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五十八章:捡来的新娘子
    “俺叫你别踩了!”

    秦虎真的生气了,秦茉从来没有见他这么生气过,记忆中,生气的几次,也就是她刚开始被秦跋扈推倒,安氏被赵大伟抓住……

    他的话语加重,呼吸声也变得急促起来了,身材粗壮,刚刚还是个憨厚的老实山野村夫,这会儿,就像一头蛮牛,目标只有一个!

    但男子竟然更感兴趣了,看着秦虎的这些反应,脚下也更加用力踩了起来,甚至还笑容满面地看着身后的女子。

    “姐夫还真有骨气啊!”

    秦茉狠狠皱眉,本想走到秦虎面前去拉住他,却只是刚刚碰到,就瞥见他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头直接狠狠撞上了男子的胸口!

    男子还吊儿郎当的,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时,身体也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出去,手里的剑都没来得及提起来,就被撞飞了。

    人撞在树上,跌落在尘土里,吐出一口血来。

    “放肆!”

    安老夫人猛地一声怒呵!

    这一举动无疑也是惊呆了安氏和秦茉,他们不知道,秦虎竟然还有这潜在能力……

    但他从来没学过武功,这只是单纯的秦虎力气大罢了。

    他撞飞那个男子之后,阴着脸转身步伐沉重的走到了被踩进尘土里的手绢面前,慢慢地蹲下身子,将那手绢捡了起来。

    然后爱惜的掸去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地将这尘土吹走拂开,最后还边走边往自己的身上擦擦,将手绢上的泥土和污渍,都除了个大概。

    然后回到安氏和秦茉面前,却又笑容满面,憨厚地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将手绢递给了安氏。

    语气柔和,小心翼翼,“孩子他娘,这手绢真好看,你快收好。”

    “……”

    安氏心情五味杂陈,她眸中含泪,抬头看向了他,明明是这么一个平凡的乡野村夫而已,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想离开的原因。

    看着这一幕,秦茉心里,也是无尽感慨,看来今天,必定是有一场血战了!

    实在不行,她就暴露空间,将秦虎和安氏他们,全部拉进去。

    暴露了又怎么样,他们安全就好!

    阿毛,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你以后可能会很麻烦,被那些人知道你这个能力,会被当做妖怪,到时候麻烦不尽,都是杀你的!

    ……

    安王侯府,什么手段,她也见识到了,要是真这么做,阿毛所说的这些,恐怕都不会少,甚至更多。

    但是又怎么样呢,保护自己的家人,就算拼尽全力,又如何?

    她现在担忧的是,二娃是否安好,能够查到这里,秦茉心里也没底。

    男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用剑撑着站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阴冷地抬头看向秦虎。

    “真是好样的,被偷袭了。”

    “废物。”

    路过女子旁边,被狠狠地骂了一句。

    男子勾唇一笑,“你说得对,不过现在,不会了!”

    摇摇晃晃的走了起来,他动了动脖子,朝着三人走了过去。

    “动作快点。”

    安老夫人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微微侧过身,不愿再看。

    男子得令,立刻应声,剑在地上摩擦地声音,尤为刺耳。

    “就是要逼上绝路吗?”安氏手蓦然抓紧,狠声问了一句。

    “大姐姐,你别看我啊,我也没办法,我这都是听令办事。”

    男子晃了晃头,耸耸肩说道。

    “就是要逼上绝路吗——娘!”

    安氏对着侧过身的安老夫人,骤然喊了一句,眸中氤氲的泪水,也在这一瞬间落了下来,那根横在心中间的线,似乎也在这一刻裂开。

    “孩子他娘,你说啥?!”

    秦虎一脸茫然,满头雾水地盯着安氏一眼,又看向了那边苍老的老夫人。

    听到这话,男子脚步一顿,站在原地没动,看了身后的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这才慢慢转过身来,那浑浊的老眼,骤然停在了安氏身上,声音无力,“竟然还知道,你有个娘?”

    安氏不语,微微低下了头。

    “若不是你的安排,我又怎么会躲这么久呢?”

    然只是片刻,她就抬起头来,看向了安老夫人,言语逐渐偏激,甚至眸子里都是愤怒。

    安老夫人错愕,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难道不是为你好?顺安侯爷不比你这个乡野村夫好?在外习惯了,这眼神,也不好使了。”

    “顺安侯爷算什么!”

    “你!”

    安老夫人一噎,瞪着眼看着她。

    果然是她的好女儿,依旧是这么的气她。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也成家了,想必顺安侯爷也娶妻生子了,也不必回去了。”

    此刻的安氏,似乎已经回到了当时离开家里的时候,那份任性的时光。

    但她对面前几个人的语气,依旧是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温度。

    “你想错了,大姐姐,顺安侯爷为了等你回来,现在都还没娶妻。”

    “为了安王侯府,你就不能回去?!”

    “顺安侯爷会不计前嫌的,大姐姐,你放心吧。”

    安老夫人旁边的白衣女子,揣着手凉薄地说了起来,眼神都是幸灾乐祸。

    “……”

    这顺安侯爷到底是什么变态!

    秦茉听的紧皱眉头,肯定不能让安氏回去,不然那顺安侯爷,表面虽然说着不计前嫌,但暗地里,恐怕会做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况且安氏早就已经有了子女,就算回去,也会毁了顺安侯爷的名声。

    秦虎依旧在安氏叫出“娘”那一刻的震惊中,听着后面的话,他感觉自己有点听不懂了。

    什么安王侯府,顺安侯爷?

    为什么这些,他都没有听过?

    当时他只知道,从村口捡到了安氏,那时候她灰头土脸的,看起来就是个野丫头,带回去之后,秦跋扈就立刻让他娶她,说不能放过送到嘴上的肉。

    秦虎虽然不理解,但还是照做了。

    不过自那之后,就没有看见过她了,直到到了礼成进房子的那天,他掀开那个破烂的红盖头时,看到下面的那张白皙无瑕的脸,灵动羞涩的眸光,一下子就被惊艳到了。

    这是他的新娘子!

    不要钱的新娘子!

    捡来的新娘子!

    好漂亮的新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