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和前任上恋爱综艺后我红了 > 正文 第76章 第 76 章【二更】
    徐兰闻言毫不意外:“《locko》主编还信誓旦旦跟我保证不会传出去。”

    果然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尤其是在他们这个圈子,发生过的事就是发生了,不要指望真的能做到谁也不知道。

    徐兰在自己家就有收东西的习惯,见不得这么空敞的房子居然连个像样能坐的地方都没有,随手几个弯腰帮她把散乱的裙子收起来,理顺搁到沙发边上。

    张乔语看她忙活,脚下一转调头走向另一边的吧台桌,压根不往沙发那边去了,垂下眸子摆好高脚杯自嘲:“任钦鸣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区区一个封面就能让你这么惦念,还要找人喝酒。”

    当年她在剧组可是疯了一样给徐兰打电话,说她受不了了想退出拍摄都没成。

    徐兰收拾东西的动作果然止住。

    整个屋子静的只有她用开瓶器拔出木塞,酒液一点一点倾进玻璃杯的声音。

    “我……”

    徐兰才刚说出一个字,张乔语便放下酒瓶打断:“不过也幸亏你那时候没管我,不然我今天住不进这房子。”

    徐兰遥遥望着她坚持把自己刚刚想说的话说完:“乔语,那个时候是我不好,怪我大意没把你的话放在心上,所以我现在是真的不想放过任何一点……有可能毁了任钦鸣的蛛丝马迹,不想再重蹈覆辙才来找你。”

    张乔语毫不掩饰自己话音里的酸意,自斟自酌仰头干了一杯:“搞了半天我就是个前朝踏板,被借鉴完了经验,现在还要帮忙擦屁股断后。”

    徐兰看她这样一句话也说不出。

    似乎只要一对上张乔语,她心中的愧疚就会让她无地自容,无论张乔语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徐兰放下手里收拾的一切东西,过去坐到她对面:“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都可以,只要我能做到。”

    张乔语接得眼也不眨:“那你把任钦鸣踢了,以后不准带他,我看他不顺眼。”

    “这不可能。”

    徐兰并不动摆在自己面前的酒杯,知道张乔语现在就是故意赌气:“我有责任承担你的所有负面情绪,所以如果你需要道歉,任何时候我都可以。”

    张乔语意味不明露出笑:“我要你的道歉干什么,是能让我住进最贵的小区,还是能让我随心所欲去酒吧,不用担心被爆出来任何绯闻黑料?说出来你是不是都忘了,我今年其实也才二十六,跟你的任钦鸣一样大。”

    任钦鸣的二十六岁还在为了一个小小的杂志封面顺序,让他的经纪人发愁。

    她的二十六岁,却已经站在俯视内娱的地方,做一切其他艺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不计后果,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还是你觉得我现在过得不好吗?”

    张乔语撑着太阳穴,点住高脚杯透明的玻璃底座,推到徐兰面前。

    徐兰定定盯着杯中深红的酒液良久,如她所愿仰头一饮而下,清脆一声“叮咚”放下酒杯道:“是的,我觉得你现在过得不好。”

    张乔语:“从没人说我过得不好。”

    徐兰:“很不好。”

    不然你就不会拟那份名单,更不会主动找到王绛的剧组想要出演女主。

    …

    木屋内。

    任钦鸣本以为今天下午阮颂和姜淇淇他们已经去孩子们的学校看过了,结果吃着夜宵的时间问过才知道。

    今天他们三人本来的确已经打算去了,并且已经上了路,结果节目组把车开到半道才发现前方路况的必经之处居然在抢修。

    昨天和前天的那一整场大雨,终究还是造成了山体滑坡。

    任钦鸣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滑了坡,难道去之前不知道吗?”

    他以为出了这种事不说附近方圆百里都听说消息,但至少村干部书记肯定知道,居然也没在他们说要去学校的时候拦下来。

    梁羿也是被卤菜辣到,一双眸子藏在镜片后泪眼朦胧:“说是因为这边下雨之后滑坡已经是家常便饭,一般抢修个一天就好了,没什么特殊情况不会特别汇报。”

    当时他们三个发现这状况也是很惊讶。

    甚至一度追着闫松航问,他是不是其实早就知道这边抢修了,故意装作不知道过来,只是为了刻意做出节目效果。

    但闫松航摆着脑袋说自己是真冤:“连书记都不知道的事,我上哪去知道!”

