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弯的不是你一个[穿书] > 正文 第30章 第 30 章
    第三十章

    宋君墨回到别墅时,王姨已经准备好晚餐去楼上喊程临风了。

    不多时,程临风下楼,瞥了眼满桌子的菜,又扫了眼独自站在餐厅的宋君墨,问:“林导呢?”

    “回去了。”宋君墨抬头看他,“吃饭吧。”

    程临风微微纳闷。

    宋立业、林严寒都说来给宋君墨过生日,但临到真过生日,他们又全消失不见了。

    一时间,程临风也不清楚是否宋君墨真的不过生日。

    他将疑惑压下,点点头走至餐桌前,在宋君墨的对面坐下,提议:“喝点酒?”

    程临风没过过生日,也没有给人过生日的经验。

    在《巅峰影帝》里,他自小是孤儿,备受欺压,后来一步一步在演艺圈发展,倒是有很多真假艺人朋友、粉丝为他庆祝生日,但也局限在网络上,现实里他是从来不过生日的。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天生日,身份证上的日子也只是孤儿院收留他的时间,并非他出生的日子。

    他演过的影视剧里,倒是给某个角色过过生日,就是一群人在一起喝酒、吃饭、吃蛋糕。

    宋君墨的生日,轮不到他买蛋糕,他能做的也只是问问他要不要喝点酒助兴。

    不想,宋君墨听见他的问话,倏地抬眸看向他,他那如海的眸子有了波动。

    “我一杯倒。”

    他看见宋君墨动了动唇,最后说出这样一句话。

    程临风垂眸,长而密的睫毛盖住了他眼底的情绪。

    他在回忆那晚宋君墨喝完红酒后的反应——

    并没有立刻倒下,反而是不胜酒力上了头,露出他从未在他面前展现过地困惑和无助。

    更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喜悦苦闷都表现在眼睛和动作里,而非现在这般深沉,叫人总也捉摸不透。

    还精于算计、无情无义。

    想到此前两人之间发生的种种不愉快,程临风没了喝酒的兴致,拾起碗筷低着头说:“也不算。”

    对面的宋君墨也拿起碗筷。

    程临风正安静吃饭时,宋君墨忽然又朝他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程临风敏感,余光就能窥探一切,但他没问。

    片刻,迟迟没动筷的宋君墨揪着刚才的话题继续:“怎么不算?”

    程临风觑了他一眼——

    宋君墨眼里有试探,有期待,似乎还有点担忧。

    程临风不懂他为什么在意这件事,选了个委婉但实在的说法答他:“话比较多。”

    相比他没喝醉的情况,确实算话很多了。

    还竟是一些困惑烦恼的话。

    闻言,宋君墨垂眸,夹了一筷子青菜,语气有点飘,不够坚定,像是故意躲避他的目光:“我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程临风记忆犹新——

    宋君墨说他是起点文男主,还说他被作者设定成弯的。

    看样子,宋君墨喝完酒不仅话多,还断片。

    如果说那天早上,他不确定宋君墨记不记得当晚的事,现在程临风可以确定宋君墨忘了,想套他的话。

    否则坚定果断如宋君默,怎么可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毕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这点应付技巧他还是有的。

    程临风继续往碗里夹菜,尽管心思百转千回,但面上却丁点未显,他淡淡地扫了眼宋君墨,语气平静:“一些胡话。”

    他答的太冷静,叫宋君墨看不出异常。

    “你别当真。”宋君墨扫了眼碗里的米粒,声音很低。

    程临风当然不会当真。

    真当真,那不就是承认自己也是弯的了么。

    “我没当真,你也别当真。”这一句,他带了些真心实意,多少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

    可他并不知,他这绕口令般的回话听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宋君墨耳里,只叫他更心虚。

    “嗯。”宋君默应了一句,也开始吃饭。

    程临风胃口小,最近因为角色需要在控食,这么点时间里,已经吃完了。

    他放下碗筷,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推至宋君墨面前:“宋总,生日快乐,你慢用,我先回剧组了。”

    官方又敷衍。

    宋君墨没看桌上的礼物,目光随着程临风起立的身影移动,他放下碗筷,问:“晚上还回去?”

    程临风抽了张湿巾擦了擦手:“嗯。快过年了,剧组赶进度,我之后一段时间都住那边。”

    语毕,他朝宋君墨微微颔首,正准备离开。

    “程临风。”宋君墨忽然又唤他。

    “嗯?”

