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和前任上恋爱综艺后我红了 > 正文 第30章 第 30 章
    偌大的厅里,阮颂连任钦鸣家市值干万的大平层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就被厮吻压到门板上。

    这片是a市出名的富人区之,站在落地窗前抬眼就能跳望几条街开最繁华的商圈中心。

    周围现代化的写字楼鳞次栉比,每每入夜灯火通明,斜对面那幢还挂着巨型滚动播放的广告牌。阮颂有时坐公交路过也会看到,投放的广告不是豪车就是名表,再不济也是国际大牌奢侈品,其中不乏任钦鸣标志的脸出镜。

    过去阮颂不看不听,是对任钦鸣的封闭,也是对自的封闭。

    可到今天忽然睁眼,恍然如隔日,短短几年他们居然经有了这样的云泥之别。

    他的小狗再不单单是从前那个总爱跟他屁股后面喊quot颂哥quot的小尾巴了,也不会因为试镜抢到哪个角色,偶然认识哪位导演、演员就要兴奋地给他打电话。

    整个屋子里一盏灯没开。

    两人从门口拉拽,跌跌撞撞砸进厅价值不菲的皮沙发里,拖鞋从进门时就没穿,里里外外衣物散落一路。

    当阮颂光裸的脊背挨上冰凉的沙发,他仰脸失神冲头顶悬挂的水晶灯望了好半晌,刚想推开人问东西在哪。

    任钦鸣的吻已经来到小腹,把全新还没拆过塑封的方盒递进他手里说∶quot就在玄关。

    也就是刚刚两人一进门任钦鸣其实就拿到了,一点时间不耽搁。

    阮颂手里熟练拆着包装又好气又好笑,这到底是铆了多久的劲把他带回来∶quot你是真怕我跑了啊。quot

    只因为高中的任钦鸣傻里傻气,有贼胆没贼心,压根不会用这玩意,拆包套好这活一直是阮颂干,分工自然而然从那时延续下来。

    甚至到现在他们分了手,还是下意识照办。

    此刻的任钦鸣,就像之前每一次乖乖巧巧坐在那等着,一双墨眸深深将人望着,只不过今天多了份复杂紧张。

    以至于阮颂握着橡圈套上去,忽然就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

    还没确定关系就能尝到禁果的小狗,和今天分了手依旧能重坠温柔乡的影帝如出一辙。

    阮颂那时候就提醒他∶quot你知道我们这样不是在一起的意思吧quot

    任钦鸣紧张的话都说不出只知道点头。

    阮颂今天又提醒他∶quot你知道我们这样不是复合的意思吧quot

    长了八岁,任钦鸣好歹能出声了∶quot…我知道。quot

    之前喝了酒,两人在山顶帐篷里那次就知道,阮颂肯和他做没有任何象征。

    不然他们不会做完一切情侣该做的,还从高中拖到大二才正式在一起。

    期间,任钦鸣也无数次在夜深忍不住向枕边的阮颂追问,到底要怎样才能有名分。

    阮颂一开始说不知道,后来说没想好,再后来才让他碰上高兴的日子就想起来问一问,说不定哪天心情好就成了。

    而他们大二,任钦鸣的二十岁生日那天就是这样的日子。

    任钦鸣尝试出道当演员,跑了无数个剧组,终于争取到了第一个角色。

    阮颂从大一只是偶尔帮把手,到那时候正式被袁印海收编进工作室,成为关门大弟子。

    两人的人生双双出现关键转折点,好像一切都将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关于quot未来quot第一次有了明晰的路,却又一切时机都错了。

