狼声越来越近,兔子的耳朵还缠在她的身上。

    闭着眼,兔子撤回了他的耳朵。

    姜莉莉专心调动舌头,放置牙尖处,不停地重重摩擦着。

    血争先恐后的跑出,她慢慢的也能行动了。

    熊一身都是宝,就这舌头才是意识所在。

    趁着兔子没注意,一把抱起兔子强硬地放在包里。

    几番闪躲,抓住几只树枝,在树上俯视着一群饥饿的狼。

    猛的跳下去,十几只狼往后去。

    一番激烈中,后背轻松了一些,姜莉莉觉得不对劲,失了些神,就有一只狼近了她的身,咬下她的一块肉。

    其他狼看见这个情况,立马猛击起来。

    还是两只手挥着树枝,受伤的手的血侵染了略粗的树枝。

    脚下,血迹斑斑。

    皎洁明亮的月亮,突然出现了阴影,一个兔子的形状。

    血夜之下,迷糊中最后一刻,一只兔子,从空中跳下,消灭了整个狼群。

    姜莉莉伸出血手,模糊的视线想要看看是不是那只兔子,想要抚摸他的后颈,却将他的毛染红了一圈。

    而在姜莉莉垂下手的那一刻,不寻常的兔子,漏出他那尖尖的牙齿。

    宛如血夜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