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五十五章:守护浪漫
    安氏的身份,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皇都分为多少块,秦茉不得而知,但是这并不是他秦家村能够惹的起的。

    她在想,要是那些人知道安氏已经嫁给了一个村夫乡野大汉,说不定会疯成什么样子,更可恶的,很可能会把秦虎给杀了!

    想到这儿,她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这古代有些人视人命为草芥,恐怕真的会做出这种事……

    想到这里,秦茉已经忍不住回头看看秦虎所在的房间了。

    安氏明显不想和她说太多,很显然这其中定是发生了什么,所以导致她想逃避,不想面对。

    想查——

    仔细想想,却也没有其他人能够想得到了,不如让候长柏帮忙……

    翌日一早,秦茉将马车的马拉了出来,直接骑马朝着镇上赶去。

    原主之前见人骑过马,于是脑子里也幻想过很多次,这次刚上马,那感觉就来了,热切的心,很是急迫。

    候长柏今日没在布庄,秦茉便在那里等着了,只是左右看看这镇上,才一天不见,就已经变了很多。

    四周都挂起了红灯笼,似乎在庆祝什么事。

    “大爷,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挂灯笼了?”

    “丫头,你不知道咋回事?”大爷神色古怪地看着她,随即自己又解释起来。

    “皇都那边要来人哩,听说是个大人物。我们这镇小,肯定要做好一点。”

    大爷说着,兴奋的买了一块肉回去了。

    “听说是皇宫里面的。”

    身后布庄掌柜突然忙完,站在了她的身后,悄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茉一愣,不知为何,听到皇宫,她总是会下意识的想到阿牧……

    这冥冥之中,似乎早就已经决定了。

    “哪天来?”秦茉问。

    掌柜的想了想,“大概就这几天吧,没个具体的数。”

    说着,摇摇头,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坐着下,悠闲地很。

    “候长柏今日不回来了?”

    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秦茉突然走进去问到。

    “公子说有要事去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

    掌柜的也很是无奈。

    秦茉叹了口气,今天他要是不回来了,那她要另外想想法子了。

    但那些人恐怕提上了日程,在这不大的镇上,想找到安氏,也只是时间问题。

    “秦姑娘这就要回去了?”

    掌柜的见她心事重重,担心地问了一句。

    “还有要事,多谢掌柜的费心,如果候公子回来了,劳烦将这纸条给他并转告,这几日我都会来。”

    说着,上马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掌柜的紧皱眉头,看着已经远去的秦茉,陷入了沉思。

    秦姑娘明显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东家不在,而且就算他在,按照他的性子,恐怕也不会帮忙……

    东家性子古怪,难以琢磨透。

    “闺女,你这骑马的技术,可比得上爹了。”

    秦虎看到秦茉从外面回来,立刻笑呵呵的走过来,满意地盯着她。

    看到秦虎,秦茉立刻下了马,笑着将马递给了他,“那还是比不上爹。”

    安氏这会儿已经在炕屋准备晚饭了,一直没出来。

    “对了,爹,最近娘有没有和你说什么话?”

    秦茉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叫住了秦虎问到。

    秦虎一听这话,立刻认真的想了起来,半晌他摇了摇头,茫然回答。

    “没有,闺女你问这个干啥嘞?”

    “没事,爹你去忙吧。”

    秦茉摇了摇头,立刻轻快地说了起来,不让秦虎生疑。

    秦虎虽然纳闷,但还是什么也没问,女儿大了,他也不好太干预太多,他也不懂什么,挠了挠头就牵着马走了。

    “闺女,你娘要是出了什么事,一定要和俺说!”

    本以为他就这么走了,却没想到突然转过身,认真地看着秦茉,一字一句的说着,很是严肃。

    “娘没事,爹,你放心吧。”

    秦虎鲜少这样,秦茉回答的也很认真严肃,有她在,谁也不能伤害他们。

    听到秦茉坚定的回答,秦虎这才点了点头,慢悠悠地牵着马儿去后门了。

    看着他微微踌躇的步伐,秦茉突然能够理解,安氏为什么会选择秦虎了。

    家境不好,长相不出挑也好,为人憨厚淳朴,愚孝贫穷也罢,但他对安氏的心意,旁人都是能够看到的。

    粗茶淡饭,余生是你,足矣!

    普通人的浪漫,需要花一辈子来修饰。

    秦茉勾唇笑了笑,为了守护这份浪漫,她这段时间,不能松懈。

    朝着炕屋走去,看到忙碌的安氏,秦茉立刻过去,接过了她手中的大青菜,是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

    “娘,我来吧。”

    一见是她,安氏立刻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没事闺女,娘可以,不累。”

    秦茉却仍旧拿了过去,放在清水下面洗了起来,边洗还边说安氏,“娘,这种粗活,就应该给我干,或者给爹,他现在也有空闲着呢。”

    “你爹哪懂这些啊。”

    安氏在破旧衣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上的水,坐在炕前,往火堆里面丢干柴。

    在炕上,放着一个冒热气的小锅,正在煮饭。

    “俺不懂啥?”

    还没等秦茉说话,秦虎就走了进来,听到在说自己,立刻插了一句话,走到了安氏旁边。

    秦茉看着安氏抿唇笑了笑,母女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偷笑。

    安氏笑起来很好看,如昙花绽放,脸白皙如脂,却只有刹那芳华,她不常笑,从小到大以来,安氏笑的次数很少。

    也就近段时间来,她笑的比较多。

    “这水真甜哩。”

    喝了一口水缸里面的水,秦虎立刻快意的说道。

    当然,那可是灵泉水。

    秦茉在心里说着,嘴上也不忘打趣,“爹,这可是秦家村的泉水,多喝点说不定强身健体!”

    秦虎放下水瓢,擦了擦嘴,“闺女说的是哩,俺就是喝这个水长大的,现在身体也不错!”

    看他自信的说着,安氏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欢乐声从炕屋传出来,这份恬静安乐,秦茉在心底,也已经暗暗下了决心,安氏她护定了!

    还有秦虎和二娃,一家人在一起,才算整整齐齐,无论是谁,都不能破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