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十三章:一家人
    “娃,你没事吧。”

    见人走了,村民也走的差不多了,好多人都在为秦茉的动作唏嘘。

    安氏立刻放下肉走过来,查看询问她的情况。

    秦茉对她安心的笑了笑,将手中的菜刀和木棍放下之后,这才靠近安氏。

    “放心吧娘,我还是有分寸的。”

    安氏松了口气,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看着自己面前的闺女,她突然意识到,女儿说出来的话,好像也不一样了。

    “二娃呢,没事吧。”

    秦二娃紧紧抱住刚刚差点被抢走的糖葫芦,擦了擦眼泪,这才跑过来,委屈巴巴的回答。

    “大姐,娘,我没事。”

    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秦茉安慰起来,“放心吧二娃,有大姐在,他抢不走的。”

    安氏看着这一幕,心也不禁软了下来,心里也开始形成一个念头。

    为了这两个孩子,她也不能让秦跋扈得到半点东西。

    她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想给他们。

    “娘,快去做饭吧,二娃饿了。”

    秦二娃拉着安全的手晃了晃,又开始委屈的说了起来。

    安氏拿起了旁边的米和肉,连连答应。

    秦茉立刻用手轻轻拍了拍秦二娃的头,佯装生气道,“二娃,娘一个人做饭很累,你也去帮忙,不能偷懒。”

    “是,大姐!”秦二娃听完,立刻殷勤地帮安氏拿东西。

    安氏听的感动极了,眼眶一下子又红了,家里穷,她和秦虎都很少让孩子们帮忙做事的,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考虑的这么周到。

    “娘,二娃,你们先忙着,我等会儿来帮忙,我先去看看爹。”

    “好哩。”

    秦茉呼了口气,朝着自己屋子的地窖走过去。

    刚才让秦虎去看看阿牧,这么久了都没有动静,这有点让她担忧,要是阿牧突然记起了自己的身份,秦虎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

    想到这里,秦茉脚步都加快起来,眉头紧锁。

    然而打开地窖的门,却发现秦虎和阿牧对着门站着,两人正眼巴巴地盯着突然开门的秦茉。

    “怎么了爹?”秦茉问。

    秦虎指了指这扇门,“俺本来想带阿牧出去,但是门不小心锁上了,打不开,阿牧也想不出办法打开。”

    “……”

    秦茉心一下子放在了肚子里,这两人……她刚刚在想什么呢。

    阿牧比秦虎还高很多,站在那里,整张脸俊朗不已,姿容绝色,但眼里的那个茫然和无辜劲,真是搭不上边。

    “好了走吧,出去准备吃饭了。”

    秦虎应声走了出来,秦茉正准备跟上去,却发现阿牧站在原地没动,眼神可怜兮兮地盯着她。

    “怎么了?你也出来。”

    看他的眼神,秦茉就懂是什么意思了,立刻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带着他走了出去。

    阿牧整个人愣了一下,低头看向了秦茉牵着他的手,整个人惊喜又有点害怕和慌乱,心怦怦乱跳个不停,另一只手都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胸口。

    他抬头看着前面秦茉的背影,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安氏和二娃的动作很快,饭已经煮好了,出来就闻到了香喷喷的饭味,秦茉的胃已经在持续叫嚣了。

    同时她也发现,其他的人,也忍不住已经走去了炕屋,盯着那个不大冒着热气腾腾的锅,口水都差点收不回来。

    安氏看着他们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拿下房梁上一些晒干的蘑菇,洗干净之后,和新鲜的刚买的肉一起炒了。

    有肉之后就好办了,安氏还提了一些肥肉炸的油出来炒菜,炒出来的菜,简直不要太香。

    干蘑菇和肉一起炒,再放上一点点盐,香味一下子盖过了饭的味道。

    秦二娃高兴的围着安全转圈圈,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在家里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

    之前还是傍晚的时候,去过一次村长家,好像有时候会有这个香味,但是此刻他觉得,自己家的香味,是最香的!

    阿牧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笑容,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秦茉的袖子。

    秦茉回过头,就看到他委屈地压低眉的指着自己的肚子,愁眉苦脸的慢悠悠吐出一个字来,“饿……饿……”

    听到他说话,秦茉顿时双眸都放光了些,手用力的抓紧他的手。

    “你刚刚说话了?”

    阿牧似乎被她这个样子吓到了,但还是重重点了点头。

    又重复之前的动作,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饿……饿………”

    秦茉高兴的笑出声,唇角上扬,很是明媚漂亮,她禁不住的点头,“好,再等等,就有吃的了。”

    目光又看向了阿牧的脸,不是哑巴,挺好的,不然可惜了这么一张脸。

    想到这里,秦茉笑容却又慢慢消失起来,看向阿牧眼眸有些深沉。

    但他这样的人,身份肯定不简单,捡到他的那天,身上的衣服想必也是比较好的,只不过被刺伤了,看不出来什么,再加上他这张脸。

    虽然身上穿着粗布衣裳,但还是压制不住他身上的那股贵气。

    秦茉更加证实了心里的猜想,叹了口气,等哪天有人来找到他了,就让他离开,不过那时候肯定要好好的索要一笔!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开心起来,这样说不定可以少努力很多年。

    阿牧看她这突然变化的脸,更加茫然起来,有点搞不懂了。

    “吃饭了!”

    这时,安氏突然高呼一声,几个人瞬间忙碌起来。

    将尘封已久的小木桌子拿了出来,秦虎擦掉了表面的灰尘,再过了一遍水,将它摆在了外面。

    再拿出几把没用过的小木凳子,摆放在那里,趁着今天月色还不错,摆在了小庭院。

    虽然地方破烂,但还是地方广阔。

    安氏端着几碗饭上来,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阿牧,虽然愣了一下,但回想到秦茉所说的话,也立刻温柔地对他招手。

    “是叫阿牧吧,来先坐下吧,菜很快就来了。”

    阿牧愣了一下,听完立刻听话的去坐下,谁知还没动就被秦茉笑着拉到了炕屋,嘴里还对着安氏说了几句话。

    “坐什么坐啊,都是一家人,要来帮忙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