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七零女配是末世大佬 > 正文 第35章 第 35 章
    学校的大喇叭里再次传来教导主任威严的声音:“请同学们抓紧时间到大操场来,按照班级排好队,表彰大会马上开始。”

    林满慧几个人说说笑笑,加快脚步顺着人流向前走。

    大操场上,宋校长穿着浅灰色中山装,梳着大背头,正站在升旗高台之上和几名老师准备着奖品。

    所有的师生都到达大操场,在台下安静地等待着校长训话。

    简短地说过几句之后,看底下的学生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激动的心,宋校长明智地闭上嘴,直接宣布奖励名单。

    “下面,我宣读各年级前三名的同学名单,念到名字的同学请按照年级从低到高,顺序上台领奖。”

    初二年级的第一名是季问松,第三名是林嘉明,林嘉明听到自己的名字,很是开心。不枉她这段时间刻苦学习,终于进入了前三名。

    季问松穿着一件过膝的深蓝色长棉袄,雪白的毛衣高领露出一小截,鼻挺眉秀,清俊的脸庞闪着自信的光芒。康华扯了扯他的胳膊,开心地说:“我们绽放小组,你和林嘉明都能上台领奖,真好。”

    林嘉明也侧过脸来看着他,柔声道:“季问松,你的成绩真好,我得向你学习。”

    季问松对林嘉明没有什么好印象,但他教养很好,淡淡地回了一句:“互相学习吧。”

    康华对林嘉明说:“加油,争取明年拿第一!”

    季问松双手背在身后,站得笔直,嘴角渐渐浮起一个浅浅的笑容,心道:有我在,你林嘉明永远拿不了第一。

    在林嘉明的梦中,季问松是这一届萌芽计划的获得者,也是未来农科所的新星。但因为自己和林满慧的突然加入,打破了他的成长轨迹,林嘉明面对季问松时便总有些心虚。

    “季问松,寒假你……”

    林嘉明还想接近一下两人的关系,却听到赵老师的声音:“季问松,林嘉明,轮到你们上台领奖了。”

    站在高台之上,俯瞰台下众生,听着台下热烈的掌声,林嘉明的内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得意与欢喜交织的情绪。

    身边站着的季问松身形清瘦,模样文秀,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与普通孩子不一样的矜贵之气,这可是未来的农科所所长呢。

    掌握先机,与未来大佬同台,谁能拥有这样的福气?

    不得不说,站在高处享受万人仰望的荣光,这种幸福真的很让人沉醉。

    林嘉明整理了一下别在左胸上的大红花,笑得灿烂明媚。眸光一闪,正瞥见台下林满慧仰头看来,顿时心里美滋滋的。

    终于通过优秀成绩稳压林满慧一头,小胜,雀跃。

    颁发完年级前三名的奖状,林景严成功地获得一张“成绩进步奖”的奖状。他举着这张大大的黄色奖状,看着奖状上圆润秀丽的毛笔字,笑得合不拢嘴。

    这次期末考试成绩从年级第216名提升到了第36名,质的飞跃。其实学习也没有那么难嘛,看来考京都大学还是很有可能性的。

    他得意洋洋的目光扫向台下,正与林景智对上。林景智脸一拉,嘴角向下耷拉,显得十分严肃,似乎对他的成绩并不满意。

    后颈一寒,林景严立马收敛了笑,端正态度,挺直腰杆。宋毅校长走过来给林景严戴上大红花,拍了拍他肩膀,鼓励道:“加油!”

