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三十四章:全包了
    “我可没说是现在给你。”

    秦茉盯着面前这个男人,十足的笑面虎,刚才还说手绢的事情,这会儿,就已经将目标放在她的蔬菜水果上面了。

    候长柏上下盯了她一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的确,你现在身上什么也没有。”

    “……”

    秦茉没有接话,反而神色也淡了下来。

    “公子帮了我这么多事,这种好事,肯定是会第一个想到你,但你这……一个布庄,又拿那些食物干什么呢,况且我之前已和掌柜地所说,找个酒楼……”

    “酒楼有啊,秦姑娘不会以为,我侯某名下,就只有一间布庄吧?”

    “……”

    秦茉没吭声,看着候长柏这么轻蔑的模样,那肯定是不止一间布庄这么简单的。

    她盯了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忽的又回过神来,笑了起来。

    “公子说的是,既然如此,那先去看看酒楼再说吧。”

    候长柏微愣,似乎没有料到秦茉会这么说。

    “好啊。”他欣然答应,站了起来,“那秦姑娘和我来吧。”

    说完,他就直接走出去了。

    秦茉想了想,跟了出去。

    发现二娃竟然和掌柜的儿子玩的正欢快,根本不想要回去的意思。

    “那掌柜的,二娃就先麻烦你了。”

    秦茉和那掌柜的说着,朝着候长柏跟过去。

    出了门,就看到了一辆相对来说较为奢华的马车,秦萍的几乎不能与之对比。

    看着候长柏上课马车之后,掀开帘子对她招手,秦茉没吭声,站在原地没动。

    眼眸微动,“等一下。”

    她说了一句,转身就进了布庄里面,片刻后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一个菜篮子,里面装的许许多多的蔬菜水果,各个个头大得很。

    上了马车之后,直接就丢在了候长柏面前。

    候长柏虽说是纵横商户之中,酒楼也见过无数,蔬果多少也是开了眼的。

    但见到秦茉丢过来的这一篮子,还是被震惊到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蔬菜水果?”

    他声音有点颤抖地问道。

    秦茉点了点头,呼出一口气,坐在了候长柏的侧边。

    两人保持着安全距离,看起来也丝毫不能想一起去。

    “这种的可还有多少?”他的声音逐渐激动颤抖起来。

    秦茉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果真是觊觎她的东西啊。

    伸出手将这菜篮子往自己面前收,秦茉言语警惕,“我说候公子,之前我也说得清楚,你要找个酒楼才是……不然布庄卖这个,多少也说不过去吧。”

    “哈哈哈哈。”

    够长测盯着她这个模样,不由爽朗地笑出了声。

    少年英气,倒是一览无余。

    秦茉抿了抿唇,看着他突然笑的模样,心里思索着什么。

    和这种人做交易,可是要心存万分警惕才是。

    “我知道秦姑娘在想什么,放心吧,我候某不是这样的人,既然你想看到酒楼,那候某自然会让你看到。”

    话已至此,秦茉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马车徐徐行驶,不得不说,奢华的马车坐起来,果真都舒服些。

    不至于坐个马车整个人上下跳动。

    “到了。”

    马车像是行驶了一小段距离,大概五里路左右,就停了下来。

    还没下去,刚窜入鼻腔的,就是香气十足的饭菜味道。

    候长柏低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随即看了秦茉一眼,弯身走了下去。

    秦茉提着菜篮子出去了,跟在了他的旁边。

    映入眼帘的,是一栋酒楼,这酒楼烛火摇曳,即便是大白天,也依旧熠熠生辉,欢声笑语从中传出,听着悦耳的很。

    “走吧。”

    候长柏对她扬了扬头,抿唇笑着走了进去。

    刚到门口,那门口的店小二,立刻恭敬拱手,点头哈腰,笑脸相迎,“东家,您来了。”

    “……”

    秦茉跟在身后,立刻会意。

    原来如此。

    这候长柏的身份,并不是单单一个布庄的东家。

    也是,一个布庄,又如何能够活得下去呢?

    “东家,这位姑娘是?”

    店小二疑惑地看向秦茉,小心翼翼地问道。

    “问那么多干什么。”候长柏突然变了脸色,冷声说出口。

    店小二吓了一跳,冷汗蹭蹭冒出,猛地低下了头。

    秦茉不明所以,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候长柏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去了后厨。

    “东家。”

    里面的人见罢,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恭恭敬敬地对着他喊了一句。

    “张驰,过来。”候长柏对着里面一个厨子招手说道。

    是个年轻的男人,容貌冷峻,穿着一件灰色袍子,手中拿着长柄勺,疑惑地走了过来,看向了候长柏。

    “看看她手里的这些,是否能用?”

    说着,秦茉将菜篮子递了过去,昂首挺胸,即便周围都是男人,她也丝毫没有畏惧半分。

    依旧是一副做交易的仪态,反正候长柏所说,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张驰接过菜篮子,仔细翻看起来了,脸上的表情也由刚开始的不耐烦,转变成了惊讶和错愕。

    “这……这样怎么可能?”

    说着,他拿着白萝卜出来,开始嘀嘀咕咕,“这并不是现在时候的菜才对。”

    听到这话,候长柏立刻转头看了过来,面带疑惑。

    秦茉抿唇微微笑了笑,“候公子,做交易讲究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商业机密,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必多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秦姑娘说的是。”

    候长柏没多说什么,反而是点头应声了去。

    “既然如此,那秦姑娘也看到了,酒楼是有,那么你以后的这些菜,我都要了。”

    这话一出,倒是惊讶了旁边的人。

    张驰微愣,还是一副了然的模样,瞬间懂了候长柏的意思。

    应季菜品,其他酒楼想必也是有的,要做,那么就做不应季的菜品。

    这个想必很多人也想到过,但这第一个菜这一关,就已经迈不过去了,而现在秦茉来了,不就是将这个难题给攻克了?

    候长柏似乎很高兴,眼中透露出的喜悦,看起来是极其的掩饰不住。

    “合作愉快。”

    秦茉盯着他,微微扯出这几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