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六章:拖回来一个男人!
    “要不带大娃再去看看郎中吧。”

    安氏猛地抓住秦虎的手臂,小声地在他旁边嘀咕了一句。

    秦虎愣了一下,看着面前忙上忙下的秦茉,赞同的点了点头。

    实在没有想到,大娃竟然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拖回了家!

    安氏和秦虎刚领着工钱回家,就看到了这满地的血水,心里慌得不轻,急急忙忙跑到家里,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仔细一看,原来这血不是她大娃和二娃的。

    是一个男人的!

    不过这个,也差点让安氏尖叫出声。

    出口劝阻,被却秦茉制止了。

    “爹,娘,出了事我担着,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不救他。”

    秦茉知道这一时半会儿的,她爹娘肯定接受不了,别说他们,她自己都接受不了。

    揉了揉眉角,秦茉想自己一定是疯了,将一个男人带回家,还是在这种农村的环境下。

    但秦茉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安氏和秦虎也并不想再劝说了。

    经过昨天看到她与老秦家的人这般说话,他们也都明白了,女儿大了,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

    “大娃做的对,但我们的破屋就两个,他住不下。”

    秦虎似乎已经说服自己了,不过还是皱着眉看着她,挠了挠头。

    安氏也赞同的点点头,二娃站在他们身后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

    秦茉想了想,说的也是,他们现在的房子也就两间……

    “娘,我和二娃的屋子那里是不是还有一个地窖?”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抬起头来。

    “有。”

    安氏似乎有些惊讶,眉头一扬,有些难为情似的。

    因为这个人是大娃的朋友,让他住在地窖,似乎不太好。

    “要不还是让他和你爹睡吧,娘和你和二娃一起。”

    安氏看向秦虎,这么说着。

    秦虎不太懂这些事,也应承着点点头,他同意安氏的建议。

    但秦茉却摇了摇头,“让他睡地窖吧。”

    这个男人来路不明,如果让他和秦虎睡在一个屋子,他突然醒来,秦虎会有危险!

    这种险,她不敢冒。

    见秦茉执意,安氏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带着秦虎离开了。

    在他们心里,现如今几乎都是以秦茉为中心了。

    大娃已经十八岁了,她有自己的想法了。

    “二娃,去烧点水,顺便拿点爹的旧衣服过来。”

    秦茉说着,走过去将地窖的门打开了,先将几个不要用破旧的被褥丢在了木板上面,做了个简陋的床出来。

    再将那个昏迷地男人拖着进了地窖,好在地窖还算温暖,没有风吹进来。

    “阿毛,他还有救吗?”

    盯着他背上的那支箭,秦茉有些不太确定。

    阿毛慢悠悠地从她耳朵里飘出来,围着男人转了几圈。

    “有救。”

    “怎么救?”

    阿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慢悠悠地飘回去了,似乎在空间里找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它才慢慢地出来,同时在秦茉的面前,也多了几瓶跌打损伤的药,还有消毒水棉签。

    “好高级……”

    这下换秦茉震惊了,她没想到,阿毛竟然还私藏着这种现代的东西。

    这东西拿出来,可谓是能够轰动这个世界了。

    阿毛围着她不耐烦的说了起来,一副肉疼的样子,“你可省着点用,这是我最后剩下的了。”

    秦茉若有所思的听着,手已经麻溜的将男人的上衣扯开了。

    身上都是血迹,还有大大小小的伤痕。

    裤子帮他留在身上,秦茉不会干出这种事,等下让二娃来。

    看着那个被她用粗布衣裳堵住的伤口,秦茉叹了口气,拔出箭之后,那里是一个窟窿!

    看起来极为可怕。

    血如同流水一般涌出,秦茉立刻拿出棉花堵住了,那洁白的棉花一下子就被染红了。

    阿毛看她这手忙脚乱的模样,十分的嫌弃。

    直接开始指挥起来,“你竟然这都不会……”

    秦茉嘴角一抽,她的确不了解这方面,但其他方面,比较了解……

    好在阿毛经验十足,在秦茉的配合下,很快就将他的伤处理好了。

    等二娃提着一桶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上衣被扒了,躺在地上任由秦茉摆布。

    “大姐,你好厉害……”

    二娃惊讶地说着,拿出一块粗布出来浸湿,将水拧的半干之后,递给了她。

    “我只是简单处理一下,接下来二娃你来。”

    秦茉接过粗布,首先将他的脸擦拭干净。

    随着一盆盆污水的更新,面前这个男人,总算露出了他原本的模样。

    秦茉看的一愣,手中的粗布稍稍没拿住。

    “大姐,他长得好漂亮!”

    二娃也看的愣了,过了片刻直接爆出这么一句话来。

    秦茉心里一个咯噔,手上的粗布不由的还是掉落在了地上,身体慢慢地后退起来。

    男人面若桃李,眉目英气,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一呼一吸间,几乎都彰显着他的不平凡。

    还没睁开双眸,便是已经感觉到了些许的压迫感,单单这么被扒光了上衣躺在那里,就赫然涌现出优越不平凡来了。

    这个男人……

    不适合待在他们村子里!

    秦茉心中五味杂陈,放下粗布,让二娃来擦拭他其他的伤口,自己快步走了出去。

    “怎么了你这是。”

    阿毛围着她转了一圈,看她脸上这忧虑的神色,立刻问了一句。

    秦茉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低头思考起来。

    这个男人,很危险!

    综合在黑风山看到他,再到将他拖到家里,秦茉仔细想了想,觉得他的身上,肯定带着某种秘密。

    看来等他醒来,就应该赶紧让他离开了!

    不然恐怕会有麻烦。

    *

    此时,黑风山上,几个侍从惊慌失措,看着地上一摊血迹,但人已经消失不见。

    “给我找!”

    为首的人额角都几乎被汗水浸湿,他禁不住已经想到了自己的后果,咬着牙,开始四处查看起来。

    没有拖拽的痕迹……

    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吗?!

    侍从有些不相信,依旧找了起来。

    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掉落在旁边的破旧斗笠,看样子,是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