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九零团宠娇软貌美 > 正文 第17章 第17章
    结果晚上周大哥就打电话回来问周谈珍他给她买的运动服她试穿了没有。

    周谈珍自然是穿过了,周大哥又提醒她:“小妹呀,最近天气转凉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穿这些衣服,正合适。”

    周谈珍自然乖乖点头:“谢谢大哥,我天天穿,半个月都穿不完呢。”

    “等大哥啥时候有空回来了,带你去剪头发,运动服配短发最好看了。”周大哥循循善诱的说。

    一听运动服配短发合适,周谈珍立刻就说:“那我明天就去剪短发。”

    周十哥在旁边一脸生无可恋,他就喜欢把妹妹打扮成一个洋娃娃的样子,哪里像大哥这样,让小妹穿着运动服,留着短发,不就成了假小子了。

    不过他的心思不能说出来,不然的话大哥一定会责怪他的。

    周谈珍顶着一头短发,穿着新买的运动服去了教室,大家都还以为班上来了一个新的同学,看侧脸还以为是男的。

    结果一看正脸,这人和周谈珍长得这么像。

    不会又是周谈珍的哪个哥哥吧。

    周谈珍连忙解释:“我十哥和我同岁,其他的哥哥都满十八了。”

    大家也只是开玩笑,就觉得周谈珍这个样子还挺新奇的。

    减了短发的周谈珍也开朗了不少。

    很快到了春节的这几天。

    周云柳他们一家因为回来的仓促,所以好多的东西都没有置办。

    周显赫的意思是等一过完春节,他们就要开始做生意了,镇子上现在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了,听说政府还有意识的在扶持乡镇企业,他周显赫可不想每天只卖点早餐做小吃混下去,得做出名堂来去开一个厂自己当老板。

    不过这几天家里面空落落的,两个儿子从县里面放假回来,因为屋子的问题又开始吵闹起来。

    本来这些年都是计划生育,所以当时建房子的时候也只有两间卧房一个堂屋,两个儿子回来之后,肯定是要凑一个屋子住的。

    但是也不知道把周云柳安排到哪里去。

    大儿子周启开始打算了:“我和二弟住在一屋本来就挤,而且我们都十三四岁了,你再把小妹也塞进来,这屋子还让不让人住呀。”

    而且男女有别,这也的确是一个问题。

    二儿子周轩开始吐槽:“我看隔壁二叔家,有十一个孩子呢,他们怎么就住的下来,而且爸,你说这十一个孩子里面有几个是二叔亲生的?”

    毕竟这些孩子要全是周父周母亲生的,那罚款让二叔家背着得背好几辈子。

    周显赫也不想议论隔壁的事情:“管他们的呢,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想当初他才下岗的时候还想着去周大哥的厂子里面工作,毕竟他也是周大哥名义上的大伯,谁知道周大哥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现在对隔壁一家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就是一个破厂子吗,他自己也能够开起来。

    关键是没有资金。

    说什么都为难。

    周轩见周显赫不说话,也识趣的不再多说,但是房子的问题一定要弄清楚:“爸,隔壁家房间那么多,让小妹去周谈珍家里面住吧,等我们回学校了让小妹又搬回来。”

    周云柳见哥哥这么安排,面上全是委屈,但是实际上还是偷着乐呵。

    毕竟周谈珍家里面每天都能传来肉香,她知道周四哥是一个厨子,做出来的饭香。

    薛凤琼一个外人都能寄宿在周谈珍家里面享福,她可是周谈珍的堂姐。

    不过这事儿自己说了不算,得让父母说才行。

    谁知道周轩这么说了之后,周显赫心里面受不住了:“我们家又不是没有房子住,去别人的家里住算什么。”

    这是发话不许去周谈珍家借住了,也不是周显赫有自知之明,实在是隔壁的那一家不待见他们,即便是他提出了让周云柳去周谈珍家借住,其他的人也是不会同意的。

    还是周显赫最后拍板:“我和你们兄弟俩住一屋,云柳和你妈住一屋。”

    等他有钱了,他一定要盖漂亮的大房子。

    薛凤琼这边也在纠结,毕竟春节了,她有时候也在想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只能从薛彩萍以前嘲讽她的话语里面听出,父亲去世了,母亲是一个村妇上不得台面,对了,还有一个哥哥,但是哥哥也是一个蠢的。

    周家村离于家村真的很近。

    薛凤琼和周谈珍打招呼说自己想要回于家村看看。

    周谈珍问要不要让人跟她一起去,毕竟上次刘小闪的事情,还是让周谈珍心有余悸的。

    薛凤琼摇头:“地方也不远,我也只是想要悄悄地去看看。”

    薛凤琼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于家村,因为才放过鞭炮,家家户户显得热闹又红火。

    她很快就打听到了亲生母亲家的住址。

    就是村里面最清冷的那一家。

    而且门锁着,估计家里面没有人。

    于宵从医院回来,给母亲拿换洗的衣服,就瞧见薛凤琼一个人蹲在门口,像是一条被遗弃了的小狗。

    于宵是见过薛凤琼的照片的,但是这个亲生妹妹,大变活人一样的,在春节期间出现在他们于家的大门。

    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她:“你找这户人家有事儿?”

