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十八章:十文钱啊!
    “秦姑娘,你看看,其内容可有差错?”

    候长柏这下倒是老实了,语气也是恭恭敬敬的,面上带着笑容,将纸递了过来。

    赵成看着这气氛古怪的模样,实在是也插不上一句嘴,站在旁边看着,一句话也没说。

    接过这张纸,秦茉瞥了他一眼,这才看向了纸上的内容。

    倒是没有任何差错,看来候长柏其实早就对这前因后果了解了,今天见她,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那是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是个谨慎的人。

    秦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拿起旁边的笔,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候长柏应当是经常做这种事,也准备了两张纸,双方各一张。

    等秦茉签完,便让她自己留了一张,自己也拿了一张。

    紧接着,他将这纸递给赵成,赵成恭敬地拿着看了看,又看了秦茉一眼,拿着纸走了出去。

    很快也端着一盒东西,走了出来。

    候长柏对着他扬头,赵成立刻将盒子放在了秦茉的面前,慢悠悠地打开了。

    里面是十二锭元宝!

    “秦姑娘,方才是候某多有得罪,这些您都拿着吧,也算做是赔礼了。”

    候长柏面带歉意的说着,看起来倒是和刚才完全是两个人。

    秦茉看着眼前这些钱,心里也知道是多少。

    伸出手,只拿了一锭之后,便没有再拿其他的了。

    她拿着元宝对着他挥了挥,“候公子,我一个农女,也不必要这么多,一锭便够了,其余的便收起来吧。”

    说完,拿出了安氏绣的手绢,转身给了旁边的赵成掌柜。

    “掌柜的,上次我与你所说的,便是这个,你看看,何时能够放上去卖。”

    赵成听罢,立刻接过一张仔细看了起来,这布料虽说并不是上乘,但这绣工,着实是精致的很。

    对比他们请的那些,实在是上不得台面了。

    赵成想着,本想说什么,却又立刻抬头看向了候长柏,得到他的指令之后,这才开始说了起来。

    “姑娘,这绣工的确不错,今日我就放上去试试。”

    “好,那我下次再来,记住,也是一样的方法。”

    “好嘞。”

    赵成可谓也是高兴的很,在他看来,自己的布庄生意变好,也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喜出望外,甚至差点忘记了候长柏的存在。

    感受到候长柏的目光,赵成立刻收敛了不少,想了想,又对着秦茉问了一句。

    “那姑娘,这手绢,应该如何分成呢?”

    “先看看效果再说吧。”

    秦茉说着,便将其他的十张左右的手绢给了赵成,送到手上时,还若有所思地说了几句话。

    “掌柜的,我这是信你,才会这么做的,不像有些人,但如果你要是想独吞,我也只能说认命,但我手中的这个法子,也能够毁掉。”

    赵成听的只觉得后背冒冷汗,连连点头,“姑娘说的是,放心吧,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诚信。”

    “那就先谢过掌柜的,祝掌柜的生意兴隆。”

    话音落下,她也没再看身后的候长柏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赵成顿时松了口气,怎么感觉这个女子,身上的压迫感比他东家的还要强。

    候长柏盯着她的背影,只觉得有些意思,对着赵成伸出手来,“看看这手绢。”

    赵成急忙全部送了过去,放在了他的面前。

    “那东家,小的先出去了。”

    “嗯,去吧。”

    候长柏头也不抬的说道。

    赵成立刻松了口气,快步离开了这里。

    他说错了,是两个人的压迫感都很强。

    出去的时候,秦茉和阿牧已经走远了,赵成追出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他有些惋惜的摇摇头,本以为还可以和她再谈谈这生意上的事情,想不到竟然没什么机会了。

    带着等急了的阿牧,秦茉来到了镇上的衙门口。

    门口站着两个衙役,站的笔直,看到秦茉过来,立刻挡住了她的去路。

    见到是女子,脸色和说话都缓和了几分,“姑娘,可是有什么事?”

    “劳驾,李大人在吗?”秦茉也是气气的问了一句。

    衙役恍然,随后想了想摇了摇头,“姑娘来的不巧,李大人出去了。”

    阿牧听到秦茉这么说,立刻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将手绢拿了下来,看向这两个衙役,挑眉问道,“你们可认得我?”

    衙役被突然问的茫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回答。

    “不认得。”

    秦茉叹了口气,“多谢。”

    便拉着阿牧离开了,盯着他这张脸,一句话也没说。

    “不认识我。”阿牧看着秦茉,小声说了一句。

    “我听到了。”秦茉说到。

    看她又突然心情不好的样子,阿牧瞬间闭上了嘴,探究地盯着她,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搞懂,自己哪里惹她生气了。

    “那我们现在回去吗?”阿牧问。

    “不回去。”

    “去哪儿?”

    “你知道这么多干嘛。”

    “……好吧。”

    阿牧小声说着,便开始老老实实地跟在秦茉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了,手上的手绢也再次拿了起来,挡住自己的脸。

    这么扭捏的大男人,路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说出那句话,秦茉就后悔了,阿牧只不过是失忆了而已,又没有什么错,她对他生气干嘛。

    但话也说出来了,秦茉也拉不下脸来和他道歉,气氛便一直僵在那里。

    她慢慢伸出手,直接牵住了他的手,眼神微微躲闪,说道,“跟紧些,这么多人别把自己弄丢了。”

    “好!”

    阿牧乖巧的说着,明明不是一个傻子,但秦茉心里,却仍然觉得他还是刚醒来的那个茫然懵懂的样子。

    她怀疑自己魔怔了!

    来到了一处卖种子的地方,看着直接被晾在小箩筐里的各种种子,秦茉有点花了眼。

    指着一堆问到,“这是什么种子?”

    老板似乎毫不在意,躺在那里摇晃着,瞥了一眼,“各种种子都有,家里老头不小心把他们混到一起去了,姑娘要是想买,五文钱抓一把走。”

    “要是两只手抓呢?”阿牧突然问,因为他也想试试。

    卖家听到这话,摇晃的椅子一顿,抬起头来狠狠皱眉看了他一眼。

    “那就是十文钱啊孩子!”

    秦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