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疯恋 > 正文 第26章 大胆
    “可是……”

    江燕如慢慢张开唇,“我觉得,他还是更想杀我。”

    她想起在巷子的时候,萧恕掐她脸时流露出那凶狠的眼神。

    蜀城长宁街上那只频频咬伤人、咬死鸡鸭的疯狗就差不多也是那个样的眼神。

    那是致力于毁掉一切的决绝,因为它疯啊。

    江燕如不由打了个冷颤,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皇后姐姐,萧、我哥哥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恶疾啊!”

    谢姑娘含糊其辞的话弄得江燕如像心里揣了只兔子一样。

    好比身处弥漫浓雾的幽林,虽知道里面有未知的危险,却如何也看不到危机的所在。

    所以一丝风吹草动,都会让人吓破胆。

    韩皇后闻言颤了下眼睫,下意识就反驳,“哪有什么恶疾!”

    “可是我看见了!”

    江燕如以为韩皇后不知情,就苦恼地耸起了肩,仿佛受了惊吓还没回过神来,“他那个时候的样子,绝不自然。”

    “什么!你看见了?”韩皇后反倒被她的话惊住。

    江燕如不知道皇后反应为何如此大,只愣愣地点点头,“他昏倒了……不对,也没昏。”

    江燕如记得那时候她靠近‘昏厥’的萧恕,却发现他是睁着眼睛,就像蛰伏在暗处的兽静候猎物自投罗网,江燕如的心几乎都被他吓得骤停。

    韩皇后拉住她的手,对她左右查看。

    “那你怎么没死?!”

    韩皇后太过诧异,以至于心底话就这么毫无遮掩地脱口而出。

    皇后的反应让江燕如就更害怕了。

    她惊恐地道:“这么说,他还真打算弄死我!”

    后知后觉让江燕如浑身哆嗦,刚端起的茶盏都开始在她手上摇摇欲坠,叮叮作响。

    韩皇后压下她的手腕,让她把茶盏放下,神色凝重,“……那你瞧见了多少?”

    江燕如迟疑地道:“应该是,全部?”

    从感觉到萧恕不对劲,到他莫名摔倒,再到最后他忽然又能动了,而且还用力掐她的脸。

    或许她该庆幸,萧恕第一个反应是捂她的嘴,而不是掐住她的脖子。

    韩皇后低敛了眉眼,露出一副愁绪。

    江燕如看见韩皇后凝重的表情,心里一咯噔。

    “皇后姐姐,我哥哥他这个病严重吗?”

    萧恕该不会留着她,是打算要她陪葬的吧?

    大周旧俗虽有殉葬一说,但已被废行许久,或许唯有金陵城里的一些旧家族还残留了这一点恶习。

    韩皇后重新抬起眼,心里也是犹豫,可犹豫了半响还是忍不住开口:

    “按理说,不该由我来说,但以凤岐那性子,怕是不会对你解释。”

    “对对,他肯定不会跟我说。”江燕如抓住机会,反握起韩皇后的手,可怜兮兮地哀求道:“皇后姐姐你就告诉我吧。”

    “……你云英未嫁,这些龌龊事也不好跟你说。”韩皇后摇摇头,心中虽有动摇却仍然是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江燕如眼巴巴看着她,“为什么好多事大家都是说未嫁人的听了不好,那嫁人了就能听这些龌龊事了吗?”

    她问得一本正经,倒让韩皇后一时语塞。

    半响她才挤出一语,怪道:“你这是混淆视听。”

    江燕如才不怕她责怪,因为她知道皇后心肠好,便又摇了摇她的手,软软地央求。

    “皇后姐姐,你真的忍心看我时时要面对这未知的危险吗?”

    江燕如这张脸委实生得好,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她就好像天生得有人精心呵护才能盛放的西府海棠。

    别说是男子了,就是女子也会见之心悦,心软,会心生怜爱。

    韩皇后被她摇着手央求,没能坚定多久就败下阵来。

    她松开紧蹙的眉心,瞅了她一眼,打定了主意后就把屋内伺候的宫婢、嬷嬷都屏退。

    待屋里人退出了门,韩皇后又端起了茶盏,像是不知从哪里说起,思忖了片刻。

    江燕如就乖乖巧巧地撑着下颚等着,也不催促。

    这些事光是想起就让人仿佛胸口被勒住,难以喘息,韩皇后指尖搭在茶盏上,被热茶烫得发红都未有察觉,她慢慢开口:

    “他这个病……出自西蜀。”

    西蜀?

