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疯恋 > 正文 第13章 奶猫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这句话印象深刻,江燕如也没想到自己张口就来。

    萧恕的表情一下变得难以捉摸。

    原本这话是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恰恰不久前,萧恕听见了酒席上一些纨绔浪荡子的胡言,这才觉得这句话颇有深度。

    再听江燕如说出口,便觉有些刺耳。

    江燕如还睁着水盈盈的眸子瞅着他,也不知道是存心还是无意。

    他把手一盘,噙着冷笑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江燕如回想起皇后那意味深长的笑,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道:

    “大抵是量力而为,不要像头牛一样……憨?”

    江燕如掰了掰手指,忐忑地像是没有温习功课就被夫子提起来抽查的学生。

    萧恕静静盯了她须臾,就在江燕如以为自己是不是又回错话,眼睫开始无意识地轻扇时,他忽而勾唇一笑,“也对。”

    江燕如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涌起一股悲凉。

    萧恕真的好难应付。

    要不是她聪明机智,怕是在他手底下都走不过三日。

    喵——

    弱不可闻的叫声引起了江燕如的注意,她低下视线,这才发现萧恕垂在一边的手指上还勾着一个布包。

    他晃动着手腕,那小布包就随着他的动作左转右晃。

    金线滚边,翻浪图纹,看绣线的精致程度就猜是宫廷出品。

    最主要的是,里面鼓鼓囊囊,还在蠕动。

    喵喵叫正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江燕如迟疑地抬起头,“哥哥,你抢别人猫了?”

    萧恕闻言,冷嗤了声,把手里的东西扔进江燕如怀中。

    “回你的西厢房去,让这小东西给你抓老鼠。”

    萧恕昨天睡了硬板床,心情不太美妙。

    今日说什么,他也不会让江燕如再睡他的床。

    江燕如接过布包,迫不及待想把里面的抓鼠好帮手拿出来。

    打开一看,她不由傻眼。

    这猫怕是还没断奶就出来干活了吧?

    那是一只很小的幼猫,浑身的毛还是蓬松的绒毛,活像个毛绒球。

    顶破天也就只有巴掌大,大概是被萧恕在布袋里晃晕了,一直喵喵冲着江燕如叫,若它能口出人言,八成也是在怒骂萧恕过分的行径。

    江燕如头都大了,这该不会是皇后娘娘的猫儿吧?

    萧恕无法无天,居然跟皇后抢东西。

    “你还站哪干嘛,是打算留下来?”

    萧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了宫门,已经坐上了马车,他正挑起车帘,朝她看来。

    江燕如怕他真把自己留下送给皇帝,连忙撒脚朝马车跑。

    她一上车,萧恕就拍了拍车璧,“回府。”

    江燕如屁股还没挨着车凳,险些连人带猫一起给萧恕行大礼。

    她吓了一大跳,顺势转了一个方向,坐去了对面,结果又因为马车启动的冲力,抱着猫顺着长条的座一路滑到萧恕的身边。

    萧恕身上的檀香味扑鼻而来,让江燕如神台倏然清明一片。

    江燕如偷瞄了眼萧恕,小手捋了把小猫毛茸茸的脑袋,谨慎地问:“哥哥,这个是皇后娘娘的猫吧?”

    “不清楚。”萧恕慵懒地答道。

    对于萧恕而言到,他手的东西,原主子是谁,毫无关系,他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江燕如两手提起猫,小猫软绵绵地由她折腾,只低声喵了几声,又张嘴打了一个哈欠,然后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鼻子,一副随便她折腾的好脾气。

    江燕如以前就爱逗弄猫,可是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猫。

    简直是她的梦中情猫了!

    “我要给它取个名字……”江燕如又偷瞄了一眼萧恕,见他靠着车璧闭目,好像睡着一样没有反应。

    不出声便是自己可以做主。

    她转了转眼珠,很快拿定了主意,“我想好了,就叫它——长命百岁!”

    萧恕果真没有睡着,闻言就轻呵了一声,睁开那双瞧谁都不待见的眼。

    “金丝虎的寿命也就十年,我看别叫百岁了,叫十岁算了。”

    长命十岁?

