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十九章:不对劲
    秦茉表示并不想认识他。

    “抓两次吧。”秦茉看着面前的种子说着。

    同时也从手中拿出十文钱来递给那卖家,“阿牧,你来抓吧。”

    阿牧听着,立刻撸起袖子,便开始动手起来了,势必要好好表现。

    伸出手进入那些种子里面,抓了满满的两手之后,立刻放在了卖家递过来的木盒子里面,放进去几乎都快满了。

    秦茉赞扬地看了他一眼,笑着让阿牧将这木盒子收好,再往前去,在卖冰糖葫芦的这里,买了几根。

    之前二娃特别想跟出来,她就是跟他说他老老实实在家,那她就给他带上次的冰糖葫芦。

    答应了小孩子的,毕竟还是要做到。

    “姐姐,我也想要。”

    阿牧看着这亮晶晶漂亮的冰糖葫芦,立刻也开始哀求起来。

    秦茉听的一个咯噔,怎么又改名字了?

    “好好好,给你买给你买。”她满脸无奈,本想拒绝言说这么大的人了还想吃冰糖葫芦。

    但是眼看着阿牧就又变了脸色,眼泪水都快出来了,立刻就给他买了。

    这里她几乎都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已经没有变傻了。

    拿着冰糖葫芦,阿牧果然是喜出望外,一手拿着木盒子,一手拿着冰糖葫芦,他都没有多余的手来牵着秦茉了。

    想着,便又突然将冰糖葫芦还给了秦茉。

    秦茉转头看着他,有点茫然,“怎么了这是?”

    “我拿着这个,就不能牵着你的手了。”

    “……”

    秦茉一顿语塞,她瞥了四周一眼,人也算还好,并不是很多,将冰糖葫芦又送到了他的手上,安慰道。

    “放心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好!那我快点吃。”

    阿牧说着,一下子就把冰糖葫芦咬掉了一颗,大力的吃了起来。

    这狼吞虎咽的模样,好像从来没有吃过一样。

    秦茉不禁瘪嘴,看来他之前过得不好啊,不然也不会冰糖葫芦都吃不起。

    “回去了。”说着,她伸出手拉着阿牧的手臂,慢慢地朝和秦大郎约定好的地方走去。

    今天来也算是有了一点收获,手中得了一锭元宝,她现在可是觉得是个烫手山芋,不过有了钱,也是安心的很。

    还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有些刁民,恐怕会直接来抢了!

    她现在身上只会怀揣着一点点文钱,不会带很多,就算带了,也会将它们放在空间里去。

    现在正是用钱之际,不得有误。

    带着阿牧回到秦大郎的牛车这里,发现秦大郎不见踪影,但他的牛车却依然在。

    老牛正低着头在一旁甩尾巴,似乎正在等它的主人。

    阿牧慢悠悠地走过来,冰糖葫芦也都吃完了,只不过嘴唇上,都沾着很多碎糖渣渣。

    “用手绢擦一下吧。”秦茉指着他手中的手绢说道。

    阿牧回过神,一个劲的摇头,“这是姐姐给我的手绢,我不想把它弄脏了。”

    秦茉无奈,手抬高,指向了他的嘴唇上,“那你这里脏了怎么办?”

    “那……那我用手擦吧……”说着,直接抬起手来,擦掉了自己嘴巴上残留的糖渣渣。

    “……”

    秦茉没有说话,默默移开目光,决定不再理他。

    擦嘴的动作一顿,阿牧突然抬头,定睛看向了秦茉。

    两人隔着并不是很远,他微微凑过去,突然看到了什么,指着她的脸笑了起来。

    “姐姐,你的嘴巴上面,也有脏的。”

    “怎么可能……”

    听到这话,秦茉立刻伸出手去擦自己的嘴巴,却什么也没有。

    她抬头本想说他,却发现他笑的开怀,“哈哈,姐姐被骗了。”

    “无聊!”

    秦茉冷声说道,话音落下,阿牧的笑容也慢慢消失,整个人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两人都没有说话,秦茉四处看了看,心想着秦大郎怎么还不来。

    莫非是出什么事了?

    不过秦大郎向来老实本分,在镇上不可能会招惹是非,应当没什么事才对。

    想着,很快就发现秦大郎在一处拐角走了出来,鼻青脸肿,好像被别人打了一般。

    “大郎叔,你这是怎么了?”秦茉立刻皱眉问道。

    秦大郎看到她,眼神略微有些躲闪,害怕的摇了摇头,“俺没事,上车吧丫头,我们回去了。”

    见他不打算说,秦茉张了张嘴,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带着阿牧上了牛车坐好,牛车很快就驶了起来。

    秦大郎驾车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前面。

    大概行了有一盏茶的功夫,阿牧看了看四周,突然说了一句话。

    “姐姐,这里不是回家的路。”

    “??阿牧,你说什么?”

    秦茉立刻来了精神,这条路她只走了两遍,不太记得,但阿牧只走了一遍,又怎么可能会察觉到不对?

    她立刻看向了秦大郎,却发现秦大郎满减淡定,斜着头瞥了阿牧一眼,“这公子在说什么哩,这条路俺驾了快十年了,不会出错的。”

    “……”秦茉没有说话,但心里已经生出警惕了。

    阿牧肯定不会乱说话的,没有把握,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姐姐,我没有骗你,我记得,回去的路上,隔镇上近的地方,会有一块不大的石头,那块石头奇形怪状的,所以我记得,但是走了这么远了,我还是没有看到那块石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秦茉也明白了阿牧的意思了,目光凛然,看向了面前的秦大郎。

    “大郎叔,先停下来!”

    秦大郎手已经开始止不住的抖了起来,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却又一直驾着这牛车,越来越快。

    “大郎叔,你冷静一点!”

    秦茉暗道不妙,她没有想到,秦大郎竟然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来。

    阿牧手紧紧抓住秦茉的手,不让她身子左右摇晃。

    牛车一直行到了一处四处平地,这才停了下来,秦大郎脚步颤抖着,朝着旁边跳了过去。

    整个人一滚,在这四周高耸的草丛里,突然就冒出了几个人。

    身着衣裳破烂,手中拿着刀剑,目光在秦茉和阿牧身上流连,看起来很是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