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留守儿童,熬夜修仙 > 正文 第24章 任嘉垣
    地动山摇,乱石穿空,任遥情理之中,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赶紧运转灵力,身体一轻,抱着任远,飞了起来。

    从高空中俯视,才发现整片破坳山都在发生地震,巨大的裂缝蜿蜒而过,河水四溢,顷刻间隆起一座山峰,伴随着严重的地质变迁,整片村庄都陷入一片废墟中。

    灾难来得极为迅猛,等任遥反应过来,惨状已经形成,地动还在继续,她当机立断,放下任远,让他先去救村人。

    关键时刻,任远从不掉链子,转身向着人群聚居的方向蹿了出去,任遥则循着血脉感应,往山里寻去。

    灾难来临前,这里只有一条狭小的山路,一边是山地,另一边则凹陷下去,形成一片田地,地势落差下,很容易形成大面积的山体滑坡。

    任遥的反应已经算快了,但似乎依旧来不及,原本的小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刚坍塌的泥土。

    地震依旧没有停止,山体滑坡还在继续,任遥极力冷静下来,闭眼仔细感应,终于确定了两人的位置,正埋在几米深的土层中。

    任遥体内的灵力运转到极致,很快就挖出一个通道,潮湿的土块下,隐隐露出一块黑色的布料。

    两人被救出来后,俱是陷入昏迷中,大概是因为憋气太久导致的暂时性休克,只要注入氧气就行了。

    任遥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没了爹娘,正要控制灵力,给他们疏导一番,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紧接着,她抬起的手便被人抓住了。

    “凡人根本无法承受灵力,你这是在害他们!”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语气冷淡,动作却有些急切。

    任遥皱眉,这人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见对方拿着氧气罐,径直朝任明渊他们走去,便没多说什么。

    事实上,以她对灵力的控制力,根本不会伤人分毫。

    任遥看着这人,动作利落地给两人带上氧气面罩,身上的制服看着有些眼熟:“你是总令局的?”

    那人扯了扯衣领,有些烦躁:“我劝你少管闲事!”

    任遥有些无语,地上躺着的是她爸妈,究竟是谁在管闲事?

    看在他是在帮忙的份上,任遥也不想跟他计较什么,整片空间彻底安静下来,隐隐约约能听见远处传来的指挥声,看来总令局来了不少人。

    也是,这明显不是寻常的地震,竟然没有任何前兆,不然,以任遥的能力,何至于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任遥想着此事的不同寻常之处,不由问出了声:“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会发生地震?”

    不怪她怀疑,实在是他们来得太迅速了。

    对方嗤笑一声:“关你什么事,有时间不如多修炼,就你这实力,还想插手总令局的事不成?”

    闻言,任遥罕见地升起一阵怀疑,她筑基的修为,很差吗?话说对面这人身上丝毫没有灵力波动,难道说,他是什么修为高深的大佬,连筑基修士都看不上眼?

    见对面的小姑娘羞愧地垂下了头,任嘉垣心中终于舒坦了几分,懒散地靠在身后的树墩上,看着他那人千叮咛万嘱咐要保住的两人,神色莫测。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任明渊眼皮微动,率先醒了过来。

    一睁眼,便看见此生最不愿见的人,他不禁别过头去,立刻舒展眉头,只见找了十二年的女儿正甜甜地对他笑呢!

    任遥见他醒来,自是高兴,赶紧问他怎么样了,任明渊除了抽烟,并无其他嗜好,身体素质也还可以,所以吸了几口氧气后,便感觉好多了。

    他先是报了平安,这才皱眉看向旁边的任嘉垣,沉声道:“阿遥,你认识他吗?”

    任遥摇了摇头,任明渊便看向那人:“你是来找我的?”

    他还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以为他们经历的仅仅是个意外。

    任嘉垣抬了抬眼皮:“要不是你爹让我来,谁爱管你们死活!”

    任明渊扯下氧气罩,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他不明白,为何这人屡次羞辱他们一家,他小的时候,曾亲眼见他将老爷子喷得狗血淋头,在把家里搞得一片狼藉后,扬长而去。

    之后,老爷子还得拄着拐杖,亲自去他家道歉。

    小时候这样的记忆还有很多,任明渊从小到大,就非常厌烦这人,长大后立誓不与他来往,但这一次,却是他救了他们一家。

    他知道,这人在一个非常神秘的官方机构工作,手眼通天,以刚刚他们遇到的情况,能救他们的,也只有他了。

    这个误会非常的微妙,任遥看出来后,本不想解释,但任明渊的反应却让她改了主意。

    看得出来,他非常讨厌这个人,极力想和这人保持距离,就连道谢的话,说得也很勉强,这根本不符合任明渊的行事作风。

    于是,任遥微微一笑,天真道:“刚才可吓死我了,你们一下子就被山石埋了进去,好在我力气大,赶在最后关头,把你们挖出来了!”

