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疯恋 > 正文 第5章 废墟
    废墟。

    映入眼帘的是比乱葬岗还阴森的废墟。

    残垣断壁,枯树野草。

    一排烧得焦黑的木柱就竖立在正对着大门的地方,上面还有可疑的絮布在微微摆动。

    猛一眼看去,就好像是一排干瘦的尸体在朝着他们摇手挥舞。

    江燕如被这一眼吓得魂都差点飞出来了。

    如此雍容华贵的府门里,竟然只有一片荒芜的焦土。

    几棵老树横七竖八地倒着,垮塌的抄手回廊倾斜着瓦顶,阳光照在那绿琉璃上,往四周散着柔柔的绿光,犹如燃在地宫里的鬼火一样幽森。

    从狭缝吹过的风像是厉鬼贴在耳边抑声尖叫。

    江燕如险些跟着一块尖叫出声,可她才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萧恕便回过头盯了她一眼。

    江燕如整张脸都毫无血色,瞳孔还不住地缩放,像是害怕到了无法自控的地步,萧恕看到她这般受怕,不由笑了一下。

    “怕了?”

    萧恕实在生得太过好看,尤其那双眼睛弯起的时候就像是书上说的那种鲜衣怒马的少年郎,丰神秀异。

    江燕如被这张笑脸迷了心神,她伸手紧捂着嘴,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点点头。

    江燕如心底也是知道萧恕不怀好意。

    他为什么要把她带来金陵,又为什么故意让她身陷险境,江燕如毫无头绪。

    明明在蜀城的时候,他还不是这么难以琢磨的。

    现在的他就像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渊,看不透、读不懂。

    不过他的笑还是给了江燕如一些鼓励。

    萧恕的态度好像也不是坏得那么彻底,那她是不是还是可以争取一点余地?

    ……尝试说服他,放她回到蜀城。

    她心念刚至,萧恕仿佛已经洞悉了她的一切。

    那双笑眼潋滟,如波光粼粼的水面拂起涟漪,又带着未知的情绪慢慢淡去。

    “那你不跟紧点?”萧恕扯了扯嘴角,压低的嗓音比那穿过狭缝的风还让人感到阴森,“……还是想跑?”

    江燕如抱紧自己的双臂,紧抿起唇瓣,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她果断摇了摇头,又眨巴了下眼,哆哆嗦嗦道:“哥哥救了阿如,还给阿如容身之地,阿如怎么会跑呢,哥哥在哪,阿如在哪。”

    说完她还为了给自己的话增加几分可信度,又用力点了点头,像是小鸡奋力啄米。

    萧恕挑起浓黑的剑眉,眉峰耸起像是转折的笔锋,勾出一抹锋利。

    哪怕知道她是在睁着眼说谎,但是萧恕还是满意了。

    江燕如对他虚与委蛇,这就说明她害怕。

    她会害怕,这就让萧恕感到了愉快。

    他把她抓来金陵原本就不是想与她玩什么‘哥哥妹妹’的把戏。

    从韩国舅手上救下她,更绝非出于什么好心肠。

    只是这一点,江燕如似乎还没清楚的察觉。

    剩下的一路,再没有人开口,直到他们来到一个院子前。

    萧恕站定在离院门数十步的地方,盘起手回头看向江燕如,觉得自己应该尽到提醒的义务。

    “韩士伟虽然是个好色之徒,但是他对于美人还有几分宽容与耐心。”

    江燕如在这座废墟一般的萧府里一路‘翻山越岭’,早就全身虚软,脚更是犹如灌了铅一样,走不动了。

    此刻眼巴巴看着近在眼前的院门,不知道萧恕又发什么神经。

    有什么事就不能进去说吗?

    不过萧恕说完一句,江燕如还是得有点反应,所以她敷衍地点点头,眼睛依然没有离开那扇紧闭的院门。

    希望这个有护卫看守的院门里不会也是一片荒芜。

    至少会有东西吃、有地方坐吧?

    萧恕一直盯着江燕如的脸,没有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自然能看出她的走神。

    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从后扣紧她的脖颈,把她的脑袋迫使往上仰起一个适当的角度。

    这个犹如逞凶的禁锢动作终于让江燕如一个哆嗦,把游魂一样的目光惊恐地定在面前这张阴晴不定的俊脸上。

    “但是我不一样……”

    他不一样。

    他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而是抓她来的始作俑者。

    他被大周人称疯狗、人魔也绝不是夸大之词。

    江燕如察觉到他加之在她脆弱脖颈处可怖的压力,仿佛只要他愿意,只手就能轻松捏碎她的脖子,让她一命呜呼。

    微凉的指尖扣紧她的皮肤,像是被利齿危险地咬住,刺痛、压迫,空气和血液都被挤压地寸步难行。

    江燕如仰起脑袋,头皮一阵阵发着麻,后脊也飞快窜上一股寒凉。

    她怎么就忘了那些传闻了呢?!

