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四十九章:我是镇上来的
    下山回家之后,正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秦茉将安氏要的东西交给她之后,就去叫做工都人来吃饭了。

    自己则来到了新房子面前,虽然还没成型,但大致的框架,也即将形成。

    和前世的别墅模样,简直不要太像。

    对于狗娃他们的能力,秦茉还是比较认可。

    大致的看了一圈之后,秦茉正准备和工人说些盖房子的话,却看见村口一辆马车朝他们家行来。

    这奢华的程度,秦茉看了一眼就知道来人是谁。

    “出什么事了?急匆匆的?”

    见到跳下车的候长柏,秦茉声音试探地问道。

    候长柏脚步急促,来到了她的面前,一口气都没喘上来,指着她半天没说出来。

    好不容易顺气了,这才缓缓说了起来。

    “就前几日抓到的那个傻子,他说是为了你杀人!”

    “什么东西?”

    秦茉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相信地再问了一句。

    为了她杀人?!

    “他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吗?”

    秦茉顿时感觉无语,她觉得自己成了罪人。

    “更可气的是,他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你之前是他的媳妇。”

    “……”

    秦茉沉默了,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傻子的确是傻子,说到底,也是一件痴情的事情。

    张家傻子偶然一次机会,得知自己要娶妻了,对方正是秦家村的秦茉,他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但心里早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和其他正常人一样,他想方设法的摸索到关于秦茉的消息,而听别人的一次闲谈中,竟然听到了有人说,秦大郎欺负了秦茉,将她一个人丢在半路,还把她卖给了赌场的人。

    听到这件事的傻子,立刻就不高兴了,他拿着柴刀,要给自己的媳妇出气。

    但是他不知道秦大郎住哪里,也不知道他每次都去哪儿了。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有人说,秦大郎又在欺负秦茉,在赵大伟的田地那边。

    他手中拿着柴刀,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但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就是教训教训秦大郎,顺便看看自己的媳妇。

    然而等他去的时候,秦茉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一个被绑着手的秦大郎,在地上蠕动,本想在地上蹭一蹭,把声音蹭开,但绳子绑的太紧了,压根就打不开。

    他只好站了起来,背对着傻子。

    傻子手里拿着柴刀,知道了面前这个人,就是秦大郎。

    手里的柴刀越抓越紧,他嘴里反复说着一句话:让你欺负我媳妇。

    甚至在砍他头的时候,依旧还是念着这句话。

    一刀下去——

    “让你欺负我媳妇!”

    “你——”秦大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没了声音,倒了下去。

    两刀下去——

    “让你欺负我媳妇!”

    无数刀下去——

    “让你欺负我媳妇!”

    傻子似乎一点都不知疲倦,依旧有一下没一下的砍着,直到看到面前的人已经没了动静,他这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一脚踢了秦大郎的头一下,也不管这满地的鲜血,在旁边的河道里,洗了把手,带着带血的柴刀,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家里。

    这几天天气正好阴雨天气,路上也没有任何人,他离开之后,天空就下起了雨。

    回到家之后,进了门,管家看到他满身的鲜血和带血的柴刀,整个人吓得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惊恐万分。

    随即连滚带爬,朝着张家夫人的屋子跑过去,禀报了这件事情。

    张夫人虽然也是吓得不轻,但还是深呼吸稳定心神,她的儿子,什么事没做过?!

    杀了人怕什么,现在还没人追过来,说明没人看见,肯定没人看见。

    心里这样想着,张夫人便立刻让人把他的柴刀抢了,安排丫鬟给他洗澡更衣。

    然后把知道这件事的人,全部都关了起来,不让他们出来乱说话。

    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抓到了一个容貌绝佳的女子,直接迷晕就娶进门。

    但其他人和事物虽然被毁掉了,可傻子的心里,依旧还是记得这件事,虽然他谁也没说。

    到了大婚这天,他满心欢喜的以为是和秦茉大婚,然而掀开红盖头,他立刻吓了一跳,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她!

    他有点生气,但一想到这个人不是他媳妇,但长得这么好看,可能是他媳妇的朋友,就立刻露出了笑容,决定分享一个好东西给她。

    傻子慢慢转过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他母亲好不容易丢掉的柴刀,这柴刀没被处理就丢掉了,他又偷偷捡回来了,也没有擦血。

    他想分享给她看看,可是突然一个男人就从房间里站出来,傻子立刻吓到了,愣在原地。

    *

    盯着一直没说话的秦茉,候长柏心里不免有点担忧。

    “你没事吧?”

    秦茉抿唇,微微敛眉,“这算不算怀璧其罪了?”

    她在想,如果外界知道这件事,岂不是会更加觉得是她杀得?!

    “这哪里算是这个理?”

    本以为候长柏会安慰她,但他却突然大笑出声,似乎在嘲笑秦茉,根本不用想这件事。

    “这算哪门子怀璧其罪,傻子脑子不清醒,关你什么事!况且,你也是受到了伤害的人!”

    候长柏说的大义凛然,秦茉微微愣住了,侧头看了他一眼,忽然抿唇笑了笑,。

    “能够听到你说这话,还真是不容易。”

    候长柏看着她终于露出了笑容,心里头也是松了口气,自己都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在意眼前这个丫头的心思了。

    “好了,放心吧,我是官员,会弄清楚事情真相的,不会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那就多谢了。”

    秦茉说完,站起身来,将沈卿兰叫了过来。

    候长柏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有些茫然,诧异地瞥向秦茉。

    “这是傻子的那个新娘子,是镇上来的,你带她回去吧。”

    秦茉将沈卿兰往前面推了推,声音淡淡地说着。

    沈卿兰虽然有点懵,但见到候长柏身上的衣服明显的和其他人不一样,兴许是能够带她回去的人,立刻就高兴地跑过去,抱住了他的手臂。

    “我是镇上来的,你能带我回去吗!”

    候长柏脸色微变,默不作声地将手臂上的手慢慢拂了下去,随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