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弯的不是你一个[穿书] > 正文 第11章 第11章
    第十一章

    柯烨是个行动派,立刻给程临风打了个电话。

    他做好了被拒接的准备,想着不行多打几个,只要程临风愿意跟他沟通,他放低姿态,耐心解释,一定可以跟程临风重归于好。

    大不了,为表忠心,他跟一无是处的邬意媛一刀两断就是了。

    不就是个青梅竹马,他早就烦了!

    届时,程临风肯定不会再让他还那一大笔钱,相反还会一如既往对他好。

    柯烨越想越激动,哪怕寒风刺骨,他依然觉得心口发热。

    可惜,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柯烨的去电一个一个如石沉大海,每一次只能听到电话那头冰冷的机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在拨。”

    一次两次三次,柯烨还能安慰自己,说程临风真的正在通话,但整整一个小时过去始终提示这个,他即使不信,也明白——他被程临风拉黑了。

    一阵冬风吹来,他只觉得从头凉到脚。

    饶是最近的程临风一次又一次刷新他的认知,但他难以相信程临风真的可以如此绝情。

    绝情到,程临风曾经对他炙热的爱,瞬间就消失了。

    他裹了裹外套,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调出程临风的:[临风?]

    没有惊喜。

    页面提示:[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这次不是拉黑,是彻底删除。

    相比气愤,柯烨更觉失落。

    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被掏空,又似破了个洞。

    冷风一吹,隐隐作痛。

    柯烨紧紧捏着手机,忍着难受的心情,思量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见程临风一面。

    蓦然,他灵光一闪。

    “华中影视学院的邀请信是不是在你那?答应他们,我去。”柯烨眼睛放光,激动地在风里跑起来,“我马上到工作室!”

    电话那头的经纪人还没来得及回复,兴奋的柯烨便挂了电话。

    而已经抵达华中影视学院的邬意媛,此刻冷冷地看着台上表演的程临风。

    程临风是来到学校后,才知道今早就要初选期末大戏的主角。

    因为大家心照不宣的原因,此次报名的人非常多,老师们筛选掉一批不符合主角形象的报名者后,将一页纸左右的剧本片段发放给剩下的报名者。

    十分钟准备时间后,大家通过抽签上台表演。

    学校不像剧组那么严谨,没准备专门的试镜地点,就在学校小礼堂的舞台上表演,公开面对所有参赛者。

    其实,这对抽签在前的参赛者多少有些不公平。

    一是他们准备时间短;二是后面的参赛者可以看到他们的优缺点,取长补短,用更好的表演征服评委席上的老师。

    但大家不敢有怨言,因为评委席的正中间坐着成毅。

    既然成教授同意这种办法,想必早就考量过其中的利弊,或许他要看的,不只是表演的完整性,还有心理素质呢。

    揣着各种心思的参赛者们,纷纷抽取了自己的出场顺序。

    好巧不巧,程临风是第一个。

    原本,抽到中后签的陆子安是松了一口气的,但看着台上的程临风,陆子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怎么样,越来越没把握了吧?”邬意媛瞥了眼陆子安,语气略带揶揄。

    陆子安控了控表情,回看了邬意媛一眼,说了句中肯的评价:“他很强。”

    邬意媛冷笑一声:“他很强,你不是从开学就知道了么,不然你以为跟黎致远那部《念念不忘》为什么最终定角是他,不是你。否则拿最佳新人奖的人就是你了。”

    “你想说什么?”陆子安地目光还停留在台上表演的程临风身上,淡淡地问了句。

    但很明显,他不太高兴。

    邬意媛努努嘴,似没察觉般继续插刀:“有他在,你肯定进不了成教授的眼。”

    台上,程临风的表演接近尾声。

    他一个人面对空旷的舞台,穿得还是常服,甚至那头挂耳染发都没处理。

    但他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微表情,都能将人迅速拉入戏中,好似他们此刻站的地方不是二十一世界的表演学校礼堂,而是剧中战火纷飞年代的地下战场。

    程临风也不是一个表演系的大学生,而是一个悲壮又伟大的地下党。

    《红色电波》这部剧是为了庆祝建党百年,根据一部红色题材的小说改编而成。

    主角是一名电台政委,而程临风现在演绎的这个片段,是地下电台被国民党发现,主角为保机密和同志,选择只身犯险英勇就义的场景。

    “永别了,同志们!”台上,程临风蓦然转身,对着空无一物的舞台,微微扬起嘴角,眼含热泪地道别,“我相信,天要亮了。”

