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留守儿童,熬夜修仙 > 正文 第32章 辅导老师
    任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知道,她确确实实是这俩人的女儿,血脉感应不会骗人,但是,她也是个修仙者。

    她曾仔细考虑过是否要将真相告知他们,最后还是决定隐瞒下来。

    一来,修仙之事,太过匪夷所思,修仙者的手段,也容易引人遐想,人心难测,即便是寻亲十几年的亲生父母,巨大的利益面前,她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心动。

    更何况,按修仙界的规矩,只要是知晓修仙之人,仇家是不会放过他的,但若对方只是凡人,不晓修仙之事,身上不背因果,修仙者若对他们出手,易生心魔,就像当初的任青云对关西族后人一样,即便恨之入骨,面对一群凡人,也只能转身离去。

    任遥无法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不会招惹仇家,也无法保证对方不会上门寻仇,因此,她还是决定不告知他们真相。

    任明渊都快被她这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气笑了,他揉了揉眉头,这十几年来,他一边找女儿一边拼命从他爹手里争权,年纪轻轻就稳坐集团二把手的位置,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因此,最看不惯这种糟老头子做派了。

    关素心见状,赶紧拍了拍他的手:“有话好好说,阿遥还是个孩子!”

    任·糟老头子·遥见状,心中一咯噔,干脆装糊涂到底:“女儿跟儿子一样好,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把任远当儿子,他可喜欢你们哩!”

    “是吧,傻狗!”

    任远趴在一旁,不知从哪儿叼来个球,正玩得起劲儿,闻言,随意摇了摇尾巴就算应付了。

    见任明渊还一副生气的模样,任遥低头,看上去情绪低落道:“如果你们这么想要儿子,可以再生一个,我和任远都不会反对的!”

    这下关素心不干了,赶紧起身,坐到任遥旁边,抱着她:“怎么会,女儿才好呢,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你爸就是太担心你了,对吧?”

    任明渊见状,还以为任遥真把他当重男轻女的爸爸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自然不想因此父女离心,赶紧解释道:“爸爸不是这个意思……”

    再多的,他也说不出来了,对于压根不存在的东西,怎么解释都是像是心虚。

    任遥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想了想,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不喜欢任远啊?”

    她早就察觉任明渊看任远的眼神不太对,为了防止以后出幺蛾子,还是得趁早打消他那些不好的念头,如今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任远是我最好的……兄弟,如果你们接纳不了他,我会带他离开!”本想说跟班的,但好像有些不合适。

    关素心正想开口,被任明渊抬手制止了,他知道,任遥这话就是冲着他来的。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起身,抱起了他不怎么喜欢的小土狗,扯了扯嘴角:“我们永远都是一家四口!”

    他算看明白了,这狗在任遥的心目中,地位可能比他们还要高,要想哄好孩子,适当做出让步是必要的。

    只是,一开始应该是他们兴师问罪的,怎么最后演变成了他们哄孩子了?

    成功把节奏带偏的任遥暗地里勾了勾嘴角,面上则装作勉强接受的样子,从他手里接过任远:“那好吧,以后你要对任远好一点!”

    “我尽量……”被关素心拐了一肘子,任明渊赶紧改口道:“一定对它好!”

    任遥满意了,气氛轻松下来,浴缸也响起了水满的提示音,关素心便带着她洗漱去了。

    任远蹲在任遥的怀里,朝任明渊翻了个白眼,看得任明渊心口一窒,这狗怎么跟成了精似的!

    关素心一边介绍这些用具的使用方法,一边观察任遥的表情,见她面色如常,没有一点自卑的迹象,不由放心了。

    虽然很久没用过现代设施了,但看到实物后,她迅速回想起来,很快就会使用了。

    自卑?这种情绪可能这辈子她都不会有!

    关素心将任远抱了起来,正要出去,突然回过头看向任遥,轻声道:“阿遥,你不想说的话就不说,妈妈永远支持你,你爸爸那边,交给我来处理!”

    任遥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不禁瞪大了眼睛,她本以为,最难过的一关就是这个柔弱的亲妈了,没想到,这关这么简单就过去了!