    宋君墨放下碗筷,定睛看着他。

    半晌,他道:“没事,你去吧。”

    程临风点头,抬步离开。

    只是他不知道的事,待他关上别墅大门,坐在餐桌前的宋君默放下了碗筷,再没动筷子。

    好一会,他发散的目光才重新聚焦,放在了手边的丝绒盒子上。

    宋君墨拿起,打开——

    一对宝蓝色的袖扣静静躺在其中,在灯光的映衬下,闪烁着低调的光芒。

    是最近某个平价品牌新上市的款,周秦上周刚买了十来个,说过年送远房亲戚。

    看得出程临风对他敷衍的态度了。

    宋君默盯着那对袖扣笑了笑。

    将丝绒盒子放至在三楼卧室衣帽间的首饰柜后,他拿出电话拨给周秦:“成毅那边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趁老板生日准点下班,正在泡脚的周秦一秒切换工作状态:“成导那边联系过我几回,他还在等您通知。”

    “约他出来吃个饭,把合同的事敲定一下。”宋君默起身。

    周秦在电话那头应到:“好的。”

    电话挂断,宋君默再次扫了眼首饰柜的丝绒盒子。

    那晚醉酒后,他应当没说什么要紧事,否则以程临风的刚烈性子,一定连敷衍都不会敷衍他。

    现在他还愿意回来跟他吃饭、送他生日礼物,最起码证明他还想维持他们的合作关系。

    宋君墨轻轻搓了搓手指,随后从丝绒盒子上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跟成毅导演的约还在上次的会所。

    “宋总,实在对不起。”宋君墨刚到,成毅就迎上来道歉,“我没想到陆子安为了一个表演名额,会做出这种事。”

    成毅的态度真诚,歉意明显,说这话时带着愤怒和愧疚。

    没有话剧名导的姿态和架子,真心实意。

    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该查的也早就查清楚了,宋君墨知道此事与成毅无关,否则绝不可能与他再合作。

    但当晚的局是成毅安排的,要说他完全置身事外也没有。

    这便是宋君墨这段时间晾着成毅的原因。

    宋君墨没气,跟着成毅引导去了主位,沉默地接受了他的道歉。

    给了见面的机会,就是释放了合作继续的信号。

    此后宋君墨也没再端着,问了下话剧节目的计划安排。

    谈及正事,成毅比宋君墨还认真,恨不能将他心中构想的完美话剧世界展示在宋君墨面前。

    近些年,话剧行业发展艰难。

    一是随着影视剧、网络剧的冲击,演技一般的演员们也能日进斗金,享受流量的红利。而辛辛苦苦认真演戏的话剧演员们却只能拿着微薄的薪水,查无此人。

    时间一长话剧演员们难免心理失衡,离开话剧行业,去了影视圈,导致话剧行业始终缺少专业过硬的好演员。

    二是随着社会快节奏的发展,话剧行业也渐渐不被大众所接受,观众越来越少,更加重了这个行业的萎靡和衰退。

    如果说成毅年轻时有着傲骨和清高的话,如今的他也渐渐朝现实妥协了。

    他深知想要话剧发扬光大,一味坚持原始路子是行不通的。

    时代在发展,话剧也要跟着创新才行,所以才萌生了打造一档话剧演员真人秀节目的想法。

    一是让观众认识了解话剧,二是让话剧演员有机会走向台前。

    当然,成毅的想法远不如此,这档节目只是他的试水。

    他没有私心,只希望这个行业越来越好,不要被前进的社会淘汰,也希望坚守在这个行业的演员们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更希望这个行业能让更多的青年人加入,发展壮大。

    他的阐述真诚无私,虽然滴酒未沾,但情到浓处眼眶都泛红。

    可见他对话剧爱得深沉。

    但宋君墨却完美扮演了重利商人的角色,他冷眼倾听成毅的动情演说,只在关键处冷漠插话:“成导,你有没有想过全部启用没有名气的话剧演员,这档节目根本不会有流量?”

    成毅收敛了下外泄的情绪,点头:“当然,所以我打算让有名气和没名气的话剧演员穿插着来。

    宋总这个您放心,我在话剧行业还算能说得上话的,找演员这块没什么难度。”

    说到这,成毅忽然犹疑地看向始终把控主导权的宋君墨,“实不相瞒,我想请的演员里也包括您公司旗下的程临风,可能还要宋总同意才行。”

    听到程临风的名字,坐在下位的周秦诧异了下,他不自觉地看了一眼他对面的老板。

    他们今天也正因此而来,却不想不需要开口,成毅倒是先提了。

    周秦讶异,但宋君墨面上的表情却半点未变。

    成毅颇有些为难地解释:“是这样的,上次我之所以约程临风和陆子安出来,不仅是告诉他们期末大戏的主演是谁,也是想邀请他们一起来参加这档节目。

    说实话,如今大学生演技成熟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出众了。

    我也研究过一段时间的真人秀节目的,我发现各年龄层次、各种性格、各层级流量不同的参演嘉宾在一起才有话题。

    我既然都做综艺了,当然希望收视率上去,所以我觉得程临风是绝佳人选。

    一是因为他有流量有话题,二则是他真的有实力。

    我从事话剧行业这么多年,遇到这么年轻就这般有实力的演员还是第二次。”

    宋君墨平静地听完成毅的讲述,连程临风的名字都没提,只看似随意地接话:“哦?不知成导第一次遇到的年轻又有实力的演员是哪位?”

    “是我曾经的学生,已经去世的方蓝。”成毅眼里闪过一丝哀伤。

    宋君墨却蓦然抬眸,与不远处站着的周秦对视了一眼。

    方蓝,程临风的亲生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