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二十五章:真是疯了
    安氏还想说什么,却看到秦茉认真的样子之后,话也跟着咽下去了。

    要是之前的闺女,她肯定不会同意的。

    但是现在的闺女,她有点犹豫起来了。

    心里好像就能够想得出来,闺女会将这件事做下去。

    既然她是说钱交给她,安氏心里也变得安定下来。

    “好吧,学堂那肯定是镇上的好一点。”

    安氏想了想,说出了这句话。

    秦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送二娃去镇上的学堂!

    “送学堂之前,娘,要不要给二娃换个名字?”

    “……”

    安氏听到这话,立刻就来了神,“之前就和你爹说过这件事,但他死活不想改,俺是想改的,但你爹不想改。”

    看得出来,安氏很讨厌这个名字……

    “之前的名字是爷取得?”

    “不是娘说,二娃这个名字,实在是叫不出口,幸好闺女你的名字是一个算命先生取得,不然你恐怕是叫秦大娃了。”

    “……”

    秦茉看着安氏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些想笑。

    秦虎不想改的原因,恐怕也是因为是秦老爷子取的名字,不想拂了他的好意,况且秦虎又是典型的大孝子。

    这件事的确难办。

    想了想,秦茉还是接下了这个重任,“放心吧娘,我去和爹说。”

    “那行!”安氏点了点头。

    秦茉暗地里和阿毛说着,让它将剩下的种子全部种下去,空间的收益太高,两三天就能够得出果实来。

    趁着这几次,她也直接多卖点钱来,盖房子也迫在眉睫,二娃也要上学堂了。

    她可还记得,老秦家还欠她三两银子呢。

    秦老爷子说等老二做工回来,这都过去十来天了,也没听个音讯过来。

    他们最好是在她没想去的时候拿过来,要是等她哪天心血来潮想去找这三两银子,恐怕就不止三两银子这么简单了。

    想着,秦茉走了出来,直接朝着秦虎走了过去。

    “爹,给二娃改个名字吧?”

    当着二娃和阿牧的面,秦茉直接走过来,对着秦虎说了这么一句。

    秦虎一脸茫然,而当他意识到秦茉说了什么的时候,立刻变了脸,拉着她就走到了一边,轻声细语开始询问。

    “闺女,你这是说啥嘞,好好的为什么要改名字?”

    “爹,你觉得,将二娃送去镇上的学堂读书识字以后考取功名,这法子行不?”

    “行是行……”

    “既然这样,那爹想想,以后要是有人在那红绸写上状元郎秦二娃三个字,你觉得好看吗?”

    听到这话,秦虎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他是没有想到过这种情况。

    但他之前,也是不敢想,他们家的二娃,能够上学堂。

    家里穷成这样……

    “爹,钱的是你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现在就是想给二娃改个名字,你看能行不。”

    之前安氏也偶尔说过一两次,但都被秦虎回绝了,现在想想,如果他们家二娃真的考上了,说起来好像是不好听。

    “行!”秦虎不知怎的一咬牙一狠心,就直接同意了。

    站在门口的安氏瞬间欣慰地笑了笑,满眼带笑地看着秦茉。

    想不到自己的闺女,真的变了不少啊。

    “好耶,我要改名字了,可是,我要改成什么名字呢?”

    二娃听的立刻高兴的一蹦三尺高,整个人都沉浸在快乐之中。

    转眼又想到了什么,立刻挠了挠头想了起来。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阿牧,突然站了出来,“不如就叫乐君吧,秦乐君。”

    “乐君?”秦虎皱眉说了一句。

    “乐只君子,福履将之。出自古典书籍之中,寓意二娃既能够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成长,又希望他能够有君子般美好的品行,志高行洁。”

    “……”

    阿牧一时间说了很多,但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就是……

    二娃也听的一愣一愣的,不过听到这个名字,他竟然也是出奇的喜欢。

    “秦乐君,大姐,这个名字二娃好喜欢!”

    秦茉也听到阿牧的一顿分析,心里不由惊呼,赞叹于他的才能,看来他的身份,果然不简单。

    “秦乐君,俺听着也是很好。”

    秦虎看二娃这么高兴,立刻也憨笑着走了过来,挠挠头嘿嘿笑。

    安氏见到这一幕,心里也是稳定下来了不少。

    改名字她之前可是劝说了好多遍的。

    “直接去村长伯伯家改吗?”秦茉突然看着秦虎和安氏问到。

    秦虎点了点头,本想说什么,安氏却直接走了上来,“俺带二娃去改,闺女你在家休息吧,他爹,我们要去做工了。”

    “那俺先走了,俺向赵哥请个假。”

    “行,你去吧。”

    安氏对他说着,带着二娃就走掉了。

    很快,家里就只剩下秦茉和阿牧两个人了。

    双目对视,秦茉盯着他叹了口气,然后走进了屋子里,阿牧也是一脸茫然,说完那个名字之后,他就没有说过什么话了,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秦茉。

    “二娃改名字,你不开心吗?”

    阿牧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跑上来担忧地问道。

    “……”秦茉看了他一眼。

    “我哪里不开心了,还是我和爹说的要改名字。”

    “那你怎么有这么快,一句话都不和我说。”阿牧苦着脸问。

    秦茉张了张嘴,本想解释,但仔细想想,确实挺莫名其妙的,自己的举动,也有点摸不清楚了。

    “那……我下次和你说说话,再走?”

    秦茉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阿牧立刻露出了笑容,“好啊好啊。”

    “你想找回记忆吗?然后回到你之前的地方去。”

    “我之前的地方在哪里,可是我觉得你这里也很好啊……”

    “我不知道在哪里,但相信很快就知道了。”

    “那我走的话,肯定会问一问你,如果你不让我走,我就不走!”

    阿牧突然像是发誓一样的说出了这句话,秦茉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般,有些呼吸不畅起来。

    抬眸死死盯着面前这个男人,心里只觉得万分交揉,一时间什么都看的不明白了。

    明明是这么一张脸,她却有些舍不得他离开了。

    真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