    林景严重重点头,大声道:“校长,我会继续努力的。”

    宋校长十分满意林景严这个态度,道:“林景严同学,望戒骄戒躁,再接再厉。”

    林景严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在心底暗暗给自己鼓劲:京都大学,京都大学。

    林景严走下台,绕到初中部把奖品交给林满慧。

    林满慧接过来一看,是一条触手轻柔的毛巾。吴媛媛凑过来道:“原来这就是神秘礼品呀,以前学生只有奖状,老师才会有奖品,没想到今年学生也能有。这是在我们农场毛巾厂定制的,你看这上面的小字。”

    打开来一看,毛巾中央印着红色的楷书“一九七七年军山农场中学表彰会纪念”,底下“军山农场毛巾厂”几个字有点小,显得十分低调。

    林满慧伸出手指抚上这条浅黄色的毛巾,高兴地说:“这是我五哥的奖品呢,毛巾质量真好。”

    林嘉明在一旁悄悄关注着林满慧的一切,看到她这没出息的样子,在心里撇了撇嘴:真是没见过世面。我哥哥从县城大商店带回来的毛巾是魔都生产的,又香又软,上面印着牡丹、兰花、梅花图案,洋气得很,哪像这毛巾上光印几个字,土拉巴叽的。

    学生的奖项发完,就是老师的奖项,这是每年表彰大会的重头戏,因为奖品一向比较丰厚。能够评为优秀班主任、优秀教师的,都有硬性指标要求,那可是极大的荣誉。

    当宋校长与教导主任示意底下人将奖品抬上来时,全场轰动。

    唉哟,竟然是一床厚实的提花毛巾被!用大大的透明塑胶袋装着,隔着袋子就能看到每床毛巾被细密柔软,雪白的棉线、精致的纹路,上面印的图案都不一样,有桂林山水、牡丹争春、松鹤延年……

    这样一床高档的毛巾被,到百货商店买得十几块钱。现在的年青人结婚时女方通常会要求男方备一床这样的毛巾被,显得喜气。

    “妈呀,老宋今年手笔真大!”

    “可不是,早知道奖品这么厉害,怎么也得努力一把嘛。”

    “优秀班主任评选可是要看学生成绩与成果的,光你自己努力有啥子用?”

    “优秀教师是各年级公开选拔,十几二十个老师只选出一个,难呢。”

    奖品引发一群老师加入了讨论的行列,赵志红死死地盯着台上的毛巾被,喉咙里恨不得伸出手,一把将它抓回自己家。

    年年优秀班主任赵志红都有份,因为她带的班级平均成绩名列前茅,这一次也不例外。今年弟弟春节结婚,赵志红想送床毛巾被给他。看到这个奖品,那正是瞌睡遇到枕头,如果能够获奖,不就省下钱来了吗?

    赵志红正在得意间,宋校长站在台上开始宣布名单。

    听到自己名字的老师,学生、老师一起欢呼,热闹得像过年一样。

    “初二年级,优秀班主任……”

    宋校长停顿了一下,望向台下,嘴里念出一个名字,顿时让赵志红的心情荡到谷底。

    “初二2班,熊丽华老师。”

    “哦——”整个初二2班的同学都欢呼起来,林满慧与吴媛媛、胡大志三个人的声音最响。

    赵志红不敢置信地茫然四顾:怎么不是我?明明我带的3班是全年级第一名。

    宋校长似乎听到了赵志红的心声,特意加了一句:“感谢熊老师培养出林满慧等三位优秀学生,加入萌芽计划,为我们农场的农业发展贡献力量。”

    初二2班的欢呼声更响了。

    赵志红一听,颓然地垮下双肩,嘴里喃喃道:“从来没听说,谁带的学生选入萌芽计划,谁就能评为优秀班主任,我不服。”

    可是,谁也没有管她服不服,所有的赞美与欢呼都送给了熊老师。

    天上掉下个大馅饼,熊丽华老师捡了个大便宜,和善的圆脸笑容可掬,戴着大红花、领了床毛巾被抱在怀里,对前来祝贺自己的同事道:“多谢、多谢。”

    全靠同行衬托,哈哈。

    正在大家都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宋校长忽然走到高台中央,笑容满面地宣布:“最后还有一项大奖……”

    还有大奖?