    任钦鸣想不到成为公众人物、当演员,占据的不仅仅是他的精力和时间。阮颂更想不到一把将他带入行的恩师,扭脸就会变成压榨胁迫学生的伪君子。

    落地窗外的天色彻底暗下来,清冷的月光照在阮颂光洁的皮肤上,泛起一层莹白的冷光。

    他垂首摸了摸身下像是发出某种信号∶quot弄脏你的皮沙发没事吧quot

    任钦鸣已经哑然抬起他的腿∶quot……这房子就是给你和阿姨买的。quot

    他的父母高中离异,各自成家,如果不是阮颂和阮妈妈还管他,最后可能连一本都上不了。

    不要说弄脏沙发,他巴不得把这里地毯、餐桌、床单、浴室……一切能弄脏的地方全弄脏。

    陈严这几天不管干什么,耳朵里听的都是阮颂。

    上班开会,阮颂下班和同事出去聚餐,阮颂

    完了和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见面聚个餐,还是阮颂。

    几个老同学时不时就要凑到一块念叨念叨各自近来稀碎的生活,以及还准备在编剧这行坚持多久。

    眼下陈严刚到,人还坐下就听他们七嘴八舌。

    quot他这回算是火了,以后不愁没本子写了。

    quot这还写个屁的剧本,直接去带货就行了,一场十几上百万,傻子才写剧本。quotquot他这是不是也算开创先河了,编剧里第一个靠脸吃饭的。

    quot卷生卷死,这年头拿笔杆子的也得靠着抛头露面才能出名,都什么事。quot

    quot谁啊阮颂吗quot陈严这几天持续感受阮颂在他面前藏着任钦鸣的快感,继续装不认识,quot说不定人家志存高远,就爱写故事,不爱干别的呢。quot

    几个老同学哈哈一阵笑∶quot那我们谁不是爱写故事才在这行蹲着,但也得有饭吃才行啊,都快饿死了还谈喜欢。quot

    又有人说∶quot老陈你是得亏了你那个社恐室友,有活自己不去,推着让你去,你要对人家好点听见没。quot

    陈严心说那可不得好点,他这是撞上了大运,大腿抱的早∶quot我很自觉的好吧,做饭倒垃圾晾衣服,就是一上门田螺小伙子。quot

    几人听完一番调侃。

    quot听着你这话怎么还像是有点不情愿呢要么我跟你换换quot

    quot就是啊,只要有活干,别说上门田螺了,那就是让暖床、端洗脚水我也愿意。quot

    quot你这室友四舍五入就是你衣食父母,就是你金主爸爸,下次再不放尊重点被我逮到,我就要上门告状,毛遂自荐。quot

    陈严根本不虚,抬手就给几人把酒杯满上∶quot你们去自荐,去,看人家搭不搭理你,社恐懂不懂什么叫社恐。quot

    这么久以来,他在朋友们面前给阮颂树立的人设一直是不肯出门、不愿意见人的重度社交恐惧症患者。

    甚至如果不是阮颂的妈妈生病急需用钱,阮颂确实也能这样一直活得很不错,不骄不躁跟一些周期长的优质项目,无非是款项到的慢一点。

    今天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以前在学校的专业课都不比陈严差,现在却个个愁容满面,羡慕他羡慕得不行∶quot我啥时候也能合租到个赏饭吃的室友。quot

    quot再不然长张阮颂那样讨小姑娘喜欢的脸也可以,上帝这既不开门,又不开窗,真是让人很难办。quot

    老同学们苦中作乐,自斟自酌

    quot关键就算阮颂不转行,继续当编剧资源圈子也完全不一样了吧。又是江智,又是孙凯孜,师承也有名,袁印海,完了还有一整个二十七个人卧虎藏龙的群,下半辈子不愁了。

    quot那人家能看好孙凯孜那种本子,也确实要点本事,比不来的。哎,我要是下个月还开不了张,就准备回老家了朋友们,真的熬不下去了……quot

    几杯酒下肚,大家说完闲谈八卦,又开始规划以后转行的事。梦想终究敌不过现实。

    作为极少数命数好能碰上阮颂的,陈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大家。

    毕竟这就是现实,他们编剧这个行当就这样。

    没资源,没人脉,纯靠自己闯出一番天地的太少了,不是你写的不好,是人家根本没机会看到你。

    这是从运作规则根基上就决定的问题。

    所以陈严也只是突发奇想∶quot你们说,要是咱也弄个编剧工作室咋样,找个有资源的当老大,给我们底下派派活什么的。quot

    大家都笑他痴人说梦。

    人家有资源的凭啥来给他们这些小虾米当老大,自己挣钱不香吗冤大头都不一定乐意,至少顶格大慈善家起跳。

    到晚上,节目组催回电话果然来了。

    阮颂嘴里叼着烟,仰面躺在床上除了弹烟灰其余一根手指不想动,还是任钦鸣去厅接的电话。

    就像他们编好的一样,明天早上才能回。

    但紧跟着徐兰的电话也来了,直截了当∶quot你们什么情况quot

    任钦鸣站在厅光着上身,腰间围一条薄毯,还照扯给节目组的理由扯∶quot阮颂妈妈发烧比较严重,我们陪她一晚上。quot

    结果徐兰说∶quot我现在就在她妈妈病床边上,我怎么不知道她妈妈发烧了。

    早在他们在综艺直播里说阮妈妈生病离开,徐兰就感觉不对,一空便带上水果和礼品赶到医院,果然无事发生。

    眼下便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打电话查岗∶quot你们是复合了,现在跑出去约会quot

    任钦鸣正要回答。

    徐兰抢先一步提醒他∶quot协议第三条,对我问到的问题要说实话。quot

    任钦鸣梗了一下∶quot…是在约会,但还没复合。quot

    藏头去尾也不算假话。

    徐兰∶quot在哪约,不会被人拍到吧quot

    任钦鸣∶quot不会。quot

    徐兰∶quot你说不会就不会到底是哪。quot

    任钦鸣又梗了下∶quot…我家。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似乎在厘清他们没复合也能滚到床上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徐兰说∶quot你们自己私下怎么折腾我管不了,我只管你们不要在《合拍19天》里穿帮,okquot