    任明渊心中一惊,不是他不信任遥,这话放哪个正常人说出来,都会被人笑掉大牙。

    任遥见她不信,赶紧伸出满是泥土的手指,想了想:“你们埋的位置不深,旁边有棵树挡住了,这才不至于被压扁!”

    事实确实如此,连细节都说得出来,由不得任明渊不信了,他松了口气,看了眼依旧懒洋洋靠在那儿的人,又重新硬气起来。

    任嘉垣嗤笑一声,没说什么,相当于默认了。

    任明渊转而看向任遥,眼神惊疑不定:“阿遥,你能不能跟我说,你的力气有多大啊?”

    就连任嘉垣也不装瞌睡了,抬眼看向任遥。

    任遥摇了摇头,老实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大,没试过。”

    任明渊若有所思,任嘉垣则重新闭上了眼睛,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动静,原来是关素心醒了。

    这十二年来,关素心没日没夜地找孩子,身子早就累垮了,又因为长期睡眠不足,精神方面也十分脆弱,因此,这次地震,即便身旁有任明渊护着,依旧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小的影响。

    见她面色苍白,一睁眼就找自己,任遥赶紧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却发现无论怎么安抚,关素心的情绪依旧紧绷,甚至变得有些神经质,怀疑她不是真正的任遥。

    这种情况,必须采取特殊手段,任遥一边继续安抚,一边从随身的老宅中掏出一片清心木的叶片,打算让她含着。

    然而,她刚拿出叶片,一直坐在那的任嘉垣坐不住了,只见他嗖地起身,一把抢过,任遥正想动手抢回来,突然感觉不对劲,时间似乎凝滞了,天上飞过一只鸟儿,定在了那一动不动。

    “你是哪个学院出来的,里面的老师没教过,不许在凡人面前使用灵物吗?”任嘉垣的神色紧绷,仿佛她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任遥正想辩驳,却发现时间又重新流动起来,关素心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眼神却是空洞无光。

    任遥恨恨地瞪了那怪人一眼,然后,不管不顾地拿出一大堆灵物,在她有准备之下,对方的时间停滞之法根本施展不出来。

    任嘉垣这才收起脸上的漫不经心,严肃起来,他竟然看走眼了,这小崽子还有点实力,但是,总令局定下的规矩,不容许任何人挑战!

    任明渊心头一紧,只见任嘉垣一脸煞气,扯住任遥,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他们视线中,关素心甚至没有察觉,她紧紧抓住的手换成了一截枯木。

    看着精神恍惚的妻子,任明渊只好留在原地照顾她。

    这边任明渊焦急地等待着,另一边,打斗却异常激烈,飞沙走石间,双方过了数百招,任嘉垣越打越心惊,也越打越来气,他资质逆天,在总令局素有阎王之名,对上这十几岁的小姑娘,却渐渐落了下风。

    玛德,这是阎王见了小鬼,难缠了!

    任遥原本只是想教训教训他,这人虽然帮了他们一家人一点点忙,但目中无人,老给他们一家人脸色看,还敢在她用灵物替她妈治病时,指手画脚,呵,真是给他脸了!

    但随着对方出招越来越狠,越来越阴毒,连飞镖暗器这种损招都出来了,任遥也打出了火气。

    所以,一直收着的她不再留手,灵力倾泻而出,一瞬间,便将对方击飞出去,连吐几口老血。

    任嘉垣脸色一白,这一击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再硬斗下去,迟早会动了他的根基,影响他今后的修炼。

    于是,他收起手中的暗器,表示休战。

    然而,任遥一身火气还没彻底发泄出来呢,既然是他种的因,这苦果自然也得让他尝了。

    任遥对他微微一笑,再次挥起了拳头。

    任明渊煎熬地等待着,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过去看看,却还是没能动身,关素心的状态太糟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动静,任明渊欣喜地看了过去,以为是任遥他们回来了,没想到,却见到一只土狗迅速朝他们扑了过来。

    任远没见到任遥,却看到灵物堆了一地,上面全是任遥的气息,以为是给他准备的,于是,他毫不气地扒拉进了自己的兜里。

    他刚刚去帮忙抢救校舍,把任遥的书包也背了过来,狗背书包已经够奇怪了,还能伸爪子把东西扒拉进去,任明渊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

    他的女儿,可能真不是一般人!

    另一边,任遥揍完人,神清气爽地往回走,任嘉垣鼻青脸肿地跟在她后面,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任明渊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场景,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他这辈子就没这么舒爽过!

    任嘉垣这坏坯子,总算有人治得了了!

    另一边,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家阿遥不是一般人,以后的教育路线,看来也要调整一下了。

    这时,关素心突然抬起头,见任嘉垣跟在任遥后面,立刻激动起来:“任嘉垣,你跟着我女儿做什么?”

    任遥脚步一顿:“任嘉垣?”

    他就是那个黑脸汉子临走前,警告他们见了要绕着走的任嘉垣?也没什么可怕的嘛!

    任远扒拉东西的动作一滞,然后,立刻拱起脊背,朝那人扑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