    不舍又坚定,他眼里的那层水润在灯光的照应下,泛着盈盈的光。

    像将要初升的太阳。

    语毕,他转头,闭了闭眼,迅速走位,离开了舞台。

    表演结束,众人仿佛听到“嘭”得一声响。

    是伟大又平凡的主角被敌人结束了生命。

    热血又激昂,令现场的学生们久久不能回神。

    建党百年,如今早已山河无恙,而默默牺牲的前辈们却再也看不到现在的大好模样。

    良久,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程临风重新回到舞台,致谢。

    此刻,他又恢复平日清冷的模样,哪有一点刚才眼含热泪的隐忍又激昂模样。

    入戏快,出戏更快,简直无缝切换。

    陆子安暗暗心惊。

    确如邬意媛所说,他自与程临风做同学的那天起,就知道程临风有着怎样的天赋演技。

    原以为两年多过去,沉迷于“爱情”的程临风演技会退步,怎么现在看,他的演技更进一步了。

    “是我技不如人。”骄傲如陆子安,也不得不承认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只是,他悄悄握起的拳头证明了他的不甘心。

    邬意媛撇了撇陆子安握紧的拳,试探着问:“你认命了?”

    不认命又如何。

    两年前,《念念不忘》剧组来他们学校挑选主角时,原本都要定了他的。

    但在程临风试镜后,一众主创惊为天人,谁还记得他。

    那一天,他失落难受,但也暗暗将程临风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

    可现实总是那般可笑。

    在他没日没夜学习、训练,想着总要有一天达到程临风的高度时,当事人程临风却在拿了新人奖后彻底放弃了事业。

    成了一个被全网黑的恋爱脑,甚至一度想要退学。

    他努力那么久都无法触及半分的东西,就这样被程临风踩在脚下。

    陆子安嫉妒又迷茫。

    后来,他想通了。

    既然程临风不再是他的竞争对手,那他就要做第一。

    这两年,他继续刻苦努力,也终于走进了荧幕,在一些不错的影视剧中演了些配角,混了几百万粉丝。

    相较他的同学,他已然是佼佼者。

    但相比早早拿了新人奖的程临风,他还是不够看。

    原以为这次是个机会,谁知道早就无心事业的程临风又卷土重来,眼看再一次要抢走他的主角位置。

    程临风会不会再一次把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扔在地上?

    陆子安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一次比两年前那一次,叫他更难过,更无力。

    邬意媛盯着渐渐垂下头去的陆子安,扬了扬语调:“成导选演员,又不是只看演技,还看人品的,有污点的演员他可不会要。”

    陆子安无奈地笑笑:“没有事业心,恋爱脑不算污点吧,而且他现在变了,网上的风评和口碑都在逐渐转好。”

    陆子安何尝不希望程临风落选,但没办法。

    “没有污点,给他制造点污点不就行了。”邬意媛不以为意地道,随后耸耸肩,对他道,“你好好表演吧,争取拿个第二名。”

    内容像嘲讽,语气却如真心祝福。

    陆子安蓦然侧头——

    邬意媛已经身姿婀娜地离开了小礼堂。

    陆子安细细品味了下邬意媛的话,最终定了定心,在心里又默了一遍表演要点,迎接他的战场。

    小礼堂的比赛,从上午延续到下午,最终选出了两名决胜者。

    一位是一鸣惊人的程临风,另一位是稳扎稳打的陆子安。

    有陆子安不值得大惊小怪,但众人震惊率先比赛的程临风。

    自始至终,都无人能超越他最初的表演。

    成导定下过段时间再二选一后,宣布选角比赛结束。

    华中影视学院论坛里,这一场pk的讨论盖了好几页的楼。

    有酸程临风全靠天赋的,更多的是感慨程临风纵然万般不好,但天生混演艺圈的命。

    ——一张颠倒众人的脸,天赋一般的演技,真真是老天爷喂饭吃。

    程临风对这个结果没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学校关于他的讨论如此热烈。

    回去的路上,他问司机:“王姨回来了吗?”

    司机给了否定答案。

    程临风将手肘撑在车窗上,拖着脸微微沉思后发了条出去。

    桌上,嗡鸣声响起。

    宽大明亮的办公室里,正在听汇报的宋君墨瞥了眼——

    临风而上:[晚上回来吃饭吗?]

    “除此以外,您刚刚跟米国那边开视频会议时,赵导来了一个电话。

    他约您晚上一起吃个饭,好像是他导师成毅导演,托他引荐您投资话剧节目的事。”

    “嗯。”宋君墨应了声。

    “那我给赵导回个电话?”周秦试探问。

    宋君墨幽深的目光又移至手机上的对话框,微微沉吟后,他道:“跟我小舅说,我今晚有约了,改天我请他跟成导吃饭。”

    “是!”周秦领命离开。

    宋君墨在原位上静了一瞬,之后拾起手机,打开对话框,打字。

    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