    这次不等任钦鸣开口,不知道何时从房间出来的阮颂已经抱着胳膊靠到走廊门框上,听见免提替他答,刚刚经过一番折腾的嗓音哑哑低低∶quot不会穿帮,兰姐你放心。quot

    任钦鸣应声抬头。

    看见阮颂身上套着他肥大的睡袍,腰带松松散散系着,两条长腿若隐若现,指间还夹着闪着猩红的烟,赤脚踩在冷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睡袍领口里绽出的红痕就像点缀在雪地里的梅花,大腿内侧也能看见。

    徐兰一听他在,开门见山便问∶quot你最近有什么事要告诉我的吗小颂quot

    老牌经纪人驰骋沙场多年的直觉不会出错。

    这段时间徐兰不仅跟阮颂本人打了招呼注意不能quot捧杀quot,跟《合拍19天》的节目组也打了招呼。

    从江智和孙凯孜在综艺里出现,舆论就有一直有往不要神化任何人这方面引。

    但徐兰晚上还是有点睡不踏实。

    实在是阮颂这个人留给她的疑问太多,留给网友的也多,这种好奇心绝不是简单引导一下就能打住的。

    比如为什么阮颂一个文化生去读了艺术,为什么阮颂师承名师研究生毕业还要重新开始,为什么阮颂销声匿迹,就连江智找袁印海本人问联系方式也问不到……

    这些问题暂时还没在舆论中发酵,但种种线索穿插起来,很难让人不多想。

    quot虽然我只需要负责管任钦鸣,但现在你们两个是一体,你出了事,等于任钦鸣出事,任钦鸣出事就等于我出事,所以如果你想到了有什么是需要提前防爆的,一定要提前告诉我行吗quot

    徐兰跟阮颂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前前后后接触下来,她已经知道搬出quot职业精神quot最能说动阮颂。

    任钦鸣之前是不知道阮颂跟袁印海那些事,现在忽然知道,他还真是有点拿不准要不要告诉徐兰。

    但阮颂比他预想中干脆。

    身形颀长的人倚着墙壁,轻车熟驾找到他安置在墙体柱旁的烟灰缸∶quot我本来是准备这两天找你。姐你在公关这方面是专业的,所以我这件事很多舆论走向上的细节可能还需要你把把关。quot

    这年头连杀人都不用偿命,何况只是一个院长quot不痛不痒quot占了点穷学生的东西。

    既然已经决定扳倒袁印海,那就不能有一丝一毫错漏,必须趁现在把自身的流量优势发挥到最大。

    所有能用的资源用起来,自己可能考虑不周全的,也都得厚着脸皮求人参谋起来。

    徐兰也不管阮颂想求她帮忙的是什么事∶quot就冲你肯坦白告诉我,我肯定帮到底。

    娱乐圈什么样的黑料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有预案,措手不及。

    多少艺人都毁在大意。

    就像是出现某种奇迹,封筱白天刚听过训,当天晚上就恢复到了袁印海心中的quot正常水平quot。

    发送到他邮箱的剧本,总算让袁印海狂躁的心有了一两丝安定,交给制作公司过目也不再有问题,那边还安抚让他好好休息。

    说之前不顺,可能就是一边代课一边写剧本太辛苦,精力不够导致的,让他不要放在心上。

    几乎习惯性的,袁印海自从阮颂开始参加综艺,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浏览一遍有关他的一切热搜。

    有因为颜值出圈的,有因为他跟他那个影帝男朋友任钦鸣出圈的,更有孙凯孜、江智喊活要跟他合作项目的

    他能看见这些,自然方维也能看见。

    方维眼看一个有过抄袭史、险些毕不了业的卑鄙小人,靠着上综艺包装炒作节节高升,心里的不平衡早已到达。

    眼下临近他们班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方维终于忍不住给袁印海发了消息。

    方维∶我真的太气愤了院长!我们编剧行业所有人勤勤恳恳,哪个不是靠笔头的真本事吃饭,就他一个阮颂,弄得跟要出道的流量明星一样,没人看过他的作品,但人人都追捧他,这种风气对行业来说影响也太坏了!完全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浮躁人心!

    他满以为袁印海作为当年第一个揭发阮颂抄袭的人,看见自己呵斥阮颂,一定是会给予支持和回应。

    可事实却是袁印海给他的反应相当避重就轻。

    老师∶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最终一定会败露,一时的热度不过是镜花水月,终有破灭的一天,我们只需要静待他自食其果即可,不必花费过多的精力在这些无意提升自我的事情上

    方维完全不理解。

    方维∶但我们明明就可以直接翟穿他!为什么还要放任他欺瞒大众,赚取本不属于他的东西

    方维∶而且您有所不知吧,连环杀人案那个ip如果不是找到了我手上,制作方差点就打算找阮颂写剧本了!是我出面说才拦下来的!