    “那所以怎么办,直接不去了,还是调整行程?”任钦鸣更关注后续的解决问题。

    姜淇淇还在疯狂朝自己的嘴扇气,却又停不下往嘴里继续递鹌鹑的动作,肉质紧实真真一绝:“闫导说他留了那边抢修人员的电话,会随时确认路况情况,不出意外调到明天我们一起再去一次。”

    任钦鸣了然:“那原本明天的行程呢?不会堆着完不成吗。”

    阮颂啃着鹌鹑,忙里抽空对他露出一个哂笑:“闫导说明天没给我们安排行程。”

    任钦鸣:“?”

    任钦鸣:“那果然还是早就知道,只是想突出这边山里条件艰苦总滑坡,才这样安排的吧。”

    三人齐齐:“对吧对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闫导为了茶村是真的用心良苦呢,暗戳戳搞了许多设计,doge

    闫导:大家心里自己有数就好,不要拆穿我!害羞jg

    难怪这边路途不算远也都是寄宿学校,如果经常下雨滑坡,每天来回确实不安全

    难道只有我一个还在馋他们的卤鹌鹑吗,想蹲一个网店链接,可怜jg

    别蹲了,卤菜这种东西感觉真的是路边摊最好吃,而且每家路边摊的味道还都不一样,大家都有自己的独家配方,很考验手艺

    要么来尝尝我家附近的麻辣兔头,小兔子也好吃,不过也没有淘宝链接,只有微店,强推冷吃兔和掌中宝,[微店链接],大拇指jg

    想吃卤鹌鹑,家里离a市不远,顺丰一天之内能到的姐妹可以私我,我可以帮忙代购,举手jg

    啊啊啊我我我,我就在b市!

    素菜也很绝的姐妹们,不要错过素菜!!土豆、海带、豆干、藕!全给我安排上!!

    好家伙,现在连路边摊都开始代购了吗哈哈哈哈哈

    没片刻,弹幕就成了大型美食互助现场。

    各个地方的当地特色小吃一下全出来了,链接满屏飞。

    秋名山管理员几天内被锻炼地无比灵敏的警报,立刻拉响。

    手起刀落便挑着中间浑水摸鱼,看起来不那么正常的链接封了号,并在公屏上打出提醒。

    《合拍19天》直播间管理员提醒您,请勿在弹幕内容中发布黄赌毒不良小广告!谨防病毒!谨防代购诈骗!

    弹幕纷纷“???”,又是一片笑。

    管理员为了这个直播间也是操碎了心呢hhhhh

    …

    吃完夜宵。

    四人伴随姜淇淇掐着细腰,表示自己明天早上又要多运动几小时的自我唾弃,分别回到房间洗漱。

    洗澡水的分配,姜淇淇、梁羿优先,阮颂、任钦鸣垫后。

    两人一进房间门就把收音掐了,双双走到房间尽头拉开阳台门,直接出到外面。

    紧闭的窗帘隔绝摄像机后弹幕一切窥屏的视线。

    “怎么说,今天你干什么了?”阮颂难得吃了个爽,伸手便从任钦鸣外套口袋往里摸,果然找到烟盒。

    任钦鸣掏出打火机,跟他一人点了一根:“应该是我下午拍的杂志封面出了点问题。本来这种行程她完全可以不用跟,结果今天她让陈严帮忙接潼潼,亲自跟过来了。”

    阮颂了然:“所以你今天才会问我陈严有没有可能是喜欢兰姐啊?”

    任钦鸣:“我也只是好奇,一般工作关系应该也不会做到帮忙接孩子这一步吧。”

    “这倒是。”阮颂抱臂反身靠上栏杆觉得好笑,“胖子热心归热心,但的确不至于到这种地步,这是怎么就鬼迷了心窍。”

    任钦鸣:“杂志的主编也到拍摄现场了,一般这种拍摄顶多是相应负责的编辑过来,不可能到主编的。”

    阮颂:“兰姐事后一句多的都没给你说?”

    “没。”任钦鸣直接给出自己的猜测,“所以我感觉应该是跟我们说了也解决不了的事。”

    阮颂“哈”地一声笑,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觉得是。”

    但阮颂比任钦鸣稍微要再有想法一点,循循善诱:“所以你觉得如果这件事我们两个都解决不了,她还能找谁解决?”