    薛凤琼见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她连忙离他远了些,以为他是于家村里面的人,她连忙摇头:“没事儿。”

    说完便要走。

    于宵喊住她:“你是来找这户人家的吧,她现在在医院住院,我是她亲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医院。”

    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表示自己就是薛凤琼的哥哥,实在是因为薛凤琼的态度很模糊。

    而且她被薛家赶出来之后,也没有回于家村,反而一直借住在周谈珍家。

    自己因为照顾母亲,也没有时间和她接触,他想要知道薛凤琼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毕竟家里面养出薛彩萍一个白眼狼就够了。

    薛凤琼是很防备于宵的,但是听说于宵是母亲的亲戚,她顿时想出了一个主意,不过她还是拒绝于宵:“说了没事儿。”

    于宵摇摇头,她这性子有点像去世了的父亲。

    于宵把母亲的换洗衣服拿好之后,便走路去了大马路上,然后打车去医院。

    他没有发现后面一直有一个人跟着。

    这个人自然是薛凤琼。

    不过她只是跟着于宵到了住院部,却没有继续能够跟进去,因为住院部的人觉得她脸生,不能放她进去。

    薛凤琼不想引起其他的风波,瞧见了于宵进入了走廊角落的病房之后,暗自把病房记下来。

    然后她回到周家村。

    周八哥瞧着薛凤琼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薛凤琼点头:“出了一点状况,她家里就只有一个亲戚照顾他,我跟着去医院,但是最终没有见到她。”

    周八哥见薛凤琼这么说,忍不住疑惑:“不该是亲戚呀,你哥哥该照顾你亲生母亲的。”

    薛凤琼反应过来:“你怎么认识我哥哥,还知道我亲生母亲的情况,你们认识?”

    薛凤琼当时在薛彩萍的话语中得知自己只有一个村妇母亲,还有一个哥哥,父亲去世。

    周八哥也不想这兄妹俩谁都不肯先服软,只好把于宵的情况说了出来:“你那个于家的哥哥,他叫于宵,是我大哥的助理,前些日子请假去医院照顾你的母亲,她好像是胃癌早期,不过现在应该在积极治疗中,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薛凤琼通过周八哥的话语得出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和她哥哥于宵都是同一个类型的人,而且周八哥说了于宵不第一时间认回自己就是想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像薛彩萍那样是一个白眼狼。

    现在薛凤琼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她顿时有了主意,她得去医院看母亲和哥哥。

    周八哥知道她的心思,打算帮她一把:“反正我也要去医院办事,我骑自行车载你去吧,我脸熟,他们也不会拦我的。”

    薛凤琼知道周八哥靠谱,也就没有拒绝。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

    薛凤琼就去病房外面等着,于宵是等着母亲睡着之后才从病房里面出来,结果看见了薛凤琼。

    薛凤琼直愣愣的看着他,想要看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于宵看她的表情,就明白了她可能知道了母亲生病住院的事情。

    他对薛凤琼说到外面去说事情,病房外面也需要保持安静。

    薛凤琼小声的问于宵:“我能看她一眼吗。”

    于宵摇头:“等她醒了再说吧,你这时候来,不只是来看我妈吧。”

    薛凤琼点头:“我其实不想和你们有交集,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理由,就像你,你和我都是一个类型的人,先考虑自己,再考虑其他的,不是吗?”

    于宵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亲妹妹这么通透,她真的和薛彩萍那个白眼狼不一样。

    而且薛凤琼和自己长得还有五分相像,而且薛凤琼比自己小了好几岁,他看着薛凤琼,就忍不住想要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

    兄妹两人最终还是相认了。

    于宵说:“你不用担心母亲的病,她现在在积极的治疗,而且我有很多的钱,不用担心我们会拖累你。”

    薛凤琼点头:“如果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于宵决定给薛凤琼交个底:“我现在在给周家的老板当助理,工资很多,还有存款,除却给母亲治病,送你读中学大学都是没有问题的,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薛凤琼心里面暖暖的,她知道于宵这是真的承认自己是他妹妹了。

    而且这个哥哥还挺靠谱的。

    于宵提出等母亲出院了,就让薛凤琼搬回来。

    薛凤琼想了想,有些犹豫,脑海里面浮现一个人,但是最终也同意了。

    因为她除却薛家假千金这个身份之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