    如果之前几条消息麦印海都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那么最后这条一从聊天框里蹦出来,袁印海瞬间就把手边的水杯砸了,大骂方维蠢货。

    并且砸完水杯不够,手边有什么砸什么,乒铃乓啷一股脑全被袁印海挥到地上,白日人前的斯文全然不见。

    方维在那头左等右等,只等到七个字。

    老师∶你不要去招惹他

    方维∶quotquot

    如果这不是他敬重已久的师长,他肯定抬手就要回一条quot您到底在害怕什么quot过去。

    之前临近研究生毕业,发现阮颂抄袭。

    按照性质,明明可以直接扣下阮颂的硕士学位证,可最后袁印海硬是连个处分都没给,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声张。

    这要是在以前,方维也许就真信了袁印海不希望a大戏文出抄袭丑闻这种漂亮话。

    但他今天再看看这些维护,他几平要怀疑袁印海就是对阮颂偏爱之心不死,包庇罪名罢了!

    殊不知今天的阮颂,和从前飘如浮萍任人欺的阮颂早已今非昔比。

    看着阮颂在微博越火,素印海心里就越焦虑。

    因为这代表着阮颂掌握了越多的话语权,和他的地位越对等,不再是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被他从影视圈除名封杀的路边蚂蚁。

    阮颂明明就该跟他之前quot选中quot的所有学生一样物尽其用之后泯然众人,怎么就没发现他还有个出道当演员的男朋友

    阮颂的爆红成了袁印海的心魔,多年来建立的完美人设危在旦夕。

    以至于第二天一早袁印海在班上上课,甚至出现幻觉。

    他惊觉自己居然看见quot阮颂quot又和以前读本科时一样,戴着口罩、帽子,坐在教室最靠窗的角落,笔直笔直抬头望着他。

    而挨在他身边的就是封筱。

    依旧是过时的衣裳,朴素的双马尾,低头认认真真看着手里的教材就好子像阮颂不存在,

    教室里其他学生也无一人觉得不对,丝毫没有见到名人或者偶像的兴奋。

    袁印海被迫顶着quot阮颂quot一瞬不瞬的注视上课,握着鼠标切ppt的手都是抖的。

    他必须反复告知自己阮颂现在应该在照顾生病的母亲,绝无可能真的赶到这。

    就在第一节课结束,他终于成功说服自己,看见quot阮颂quot只是因为近来思虑过重时。

    下课铃打响。

    一整节课维持不动的quot阮颂quot忽然从座位上起身,然后班上所有学生也一反之前平静。

    随着quot砰砰砰quot几声不知是谁拧开的手捧礼花炮,袁印海视野所及之处全是彩条和闪光亮片,安静的教室瞬间沸腾。

    有学生拍桌,有学生跺脚,有学生欢呼,而那个他本以为只存在于幻境的quot阮颂quot,竟是摘下口罩、取下帽子,从抽屉里端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生日蛋糕,迎着众目睽睽和越发响亮的噪声,一步步笑容满面向讲台走上来。

    问∶quot难道是我长变了吗袁院长怎么好像有点不认识我了,居然一整节课都没认出来。quot

    袁印海当时看着阮颂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就那么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quot你不是应该已经回去录综艺……quot

    quot但今天是院长您的生日啊,忘了吗quot

    阮颂噩梦般的声音始终回荡在袁印海耳旁,意味深长对他寒暄∶quot我听说今年您不打算办生日宴,以为您一边上课,一边管理编剧工作室身体吃不消,实在顶不住担心,还是决定抽空赶回来看看,正好也给您送个生日蛋糕。好久没见,别来无恙。quot

    话音落下,袁印海瞪视阮颂的眸子已经充血。

    他正想继续追问点什么,不放弃自己还在睡梦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就听阮颂忽然倾身凑到他耳边低低说∶quot你现在还觉得如果我站出来指认您学术造假,没人会听我说话吗quot

    袁印海几平当场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血压冲进脑子,刚要发作,阮颂已经神色如常从他耳边退开祝了句∶quot生日快乐啊,袁院长。quot

    眼前人一双凤眸温和无害扬得很高,就好像他们还是当初人人艳羡的最佳师徒拍档。

    教室外无数其他班的女生闻讯赶来,一看清阮颂的脸立刻开始尖叫,没两刻便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阮颂始终好脾气笑着,不断重复接过签名版、签名的动作。

    所有人都沉浸在名人出没的欢腾里,直到听见身后传来quot咚quot地一声倒地,袁印海直接晕过去。

    学生们被吓得立刻调头又开始尖叫quot院长quot。

    隔着慌乱的人群,只有阮颂毫不意外掏出手机,quot沉着冷静quot道∶quot我叫救护车。quot

    作者有话要说∶颂∶猎杀时刻!偌大的厅里,阮颂连任钦鸣家市值干万的大平层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就被厮吻压到门板上。

