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长姐有空间 > 正文 第五章:黑风山上
    捏着要扼,的确很不错。

    她看到秦时楷的脸都黑了。

    然后便是冷着脸瞪了旁边的秦跋扈一眼,甩袖回了屋内。

    秦时楷是要考取功名的,有独立的屋子,这在村子里可是极好的待遇了。

    有些人还没有房子住,还有是和牛羊住在一起的。

    只是秦茉知道,这秦时楷,不过就是个花瓶罢了,表面如此兢兢业业地读书考取功名。

    实际上,他是左耳进右耳出,考了五年了,还没考上,还整日摆出一副花架子,看着都犯恶心。

    对这种事,秦茉最是嗤之以鼻。

    秦跋扈和老爷子也是变了脸色,要知道,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时楷身上。

    等他考取了功名,那他们以后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现在秦茉这么一说,倒是让他们开始害怕起来了。

    而秦虎和安氏还有秦二娃听到秦茉的话,立刻就瞪大了双眼。

    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大姐,竟然会直接说出这种威胁老秦家的话。

    老爷子脸沉了下来,抽了只草烟,欲仙欲死。

    吐出一口气之后,这才说了一句话。

    “五两太多了,三两!”

    秦茉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看了老爷子几眼。

    老爷子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这村子之前是个土匪窝,老爷子年轻时候,就是个妥妥的土匪头子。

    只是后面政策变了,他从良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最后老了也只是落得个拐杖的后果。

    “三两......也不是不可以。”

    秦茉声音慢了下来,低声说了一句。

    “不过我还要一亩地。”

    老爷子眼眸紧眯,声音苍老,“可不要胡说八道了。”

    “那好吧,三两就三两,爷几时给我?”

    见到他神色不善,秦茉也不打算再逼下去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得到这三两银子再说。

    “等老二下工回来,就会给。”

    老爷子说完,就直接进去了,秦跋扈狠狠瞪了他们四个人几眼,也进去了。

    秦茉听得乐了,她慢慢转过身,对着身后的父老乡亲。

    “各位都是村里的老人了,今日在这也都听到了老秦家说的话,要是以后他们不给钱,你们可是我的人证!”

    整了这么一出,在回去的路上,安氏和秦虎一直没有说话。

    只是两人时不时的对视几眼,最终还是秦二娃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秦茉回过神,“你们可以说话了。”

    秦虎吞了口气,瞪大双眼,“娃,你刚刚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吧!”

    “......”秦茉看着自己老爹,愣愣地说出这句话,的确是有点答不上来。

    严谨一点的说,她好像是被附体了。安氏立刻拉住了秦虎的手,看向了秦茉,“娃,你有啥话就和娘说,不要想不开。”

    之前她说信不信她,让他们一直不要说话,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很奇怪。

    “娘,我没事。”

    秦茉有些无奈,果然还是太过于淳朴,他们恐怕不会想到老秦家那些人的险恶之处。

    “爹,今天你也看到了,奶他们已经没有把我们当做一家人了。”

    秦茉也不想说太多,对于他们的心里,估计一时半会儿不能直接说破,反而要细水长流,慢慢间潜移默化。

    秦虎没有说话,脸色有点难看。

    他看了一眼秦茉被包扎好的额头,不由有些心思触动。

    安氏脸上虽然没有秦虎这样,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在之前,秦茉是肯定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

    “娃,你是不是撞到头了......”

    秦茉摇了摇头,伸出手轻柔地抚摸了一下二娃的头。

    声音很轻柔,“娘,我只是突然想通了很多。”

    安氏张了张嘴,看着秦茉,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多说,拉着秦虎出去了。

    等他们出去之后,二娃这才兴冲冲地抱住秦茉的腿,“大姐,你刚才真是太厉害了,和爷说话的那里,我看着都怕。”

    “二娃别怕,只要我们有理,就不用怕!”秦茉声音轻轻的,短短几个字,在二娃心底深深地埋下了。

    “嗯!”他眼里冒着光,重重地点了点头。

    “二娃,爹娘一般什么时候答应你上山?”

    “明天就可以去。”

    “那明天叫上大姐,我和你一起。”

    “好!”

    秦虎和安氏之前便是不让她出去,因为想着女儿家,少干点活,说不定以后嫁出去,还能够过得好。

    阿毛在她脑海中放出了几张草药的图片,这几种草药种在空间,会比其他的更有益!

    就像麦子适合在黑土壤里种植一般。将空间的作用最大化,这也刚好合了秦茉的意。

    翌日多雨,秦茉一早的,便被二娃叫了起来。

    秦虎和安氏今日去了村长家,结算这个月的工钱。

    二娃带着秦茉,带上秦虎和安氏的斗笠,轻车熟路地出去了。

    黑风山整个沉浸在雾蒙蒙的环境中,秦茉已经记住了那几味草药,手中拿着镰刀,一上山便是直接找了起来。

    “二娃,你先去割猪草,大姐去找点东西。”

    “好,雨天路滑,大姐小心些。”

    秦二娃没有怀疑秦茉的话,经过了昨天的事,他已经完全成为了秦茉的小迷弟了。

    “大姐要找很久,二娃你割好了之后,就先回家。”

    “知道了,大姐。”二娃声音小小的传了过来,秦茉这才放心的朝着身后更里面的山走去。

    越靠近里面,雾气就更加浓郁。

    “就是这个!”阿毛突然一惊一乍,秦茉立刻看了过去,地上赫然躺着一根人参。

    “......”

    秦茉看了看四周,嘴角微抽。

    “确定这个不是别人故意放的?”

    “管他呢,先丢进来。”

    阿毛开始撒泼,好像对这个人参爱不释手。

    “好吧。”

    四周也没有脚印,秦茉就当它是自己从土里蹦出来的了。

    刚拿到手里,就被阿毛迫不及待地抢到空间去了。

    “其他的你帮我再找找。”

    秦茉无奈,看这个反应,估计对阿毛本身也有好处。

    继续朝着里面走,秦虎厚重的斗笠压得她视线都有些看不过来。

    周围迷雾依旧,雨已经停了。

    秦茉四处走走停停,突然看到左边的草丛上,赫然沾着血迹。

    紧接着,便是一声闷哼。

    秦茉心里一个咯噔,漏了半拍,手中的镰刀抓紧了几分,一步一步地朝着声音来源走过去。

    视线首先落在了已经被血和雨水泥土弄脏了的白色裘衣上面,再往上看,竟是躺着一个男人,他的背上,插着一支箭!

    脸上均是泥土和血迹,墨发已经凌乱,甚至看不清整个人。

    但他身子高大,躺在那里,发出微弱的呼吸。

    手中镰刀放下,秦茉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这个人被伤得这么重,周围没有一个人,仇家也没有看见。

    要不要救呢......正当她思考的时候,这天空赫然又下起了大雨,天色也逐渐暗了下去。

    山雨欲来。

    叹了口气,许是心中悲悯之心作祟,秦茉走过去,拖住男人的衣领往山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