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五十七章:正面交锋
    黑风山上,秦茉带着秦虎和安氏,来到了一处茂盛的杂草后面躲着。

    一路上,秦虎依旧处于茫然地状态,整个人也莫名其妙地就跟着来了。

    直到秦茉说出“有人杀他”的时候,这才惊讶害怕的瞪大双眼,闭上了嘴,护着母女两往黑风山跑。

    “娘,他们会不会跟过来。”

    “会!”

    安氏似乎很了解他们,肯定地说出了这句话。

    “……”

    秦茉看着安氏细汗已经到了脸庞,不由开始担忧,他们三个人,怎么敌得过。

    她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候长柏的打手还没来得及过来。

    趁着傍晚,竟然直接来了。

    如同饿狼扑食,形如鬼魅一般,安氏死死盯着上面的路,大气不敢出一个。

    秦虎双手将母女两护着,自己的后背,对着空无一人的后面。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极力的保全母女两的安全。

    太阳已经全部落下去了,此刻黑风山里,陷入了无尽的暗色,让人心里忍不住担忧起来。

    “这么晚了会不会……”

    秦茉轻声问道。

    安氏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她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会不会来。

    “有声音!”

    安氏似乎听到了什么,猛地压低声音,将秦虎和秦茉的头,全部按了下去。

    果然,话音刚落,在他们不远处的路上,就出现了一路人。

    的确是上次秦茉看的那些人,左右各一个佩剑男女,中央的,是拄着拐杖的老夫人。

    “跑的真快啊。”

    男子勾唇邪魅笑了笑,言语中都是鬼魅惊恐,轻飘飘的话语,落在耳朵里,好像是催命符。

    秦茉心跳的很快,她们隔得不远,她不是很清楚,那些人,会不会发现他们。

    安氏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密集,很显然她心里慌乱焦急的很,却又不能动弹,表情很是痛苦。

    心力交瘁,她看着路上的三人,似乎已经想到了他们三个人的结局。

    她咬了咬牙,心里满是纠结,想不到躲了这么多年,还是被找到了。

    若是之前,她估计也就回去了,可是现在,她既然已经有了秦虎,又有两个孩子,这又怎么能够了无牵挂的回去呢?

    见安氏蠢蠢欲动,似乎想要以一人之力,保全他们。

    秦茉立刻按住了她的肩膀,对她摇了摇头。

    “没在这儿?”

    老夫人四处看着,面无表情,目光如同鹰隼一般锐利,虽早已白发苍苍,但那狠劲,依旧不减。

    拐杖在地上狠狠地戳了几下,声音冰凉地说着这句话。

    “谁知道呢,说不定躲在哪个地方呢。”

    男子抽出佩剑,随意地说着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灿烂,拿着剑对着旁边的杂草随便砍了起来。

    “大姐姐,你再不出来,我们恐怕要将这里,夷为平地了。”

    安氏心中骤然一凉,以为他们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心如死灰,眸子晦暗地准备站起身,却依旧被秦茉按住了肩膀,摇了摇头。

    安氏有点不解。

    他们依旧没有动作,那男子似乎很惊讶,四处看了看,收了剑,对着老夫人摇了摇头。

    “去前面看看。”

    老夫人面无表情,冷冷地下着命令,拄着拐杖慢慢向前走,旁边的女子立刻伸手扶着她。

    直到三人已经完全不见,秦茉这才放开按住安氏的手,扶着她慢慢起来。

    “茉儿……”

    安氏后怕地喊了一声,猛地抱住了秦茉,小声抽泣起来。

    她刚刚快吓死了——

    秦虎站在身后,伸手轻轻拍了拍安氏的后背,皱着眉安慰起来。

    心里想着刚刚那些人,他要是一个人出去,会不会好一点?

    拖住他们三个,让闺女和孩子他娘先走。

    秦茉心里,在揣测,今天这打手,恐怕是不会来了。

    好在那些人已经走了,他们现在也慢慢走回去看看……

    “去哪儿呢,我的大姐姐。”

    刚转身,却冷不丁听见这身后,轻蔑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直接落在他们的耳里,秦茉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安氏整个人颤了一下。

    竟然没走!

    秦茉抿了抿唇,是她想的太天真了。

    安氏迟迟没有动作,就这么维持着,背对着他们。

    “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苍老冰凉的声音传了过来,安氏的心,也凉了半截。

    秦虎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们三个人一眼,这不速之,他怎么看喜欢不起来,而且还对安氏这样说话,更加不喜欢了。

    安氏似乎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深呼吸一口气,慢慢转过身来,抬头坚定地看向中间的老夫人,直直跪了下去!

    “孩子他娘,你这是干啥哩,快起来。”

    这一举动将秦虎吓了一跳,安氏跟他这么久,可从来没有让她跪过,今天怎么突然就对着这三个人跪了下去?

    安老夫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斜看了一眼旁边的秦虎,冷冷一笑。

    “就是这种男人,让你回不来?”

    说罢,言语骤然截止,又看了旁边的男子一眼,意思很是明确。

    男子会意,立刻抽出剑快步走了过来。

    “等一下!”慌乱之中,安氏突然喊了一声。

    她吞咽了一下,扶着秦茉的手,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三人,走到秦虎面前,将他和秦茉挡在身后。

    “我跟你们走,但不能伤害他和我的孩子。”

    “啧,大姐姐,你都穷到卖手绢了,还想着这些废物干什么!”

    提剑的男子似乎并不理解,从怀中拿出安氏绣的手绢,嫌弃地丢在地上,踩了几脚。

    秦虎盯着他的动作,忽然就气愤起来,猛地直起身子,紧绷着脸,生气地指着面前的男子。

    “你干什么,孩子他娘绣的东西,你凭什么这么对待它?”

    男子脚上的动作一顿,忽又感兴趣地抬起头来,看向了秦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甚至还看向了身后提剑的女子。

    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说……他说的什么话来着?”

    身后的女子勾唇冷笑,抿唇不语,冰凉的眼神看向秦虎,似乎他早就死了一般。

    “不过是一个山野村夫,有什么权利对本少爷指指点点?本少爷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说完,脚更加用力地踩地上手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