    这片是a市出名的富人区之,站在落地窗前抬眼就能跳望几条街开最繁华的商圈中心。

    周围现代化的写字楼鳞次栉比,每每入夜灯火通明,斜对面那幢还挂着巨型滚动播放的广告牌。阮颂有时坐公交路过也会看到,投放的广告不是豪车就是名表,再不济也是国际大牌奢侈品,其中不乏任钦鸣标志的脸出镜。

    过去阮颂不看不听,是对任钦鸣的封闭,也是对自的封闭。

    可到今天忽然睁眼,恍然如隔日,短短几年他们居然经有了这样的云泥之别。

    他的小狗再不单单是从前那个总爱跟他屁股后面喊quot颂哥quot的小尾巴了,也不会因为试镜抢到哪个角色,偶然认识哪位导演、演员就要兴奋地给他打电话。

    整个屋子里一盏灯没开。

    两人从门口拉拽,跌跌撞撞砸进厅价值不菲的皮沙发里,拖鞋从进门时就没穿,里里外外衣物散落一路。

    当阮颂光裸的脊背挨上冰凉的沙发,他仰脸失神冲头顶悬挂的水晶灯望了好半晌,刚想推开人问东西在哪。

    任钦鸣的吻已经来到小腹,把全新还没拆过塑封的方盒递进他手里说∶quot就在玄关。

    也就是刚刚两人一进门任钦鸣其实就拿到了,一点时间不耽搁。

    阮颂手里熟练拆着包装又好气又好笑,这到底是铆了多久的劲把他带回来∶quot你是真怕我跑了啊。quot

    只因为高中的任钦鸣傻里傻气,有贼胆没贼心,压根不会用这玩意,拆包套好这活一直是阮颂干,分工自然而然从那时延续下来。

    甚至到现在他们分了手,还是下意识照办。

    此刻的任钦鸣,就像之前每一次乖乖巧巧坐在那等着,一双墨眸深深将人望着,只不过今天多了份复杂紧张。

    以至于阮颂握着橡圈套上去,忽然就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

    还没确定关系就能尝到禁果的小狗,和今天分了手依旧能重坠温柔乡的影帝如出一辙。

    阮颂那时候就提醒他∶quot你知道我们这样不是在一起的意思吧quot

    任钦鸣紧张的话都说不出只知道点头。

    阮颂今天又提醒他∶quot你知道我们这样不是复合的意思吧quot

    长了八岁,任钦鸣好歹能出声了∶quot…我知道。quot

    之前喝了酒,两人在山顶帐篷里那次就知道,阮颂肯和他做没有任何象征。

    不然他们不会做完一切情侣该做的,还从高中拖到大二才正式在一起。

    期间,任钦鸣也无数次在夜深忍不住向枕边的阮颂追问,到底要怎样才能有名分。

    阮颂一开始说不知道,后来说没想好,再后来才让他碰上高兴的日子就想起来问一问,说不定哪天心情好就成了。

    而他们大二,任钦鸣的二十岁生日那天就是这样的日子。

    任钦鸣尝试出道当演员,跑了无数个剧组,终于争取到了第一个角色。

    阮颂从大一只是偶尔帮把手,到那时候正式被袁印海收编进工作室,成为关门大弟子。

    两人的人生双双出现关键转折点,好像一切都将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关于quot未来quot第一次有了明晰的路,却又一切时机都错了。

