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四十章:五袋银子
    早就和秦萍说好的时间,秦茉带着二娃走到了村口,远远地就看到了秦萍的马车在那里等了。

    秦茉带着二娃走过去,熟练地上课马车。

    秦萍回头看了一眼,“茉丫头,又带着弟弟去镇上啊。”

    “是哩,秦萍叔。”

    秦茉礼貌性地回了一句。

    见她不想打开话匣子,秦萍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了,反而是哟呵一声就开始驾车了。

    “坐稳了。”

    说着,马车就开始徐徐行驶起来了。

    山路有些坡陡,马车也是摇摇晃晃的。

    “二娃,这次去学堂,大姐也不要求你能够学的多好,但是你要知道,我们村里的人,读书是唯一的出路。”

    “大姐,你放心吧,俺都知道。”

    二娃立刻挺起胸膛,一副自信地模样。

    “好,大姐相信二娃。”

    秦茉笑着应声,不禁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原主之前的性格是个孤僻的,对二娃也没有多加关心照顾,现在这么对他,不知道算不算补偿了。

    想着,她手中忽然拿出安氏绣的手绢,仔细观察起来。

    这绣工的确有点不同,看起来和平常明显的不一样。

    那日候长柏所说,这手绢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恐怕和安氏有点关系。

    但安氏和秦虎,不就是两个老老实实的农村人吗?

    可仔细想想,安氏似乎从未和他们提起过外婆,自己是哪里来的,也没有提起过。

    安安稳稳过了十多年,她这么突然去问,恐怕也是不太好。

    还是她先暗地里查一查吧。

    “大姐,娘绣的手绢真漂亮。”

    二娃指着她手上的手绢说道。

    “娘之前绣手绢吗?”秦茉看着他问道。

    二娃想了想,摇了摇头,“俺不知道,好像没有看娘绣过。”

    “好,我知道了,二娃记住,这件事不能随便说出去。”

    “好!”

    二娃也没有多问,反而是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神坚定。

    马车停了下来,秦茉直接就给了五文钱给秦萍,向他道了谢,让他找个人一起回去,她和二娃就不回去了。

    秦萍拿着钱也没多想,上次一来一回才五文钱,这次单趟就有五文钱,自己还是赚了哩。

    随便说了几句,他也就驾着马车去镇口等着了,那里人多,说不定能够等到人。

    秦茉便带着二娃去了候长柏那里。

    今天来迎接的,并不是候长柏,是上次的那个掌柜。

    见到秦茉,他立刻高兴地迎了上来,带着他们进了里面。

    “秦姑娘来的不巧,东家今天刚走。”

    “没事,只不过我弟如何进学堂,进哪个学堂,恐怕还要掌柜的指点才是。”

    掌柜的听完,立刻有点受宠若惊状态,“姑娘放心,这些东家已经交代清楚了,你只将令弟带给我便可,其他事宜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秦茉挑眉,脸上有些疑惑,“既然这样,那进学堂的钱是多少,我给掌柜的还是给候公子?”

    “秦姑娘不必担忧,这些东家都已经安排了,钱的事,恐怕需要姑娘日后和东家说。”

    “也行……”

    想着,掌柜就带着二娃往门外走了。

    秦茉盯着他的背影,心也慢慢沉了下去,不知道二娃能不能够适应这里的生活,镇上不比家里,恐怕对他来说,都是挑战。

    她本想转身出去,却发现掌柜的快步回来了,看样子已经将二娃安置好了。

    “姑娘且慢。”

    掌柜的喘了口气,立刻叫住了她。

    秦茉停住了脚步,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只见他从自己收钱的柜子里,拿出来五袋鼓囊囊的钱,放在一起十分的清脆,钱相互碰撞的声音。

    引得人都不禁看了几眼。

    掌柜的立刻将钱塞到了她的手中,低声叮嘱,“姑娘,这是上次卖手绢的钱和酒楼蔬菜水果的钱,知道姑娘不便,已经全部换成了碎银和文钱,这里人多眼杂,你定要收好。”

    拿着这钱,秦茉心里略微有点震惊,不得不说,这还是超乎了她的想象,数量确实有点多。

    “多谢掌柜的,但这次的手绢没有上次的那么多。”

    说着,偷偷从空间拿出手绢来,在袖口中拿出来。

    掌柜的见罢,立刻按住了她的手臂,眼眸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带着她进了里面的屋子。

    秦茉这才将这次所有的手绢都拿了出来,掌柜的看了看,不由点头赞叹。

    “姑娘,这绣工可了不得,不知您这绣娘,想不想绣衣裳,如果想,也可从我这里带点布回去,让她试试。”

    秦茉想了想,也同意了,让掌柜的拿了几匹布给她,但她还是事先说清楚,她先买下这匹布,若是没绣好,也算能够说得过去。

    掌柜的点了点头,做事留一线,以后出了什么事也说得清。

    “对了,掌柜的,我在您这买几件衣裳,劳烦您交给乐君,他新入学堂,还没来得及买。”

    “放心吧姑娘。”

    掌柜的也应声了,秦茉抱着那几袋银子走了出去,不能立刻放在空间,掌柜的在这儿,人多眼杂。

    给二娃挑了几件合适的衣裳,付了钱之后,叮嘱几句,秦茉便带着那些钱走了出去。

    掌柜的忧心忡忡地盯着她的背影,他本不想这么明目张胆地拿出来,但东家执意,他也没有办法。

    也不知秦姑娘带着那钱,能否顺利的回到家。

    出了布庄,秦茉便拐身进了一个小巷子,将这几袋银子全部放到了空间里,手上只留着一小袋的文钱。

    刚刚那样的举动,恐怕已经有人看到了,现在她要保证的,是自己的生命安全。

    欺负弱小,这可是人的本性。

    果然,她还没完全出巷子,就看到有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人,大概五六个人。

    为首的是个粗壮的男人,身上穿着并不是特别的富有,都是粗布衣裳,脸上横着一道疤,看起来有点吓人。

    他朝着秦茉伸出手,也并不打算动手,“小姑娘,把钱交出来,我就放过你。”

    秦茉无奈地摊手,“大哥,你看看,我身上哪里有钱。”

    “骗谁呢,刚刚明明就有五袋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