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弯的不是你一个[穿书] > 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第三十三章

    年关这阵,程临风马不停蹄地赶场子。

    先是参加华国校园戏剧节,再是在剧组赶工,最后还参加了一个广告拍摄和一场地方台的春晚录制。

    等他真正闲下来已经是年三十的下午了。

    游怀兴早早将过年的地址发他,让他忙完工作就赶过去跟他们汇合。

    程临风将定位发给蔡萌萌,上了车就将羽绒服盖在身上闭眼休息了:“到了叫我。”

    这些日子连轴转,打破了他长久以来的规律作息,睡眠也严重不足,实在是累极。

    蔡萌萌心疼地看了他一眼,将车内暖气开足,调出导航,还没出发,后排的程临风已经入睡了。

    他像是睡得不太安稳,眉头轻蹙,怀里的羽绒服被他抱得格外紧,都抓出了不规整的褶皱。

    蔡萌萌尽量将车子开得平稳,让程临风睡眠质量高些。

    街上飘着雪,店铺也关了七七八八,原本热闹的街上此刻人烟稀少,只有匆匆路过的车辆和行人,原本应该显得萧条又冷清的街道因为红火的装扮,又露出浓郁的年味。

    车子穿过街区,来到住宅区,最后停在一处大平层楼盘地下一层的停车场。

    “风哥,到了。”蔡萌萌回头,朝后排的程临风轻声唤了下。

    没反应。

    蔡萌萌停好车,下车拉开后座的门,拍了拍程临风的肩膀,再次唤道:“风哥,到地方了。”

    程临风幽幽转醒,原本透亮的眸子此刻泛着疲惫的红色。

    他茫然了两秒才清醒:“好。”

    程临风套上羽绒服,下车:“你回去过年吧,晚上我自己打车回剧组。”

    “还是我来接你吧。”蔡萌萌并不放心。

    虽然现在程临风复出后的第一部剧还没播,但他如今的人气和流量已经比往日好太多,算是走在大街上就会被认出来的艺人了,蔡萌萌怕他出事。

    程临风知道她的好意,但他不想别人因为他过不好年,哪怕面前的小姑娘是他的助理:“如果你不放心,车留这给我,你打的回去?”

    他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蔡萌萌终于同意,将车钥匙和事先准备好的果篮递到他手上:“那你别喝酒,开车小心。”

    “知道。”程临风觉得好笑,他没想到要一个小姑娘关心自己。

    而这关心居然陌生又暖心。

    他拿出手机,给胡椒和蔡萌萌各发了一个大红包:“萌萌,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风哥。”还不知道自己收到新年礼物的蔡萌萌笑着回。

    程临风提着花篮往地下室的电梯走,按照游怀兴给的地址上了八层。

    按响门铃没一会,游怀兴过来开了门:“临风来了,快进来。”

    程临风第一次去陌生人家里过年,哪怕有熟悉的游怀兴和郭鼎在,他也有些拘谨:“游老师,过年好。”

    游怀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眼看穿他的不自在:“别拘着,严寒很随和。”

    程临风觉得名字莫名耳熟,在游怀兴接过果篮的瞬间,追问了句:“谁?”

    游怀兴偏头示意正在餐厅忙碌的两人,目光落在身穿白色卫衣的男人身上:“林严寒,我跟郭导的朋友。”

    还不待程临风反应,正在处理蔬菜的林严寒朝他笑了笑:“临风,过年好啊。”

    因为与林严寒对视,程临风换鞋的动作顿了顿。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我都不知道你跟严寒已经见过面了,还想这是个介绍你们认识的好机会。”游怀兴兴致不错,在两人之间插话。

    林严寒也不像在宋君墨家那般难缠,显得温和有礼:“之前见过一次,聊了两句,非常荣幸临风来我这过年。”

    “那得好好喝两杯。”低头揉面的郭鼎也插了一句。

    程临风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换好鞋进屋,打招呼:“郭导,林导。”

    “临风,我们这边还有一会,要不你先去厅看电视?”游怀兴撸起袖子,准备加入林严寒。

    屋里开着暖气,程临风将羽绒服脱掉挂在衣架上,往餐厅走:“我来帮忙吧。”

    “行,那你来处理蔬菜,我去帮老郭包饺子,晚上我们吃火锅和饺子。”林严寒示意了下桌上还没整理完的蔬菜,去厨房洗手去了。

    程临风接手,游怀兴在他旁边切肉。

    平日里不是在片场导戏,就是在剧组演戏的四人,此刻围在餐桌前切菜揉面包饺子,别有一番滋味。

    旁的先不说,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年味确实有了点。

    几人边吹牛边劳动,程临风一开始默默处理菜,没参与。

    不多时,旁边三人被他的动作吸引,郭鼎最先发话:“临风,没看出来啊。你不仅拍戏在行,干起厨房的活也很麻利啊。”

    “哎,临风做得确实比严寒好。”游怀兴也感叹了句。

    林严寒也停手,观摩了下程临风,认真道:“确实比我好,我承认。”

    程临风笑笑:“做饭是我的爱好。”

    “哎呀,你早说啊!这样,你以后年年跟我们一起过年,我们可太需要你了!”郭鼎声音抬高了八度,激动地指着程临风手上的动作叫喊。

    林严寒不赞同:“你这话说的,咱们三个老光棍年年凑合在一起就算了,临风以后不得成家。”

    “哎呀,太激动,忘了忘了,抱歉!”郭鼎立马承认错误。

    说到婚恋话题,游怀兴也关心了两句:“临风最近有遇到合适的没?”