    江燕如听见这个地方,忽而一惊,但还没等她来得及细想,韩皇后已经继续往下说。

    “西蜀历来神秘,巫蛊邪术皆出于此,而他那病世上更是复杂诡异。这些年凤岐一直用内力霸道遏制,只是这个法子犹是不能根治,太医曾给予诊断,轻则损身,重则要命。”

    韩皇后幽幽叹息,“他以前性子也不是这般暴虐,我想他身上这个恶疾多少对他有些影响。”

    “曾经陛下也给他找过几人,不知道怎么惹了他不高兴,扭断了一人脖子,又重伤了几个,自此后就没有人再能勉强他。”

    江燕如捂住自己脖子。

    “这究竟是为什么呀?陛下给他找的人治不了他的病吗?”

    “这个谁又能知道呢?兴许是他不愿意。”

    不愿意把那一面示人,更不愿意被人肆意摆布。

    所以他情愿用自损的法子也不愿意求助于人。

    韩皇后对此也苦恼,一方面萧恕是旧友,变成如今的样子她也不愿见,另一方面萧恕扶持新帝,她更不想高允为此失了左膀右臂。

    “……所以,我哥哥会因为这个病死?”

    韩皇后叹了口气,转眼看着她道:“会。”

    江燕如不由皱起了眉心,柳眉微颦,像是两片被风吹皱的叶子,氤氲腾起的茶雾弥漫在几案,她手撑着腮,神思都陷入了这个难题之中。

    既然能治,能缓和,为何他不肯。

    江燕如不能理解。

    倘若是她,为了活着,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会紧抓不放。

    大师兄曾夸赞萧恕是勇往直前、奋不顾身的刀,其势锐不可当。但是太不畏生死,从不会知难而退,就是一身犟骨,苦了一身皮肉。

    常常师兄弟几人同时出去,只有他带着一身重伤回来,而每一次回来,对她的态度就越发冷淡,就好像那一身的伤是她的过错一般。

    江燕如其实并不知道江爹收这些弟子是做什么的,但是他嘴里常常挂得一句话就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1

    作为曾经的锦衣卫同知,江爹为国为君也鞠躬尽瘁,辞官归隐后依然没有荒废自己那身武艺,传与诸多弟子,也有培育之意。

    只是他恐怕想不到,如今靠这一身本事闯到万人之下的会是他那个义子。

    而这个义子还一点也未领他的情,反倒把江燕如这个义妹拘了起来。

    “他若是死了,大周怕是又要乱了。”

    萧恕于世人眼中是奸邪乱贼,但在新帝心中却是是扶持一路的能臣。

    皇后感慨了一声,端起半温了的茶饮入口,馨香回甘的清茶也冲淡不了她的惆怅。

    没有人救得了他,而他也并不求生。

    江燕如回到小院的时候天刚擦黑。

    在回来的路上,不知道哪里涌出好几队人马,也不知在抓什么人犯,弄得大道都拥堵起来,。

    江燕如乘坐的马车便被困在其中,这就耽搁了许久,回来便晚了。

    她见萧恕的屋子里已经掌灯,橘黄色的暖光透过窗格的娟纱,柔和得像照透云雾的月辉。

    依稀可以看见屋中有几道人影映在娟纱之上。

    也不知道萧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有没有因为北昌王的事受到牵连。

    即便北昌王与他无关,那他也的确在白府杀了一人。

    他这个人不在乎自己的小命,所以也漠视他人的性命。

    江燕如听皇后讲了那些事,到现在还心绪不宁,她收回视线,快步准备躲回自己的屋子。

    哐当一声。

    从正屋传来了一声碎响,几个宣云卫从里面快步走出,其中一人挥手指挥道:

    “快去宫中接齐太医来!”

    一人苦着脸道:“齐太医回回来也没有用,我倒觉得不如去逍遥馆……”

    “你觉得?你觉得主上岂会让那些人近身?还不快去!”

    院子里兵荒马乱一阵,院门嘎吱合拢,留下一片让人惶恐不安的寂静。

    江燕如手扶着房门,隐在屋檐的身子僵在原地。

    萧恕他又发病了?

