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四十八章:何止来过
    新娘子叫沈卿兰,是镇上那边的人,具体的地方没说。

    看她遮遮掩掩的模样,秦茉也不着急,既然不说,那她也没空去镇上。

    沈卿兰的要求从皇城那边降到了镇上,可谓也是一个突破。

    狗娃见到秦茉安然无恙地回来了,眼里都是敬佩,要是其他人被人说是杀人犯,肯定早就回不来了。

    “怎么样了?狗娃哥?”

    走到这里,她笑着问到。

    狗娃立刻摸了摸头,腼腆地回了个笑容,“快了,今天的地基已经打好。”

    “这么快,今天中午的饭吃的怎么样?”

    狗娃一愣,立刻说了起来,“好吃哩,俺做了好久的工,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沈卿兰一听,惊讶地看了过来,怎么可能?!

    “她……她是?”狗娃见到秦茉旁边的沈卿兰,话都变得更结巴了。

    沈卿兰容貌绝佳,周身气质似乎也已经练过的,只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感受到风采。

    “我叫沈卿兰。”

    相对于狗娃的慌乱和腼腆,她倒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路上捡的。”

    秦茉转身看了她一眼,无所谓地说道。

    “……”

    沈卿兰听的一噎,但也没说什么,继续跟着秦茉走了。

    等两人离开,那负责盖房子的大哥走到了狗娃旁边,指着前面道,“狗娃,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狗娃一听立刻红着脸低下了头,继续干活去了。

    “你接下来要去哪儿?”沈卿兰紧紧跟着秦茉,寸步不离。

    秦茉脚步一顿,“睡觉。”

    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这屋里极其简陋,但沈卿兰似乎也没有太多的矫情劲,反而跟着她一起进来了,关上了门。

    “还有一个地窖和地铺,看你想睡哪里。”

    秦茉指着旁边的地窖和地铺,自己则悠闲地躺到了炕上,拉着旁边的被褥闭上了眼。

    “我睡这里!”

    沈卿兰二话不说,既没有选择地窖,也没有选择地铺,反而是挤到了秦茉的炕上,贴着墙那边睡了下来。

    秦茉被挤到了边上,睁开眼看着她,皱了皱眉头。

    沈卿兰却是直接睡着了一般,都没有想起来的意思。

    秦茉无奈,只好自己起来,两个人终究还是有点挤。

    “等一下!”

    谁知身体刚动,沈卿兰就猛地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眼里有些慌乱,语气中带着哀求。

    “可以别走吗?”

    “……”

    盯着她少有的害怕眼神,秦茉叹了口气,看来是在那傻子那里受了惊吓,这会儿都已经离不开人了。

    无奈之下,还是任由她抱着自己的手臂,慢慢闭上眼继续睡了过去。

    可沈卿兰晚间却是不老实,嘴里嘀咕着什么话,手还一个劲的四处甩动,似乎很是害怕,但她的人并未醒。

    “你给我走开!”

    “滚啊!”

    冲破耳膜的声音,秦茉紧皱眉头,面容憔悴地坐了起来。

    说句实在的,她同意她上来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好在她后半夜安静了下来,秦茉这才耷拉着眼皮,继续躺了下去。

    *

    翌日,沈卿兰伸了个懒腰,精力十足地打哈欠。

    当她见到眼底一片乌青的秦茉时,立刻惊讶地看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

    “……”

    秦茉没理她,只是自顾自地开始穿衣服,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哎?怎么还生气了?”

    沈卿兰一脸茫然,也赶忙穿上衣服跟了出去。

    一整个早上,秦茉都没有和沈卿兰说一句话,直到看到秦茉背上了竹篓准备去后山,这才停下脚步,和沈卿兰搭话。

    “你要一起吗?”

    沈卿兰微愣,一整天没理她,现在竟然……

    回过神来又一个劲的点头,“去去去。”

    说着,立刻从凳子上站起来,满脸笑容地跟在她旁边。

    阿毛说空间还需要上次的人参,秦茉本来不想去黑风山的,但是奈何条件有限,现在不得不去了。

    只能装作去后山采东西,实际去找人参。

    秦茉心里不由嘀咕,这人参要是天天有,也不至于这么多人穷了。

    然而事实是,她刚来到了上次的地方,就又看到了一根这么躺在路中间的人参。

    秦茉脚步一顿,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分明没有任何的人,也没有其他脚印,都干净的人,但这人参,就像凭空出现的一般。

    趁沈卿兰还在好奇地看其他地方,秦茉手疾眼快地拿起人参,直接丢进了空间里面。

    “你捡了什么?”

    沈卿兰看到她这个动作,好奇地走过来问到。

    秦茉瞬间淡定,眼神移到了其他地方,“没什么,看错了。”

    “哦~”

    沈卿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着旁边一个长在牛粪上的蘑菇满是高兴。

    “这个能吃吗?”

    “……”

    秦茉抿了抿唇,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说呢?”

    “蘑菇不能吃吗?”

    “你是觉得所有的蘑菇都能吃吗?”

    说这话时,秦茉神色愈发古怪,她现在不由怀疑沈卿兰的身份了。

    恐怕真的是从小到大都是从糖罐子养出来的,只是不小心的碰到了张家的人,被拐卖过去了。

    好在她运气好碰到了她,不然……

    收回目光,秦茉继续往前走,并回了一句不能吃。

    沈卿兰气馁地收回目光,但她还是满脸好奇地盯着其他地方,又在寻找什么心蘑菇一般。

    “你来这里是要干嘛?”沈卿兰猫着腰,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到。

    “采点东西。”秦茉谨慎回答。

    走到了前面的蛇果面前,用短小的柴刀砍断了之后,放在了身后的竹篓里,继续往前走。

    天色逐渐接近中午,沈卿兰吐了吐舌头,她已经汗流浃背了,秦茉砍了一块巨大的叶子给她扇风都不够。

    “回去吧?”她皱着眉头,抬头看了头顶的烈阳一眼。

    太累了!

    秦茉想了想,点了点头,她现在人参也拿到了,安氏所说的东西,也都采到了,确实没什么事了。

    然而回去时,她却不自觉的途经了当初救阿牧的地方,一下子思绪陷入了回忆,眼眸微微躲闪。

    “你来过这里?”沈卿兰看了一眼她的脸色问到。

    秦茉长呼出一口气,勾唇自嘲地笑到,“何止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