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成雄子后我在恋综里钓老攻[虫族] > 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哈哈哈哈,秦洲这是预判了节目组的安排吗?”

    “哇这个我有点子期待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见到秦承将军。”

    “秦承将军yyds!”

    “还有另外两大豪门,盛家和陈家,又是一期‘恋综带我看世界’。”

    “也不知道玉玉会安排什么见面会?能见到其他明星吗?”

    “不过节目快要结束了,真的好舍不得,以后拿什么下饭呀。”

    虽然信息素选择这个环节非常无趣,但是亲友见面会还是引起了观众们极强的兴趣。

    节目组宣布完这件事以后,秦洲第一时间联系了自家大哥秦承。

    秦承刚好有一小段假期,答应他这两天就返程回斐铭星。

    最近他时不时也会刷刷直播,所以非常想见一下,这个总是让他弟弟露出匪夷所思表情的小雄子是什么样子。

    周慕这边,平民雄子由国家统一抚养,肯定是联系不到亲人了,原身从得知生病后,就一直深入简出,和过去的同学基本都断了联系,也没什么朋友。

    但是周慕还是打算带秦洲去自己的私人公寓看一看,那里算是他在这个星球上的出生地了。

    另外也想带秦洲见一下蜉蝣的本体,虽然只是个ai管家,但是除了秦洲以外,在这个世界上,蜉蝣对于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了。

    他们这一对很快就敲定了,为了配合秦承的假期,就安排在四天后的周末见面。

    时间一敲定下来,周慕就开启了慌乱模式。

    担心秦承不喜欢自己,还想着要给秦承送一份礼物,又觉得四天不够,怕礼物做出来不够好。

    两个人一起上班,秦洲在看报表的时候,都能听见身后不断的传来叹气声。

    中午一起吃饭时,周慕也是心不在焉的,险些把汤喝进鼻子里。

    “我哥哥有那么可怕吗?”秦洲哭笑不得。

    “那可是三星上将呀!一定很威严吧。”

    这句话倒是激起了秦洲莫名的胜负欲,他从自己光屏中找出一个全息相册,递到周慕面前。

    “我要是没有退伍的话,现在可能不只是三星上将了呢,我也是很能打的,你为什么不怕我?”

    “这也要比吗?”周慕笑着,斜斜的瞄了他一眼,连自己哥哥的醋也要吃吗。

    光屏中是一个打开的全息相册,里面全是兄弟二人的照片。

    第一张是合照,两人看上去都很稚嫩,应该是送秦承去上军校的时候拍的,秦洲穿着衬衫满脸写着不爽,而秦承则穿着军校生的制服,隐隐已经有了些军人的样子。

    第二张照片,秦洲也穿上军校的制服,大概是因为摆脱了秦家的控制,兄弟俩都笑得非常开心。

    周慕一张一张的看着照片,有时会跟着照片中的人笑,有时会用指尖轻触照片中虚拟的影像,已经完全被吸引进了照片所呈现的场景里。

    而秦洲则一直注视着看照片的他。

    “我发现大哥有一把军刀,一直随身带着诶。”

    ‘大哥’这个称呼让秦洲的嘴角扬了起来,“那是我母父留下来的,大哥一直随身带着。”

    “哦,这样呀。”周慕指着光屏里的照片,“这里原来是有个刀穗的,怎么不见了?”

    “大哥虽然一直细心的保存,但这个刀穗在战场上遗失了。”秦洲的语气略带遗憾,“因为刀穗的编织方法是古法,没有传承下来,所以也就一直没配上。”

    周慕忽然就找到了可以送的礼物,这个刀穗的编织手法不算复杂,他研究研究应该可以完美复刻。

    “这张照片可以传给我吗?”周慕指着一张秦承受封仪式上拍的单人照问秦洲。

    照片上的秦承,身姿挺拔英武,满身的锐利都藏了起来,像一柄归鞘的利刃,沉静的摆在那里,但一出鞘,锋芒就无人可挡。

    他和秦洲有八分相像,身材与样貌几乎是一眼便能认出来是亲兄弟的程度,但气质的差别却很大。

    秦承像是收在鞘里的宝刀,而秦洲则更像是闪着寒光,还没靠近就会被他杀气所割伤的利刃,还好现在有周慕,做了他的鞘。

    “你要我哥的单人照做什么?”秦洲语气幽幽。

    他哥和他长得这么像,周慕这个小色虫会不会动什么歪心思,情敌竟在我身边吗?

    “哦,我看这张照片上,刀穗看的最清晰,我想试试能不能还原出来,送给大哥。”周慕注意到他幽幽的语气,和狐疑的眼神,伸手直接捏住了秦洲帅脸上的一小坨肉,“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嗯?!”