    任钦鸣第一反应是王端。

    阮颂却说:“如果是王端,她不可能没注意到你上了热搜。”

    经这一提,任钦鸣脑子里某根弦才来了个关键性的一百八十度大调头,当即惊讶望他:“……张乔语?”

    阮颂偏头朝着夜色下的虚空吐出一口白雾:“也只有她了吧。”

    …

    第二天一早。

    徐兰睡眼惺忪从柔软的床榻上睁眼,难得没被闹钟吵到,睡了个自然醒的踏实安稳觉。

    但她躺在被褥没过两分钟忽得一顿。

    看清头顶的天花板不是她家,身上穿的睡衣、盖的薄被更不属于她……

    她昨天晚上干什么了来着?喝酒?

    被酒精打成碎片的记忆瞬间涌上徐兰心头,所有事情都记起来了。

    她昨天跟张乔语喝酒,但没想到那酒入口轻松,后劲居然那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喝晕失去了意识。

    所以这里是张乔语的房间。

    但这样她岂不是放着潼潼一个人在家过了夜???

    徐兰所有神智瞬间清醒过来,下意识便想伸手朝枕头旁摸手机看时间,摸了空。

    她再顾不上琢磨自己身上的睡衣连衣裙是怎么来的,径直顶着宿醉昏沉的大脑,侧身找到床边的拖鞋下床。

    刚冲进厅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儿子熟悉的唤扑了个满怀。

    小男孩冲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腰:“妈妈你怎么没多睡会儿!现在才十点!”

    徐兰人更懵了,确信周围这环境不是她家没错。

    刚想低头问自己儿子怎么会出现在这,屋主人便悠悠然插着运动服的口袋,端着咖啡从厅阳台出现。

    女人看起来刚刚结束运动,姣好的面容上没化妆,素颜朝天望着她:“早上有事经过你家附近,顺便就把你儿子接来了。”

    徐兰:“……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她现在住的地方是前不久刚搬的新家,这是什么事才能这么巧。

    张乔语明显没想到这人哪怕宿醉思路也清晰,只是扭头将视线转向阳台外:“我知道你家在哪有什么奇怪,没见你奇怪我怎么还知道是谁插了任钦鸣的队呢。”

    徐兰脱口而出:“谁?”

    张乔语咖啡往手边托盘一扥,没好气翻了个白眼,看起来依旧为她关心任钦鸣的程度觉得生气:“没谁,就是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儿子心血来潮想混娱乐圈,老子手上有几个闲钱就往死里惯。《locko》主编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多想,没人针对你的宝贝任钦鸣,就是不凑巧碰上了,那边压根都不知道自己是插了任钦鸣的队!”

    徐兰揪了一天的心这才算是终于落了地。

    她就怕任钦鸣这次也跟当年一样,有人看她跟张乔语不爽她却浑然不察,直到最后栽下大跟头。

    道谢的话已经到徐兰嘴边,可她低头看见自己儿子又是一懵:“不对啊宝贝,十点了你怎么没去上学!”

    潼潼仰脸望向她眼底黑眼圈的视线很是担心:“妈妈你要不要回去接着睡会,今天周六呀,不用上学的。”

    “噢,是周六啊,不用上学……”

    徐兰说着又想起点什么,比之前更着急了,直接半蹲到地上和儿子平视:“但你怎么能随便跟陌生人回家!妈妈不是告诉过你陌生人敲门不能开门吗!”

    潼潼一脸茫然:“啊……可是姐姐不是陌生人啊。我认得姐姐的,知道她名字,知道她星座,连血型都知道,我们整个班都认得她,班主任在课上放过姐姐演的电影片段。”

    徐兰:“???”

    张乔语睨她脸上古怪的神情,终于觉得自己出了个口恶气,过去一把将潼潼从徐兰手里抱进怀里,托起来:“好了潼潼,不要逗你妈妈了,你这演技马上都能接任钦鸣的班也去当影帝了,跟你妈妈说实话。”

    潼潼呲牙,这才一改刚才无辜:“妈妈我真的认识姐姐的呀,也知道妈妈和姐姐认识!”

    徐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