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心里一慌
    “阿毛,你说他是不是被别人绑走了?”

    深夜,秦茉进了空间,小声地对着阿毛问到。

    阿毛忙活了一天累极了,好不容易到了晚上能睡一会儿,谁知道秦茉却突然进来了。

    抽风一样拉着它聊天,什么事也不聊,就聊阿牧。

    阿毛无奈的很,挥了挥爪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陪她聊着。

    “你心里都知道答案了,还问我干什么。”

    “……”

    秦茉没吭声,眼眸却已经下敛,隐藏着眼底的万千思绪。

    说不难过是假的。

    她就知道今天早上他这么不对劲,肯定会出什么事……

    事情来的也快,他走了。

    悄无声息,没有给她留一句话,没有和她留一点任何想念的。

    唯一的,也就只有那第一次见到他时候被刺的破烂衣裳。

    想到这里,秦茉突然出了空间,走进地窖,将那衣服拿到手里,猛地丢到了门外。

    然后紧紧关上门,躺在了炕上,闭上了眼睛。

    阿毛叹了口气,枕着头摇了摇头,“你会捡回来的。”

    它能够尊崇她心底的想法,不出半小时,她就会拿回来珍藏好。

    思绪如麻,秦茉现在只觉得,闭上眼都是阿牧的身影,甚至有点多于她之前所想的。

    睡不着,她坐了起来,鬼使神差地就走到了门前,

    此刻门外已经安静下来了,秦虎和安氏早就进屋子睡觉了,但二娃好像也被他们带进去了。

    现在整个夜晚,也就只剩下她一人还清醒着。

    她打开门,看到了被整整齐齐叠好,放在门口的破旧衣服。

    秦茉心念一动,立刻走了出去,着急看了看四周。

    “别看了,这是你娘放的。”

    秦茉动作停了下来,思绪依旧如麻,叹了口气,既然事已至此,还是要敢于尝试才对。

    人各有志,她和阿牧,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想到这里,秦茉似乎也想通了一般,带着衣服走回去,放在了柜子里。

    心想着明天,倒是可以去找秦萍叔,让他送她去镇上。

    上次种的一些蔬菜水果,现在也已经都成熟了,倒是可以去卖卖,是否能够得到什么机会。

    想通了,很快秦茉就睡了过去,但却做了个梦,梦回当初在黑风山上,救下阿牧时候的情景。

    *

    “秦萍叔,听说你驾马车,很不错。”

    坐到马车上面,秦茉直接带着二娃一起上来,没有让秦虎和安氏一起。

    上车之后,夸了一下秦萍,也算是能够安心一点。

    秦萍听完立刻哈哈大笑,“你个小丫头,从哪里听的这话。”

    秦茉听的心里也是了然,看来他现在倒是挺开心的。

    “那今天我就看看秦萍叔,你是怎么驾的。”

    半分打趣,这件事也算是过去了。

    二娃上了马车之后,立刻就正襟危坐,手都不自然的垂落在两边,两只眼睛瞪得很大,看起来格外的吓人。

    秦茉看了他一眼,神色古怪,“二娃,你这是怎么了?”

    二娃立刻撑头,眼神坚定,“大姐,俺从来没见过马车,也从来没有坐过马车,太激动了,有点不真实。”

    “……”

    秦茉抿了抿唇,看着他的动作,叹了口气,“放心吧二娃,以后你会经常坐到的。”

    二娃立刻猛地点了点头,眼里都是欣喜。

    对于大姐的话,他是无条件相信的,根本不会怀疑一点点。

    秦萍听的也不禁笑了,听到秦茉的话,只觉得她是在安慰人,以后会不会这样,就不一定了。

    马车还是比牛车快多了,原本要一个时辰去镇上,但马车去镇上,只用了半个时辰。

    下了马车,二娃立刻惊讶的捂住了嘴,好奇又惊喜地看着四周,各种新鲜的事物,他根本从来没有见过。

    人流汹涌,二娃紧紧跟着秦茉的脚步,没有离开一点点,甚至都直接抓住了她的衣袖。

    “谢谢秦萍叔,那到时间了一起回。”

    说完,就带着二娃去了候长柏的布庄中。

    然而她刚进去,那个掌柜的见到她,立刻就变了脸色,脚步匆匆地走上来,将她请了进来。

    依旧是熟悉的暗色房子,掌柜的没有让二娃进去,只是让他在门口等着。

    刚进去,就看到了候长柏。

    他今天穿的厚白色轻裘,听到声音之后,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浅浅地笑容。

    “秦姑娘,别来无恙。”

    “废话不用多说,只想问一句,那手绢卖的怎么样,我又带了点,还有,镇上哪个学堂最好,让我的弟弟进去读书,多少钱我来出,还有,有没有靠谱的酒楼?”

    “……”

    一连串的要求下来,候长柏愣了一下,立刻就捋清楚了思绪。

    停了一下之后,他重重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便先按照秦姑娘说的来吧,”

    “谢谢。”

    秦茉没有多想,立刻道了谢。

    就看的候长柏轻咳一声,外面的掌柜的走进来,他这才立刻将刚刚秦茉所说的再次说了一遍。

    并在话语结尾补了一句,“尽量听她的来。”

    掌柜的听的连连点头,哈腰不断,“是,不过公子,那酒楼莫非是——”

    “对,就是那家。”

    掌柜的迟疑了一下,又立刻点头应声起来。

    “秦姑娘放心,令弟的事情交给我。”

    “劳烦。”

    秦茉颔首说着,目光一一扫了四周。

    候长柏似乎并不是想让她离开,似乎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说。

    等掌柜的出去,候长柏慢慢坐了下来,从身上拿出一张手绢,扬了扬,“这手绢,你可知,给我引来了多大的麻烦?”

    “什么意思?”

    秦茉心里一个咯噔,猛然看了过来。

    麻烦?

    这手绢干干净净,怎么可能——

    “上次你走后,有几个人来找这是手绢的绣花,我可是被人骂了好多次的。”

    “那你可知那些人的身份?”

    “不知道,只知道是有一个老太太,还有几个年轻男子,看起来身份不简单。”

    秦茉听的泄下气来,叹了口气,“可是我也不认识,手绢的事情,我有点说不清楚了。”

    “既然如此,那你今天所说带的蔬菜水果,都卖给我吧。”

    候长柏突然想到什么,笑着对她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