    韩皇后不是说他这个病也并不频繁,如若不然他的命非要早早折损耗尽不可。

    可这还没过半日,萧恕却再次病发。

    江燕如徘徊不前,踟蹰不定,胡思乱想一通后,猫着腰小心翼翼靠近正屋,就在他的窗下屏息探头。

    正巧里面传出了萧恕的声音。

    他的嗓音低靡微哑,像是春天里最后一缕北风,颓然无力地拂过大地,虽然吹不动枝叶,却也能留下刺骨寒凉。

    他宛若在与谁交代遗言。

    “……若我死了,它只能给我陪葬。”

    江燕如哪知道一上来就听到这样可怕的话,心里不由大骇。

    虽然先前她有过猜测,但是实际听到真是如此,她心里还是不由愤然想到。

    萧恕这狗,果然存着要她陪葬的歹毒心思!

    他自己不好好活着,却还想拉她一起去死。

    江燕如提起裙摆,带着一腔愤怒疾跑闯了进去。

    “你不许死,我来救你!”

    紫金阆云烛台上的烛火被她推门的气势带得一阵摇曳。

    她的影子在身后就仿佛被风吹着打转的丝绦。

    隔着几道撩起的碧纱垂幔,萧恕正倚坐在他的床上,俊昳的脸上满是让人惊魄的春色,眼底眉梢都带红,再上好的胭脂都染不出这般的霞色,一如他在白府门外巷子里的模样。

    他殷红的唇微张,被她乍然闯入而打断的话隐入里咽喉,只吐出一声让人口干舌燥的轻喘。

    站在萧恕旁边的人是一个眼生的青年,身穿着宣云卫的服饰,显然也是萧恕手下,此刻他惊讶地转眼看向江燕如。

    “姑娘知道如何治病?”

    萧恕斜眼睨她,压下自己的惊诧,低声嗤笑道:“她不……”

    江燕如被萧恕这幅‘爱救不救,要死就死’、毫无生机的样子气得不轻,她气势汹汹走上前,就好像浑身上下都长满了胆子。

    身为萧恕的近卫,成谦头一回感到被一个纤弱少女气势所迫,不由让出萧恕床边的空档,自发地站在了一边。

    “你闭嘴。”江燕如挤开那陌生的青年,上前揪住萧恕的衣襟,“你休想死了拉我陪葬!”

    江燕如心里想着,她小时候救过他一次,长大再救一次,她于他可不就有了两次救命之恩。

    到时候挟恩求报,怎么也要逃出他这个狼窝。

    萧恕蓦然被人拉住衣襟,有些奇有些惊,还有些怒意还未来得及从心底升起,他勉强自己定住渺茫迷蒙的视线,落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丫头身上。

    江燕如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伏身,把那两片柔软微润的唇瓣贴了上来。

    萧恕的思绪轰然一下炸开,后脊上飞快窜起一股麻意,仿佛有万千只蚂蚁在啃噬。

    明明只有蜻蜓点水的一碰,仿佛就推翻了他心里巍峨高山,一切倾颓倒塌,好像遭遇了一场毁天灭地的风暴。

    江燕如壮起胆子在萧恕嘴上亲了一口,起身时脸上不由露出得意。

    “你看,这不就好了?”江燕如擦了擦自己的嘴。

    去亲萧恕的嘴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难,这让她大受鼓舞。

    成谦瞠目结舌,犹遭雷劈僵在原地,脖子都不得转动,只能勉强转了转眼珠,看向萧恕。

    萧恕身体未动,只是忽而低垂下长睫,慢慢伸出舌尖舔舐了下唇角,他声音很轻很慢,仿佛就是一缕细烟,从缝隙里挤出。

    “你疯了?”

    成谦看了萧恕的神情,再听见他这怕是要杀人的轻言慢语,寒毛卓立,但是更让他震惊的是江燕如今夜怕是吃了狼心豹子胆,她非但没有被萧恕阴测测的声音吓哭,反而胆大包天地又低头啄了一下他的唇。

    她气鼓鼓地道:“这下总可以了吧!”

    成谦倒抽口凉气,忙不迭从旁蹿了出去。

    江燕如感觉身侧掠起一阵疾风,正惊讶扭头,忽然从腰上传来紧箍的疼痛。

    她哎哟一声,倏然视线一个反转,她整个人趴伏在了床上。

    萧恕低寒又缱绻的嗓音贴在她的耳后,吹拂着她脖颈上的碎发撩动。

    “呵,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