    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任遥哼着歌儿,关上了门,想了想,掏出几样灵药,扔进了浴缸中,这才舒舒服服地泡了起来。

    熟悉的药味升腾而起,充斥鼻尖,这是老爷子离开后,她第一次泡的药浴,这让她不禁想起,三岁那年,老爷子第一次端出一桶绿油油的药浴,让她进去她不肯,然后追了她大半个山……

    药力缓缓进入体内,这段时间累积的疲惫尽数消除,任遥回过神来,严格地遵守老爷子的嘱咐,等水凉了才出去。

    穿上柔软的睡衣,关素心准备的都是素色衣服,是她平常惯用的颜色,她推开门,一个湿漉漉的影子就朝她扑了上来。

    任远都快疯了,他堂堂二阶妖兽,跟着任遥打遍天下无敌手,竟然被一个凡人摸遍全身,还说要把他送去绝育,真是笋妈妈给笋开门,损到家了!

    “阿遥,任远是不是听得懂人话啊,我开玩笑说要送它去绝育,连澡都不洗了,洗到一半就冲了出来!”关素心拿着毛巾,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任遥看了眼怀里炸毛的小狗,满身泡沫糊在她衣服上,赶紧一把将他甩下,然后对着他阴阳怪气道:“是啊,这么聪明,不会成精了吧,要不我们把他送研究所让人看看!”

    任远狗眼一咕噜,以为自己惹任遥生气了,汪地一声就蹿回了浴室,火速把自己洗干净,又蹿了回来,在任遥脚下蹭来蹭去。

    任遥扶额,这傻狗,装狗都装不好,果不其然,这下关素心是真的怀疑了,不住打量着任远,然后,将信将疑道:“上过学的狗就是不一般啊!”

    见她将这中间的异常之处归结为上过学,任遥松了口气,然后,踹了这傻狗一脚:“对啊,这狗可喜欢上课呢,最喜欢的就是语文课了,李老师还夸过他呢,说他书法水平都能赶上我了!”

    关素心笑了起来,不待她开口,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任明渊端着两杯牛奶过来,给母女俩一人一杯,然后,看着任遥,叹了口气:“你那字写的,确实跟狗爬的一样!”

    “我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有老师上门,上午你就好好在家学习,如果表现好,下午带你出去玩!”

    任遥心中已经垮起了脸,她这次来县城,可不是为了窝在家里学习的。

    “如果你不想接受这个安排,可以跟我们商量,但是不许闹脾气,更不许离家出走。”

    “那我拒绝这个安排。”

    “可以,”不等任遥高兴,任明渊便开口说出了下一句:“那我们来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或许你可以解释下,为什么你可以徒步跑得比车快?那辆自行车又是从哪儿来的?交警口中的小狗骑车又是怎么一回事?”

    闻言,任遥露出一抹乖巧的笑:“好的,明天多少点老师上门?”

    “……八点。”

    “砰”的一声,任明渊和关素心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关素心不高兴了:“你看看你,搞这么紧张干什么,你没听学校的老师们说吗,我们女儿是天才!”

    “大山里的天才,放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按照概率学来说,就不一定是了。”任明渊早就想好了,要给任遥好好辅导一番,这十二年来,那些大城市精英子弟接受过的教育,他都要给她补上。

    关素心低头喝了口牛奶,若有所思。

    任遥锁好房门,将烦心事抛诸脑后,摸着脖子上的灵脉吊坠,默念口诀,没一会儿,一人一狗便消失在原地,进入了灵脉中。

    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任遥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就连脑子里还馋着那杯牛奶的任远,也忍不住眯了眯眼,刚洗完澡,本就有些昏昏欲睡,如今泡在灵气中,更是让他舒服地想打盹。

    任遥踹了他一脚,然后,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连只狗都装不好,还想喝牛奶,吃屎去吧你!”

    任远被踹得一个激灵,睁开朦胧的狗眼,一脸疑惑地望着她。

    该装傻的时候学聪明,不该装傻的时候装傻,任遥都快气笑了,但是,为之奈何,自己养的狗,含泪都得给他养到送终!

    最近事情一桩接一桩地出现,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了,她平复完心情,屏气凝神,清心木制成的蒲团散发着舒缓的香气,很快,她便进入状态,修炼起来。

    ……

    第二日,赵若聆一大早就从高卢县最好的酒店醒来,这次的家长很大方,千里迢迢将她从津市请来,要给他家女儿补习小学课程。

    作为全国知名教培中心的金牌辅导老师,她教过无数学生,权贵富商,寒门天才,她都接触过,但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偏僻的小县城。

    想着这次丰厚的薪酬,以及对方承诺的条件,赵若聆带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试题资料,信心满满地出门了。

    不管对方有多么难缠,她一定能将她折服,点燃她学习的热情,顺利完成雇主的嘱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