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学长,我闻到你的信息素了 > 正文 第14章 第14章
    何熙泽也盯着姜知颂吃了一碗饭才允许他喝酒。

    饭后姜知颂拉着陈遇喝酒聊天,从高中的糗事趣事聊到大学选寝室,两人都喝了不少酒。

    陈遇和姜知颂说了声他去上厕所,姜知颂看他眼神还算清明,意识还清醒就放心让他自己去了。

    等他从厕所出来,便在走廊上碰见一个高中同学,说是高中同学,其实他们也不是一个班的,是隔壁班。

    “陈遇,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里?”秦阳惊喜地看着陈遇。

    “和朋友在这吃饭。”陈遇笑了笑说道,语气温和平淡。

    “听说,你考上了栾大,恭喜你。”秦阳腼腆地挠了下后脑勺说道。

    “嗯,谢谢。”陈遇回道,又礼貌地问了一下他考去哪了。

    “栾大隔壁,科大。”

    “那也恭喜你。”科大是一所工科院校,严承修就是科大的。

    “谢谢,我能请你来我的升学宴吗?”秦阳温柔地询问道。

    陈遇微微皱眉,他和秦阳不怎么熟,也不和他一个班,要是去他的升学宴也没有认识的同学,会不会尴尬,但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

    “好。”陈遇只能先应道,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头脑有些发热。

    “陈遇。”齐今随一步一步朝他走起,“怎么出来这么久?”

    “碰见同学了。”陈遇眸光清润,软声解释道,还往齐今随身边靠了靠。

    “回去吧,姜知颂在包厢嚷嚷着要和你说话。”齐今随找了个理由想带陈遇回去,明明是他自己见陈遇出来久还没回去担心的不行。

    “秦阳,那我先走了。”陈遇说。

    “嗯,拜拜。”秦阳盯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到包厢。

    姜知颂还在和他们喝酒,见陈遇回来了,给他倒了一小杯刚打开的白兰地。

    陈遇先是抿了小口,眼睛一亮,他很是喜欢这个味道,醇香浓郁,和齐今随的信息素很像,白兰地虽然是烈酒,口感却十分柔和清爽。

    刚高考完那会儿,陈绎霖偷偷带陈遇出去喝酒,点过一瓶白兰地,但陈绎霖不许陈遇喝,只是让他闻了闻味道,尝了一小点。

    陈遇把手里的小杯白兰地,慢慢品尝完。

    “好喝吗?”

    陈遇耳畔传来低哑的声音,好似羽毛划过心脏,舒舒麻麻,他下意识回道:“好喝。”

    才发现是齐今随问他,耳根微热,不敢说话了。

    姜知颂看陈遇喝完,赞叹道:“没想到你还蛮能喝的,看来以后我又多了一个可以一起爽快喝酒的朋友。”

    他没想到陈遇看起来温顺乖乖的样子还有这么豪爽的一面。

    陈遇喝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还拿着酒问齐今随:“学长要不要再来一点?”

    齐今随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紧盯着陈遇的眼眸。

    陈遇脸颊绯红,眼神涣散显然是已经喝醉了。

    “你喝醉了,不许再喝了。”齐今随夺过陈遇手里的酒瓶,连他就酒杯也没收了。

    “不要,我还想喝。”陈遇见齐今随连他的酒杯都拿走了委屈地抗拒道。

    想从他手里拿回自己的酒杯。

    “陈遇。”齐今随沉声道。

    听到齐今随凶巴巴的语气,陈遇更委屈了,撇着嘴说:“不给喝就不给喝,你凶我干嘛。”

    齐今随生硬地柔声哄着:“对不起,那我们不喝酒了好不好?”

    还情不自禁地伸手揉了揉陈遇的脑袋。

    “可是我喜欢喝怎么办?”陈遇纠结地问道。

    姜知颂插了句嘴:“齐今随,陈遇要喝你就让他喝呗,反正今天高兴,等会儿你负责安全把他送回家就行。”

    “你还管别人,你也不能再喝了。”何熙泽恼怒地捏着姜知颂的脸。

    从小他就管不住姜知颂,每次都是撒泼打滚,撒娇卖萌地想要躲过闯祸后的惩罚。

    魏超觉得很玄幻,更觉得他自己今天有点多余……

    “我再喝一点点就不喝了好不好?”陈遇还给齐今随用手指比了一下一点点是多少。

    “有那么喜欢吗?”齐今随轻声问着已经喝得酒酣耳热的人。

    “嗯,很喜欢呀。”陈遇傻憨憨地点着头。

    齐今随妥协了,把陈遇杯子里的酒倒进自己杯子,留了一点点给他:“只可以喝这一点点。”

    “好。”

    陈遇答应了就不反悔,心满意足地喝着酒,喝完还乖乖地把酒杯还给了齐今随:“没了,给你吧。”

    这么乖的omega,怎么能不招人疼爱。

    齐今随也把自己酒杯里的酒一口闷掉了。

    “还要吃饭吗?”齐今随也不知道陈遇有没有吃饱便问道。

    陈遇摇了摇头困倦地说:“不要,就是想睡觉了,什么时候能回家呀?”