    任钦鸣想不到成为公众人物、当演员,占据的不仅仅是他的精力和时间。阮颂更想不到一把将他带入行的恩师,扭脸就会变成压榨胁迫学生的伪君子。

    落地窗外的天色彻底暗下来,清冷的月光照在阮颂光洁的皮肤上,泛起一层莹白的冷光。

    他垂首摸了摸身下像是发出某种信号∶quot弄脏你的皮沙发没事吧quot

    任钦鸣已经哑然抬起他的腿∶quot……这房子就是给你和阿姨买的。quot

    他的父母高中离异,各自成家,如果不是阮颂和阮妈妈还管他,最后可能连一本都上不了。

    不要说弄脏沙发,他巴不得把这里地毯、餐桌、床单、浴室……一切能弄脏的地方全弄脏。

    陈严这几天不管干什么,耳朵里听的都是阮颂。

    上班开会,阮颂下班和同事出去聚餐,阮颂

    完了和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见面聚个餐,还是阮颂。

    几个老同学时不时就要凑到一块念叨念叨各自近来稀碎的生活,以及还准备在编剧这行坚持多久。

    眼下陈严刚到,人还坐下就听他们七嘴八舌。

    quot他这回算是火了,以后不愁没本子写了。

    quot这还写个屁的剧本,直接去带货就行了,一场十几上百万,傻子才写剧本。quotquot他这是不是也算开创先河了,编剧里第一个靠脸吃饭的。

    quot卷生卷死,这年头拿笔杆子的也得靠着抛头露面才能出名,都什么事。quot

    quot谁啊阮颂吗quot陈严这几天持续感受阮颂在他面前藏着任钦鸣的快感,继续装不认识,quot说不定人家志存高远,就爱写故事,不爱干别的呢。quot

    几个老同学哈哈一阵笑∶quot那我们谁不是爱写故事才在这行蹲着,但也得有饭吃才行啊,都快饿死了还谈喜欢。quot

    又有人说∶quot老陈你是得亏了你那个社恐室友,有活自己不去,推着让你去,你要对人家好点听见没。quot

    陈严心说那可不得好点,他这是撞上了大运,大腿抱的早∶quot我很自觉的好吧,做饭倒垃圾晾衣服,就是一上门田螺小伙子。quot

    几人听完一番调侃。

    quot听着你这话怎么还像是有点不情愿呢要么我跟你换换quot

    quot就是啊,只要有活干,别说上门田螺了,那就是让暖床、端洗脚水我也愿意。quot

    quot你这室友四舍五入就是你衣食父母,就是你金主爸爸,下次再不放尊重点被我逮到,我就要上门告状,毛遂自荐。quot

    陈严根本不虚,抬手就给几人把酒杯满上∶quot你们去自荐,去,看人家搭不搭理你,社恐懂不懂什么叫社恐。quot

    这么久以来,他在朋友们面前给阮颂树立的人设一直是不肯出门、不愿意见人的重度社交恐惧症患者。

    甚至如果不是阮颂的妈妈生病急需用钱,阮颂确实也能这样一直活得很不错,不骄不躁跟一些周期长的优质项目,无非是款项到的慢一点。

    今天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以前在学校的专业课都不比陈严差,现在却个个愁容满面,羡慕他羡慕得不行∶quot我啥时候也能合租到个赏饭吃的室友。quot

    quot再不然长张阮颂那样讨小姑娘喜欢的脸也可以,上帝这既不开门,又不开窗,真是让人很难办。quot

    老同学们苦中作乐,自斟自酌

    quot关键就算阮颂不转行,继续当编剧资源圈子也完全不一样了吧。又是江智,又是孙凯孜,师承也有名,袁印海,完了还有一整个二十七个人卧虎藏龙的群,下半辈子不愁了。

    quot那人家能看好孙凯孜那种本子,也确实要点本事,比不来的。哎,我要是下个月还开不了张,就准备回老家了朋友们,真的熬不下去了……quot

    几杯酒下肚,大家说完闲谈八卦,又开始规划以后转行的事。梦想终究敌不过现实。

    作为极少数命数好能碰上阮颂的,陈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大家。

    毕竟这就是现实,他们编剧这个行当就这样。

    没资源,没人脉,纯靠自己闯出一番天地的太少了,不是你写的不好,是人家根本没机会看到你。

    这是从运作规则根基上就决定的问题。

    所以陈严也只是突发奇想∶quot你们说,要是咱也弄个编剧工作室咋样,找个有资源的当老大,给我们底下派派活什么的。quot

    大家都笑他痴人说梦。

    人家有资源的凭啥来给他们这些小虾米当老大,自己挣钱不香吗冤大头都不一定乐意,至少顶格大慈善家起跳。

    到晚上,节目组催回电话果然来了。

    阮颂嘴里叼着烟,仰面躺在床上除了弹烟灰其余一根手指不想动,还是任钦鸣去厅接的电话。

    就像他们编好的一样,明天早上才能回。

    但紧跟着徐兰的电话也来了,直截了当∶quot你们什么情况quot

    任钦鸣站在厅光着上身,腰间围一条薄毯,还照扯给节目组的理由扯∶quot阮颂妈妈发烧比较严重,我们陪她一晚上。quot

    结果徐兰说∶quot我现在就在她妈妈病床边上,我怎么不知道她妈妈发烧了。

    早在他们在综艺直播里说阮妈妈生病离开,徐兰就感觉不对,一空便带上水果和礼品赶到医院,果然无事发生。

    眼下便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打电话查岗∶quot你们是复合了,现在跑出去约会quot

    任钦鸣正要回答。

    徐兰抢先一步提醒他∶quot协议第三条,对我问到的问题要说实话。quot

    任钦鸣梗了一下∶quot…是在约会,但还没复合。quot

    藏头去尾也不算假话。

    徐兰∶quot在哪约,不会被人拍到吧quot

    任钦鸣∶quot不会。quot

    徐兰∶quot你说不会就不会到底是哪。quot

    任钦鸣又梗了下∶quot…我家。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似乎在厘清他们没复合也能滚到床上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徐兰说∶quot你们自己私下怎么折腾我管不了,我只管你们不要在《合拍19天》里穿帮,okquot

