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二十六章:改名风波
    安氏带二娃改名字,出了问题!

    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了。

    看着外头阴下来的天色,秦茉跑出去,阿牧带着一把伞跟上来。

    “要下雨了,我跟你一起。”

    秦茉没有说话,也没有赶他走。

    阿牧就算是当她默认了,一直跟在她没有说话。

    来到村长家的时候,秦虎也已经去了那里了。

    秦茉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原来是改名字的时候,碰巧遇到了老秦家的人,于是有人把秦老爷子叫了过来,现在正闹着不让改名字。

    “我老秦家数几代传下来,都没有改名字这个说法,不知道你家是不是想造了反了!”

    老爷子这次的确是气得不轻,手中的拐杖都在地上重重戳了好几次。

    秦虎听到这话,脸色瞬间惨白,但却罕见地站在那里没有动,没有上前来和秦老爷子说话。

    秦跋扈看的抬起眼皮子看过来,瞥了一眼,发现自己大儿子竟然不听话起来了,莫非是这个不管用了?!

    “爷说的对,大伯,这改名字都没有先河,你怎么怎么敢的啊。”

    秦时楷竟然也出来看戏凑热闹起来了,幸灾乐祸地在一旁说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安氏将二娃护在怀中,咬着牙没有说话。

    村长站在旁边,这种事他也插不上嘴,没什么办法。

    “没有先河,那就开了这先河!”

    秦茉大步走了过来,脚步极快,伴随着她的声音落下,人也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

    她面色愠怒,身上的衣服随着她的剧烈动作而摇摆。

    秦跋扈看的眼尖,秦虎他们一家人,都是穿着好的衣服,那衣服看起来料子就不错。

    “爷怕是不记得了,还要给我三两银子!”

    “银子的事等会儿再说,现在——”

    “爷!银子的事现在就要说,因为我要用三两银子,给二娃换个名字。”

    “看来大姐还是这么冥顽不灵啊。”秦时楷站在那里语气平淡地说着,揣着手,好像一个随家的侍卫。

    “哟,怎么还带了个野男人过来了?怎么,大姐年纪大了,想随便找个野男人过日子?”

    秦时楷说话也愈发过分起来了,言语攻击,好像一个没有教养的人,更讽刺的是他还是村里唯一一个出去上学堂的年轻人。

    听到这话,秦跋扈也看了过来,目光落在了秦茉身后的阿牧身上,看的眼睛直接发出亮光。

    想不到这小贱蹄子,竟然勾搭到了这么个男人。

    看起来和那种镇上的公子一样哩。

    “啧,秦家的读书人,说话就这么粗俗吗,还是说,读了书和没读书的一样?”

    说到后面的时候,秦茉直接看向了站在那边的秦跋扈和秦老爷子两个人。

    “瞪什么瞪!”秦跋扈怒骂了一句。

    “你!”

    秦时楷听到秦茉说的话,猛地一噎,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干瞪着,因为秦茉说的,的确是现状。

    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还真是不放过他们家一分一毫啊。

    看着秦跋扈这个蛮不讲理的样子,秦茉心里也有了个底,看来是时候做个了结了,本以为警告一两次之后,不会再怎么样,然而有些人,根本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安氏和秦虎站在那里,听着老秦家说话越来越过分,脸也越来越白。

    既然这样……

    秦茉慢慢走上前去,停在了秦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拄着拐杖,靠着门口站着,村长都被绝在门外面。

    “爷,我话也撂在这儿了,反正今天就是把事情都给我讲清楚咯!她刚开始来我们家抢东西,把我推倒撞到头,这里之前讲过,暂且不说,你是说等二叔下工回来,就给我们家三两银子,但是等到了现在,小半个月了,还是没有看见一文钱。”

    秦茉指着旁边的秦跋扈,语气也说的越来越重。

    秦老爷子眼珠子瞪得老大,盯着面前步步紧逼的秦茉,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那接下来就说一说她的其他事情,前几天几次,她都带着张家的人来要把我直接抓过去,说是卖给他们张家了,但是我去张家问了,并没有卖出去,但奶这么多次想要把我抓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呢。”

    阿牧听的扯了扯她的衣袖,眼神开始问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去问过?

    秦茉回了个眼神:管它呢,我吓唬他们的。

    “你个小贱蹄子——”

    “闭嘴!”

    周围已经围着十里乡亲看热闹的人了,秦老爷子的脸也越来越黑,所以等秦跋扈还想狡辩的时候,立刻就被大声呵斥住了。

    治得了秦跋扈的,恐怕就是秦老爷子了。

    况且秦老爷子好面子,肯定不想在村里闹这么大,毕竟看着的人,也有些是邻村的,到时候对秦时楷的口碑也不好。

    秦茉早就料到有这一幕,直接让阿牧去村里大喊了一声,说村长家出事了。

    一些人跑过来一看,原来是老秦家出了事,看起来可真是热闹哩。

    人越多越好,这样的话,秦老爷子,也会更加制止秦茉说话,早早了事,毕竟秦跋扈做了什么事,他可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罢了。

    秦跋扈被吼了一声,立刻就闭上了嘴,瞪着秦茉没有说话了。

    秦时楷看了一眼自己爷的脸色,也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鄙夷地看了秦跋扈一眼。

    真丢人!

    “不是要给二娃改名字吗,来改吧,这钱我来出。”

    秦老爷子脸猛地紧绷,本以为他会好好的呵斥秦茉一番,却发现他笑容满面地对着她。

    语气也变了一个层次,笑面虎模样看着她。

    “爷说的是,但名字要改,理——我们也要说清!”

    秦茉同样是皮笑肉不笑,语气坚定地说着,意思也是很明确。

    秦老爷子心里横劲,一咬牙,死死盯着秦茉。

    可真是他的好大孙女啊!

    然后又直接瞪向旁边的秦虎,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那孙女想怎么做呢?”

    秦茉听的勾唇一笑。

    话都这么说了,那当然是让他度过难忘的一天才是啊。

    “村长伯伯家有纸笔吗?”她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是朝着旁边看戏好久的村长问了一句。

    村长立刻回过神,想了想点点头,让自己的婆娘进去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