    说完还应景地打了个哈欠。

    “我们现在就走吧,也吃得差不多了。”姜知颂起身差点没站稳。

    旁边的何熙泽扶着他,无奈地说:“让你别喝那么多不听。”

    姜知颂又开始哄着自己的alpha就像他每次做错事一样。

    齐今随凑近陈遇问他:“还能不能自己走路?”

    “可以的。”说得很是坚定。

    结果一站起来就往齐今随身上倒。

    齐今随把陈遇搂进怀里,扶着他的腰让他站稳。

    姜知颂汗颜,他没想到陈遇喝得这么醉,应该是酒的后劲太大了。不过,看着亲密抱着一起的两个人,满意地点点头,成功做了件好事。

    陈遇在齐今随怀里眯眼舒服地蹭了蹭他的胸膛,就像齐今随养的橘猫一样。陈遇不知道闻到的白兰地味是齐今随的信息素还是他喝的酒,他吸了吸好像是信息素,很特别很熟悉。

    他们坐电梯下楼,齐今随扶着陈遇走到前台,取出一件礼物盒。

    “这是什么?”陈遇好奇地问道。

    “送给你的礼物。”齐今随也没想到送礼物的时候陈遇会醉成这样。

    “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为什么要送我礼物?”陈遇狐疑地问道。

    “送给你考上大学的礼物要不要?”

    “应该可以要的,我考上大学了,老爸也说要送我礼物,所以你的礼物也可以要。”陈遇觉得自己的逻辑很通顺。

    “老齐,你今天下午一个人鬼鬼祟祟地离开办公室,晚上又说有事要自己来,原来是藏了这么一手。”魏超不可置信地说道。

    礼物盒装在精美的袋子里,姜知颂好奇地问:“你送了什么给陈遇?”

    “不能说的,不然就没有惊喜了。”陈遇不让齐今随说。

    “好,我不说。”齐今随依着怀里的人。

    姜知颂莫名觉得自己吃了一嘴狗粮,转头对何熙泽说:“所以我的礼物呢?”

    “回家就给你。”何熙泽还能不给他们家这个小人精准备礼物。

    但他没想到齐今随能为陈遇准备礼物看来是真的喜欢上了。

    “那我们各回各家吧,陈遇就拜托你送回去了。”姜知颂无比雀跃地对齐今随嘱咐道,今天过得十分顺心,连看魏超这个单身狗都顺了。

    魏超:……

    暮色已深,齐今随抱着陈遇在路边打车,两人穿的都是t恤,陈遇能感受到齐今随热热的体温,加上信息素和酒精的作用,让他在齐今随怀里昏昏欲睡。

    “陈遇,先别睡好不好?等回家再睡。”齐今随声音很轻地问道,伸手揉着他的脑袋。

    “嗯~”软绵无力用鼻音发出来的,显然困得很厉害。

    一辆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

    齐今随拉开车门,护着陈遇的脑袋把他放进车里,然后把礼物放在他脚边,自己也坐了进去。

    “师傅,去蓝郦湾a区5栋。”

    “好嘞。”

    陈遇正襟危坐地盯着齐今随,眼神充满迷茫。

    “怎么了,是不是头疼?”齐今随看着异样的陈遇问道。

    陈遇摇头,可怜巴巴地伸开手说:“要抱。”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齐今随双手捧着陈遇的脑袋正色道。

    “齐今随啊。”

    很好,喝醉酒连胆子也变大,不喊学长了。

    “为什么不抱着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陈遇一副被人丢弃的模样问道。

    司机都听不下去了,叹了口劝道:“小伙子,你可不能对自己的omega始乱终弃啊,要好好待人家。”

    “没有,师傅你误会了。”他没有不抱陈遇,只是想确认陈遇还知不知道是他。

    齐今随把陈遇揽进怀里抱着。

    陈遇满足地靠在齐今随肩头休憩,喃喃自语:“我好喜欢你呀,很喜欢很喜欢……”

    声音很细很轻,可是齐今随还是听到了,这句喜欢在他心里掀起一片惊涛骇浪,目光也变得异常灼热。

    他十八岁喜欢的那个人如今在他耳边说着很喜欢他,齐今随确定自己没有喝醉,没有幻听。

    陈遇为什么会喜欢他。

    他会不会一直这样喜欢自己。

    齐今随闻到了陈遇散发出来的信息素,酒味夹杂着柠檬草的清香。

    “陈遇,收好自己信息素。”齐今随耐着性子哄道,车里不止他们两个人,还有司机。

    回应他的只有肩上的脑袋轻轻动了一下。

    陈遇早就撑不住睡着了,手环着齐今随的腰,整个人十分依赖地扑在他怀里,餍足地吸着齐今随身上的信息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