    这次不等任钦鸣开口,不知道何时从房间出来的阮颂已经抱着胳膊靠到走廊门框上,听见免提替他答,刚刚经过一番折腾的嗓音哑哑低低∶quot不会穿帮,兰姐你放心。quot

    任钦鸣应声抬头。

    看见阮颂身上套着他肥大的睡袍,腰带松松散散系着,两条长腿若隐若现,指间还夹着闪着猩红的烟,赤脚踩在冷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睡袍领口里绽出的红痕就像点缀在雪地里的梅花,大腿内侧也能看见。

    徐兰一听他在,开门见山便问∶quot你最近有什么事要告诉我的吗小颂quot

    老牌经纪人驰骋沙场多年的直觉不会出错。

    这段时间徐兰不仅跟阮颂本人打了招呼注意不能quot捧杀quot,跟《合拍19天》的节目组也打了招呼。

    从江智和孙凯孜在综艺里出现,舆论就有一直有往不要神化任何人这方面引。

    但徐兰晚上还是有点睡不踏实。

    实在是阮颂这个人留给她的疑问太多,留给网友的也多,这种好奇心绝不是简单引导一下就能打住的。

    比如为什么阮颂一个文化生去读了艺术,为什么阮颂师承名师研究生毕业还要重新开始,为什么阮颂销声匿迹,就连江智找袁印海本人问联系方式也问不到……

    这些问题暂时还没在舆论中发酵,但种种线索穿插起来,很难让人不多想。

    quot虽然我只需要负责管任钦鸣,但现在你们两个是一体,你出了事,等于任钦鸣出事,任钦鸣出事就等于我出事,所以如果你想到了有什么是需要提前防爆的,一定要提前告诉我行吗quot

    徐兰跟阮颂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前前后后接触下来,她已经知道搬出quot职业精神quot最能说动阮颂。

    任钦鸣之前是不知道阮颂跟袁印海那些事,现在忽然知道,他还真是有点拿不准要不要告诉徐兰。

    但阮颂比他预想中干脆。

    身形颀长的人倚着墙壁,轻车熟驾找到他安置在墙体柱旁的烟灰缸∶quot我本来是准备这两天找你。姐你在公关这方面是专业的,所以我这件事很多舆论走向上的细节可能还需要你把把关。quot

    这年头连杀人都不用偿命,何况只是一个院长quot不痛不痒quot占了点穷学生的东西。

    既然已经决定扳倒袁印海,那就不能有一丝一毫错漏,必须趁现在把自身的流量优势发挥到最大。

    所有能用的资源用起来,自己可能考虑不周全的,也都得厚着脸皮求人参谋起来。

    徐兰也不管阮颂想求她帮忙的是什么事∶quot就冲你肯坦白告诉我,我肯定帮到底。

    娱乐圈什么样的黑料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有预案,措手不及。

    多少艺人都毁在大意。

    就像是出现某种奇迹,封筱白天刚听过训,当天晚上就恢复到了袁印海心中的quot正常水平quot。

    发送到他邮箱的剧本,总算让袁印海狂躁的心有了一两丝安定,交给制作公司过目也不再有问题,那边还安抚让他好好休息。

    说之前不顺,可能就是一边代课一边写剧本太辛苦,精力不够导致的,让他不要放在心上。

    几乎习惯性的,袁印海自从阮颂开始参加综艺,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浏览一遍有关他的一切热搜。

    有因为颜值出圈的,有因为他跟他那个影帝男朋友任钦鸣出圈的,更有孙凯孜、江智喊活要跟他合作项目的

    他能看见这些,自然方维也能看见。

    方维眼看一个有过抄袭史、险些毕不了业的卑鄙小人,靠着上综艺包装炒作节节高升,心里的不平衡早已到达。

    眼下临近他们班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方维终于忍不住给袁印海发了消息。

    方维∶我真的太气愤了院长!我们编剧行业所有人勤勤恳恳,哪个不是靠笔头的真本事吃饭,就他一个阮颂,弄得跟要出道的流量明星一样,没人看过他的作品,但人人都追捧他,这种风气对行业来说影响也太坏了!完全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浮躁人心!

    他满以为袁印海作为当年第一个揭发阮颂抄袭的人,看见自己呵斥阮颂,一定是会给予支持和回应。

    可事实却是袁印海给他的反应相当避重就轻。

    老师∶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最终一定会败露,一时的热度不过是镜花水月,终有破灭的一天,我们只需要静待他自食其果即可,不必花费过多的精力在这些无意提升自我的事情上

    方维完全不理解。

    方维∶但我们明明就可以直接翟穿他!为什么还要放任他欺瞒大众,赚取本不属于他的东西

    方维∶而且您有所不知吧,连环杀人案那个ip如果不是找到了我手上,制作方差点就打算找阮颂写剧本了!是我出面说才拦下来的!