    江燕如把百岁的耳朵一捂,“哥哥,你怎么能当着百岁的面说这么残忍的事!”

    “它虽然只有十年的寿命,可是我们依然要对它有美好的祝福才是呀!”

    “我这是要让它认清事实,什么时候该死,就是该死。”他弯起眼,潋滟的含情目弧线优美,美却冷酷。

    江燕如如此近距离被萧恕盯着,感觉那句话更像是就是贴在她耳边的刀,激得她打了一个冷颤。

    这话哪像对猫说的,简直为她准备!

    马车停在萧府的角门,从这里进出萧恕的院子比较近,往常萧恕为方便也是从这里走的。

    谁愿意大费周章去爬那堆废墟。

    江燕如越发肯定萧恕第一次带她从大门进去,纯粹是想恐吓她。

    那条路既荒芜可怕又路远难行。

    简直可以成为她以后噩梦的实景素材。

    不过诽谤归诽谤,江燕如脸上不敢露出丝毫不满,甚至开口还带笑。

    “哥哥你还有事?”

    萧恕闭目养神,一点也没有下车的意思。

    江燕如在车帘处犹豫了下,转身问他。

    “嗯。”萧恕睁开眼,不咸不淡地瞟她,“有事?”

    江燕如不可能突然变得关心他,萧恕自个也心知肚明。

    “百岁好像饿了,它还小,饿不得……”江燕如越说越小声,眼巴巴看着萧恕。

    “让吴岩带你去找张婶。”萧恕重新闭上眼,“下车。”

    江燕如高兴地应了,带着百岁欢天喜地离开,再也不管萧恕要去那里干坏事。

    她才不关心,也不敢关心。

    反正她和百岁能有吃有喝,还不用受气,简直就是过大年。

    吴岩是萧恕身边的侍卫之一,平素不苟言笑,活像冬天的铁柱冷冰冰,看了就让人敬而远之。

    这人是萧恕留下来专门看管江燕如的。

    江燕如偷跑了一回,就很难让人信赖。

    吴岩依命带江燕如去了伙房。

    江燕如还是第一次知道萧府有伙房,而且伙房还很大,从碾谷子的到磨豆子的器具应有尽有,屋檐下甚至还挂着的辣椒、腊味等物,颇有人味。

    屋子像是重新翻建过,并不像其他地方破陋。

    张婶听了是萧恕的交代,顿时眉开眼笑把江燕如迎了进去,还没等江燕如开口就端出刚蒸好的芡实桂花糕给她。

    “好孩子,受苦了吧,快吃些东西。”

    张婶亲切的笑容让江燕如好生感动,眼睛眨了眨就盈起了泪雾。

    她想起蜀城,想起了江府。

    那里没有人欺负她,只有像张婶一样会对她亲切呵护的人。

    江燕如坐在了矮凳上,抱着猫吃着点心。

    百岁站在江燕如膝头,探头探脑去闻她手中的糕点,因为吃不到而焦急地喵喵叫。

    江燕如没有忘记她的猫,便问道:

    “张婶,请问这里有羊奶之类的,可以喂百岁吗?它好像饿坏了。”

    张婶见那猫儿瘦小,和江燕如一样都是可怜见的,连忙去外边装了一些牛奶。

    “羊奶可不常有,府里现在也只有牛奶,要不先将就喂一两餐,等出去采办的时候再让人买一些。”张婶用陶钵匀了一些,放在了地上。

    百岁饿坏了,立马飞扑上去,围着陶钵转着圈地舔。

    江燕如和百岁都被张婶喂饱了,心满意足。

    萧恕并未去多久,赶在日落前就回了府。

    夕阳犹如洒金,铺满了琉璃瓦面,熠熠生辉。

    他径自走回屋,临进门时忽然驻足回头。

    在他的左后方,紧闭着窗门的西厢房静悄悄。

    “她还没回来?”

    吴岩走上前,对他拱手道:“江姑娘一个时辰前就回屋了,属下一直巡防四周,未见姑娘出来。”

    “在里面作什么妖呢?”

    萧恕收回进屋的脚,转而去往西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