    秦洲自知理亏,只能一边传照片,一边任由他掐,但是嘴角的弧度却上扬的越来越宠溺了。

    回到办公室后,周慕在蜉蝣的帮助下,把照片上的刀穗提取了出来,单独放大。

    全息照片可以360度全方位的观看,令周慕十分惊喜。

    他对照着照片上的刀穗,反复实验了一个多小时,终究让他研究出来了。

    其实这刀穗并不复杂,用几种基础的盘结手法搭配在一起,就能做出来,只是这些技艺早已失去了传承,所以才无法复刻。

    周慕制作好刀穗,悄悄的走到秦洲身后,将刀穗垂到他面前问:“怎么样?像吗?”

    秦洲其实早就感知到了他的靠近,本来想趁着周慕不注意,忽然转身吓唬他一下,报了中午被捏脸的仇。

    恋爱使虫幼稚。

    但是等刀穗垂到眼前的时候,他的神色恍然柔软下来,还流露出了一丝怀恋,太像了。

    眼前的刀穗和曾经悬挂在他母父刀上的那条几乎一模一样。

    秦洲将刀穗接过去,细细的用手抚摸。

    自从穗子丢了之后,他和大哥都遗憾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索性刀还在,也算是留了一点念想。

    想想他母父也曾经是沙场上奋勇无敌的将士,若不是和他的雄父成婚,生了他和哥哥,后来又被雄父背叛,现在恐怕和他大哥一样,还在沙场上驰骋。

    秦洲觉得自己眼眶有点发热,母父的匆忙离世,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伤痛。

    他手里攥着穗子,转动椅子面向周慕,就这样坐在椅子上,抱住了周慕的腰,将头埋在了周慕怀里。

    周慕猛然被抱,炸着手迷茫了一小下。

    这,就是作为一个攻,所会拥有的经历吗?

    那现在应该怎么安慰怀里的媳妇,救命,秦洲看上好像有点伤心的样子。

    手臂无措的空中划拉了两下,最终周慕一支手臂揽住了秦洲的脖子,另一支手在他的头发上轻抚着。

    他的安抚让秦洲的情绪很快就平稳了下来,他离开周慕的怀抱,再次端详了一下手中的刀穗,然后仰起头对周慕说:“嗯,很像,我想大哥一定会非常喜欢的,谢谢你。”

    午后的阳光很强烈,从周慕的身后照过来,投射在秦洲脸上,将他额前的刘海和浓密的睫毛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以往锐意十足的脸,难得的流露出一丝脆弱,他唇角扬着,像是在笑,眼神中却有着还未褪去的悲伤,这一刻周慕觉得自己好像触碰到了那个最柔软最本真的秦洲。

    他应该很久很久以后都不会忘记这个下午,秦洲仰着头,对他说,谢谢你。

    第二对敲定日程的是陈唯和邵睿诚。

    邵睿诚是平民雌子,也是集中抚养长大的,所以没有亲人,他也没有什么特殊要邀请的朋友,重点就落在了陈唯这里。

    陈唯并没有选择带邵睿诚见陈家人,而是打算带他去一个贵族们开的周末party,而且节目快要结束了,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在这次party里,他要好好的考验一下邵睿诚的忠诚度,如果邵睿诚通过了考验,那么他的计划会成倍的顺利。

    这个party也非常有看点,节目组就欣然同意了,只是陈唯风评不好,所以节目组特地嘱咐他在镜头前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是到了盛白和岑嘉玉这里,亲友见面会这个环节忽然卡住了。

    岑嘉玉这边倒是非常积极,他虽然也是平民雄子,但是他有很多的同事和粉丝。

    《激增的信息素》节目的火爆,给他带来了很多流量,加上盛家的背后支持,也让他的资源上了好几个台阶。

    以前并不怎么看得起他的一些明星,最近都在私下接触他,想要参加这个亲友见面会,也好增加一点流量和曝光度。

    另外他的经纪人和几个大粉都是从出道就开始跟着他的,他也想介绍给盛白认识一下。

    既然已经放弃了逃跑的心思,那就和盛白好好继续相处下去。

    问题是出在盛白身上。

    按理说,那么大个盛家,盛白随便找出来一个,应付一下节目组,应付一下岑嘉玉就好。

    可他偏偏一个都不愿找。

    亲?友?笑话。

    就他那个天天以暴力为乐,三不五时就要把自己的配偶抽到皮开肉绽的雄父。

    还有那个被凌……辱,被殴打的完全丧失尊严,却告诉他要认命,不能反抗的雌父。

    更别提那些,整天想着让他去联姻,恨不得将他最后一丝价值都榨取光,贪婪又愚蠢的长辈,和那些唯唯诺诺只知道听从利益,屈服于权势的平辈。

    整个盛家从根里已经烂透了,他们哪个都不配被称为他的亲人?

    所以,盛白不想让这些人出现在节目里,更不想让这些人出现在岑嘉玉面前。

    他难以想象这些人的出现,节目中的其他参与者会怎么看他,岑嘉玉会怎么看他。

    不把这些腐烂的根须挖出来,而是永远藏在土里,是盛白最后的体面。

    他拒绝了节目组的提议,表示自己是不会参与亲友见面会这个环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