    如果之前几条消息麦印海都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那么最后这条一从聊天框里蹦出来,袁印海瞬间就把手边的水杯砸了,大骂方维蠢货。

    并且砸完水杯不够,手边有什么砸什么,乒铃乓啷一股脑全被袁印海挥到地上,白日人前的斯文全然不见。

    方维在那头左等右等,只等到七个字。

    老师∶你不要去招惹他

    方维∶quotquot

    如果这不是他敬重已久的师长,他肯定抬手就要回一条quot您到底在害怕什么quot过去。

    之前临近研究生毕业,发现阮颂抄袭。

    按照性质,明明可以直接扣下阮颂的硕士学位证,可最后袁印海硬是连个处分都没给,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声张。

    这要是在以前,方维也许就真信了袁印海不希望a大戏文出抄袭丑闻这种漂亮话。

    但他今天再看看这些维护,他几平要怀疑袁印海就是对阮颂偏爱之心不死,包庇罪名罢了!

    殊不知今天的阮颂,和从前飘如浮萍任人欺的阮颂早已今非昔比。

    看着阮颂在微博越火,素印海心里就越焦虑。

    因为这代表着阮颂掌握了越多的话语权,和他的地位越对等,不再是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被他从影视圈除名封杀的路边蚂蚁。

    阮颂明明就该跟他之前quot选中quot的所有学生一样物尽其用之后泯然众人,怎么就没发现他还有个出道当演员的男朋友

    阮颂的爆红成了袁印海的心魔,多年来建立的完美人设危在旦夕。

    以至于第二天一早袁印海在班上上课,甚至出现幻觉。

    他惊觉自己居然看见quot阮颂quot又和以前读本科时一样,戴着口罩、帽子,坐在教室最靠窗的角落,笔直笔直抬头望着他。

    而挨在他身边的就是封筱。

    依旧是过时的衣裳,朴素的双马尾,低头认认真真看着手里的教材就好子像阮颂不存在,

    教室里其他学生也无一人觉得不对,丝毫没有见到名人或者偶像的兴奋。

    袁印海被迫顶着quot阮颂quot一瞬不瞬的注视上课,握着鼠标切ppt的手都是抖的。

    他必须反复告知自己阮颂现在应该在照顾生病的母亲,绝无可能真的赶到这。

    就在第一节课结束,他终于成功说服自己,看见quot阮颂quot只是因为近来思虑过重时。

    下课铃打响。

    一整节课维持不动的quot阮颂quot忽然从座位上起身,然后班上所有学生也一反之前平静。

    随着quot砰砰砰quot几声不知是谁拧开的手捧礼花炮,袁印海视野所及之处全是彩条和闪光亮片,安静的教室瞬间沸腾。

    有学生拍桌,有学生跺脚,有学生欢呼,而那个他本以为只存在于幻境的quot阮颂quot,竟是摘下口罩、取下帽子,从抽屉里端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生日蛋糕,迎着众目睽睽和越发响亮的噪声,一步步笑容满面向讲台走上来。

    问∶quot难道是我长变了吗袁院长怎么好像有点不认识我了,居然一整节课都没认出来。quot

    袁印海当时看着阮颂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就那么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quot你不是应该已经回去录综艺……quot

    quot但今天是院长您的生日啊,忘了吗quot

    阮颂噩梦般的声音始终回荡在袁印海耳旁,意味深长对他寒暄∶quot我听说今年您不打算办生日宴,以为您一边上课,一边管理编剧工作室身体吃不消,实在顶不住担心,还是决定抽空赶回来看看,正好也给您送个生日蛋糕。好久没见,别来无恙。quot

    话音落下,袁印海瞪视阮颂的眸子已经充血。

    他正想继续追问点什么,不放弃自己还在睡梦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就听阮颂忽然倾身凑到他耳边低低说∶quot你现在还觉得如果我站出来指认您学术造假,没人会听我说话吗quot

    袁印海几平当场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血压冲进脑子,刚要发作,阮颂已经神色如常从他耳边退开祝了句∶quot生日快乐啊,袁院长。quot

    眼前人一双凤眸温和无害扬得很高,就好像他们还是当初人人艳羡的最佳师徒拍档。

    教室外无数其他班的女生闻讯赶来,一看清阮颂的脸立刻开始尖叫,没两刻便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阮颂始终好脾气笑着,不断重复接过签名版、签名的动作。

    所有人都沉浸在名人出没的欢腾里,直到听见身后传来quot咚quot地一声倒地,袁印海直接晕过去。

    学生们被吓得立刻调头又开始尖叫quot院长quot。

    隔着慌乱的人群,只有阮颂毫不意外掏出手机,quot沉着冷静quot道∶quot我叫救护车。quot

    作者有话要说∶颂∶猎杀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