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三十章:这个粥真好喝哩
    有些种子需要放置一段时间才可以继续播种,秦茉就将它们放在阿毛的窝旁边,让它好好保管。

    并再三强调,不能拿它们去喂鱼。

    忙完一切,秦茉差不多将这个小菜园都翻了个新,站起身来动了动筋骨。

    “走了走了,那男人走了。”

    阿毛打了个哈欠,挥了挥自己的小爪子。

    “好,那就交给你了。”

    秦茉说完,带了个应季的蔬菜出去,刚出来,停在了炕上。

    声音不大,二娃没醒,外面还有点暗,秦茉蹑手蹑脚地将蔬菜放到了炕屋,自己回了屋内睡下。

    让她疑惑的是,在空间忙了那么久,实际外面也才过了一个时辰而已。

    她还能够睡很久。

    没有去地窖看阿牧,门已经关上了,她要是去,肯定会暴露。

    不知睡了多久,秦茉突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边,好像站着一个人。

    “……”

    她紧闭着眼,心里喊了一声阿毛。

    阿毛立刻扇着翅膀飞出来了,然后回了她一句,“是阿牧。”

    我知道了。

    阿毛说完,又回去了。

    秦茉闭着眼的眸子转个不停,假装翻身的时候伸个懒腰,睡眼朦胧地睁开了眼,刚好看到了站在床边的阿牧。

    她脸色大变,人猛地向后退了一下,差点撞到了墙。

    “阿牧?你怎么醒了?”

    “我没睡。”

    他眼神探究,看着秦茉说道。

    “没睡为什么站我这里,很吓人。”秦茉声音埋怨地说道。

    阿牧没吭声,又看了一会儿,在她的炕边慢慢坐下了。

    秦茉脚缩了缩,搞不懂他的意思。

    他依旧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然后从怀里,慢慢拿出来一个东西,是之前秦茉拿过的荷包,上面绣着一个牧字。

    “这个东西,应该能够证明我的身份。”

    “所以呢?”

    “所以。”他抬起头,直视她的双眼,“所以,我可能要走了。”

    “你恢复记忆了?”

    阿牧又沉默了,眼眸下敛,躲开了秦茉的目光,只是坐在炕上手不停地摩挲着这荷包,来回的抓紧又松开。

    “睡吧。”

    他又抬起头,对着秦茉,柔声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茉盯着他,“嗯”了一声。

    慢慢躺了下去,阿牧小心地凑了过来,伸出手将她的被褥提上去了一点,给她按紧了点。

    眸光悲咽,好在在怀念什么东西一般,他内心似乎很纠结,可是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明明是神一般的脸,却在此刻,染上了几分凡俗情感,久久难以褪去,盯着眼前人,好像一个稀世珍宝。

    秦茉回避了他的眼神,闭上了眼睛。

    在此之前,她早就做足了心理准备,来面对他的离去。

    只是今晚的阿牧,她觉得很陌生。

    *

    后面秦茉也不知道怎么就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二娃从地上睡眼朦胧地坐起来,有点懵懂地看着前面。

    听到秦茉醒来的迹象,苦着脸说了起来,“大姐,俺醒来看到了阿牧哥哥坐在这里,吓俺一跳。”

    “你醒来他还坐在这里?”秦茉错愕地问。

    二娃重重地点了点头。

    秦茉立刻走到地窖门口去看了一眼,却发现阿牧正背对着睡得好好的在那里。

    “……”

    秦茉抿唇,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回想起他昨晚所说的一些话,慢慢低下了头,走了出去。

    “闺女你醒了,我们正准备去田里哩。”

    秦茉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秦虎和安氏穿上了破旧过膝皮靴子准备出去,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可能是看着秦茉还在睡,就没有叫她。

    “爹娘,你们吃了早饭吗?”秦茉问。

    秦虎和安氏对视了一眼笑了笑,“吃了哩,火堆里还有一些红薯,都已经窝好了的,你和二娃挖出来吃,俺们该去田里了闺女。”

    “你们在哪个田?”

    “你赵伯伯家那边。”

    说着,秦虎就带着安氏走了。

    安氏也没说什么,兴许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秦茉和她说的要一起去的事情。

    但秦茉问到了地方,也没有多说什么。

    洗漱完之后,她来到炕屋,看到自己昨天拿出来的蔬菜,已经整齐地摆放在一边了,秦虎和安氏也没问什么,好像已经习惯了。

    这炕屋里面原本的肉,已经被安氏拿到屋子里去了,放在炕屋还是不安全。

    又在空间里拿了一些蔬菜出来之后,秦茉蹲下身,将火堆里的红薯拿了出来。

    暖烘烘的,火堆的灰还是烫的,保温的刚刚好。

    这里面还有三个,秦茉想到昨天明明一共也才三个红薯,秦虎和安氏,肯定没有吃,给他们留在这里。

    想了想,秦茉快速地将红薯吃完了,开始简单的做个瘦肉粥。

    将二娃和阿牧的红薯放在火堆里保温,秦茉点开了另一边的火坑。

    家里烧柴的,有两个口子,刚好可以同时烧起来。

    过年时候,也方便同时炒菜。

    舀出一杯米来,拿出煮饭的小炉锅,开始做起来,再去秦虎和安氏的房间里切了一小块瘦肉放进去。

    火力很旺,粥很快也煮好了。

    赖床的二娃已经闻到香味起来了,瞪大双眼直接来到了秦茉的身边。

    “大姐,这个是啥哩?好香啊。”

    他有些好奇又惊喜地指着这冒着热气的锅里的东西,隐隐散发着激动。

    “洗把脸再来。”

    看他这个样子,秦茉立刻笑着说。

    二娃应了一声,快步跑到了有水的那里,随便洗了一下脸就跑了过来。

    秦茉想着幸好这个世界有类似于现代的牙刷东西,是用马尾做的,但粗壮还是比较足,就是刷起来牙疼。

    沾一点点特质的药汁上去,直接就能够解决,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想办法改变。

    看着欣喜跑过来的二娃,秦茉看了看火候,让他拿着一个碗过来。

    拿着小小的木勺子,给他舀了好多勺,这才有一碗递给他。

    “喝完去叫阿牧出来。”秦茉说。

    二娃吹了几口气,点点头,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了,但是又怕被烫到,真是顿时间都活蹦乱跳。

    喝了几口之后,他就再也忍不住的慢慢喝起来,直接就大口大口的喝。

    “大姐,这个粥真好喝哩。”

    他舔了舔嘴巴,赞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