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二十一章:不会错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秦茉和阿牧,这才回到了家里。

    秦虎和安氏立刻担忧地迎过来,看着两人气喘吁吁和累倒了的模样,立刻心疼起来了。

    “这是发生啥事了哩?”

    秦茉猛地呼出一口气,立刻捂住了想要直接说出来的阿牧的嘴,拧眉看了看四周,“进去说。”

    这么警惕的样子,让秦虎和安氏立刻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旁边有人,立刻转身进了屋子。

    锁好门之后,秦茉便开始徐徐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只是将阿牧的“绝世武功”随意说了几下,没有详细说出来。

    听完之后,秦虎和安氏脸色惨白,变得异常愤怒起来,“秦大郎竟然是这样的人,欺负俺们闺女,爹这就把他抓过来!”

    “爹,不用,你先在家里,我怕他会对付我们家里的人。”

    秦茉立刻制止了,话语中都是担忧。

    听到这话,秦虎和安氏更加生气了些,要知道她们之前对,秦大郎,可是当做自己的亲大哥来对待的。

    去镇上都是叫他,不叫别人,因为知道他挣钱不容易,有好处都叫他的。

    谁知道,今天竟然出了这种事了。

    安氏眉头紧锁,看起来脸色很是不好,很显然被气得不轻。

    不过还是听着秦茉的话,没有再去了,但秦虎立刻就看到了阿牧手上的血迹,吓得不轻。

    “怎么还流血了哩?”

    “这个不是我的!”

    阿牧立刻挥着手,摇着头说道。

    听到这话,安氏和秦虎更加看了过来,不是他的——

    秦二娃听的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转眼又一副崇拜的模样,“阿牧哥哥这么厉害!”

    小孩子都能想到的事情,其他人肯定也想到了,秦虎脸色很是不好,看了秦茉一眼。

    好在自己的闺女没有受伤,不然他都觉得闺女是被阿牧打的。

    “爹娘,村子里的人,最好都留一份心眼。”

    秦茉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让秦虎和安氏都吓得不轻。

    都是经历了一些事的人,肯定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

    叹了口气,安氏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在这村子里待了这么久了,最终还是没有看清一些人的内心,真真有些可笑。

    *

    候长柏的布庄,“物以稀为贵”的卖意不由引来了很多人的观摩。

    甚至有些人闻名而来,这事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远而去。

    这天掌柜的刚将所有的东西都撤下,却忽然发现门口来了一些人,立刻走出去,十分歉意地说了几句。

    “公子夫人,您们是要买手绢吗?”

    “对啊,你们这里不就是手绢最为出名吗,那自然是因稀少的手绢而来。”

    掌柜的听罢,立刻陪笑起来,“夫人来的不巧,今日手绢已经卖完了,现在没有多的了。”

    那人听罢,眼神立刻就变了起来。

    为首的那个公子哥,脸色都变得愠怒起来,手握紧了掌心的武器,看起来似乎想要打人了。

    中间的雍容华贵夫人,立刻抬起手,制止了他的动作,只单单是一个眼神,便让那人停下了想要做的事情。

    掌柜的心里一惊,但还是一副面带歉意的模样。

    “公子夫人,对不住了。”

    “无事,既卖完了,那便走吧。”

    中间的夫人说着,慢悠悠地被人扶着,离开了这里。

    掌柜的不由呼出一口气来,幸好还是个好说话的。

    秦姑娘说的法子的确有效,不过感觉做这个容易被暗杀。

    特别是碰到刚刚那位公子那样的人。

    几人来到了旁边的栈,掌柜的立刻迎了上来,笑着问几位。

    “看不到吗?”

    那位拿着武器的年轻男子,立刻将一肚子憋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掌柜的一脸茫然,但还是看了几眼,连连点头,对着身后的小二,说出了数字。

    夫人站在中间,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点了几个菜。

    “祖母,这里不会有大姐的。”

    年轻男子眉头紧皱,轻蔑地看向四周,似乎很是看不起这贫困穷苦的小镇上。

    在他看来,只有皇都那种地方,才配让他们去。

    中间的华贵夫人听罢,更是没有说话,冷冷看着四周,面上没有半点表情,一副生人勿近模样。

    任由年轻男子讲着,也没有反驳。

    这时门口走进来一男一女,女子手上拿着一块手绢,上面的针绣很是精致,老夫人看的眼神一紧,立刻对年轻男子使了个眼色。

    男子会意,大步走了过去,直接抢走了女子手中的手绢。

    “你干什么?!”

    女子吓了一跳,皱着眉大声喊了一句。

    年轻男子手中的武器直接被抽出,赫然间架在了男子女子的脖子上。

    男子本想替自己的夫人出头,嘴里的话却硬生生被憋回了肚子里,睁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这个长剑。

    心里纵使不情愿,但还是没说话。

    年轻男子也并不是这么的毫不讲理,反而是从袖子中,拿出了一锭元宝出来,丢到了两人手中,也算是买下了那块手绢。

    一锭元宝,在这镇上还是比较稀少的,一下子就堵住了两人的嘴。

    年轻男子收了长剑,那两人看了他一眼,快步离开了这里。

    拿着手绢回来,年轻男子将它抚平,放在了老夫人面前的桌子上。

    手绢被打开,它上面的针线,一下子就被展现出来。

    老夫人伸出苍老的手,忍不住伸手抚摸上面的针线图案,这熟悉的感觉,这特有的方式,这就是要找的那个人!

    年轻男子也随着她的手势而移动,看到后面,也不由地慢慢瞪大了双眸。

    “这怎么可能!”

    他发出一声惊呼。

    老夫人听的抬头睨了他一眼,随即眼神也冷了下来,年轻男子立刻闭了嘴,气息一下子蔫了下去。

    低着头,他想了想,又看向了老夫人,“祖母,莫非她真的没死?过得不好,现在沦落到卖手绢了。”

    “不会错,这刺绣,的确就是她的!”

    老夫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语气肯定的说了一句,苍老的手,也逐渐将那手绢抓的紧了起来。

    “去看看那布庄!”

    年轻男子突然想到什么,猛地站起来惊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