    传闻中萧恕练有邪功,每年都要用数百名少女的鲜血来洗髓易筋,因为这歪门邪道,他的暴戾恣睢也不足为奇。

    离开蜀城的六年,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会纵容她放肆的刀奴,更不再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他是真的会杀了她。

    随着萧恕收紧的动作,江燕如挣扎起来,抬手想去掰他的手。

    这对于体型、力量都相差悬殊的男女来说,江燕如此举无疑是不自量力。

    但是人都快被掐死了,江燕如哪有空闲去考虑这个绝望的问题,她只是把两只手飞快握住了萧恕的指尖。

    萧恕一怔。

    江燕如手心温暖又绵软,像是一块蒸好的糯米糕,粘了上来。

    两手相贴,各有感触,不过转瞬萧恕猛然松开手,像是猝不及防地甩开了什么让他厌恶的东西。

    他深深蹙起了眉头,冷冷开口,“不过就这么杀了你,没意思。”

    他这样解释,倒显出一份欲盖弥彰。

    江燕如压根没有注意这点,她好不容易劫后余生,正在争分夺秒地吸入新鲜空气。

    两只手都护在自己的脖子上,盈满泪的大眼睛惊恐万状地睁大,就像是面对天敌的弱兽,她终于领会到了绝对的压制。

    也总算十足十相信了,萧恕真的是一条疯狗!

    随时发疯就会要她性命。

    “听明白了吗?”萧恕收起手,眸光垂落。

    江燕如连连点头,若不是实在怕得要命,开不了口。

    她兴许还会再三保证自己听得很清楚明白。

    总而言之,他说什么便是什么,江燕如绝不会蠢到当面与他作对。

    为今之计,唯有先保全性命,再寻法子离开。

    院子里就如江燕如所想,的确比外面破落的废墟好上许多。

    小巧精致,花香鸟语。

    大概是因为位处偏远,这院子得以完整地幸存下来,没有遭到半分损毁。

    两进的院落,原本应该是这座华贵府邸里的一处避暑之地,周植翠竹,面临镜湖,环境幽静。

    院内有正房一间,东西厢房两间。

    正房自然就是萧恕的,东厢房被当作了他的书房,所以就只剩下搁置杂物的西厢房。

    江燕如也被当成了杂物的一员,被安置进了西厢房。

    萧恕把她带了进来,自己转头就走,只吩咐了两名护卫留下来看管她。

    江燕如等了半柱香的时间,估摸萧恕已经走远才偷摸摸打开房门,礼貌地向护卫要枕头等物。

    这西厢房里虽然有张罗汉床,但是上面空无一物。

    毕竟她又不是萧恕收进府的新宠,没有关牢房已算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护卫本不想理会她,但是……

    “主上不是说不用理会她吗?你这枕头都给她送进去,回头小心挨罚。”

    “可是她看起来真的很可怜啊……”还存有一分良心的护卫争辩道:“你要是看见她两眼泪汪汪地央求你,不过是为了一个枕头,你也会心软的。”

    “哎,也是可怜,说不定她一整夜都要抱着枕头哭了,罢了,给她就给她吧,到时候就说是厢房里本来就有的,主上想必也记不得那许多。”

    两个护卫互相安慰了一番,就从门缝里把东西递里进去,如愿得了一声犹带着哭腔的感谢。

    两名铁石心肠的宣云卫都不由心中一软,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造孽啊,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只怕要日夜垂泪,整日惶恐。

    江燕如关上了房门,提起枕头,拖着绵软的脚步往回走。

    果然这里不正常的人只有萧恕一人,其他人明明还是很正常,至少有人情味的。

    她眨了眨眼,把哭得酸胀的眼睛用力闭了闭。

    门口的护卫恐怕都不知江燕如这收放自如的流泪本事,若是见了只怕要惊掉下巴。

    江燕如因为身子弱,又吃不得苦,不能像师兄弟那般习武强身,但她发现其实这世间并不是只有强者才能存活,像她这般的只需要适当示弱,那些刁难她的人也会软下心肠,不与她为难计较。

    唯有狗看了都摇头的萧恕才根本不吃她这套,任凭她哭红了眼睛,也只会脸色又臭又硬地命令她收起眼泪,就好像知道她的眼泪不值钱一般。

    在蜀城时,他哪会这样对她说话!

    只不过是仗着这里是金陵城,没人能再给她撑腰罢了。

    想到这事实,江燕如的眼睛真的发酸了,但她却咬牙强忍住泪,把枕头扔到罗汉床上,自己紧跟着爬上去把枕头用腿一并紧,挥动着两个小拳头,把枕头当做了某人乱锤了一顿。

    打着打着,江燕如忽然意识到一个事。

    既然萧恕离开了,那她岂不是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