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十四章:已经将你卖给我了
    吃饱喝足,秦二娃满足地躺在了干爽的草地上,身旁坐着秦茉和阿牧,秦虎和安氏已经回到了屋子里。

    “大姐,这是俺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他摸着自己的肚子,满足地说了出来。

    秦茉看着他这个样子,笑了起来,看着这月色,感叹了起来,“放心吧二娃,以后得每一天,大姐都会让你和爹娘,吃上今天这个样的饭菜!”

    二娃听的一个打挺坐了起来,双眸发光地看向秦茉,“真的吗大姐。”

    小孩子的快乐很简单,只是想吃饱喝足就可以了。

    “大姐从来不会骗你的。”

    “好耶,二娃也最喜欢大姐了。”二娃高兴的手舞足蹈。

    看着他开心的模样,秦茉也禁不住笑了笑。

    二娃拿出自己好不容易还攥在手里的冰糖葫芦,开始一颗一颗分了起来。

    将最上面的那颗,小心翼翼递给了秦茉,“这一颗给大姐,谢谢大姐给二娃买了好吃的,还让二娃吃了一次好吃的饭菜。”

    看他满脸认真的样子,秦茉不忍拂了他的好意,接了过来。

    “那大姐谢谢二娃了。”

    秦二娃听罢,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他拿出第二颗,想了想,看了阿牧一眼,同样地,阿牧也看了他一眼。

    “第……第二颗,就给……给你吧。”

    阿牧似乎有些惊讶,动作迟钝地看向了他,有些不相信地指着自己。

    二娃见他这样,心里虽然有点害怕,但还是又伸过去了一点。

    “拿……拿着呀。”二娃说道。

    阿牧没有接过去,反而看向了秦茉。

    秦茉不由无奈,“想吃你就拿着。”

    说完,拿着自己的那一颗吃了起来。

    他忽的伸出手,到了他的面前来,毅然决然,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第二颗缓缓放在了他的手中,冰冰凉凉的,有一点点重量。

    冰糖葫芦表面发着一点点光,实际是红色的,看起来极为好看。

    阿牧愣了一下,然后学着刚刚秦茉的模样,对着二娃做了同样的动作,并且说了一句,“那阿牧谢谢二娃了。”

    “……”

    这话出来,二娃几乎有点惊恐地看向了他,然后想了想,拿着剩下的三颗,跑进了安氏和秦虎的屋子里。

    阿牧看他匆匆走掉的样子,有点茫然,摸了摸自己的头,看起来很是疑惑,拿着手里那一颗冰糖葫芦就咬了一口。

    咬一口之后,入嘴酸酸甜甜的,吃起来好像很不错,酸到了心里,却又带着甜蜜。

    偏头看向秦茉,却发现她也刚好正看着自己,眼眸有些探究。

    “你刚刚,是不是说了话?”秦茉盯着他问到。

    阿牧也愣住了,回过神来,想着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好像的确是真的说话了。

    他尝试张开嘴,继续说了起来。

    “我……我刚刚,好像是说话了。”

    整整一句话,经过自己的思考,没有模仿,说了出来。

    “你现在也说了!”秦茉一声惊呼。

    看来阿牧现在是在慢慢的恢复了,都能够说话了,回想起之前,几乎都没有说过话。

    “身上的伤怎么样了?”秦茉问到。

    阿牧听完,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口地方,“好像……好多了。”

    说完,他突然对着秦茉笑了笑,面容俊朗,这一瞬间,秦茉突然就更加肯定起来,他不是寻常人!

    这周身气质,又有更多的不同。

    微微叹了口气,虽然长得好看,但终究不是自己人的。

    “谢谢你。”

    他慢慢地讲着,对着秦茉,小声轻吟,话语缭绕,声音似乎都变得好听起来了。

    秦茉回过神,目光收回,她真的是疯了。

    随即站起身来,轻松地挥了挥手臂,看了眼月色,“好了走吧,很晚了,该回去睡觉了。”

    “我跟你一起。”阿牧声音小小的,说了一句。

    那样子,都没有几分傻子的模样了,就好像本就是个正常人一般。

    “明天记得洗个澡,穿个新衣服。”

    秦茉送他回了地窖,给了他新的被褥,也将他睡得地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这才对他说了这句话,然后挥挥手关上了门。

    四周陷入了黑暗,阿牧眼眸却格外的发出光亮,看着这黑暗的地方,他心里一直在问自己。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之前的记忆,都已经忘记了,只是残留着醒来后的记忆,这里的人,似乎都觉得他是个傻子,没有任何的头脑。

    浑身自带的警惕心,让他感觉到了注意伪装,接下来的日子,倒不如一边扮着傻子,一边找找自己的身世。

    只是这个女人,不知道是什么目的,看起来对他也是既警惕又随便。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了。

    想着,又枕着这今天刚买的被褥,进入了梦乡。

    *

    翌日清晨,秦茉是被几声嘈杂声吵醒的,她揉了揉眼睛,有些茫然地坐了起来。

    听声音好像是安氏和秦虎两个人,还有几个其他人。

    看了一眼下面,二娃早就出去了不见踪影。

    秦茉站起身来,将地窖的门打开了,看见阿牧还在睡觉,立刻也没惊扰,只是将门打开了,然后走了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看到门口的张夫人媒婆,秦茉突然就明白是什么事了。

    她直接冷着脸走了过去,看向了张夫人。

    今天在她身后,依旧跟着一些壮汉,甚至比上次的还多。

    “这是怎么了?”

    她走过去,疑惑地问了一句。

    张夫人见到她,顿感毛骨悚然,但是心想到张家那傻儿子的婚事,她就也没这么害怕了。

    挺起胸脯,一脸的有理,“周坝琥将你卖给我了,现在要给张家拖过去结亲。”

    “什么?!”

    安氏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都有些站不稳了,立刻让秦虎扶着她的手臂,秦茉也走过来扶着她。

    秦茉听的一声冷笑,顿时来了脾气,果然有些人真的是需要动手解决才行,不然就有后顾之忧。

    “张夫人可别想多了,她卖了我,我自己不知道,我爹娘也不知道,这不算数。”

    谁知张夫人直接将秦茉的户籍拿了出来,攥在手中,摇晃了几下。

    “你狡辩也没用,周坝琥是用户籍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