    程临风心道我天天跟你们待一起,整个剧组基本都是男演员,哪有时间去认识姑娘。

    打趣的话还未出口,门铃又响了。

    “我去开门。”林严寒擦了擦手,离开了话题中心。

    程临风以为是送外卖之类的,继续忙手上的活。

    他正准备将已经摘干净的蔬菜拿去厨房洗,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那人道:“小舅,过年好。”

    程临风蓦然抬头,然后视线恰好跟宋君墨看向他的目光相撞。

    那双眸子一如往日深沉似海,叫他看不懂。

    宋君墨怎么也来了?!

    程临风捏着菜篮的手紧了紧,心也跟着紧了紧,莫名的心虚瞬间传遍全身。

    他忽然有种偷玩被班主任抓包,撒谎被家长撞破的窘迫感。

    虽然他跟宋君墨说过过年只会放很短的假,会去朋友家过年,但彼时他并不知道这位“朋友”是宋君墨的小舅林严寒。

    而且还是在他反复跟宋君墨强调没时间跟他见面的情况下。

    “宋总来啦!”游怀兴跟郭鼎一起看向门口,打招呼。

    宋君墨没了往日霸总模样,表现得像个得体的晚辈,挨个唤人:“郭导,游老师。”

    程临风端着菜篮,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尬在原地,忽然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我能帮点什么忙?”宋君墨将大衣挂在程临风羽绒服边上,走到程临风旁边,看着明显不自然的他,问得淡然。

    两人隔得近,宋君墨从外面带进来的寒气还沾染了一些在他身上,程临风只觉身体更紧绷了些。

    他动动嘴想解释,又想回答宋君墨的话,最后却没能说出一个字。

    “君墨,你跟临风去厨房洗菜吧,这块有我们三个就行了。”林严寒建议。

    宋君墨欣然接受:“好。”

    他看向餐桌,拿起另外两个菜篮,扫了身侧的程临风一眼:“走?”

    程临风渐渐回神,点了点头,跟着宋君墨进了厨房。

    林严寒的大平层很宽阔,厨房也不拥挤,但两个身高体长的大男人一起站在流理台前,还是挨得有些近。

    程临风稍稍往旁边挪了一步,打开水龙头,将蔬菜放至温和的水下,仔细清洗。

    只有一个水龙头,宋君墨只能在旁边辅助。

    厨房外面,不知道谁打开了电视,热闹的歌舞在闹腾,餐桌边的三个大男人还在一边干活一边侃大山,时不时伴随着爽朗又快活的笑声。

    厨房里面,两人静默无言,唯有流水发出轻微的响声。

    程临风将青菜掰开洗好,正准备拿个碟子装,宋君墨便递上了。

    他扫了眼洁白的骨碟,还有拿着骨碟的那只修长的手,微微晃了晃神,伸手接过:“谢谢。”

    低声道谢的声音打破了厨房里的静默与尴尬。

    宋君墨松手,问得随意:“什么时候跟我小舅成了朋友。”

    刚刚消散的尴尬卷土重来,程临风装盘的动作一顿,低垂的睫毛颤了颤。

    “我不知道在林导这里。”他没敢看身侧的人,虽然他能敏锐地察觉宋君墨自进厨房起,目光一直聚焦在他身上。

    “为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拒绝我?”宋君墨的声音还是很低,也很平静,在他耳边细细追问。

    不知是否距离过近,程临风只觉耳边浮过宋君墨吐出的热气。

    他的耳垂和脖颈都微微发麻。

    程临风紧了紧拿着骨碟的手,心中莫名有点不服气,也有点不舒服。

    此时,他还不懂他心中漫起的这点不服气和不舒服其实是委屈。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是宋君墨试探利用他在前,他只不过不想被继续试探和利用,选择拒绝跟他见面有什么不对?

    至于他去哪里过年,又是跟谁在一起,跟宋君墨何干?

    他何必咄咄逼人追问他,宋君墨不是也没跟他说他要来林严寒这边过年么。

    想到这,程临风目光沉了沉。

    而后,他倏然抬头,迎上宋君墨沉沉的目光,冷漠中带了点嘲意,仔细听又有点不满和委屈:“宋总,难不成你一直默认我需要事事跟你报备?”

    反问完,程临风心中漫起的那层怒气并没消散,他忽然就没过脑子,又补了句:“那你呢,你做事情前问过我的意见吗?”

    他指的是官宣他们合作,宋君墨利用他一箭几雕的事。

    已经做好跟宋君墨彻底摊开直面问题,甚至发生争吵不愉快的程临风,忽然就听到身侧的人道:“对不起。”

    没有气愤和不虞,听上去真诚又走心。

    自私专利又无情的宋君墨,忽然在流水潺潺的厨房里,在高昂欢快的电视歌舞声中,跟他道了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