    按照往年惯例,奖励完年级前三、三好学生、优秀老师与班主任之后,就结束了啊。

    底下人纷纷交头接耳——

    “什么奖?还是大奖。”

    “校长笑得这么开心,肯定是什么好事。”

    “奇怪了,又不是毕业的时候,不然还可能多一项优秀毕业生的奖。”

    宋校长哈哈一笑:“这个奖,将由农科所的汪所长亲自颁发,为了奖励今年为农场蔬菜基地做出贡献的同学。”

    农科所所长!

    对于农场中学的学生而言,这可是极为崇高的存在。大家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激动的情绪,一个个小脸放光地叫道:“汪所长!汪所长!”

    一阵欢呼声中,汪正新所长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裤从台下慢慢走了上来,他手里捧着一朵硕大的丝绸红花,面带微笑。

    这朵红花真大!足足有面盆大小。

    底下的女孩子羡慕得不行,恨不得尖叫起来。

    “妈呀,这是绸花!”

    “这得用多少绸缎呀,太漂亮了!”

    “看到没?看到没?这朵绸花旁边还镶了金边,好美呀。”

    林嘉明看到这朵大红绸花,双眼恨不得伸出钩子,只是想来想去好像自己也没做什么贡献,这个荣誉肯定不属于自己。

    农科所、蔬菜基地做出贡献,不会是……林满慧吧?林嘉明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汪正新捧着这朵万众瞩目的大红花走到台中央,提高声音道:“上一周,我们军山农场遭遇了雪灾,蔬菜基地减产,损失严重。但是,有一位同学,是萌芽计划的成员,她在这次大雪灾表现优秀,不仅帮助农科所教授解决了红菜苔的生长问题,还创新蔬菜品种。”

    听到这里,所有的同学都瞪大了眼睛:“谁这么牛?”

    “这位同学种植出来的新品蔬菜以她的名字命名,慧字1号、2号……”

    胡大志忽然跳了起来,尖叫道:“林满慧!是林满慧!”

    吴媛媛也兴奋得声音都变了形,一把抓住林满慧的胳膊:“林满慧,你都没有告诉我!”

    林满慧没想到,农科所会来这么一招。

    她用木系异能种菜,什么品种培育不出来?只是帮着种种红菜苔罢了,罗瑞冬和陈淑仪帮她申请产品名、技术专利,她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汪所长还专门跑来给自己送上一朵大红花,唉……

    林满慧耳根有些发红,抿着嘴没有吭声。

    汪所长看着台下一动不动的林满慧,眼中满是笑意,扬起手中红绸花:“今年的最佳少年奖,奖给初二2班的林满慧同学!”

    林满慧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吴媛媛推了一把:“快去呀!去上台领奖!”

    台下的学生都跟着欢呼起来:“林满慧!最佳少年!”

    一个初中生,就能得到农科所的奖励,新品蔬菜以她名字命名,这是何等的光荣!这是我们整个农场中学的骄傲!

    欢呼声如潮水一般涌来,林满慧感觉整个人被淹没。

    听着四周同学们的赞叹,迎着老师们的欣赏,林满慧站在台上,接过那朵比自己脸还大的绸花,笑容不自觉地漾了开来。

    丝绸光滑无比,映衬得林满慧整个人红艳艳的,这一刻她光芒四射,成为农场中学最大的荣光。

    林嘉明站在台下,一双脚被钉牢在地上无法挪动半寸。嫉妒之火在胸中熊熊燃烧,刚才她还觉得自己用成绩打败了林满慧,却不料她早已站在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

    表彰结束之后,宋校长站在赵志红面前,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学生尊敬我们,家长信任我们,因为我们是老师,是有学问、有德行、能够成为孩子们行为楷模的人。作为老师,我们不能辜负这份尊敬与信任啊。”

    赵志红的脸上像开了染料铺子,一会红一会黑,偶尔还有青色与黄色闪过。大冷的天,她的额头却渗出细密的汗珠。

    “宋校长,我,我……”

    宋校长摇摇头,双手背在后面,转身离开,留下赵志红呆愣愣站在操场一角,内心翻涌着浓浓的羞愧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