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弯的不是你一个[穿书] > 正文 第7章 第7章
    第七章

    写心情日记的习惯,是程临风在上本书时心理医生给得建议。

    那会,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书中的人物,为自己情感缺失感到苦恼选择就医。

    医生觉得他将自己包裹得太紧了,很少情绪显露,故而建议他每天记录心情。

    一开始,程临风很抵触。

    但偶尔试过一次后,发现确实有发泄情绪的作用,此后更加放飞自我,想写长就写长,想写短就写短,想带脏字就带脏字,想打几个感叹号就打几个感叹号。

    反正这一切都只有他自己知道。

    也是从那时起,这个习惯很好地调节了他的工作压力,让他更好地感知各种情绪,同时还缓解了他多年的失眠症,他也因此养成了每天记录的习惯。

    合上日记没多久,一直没给程临风回信的胡椒直接上门来了。

    她还是雷厉风行的性格,进门直接三连问:“你见到宋君墨秘书了?答应他什么条件搞定签约的?怎么这么迅速?”

    程临风给胡椒倒了杯水,随后在她对面坐下。

    胡椒微微怔忡,而后端起水一饮而尽:“谢谢。”

    “我直接跟宋君墨谈的。”程临风合并了三个问题,用言简意赅的语言回答,“他给我一个主演机会,我跟他假扮两年情侣。”

    程临风的语气平常稀松,像是谈论无关紧要的话题。

    但对面的胡椒“啪”得一声将玻璃杯放在茶几上,不可置信地望向程临风:“卖身?”

    程临风不懂“假扮情侣”跟“卖身”有什么联系。

    在他看来,他为宋君墨提供解决宋家逼婚的烦恼,宋君墨为他提供工作的机会,是建立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相互服务的平等协议。

    而且,他跟宋君墨都是直男,根本不可能有情感纠葛,更何况身体接触。

    “假扮!”

    程临风强调了重点,然后把内幕向胡椒透露了一点,“宋君墨是因为被宋家逼婚才回国内的,他想找个人假装自己的性取向是男,化解逼婚窘境。”

    胡椒眯着眼盯着程临风,问出了跟程临风当初一样疑惑的问题:“为什么是你?”

    “我是直男!”

    得知答案后的程临风忽略了他有求于宋君墨这一条,将他坚信的、自认为最重要的理由脱口而出。

    胡椒“呵”一声。

    显然是觉得这个答案过于荒谬,不仅如此,她加重语气试图让程临风明白现状:“全网都知道你是个恋爱脑舔狗,弯的!”

    “那……”

    程临风想说,那是原主不是他。

    但话刚起了个头,他忽然发现他跟宋君墨的谈话中,有一个巨大的bug。

    他在宋君墨面前自我介绍时,确实说了“我跟一个渣男搅合在一起”这句的,但在他问及宋君墨为何选择他时,宋君墨给出的理由却是“因为你有求于我,还是直男。。”

    当时的他丝毫没察觉问题。

    因为他始终将原主和自己分得很清——原主是恋爱脑,他只有事业心;原主喜欢男人,他是正常性取向。

    但宋君墨是怎么理解的?

    “那……是曾经。”程临风答得没什么底气。

    他不知道性取向能不能变来变去,或许是可以的,又或许宋君墨跟他一样,对这些知识点不熟悉?

    很显然,胡椒对他给出的理由不信。

    “合同签了吗?”她问了重点。

    程临风还在疑惑“直男”的事,摇了摇头,如实答:“还没,宋君墨的秘书会联系我。”

    胡椒脸上凝重的表情总算消散了些:“那就好,合同的事你别管了,我来负责。”

    程临风扫了胡椒一眼。

    胡椒坦然道:“我不放心你,更不放心宋君墨。”

    “行。”程临风爽快答应。

    他跟宋君墨签约的置换条件没瞒胡椒,胡椒愿意为他把关合同再好不过。

    因为,自始至终,程临风始终觉得“假扮情侣”这事,于他来说不过是多接了一部戏,多演了一个角色。

    只不过,这个角色扮演时间比一般剧长,需要两年。

    这事算是敲定了,胡椒很快进入下一个话题:“《曾经》那边节目组我对接好了,明天去拍摄最后一次,你确定?”

    这是柯烨在贸然进他家后,程临风就决定好的。

    “律师联系好了?”程临风没有立马答复,问出他交办的另一件事。

    胡椒点头:“嗯,业内有名的离婚律师吴竟,明天会陪你一起到节目组。”

    程临风不再犹豫:“确定。”

    “行。”胡椒点头应下,随后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他,“你没看微博吧,你上热搜了,还多了一个相关话题。”

    程临风点开胡椒给得链接——

    程临风教科书打脸正挂在微博热搜第二位。

    程临风点进看了下,原博是个营销号发的。

    娱乐八爪鱼:点击就看程临风教科书式打脸渣男。[图][图][图][图][图][图]

    配图都是他在节目组各种冷漠、不屑、蔑视的表情包,整个人看上去高傲又矜贵。文字配得也全是他在节目里说得话。

    “停止你的表演,我们分手!”

    “谈感情,我现在只想算账。”

    “零头我给你抹掉。”

    “三天内还清,否则法庭见!”

    “打我,就是另外的价格了。”

    “滚!”

    看上去确实霸气又解气。

    下面的转发、评论、点赞已经十来万了,程临风稍微巴拉了下评论。

    [只要程临风一直这么刚渣男,我愿意粉他!]

    [好想看程临风演追妻火葬场那种剧哦,感觉肯定会特别爽!]

    [等柯烨回头就可以看了,哈哈哈,莫急,节目才刚开始嘛!]

    [不要太乐观,这样下去“夜风cp”应该会很快退出节目录制。]

    [啊,不要啊,现在看程临风这个综艺成了解决我e的唯一渠道了,我决不允许!!!]

    [别的不说,程临风的表情包实在太好用了,我已经率先给我的渣男前男友送上!]

    这条热评下,有人又给了传送门,是个微博热议话题——

    这些年,你为渣男花过多少钱

    下面的留言就更多了,还有很多人写了回忆渣男的小作文,也有人简单明了贴上了为渣男付出的账单,更有热心粉丝列举了怎么预防被渣男pua。

    可以说程临风在节目里的表现,观众从最开始看笑话,到觉得爽,再到引起共鸣,最后彻底爆了。

    程临风猜到参加《曾经》后,他的风评会好转,但因此引发大众共鸣却是他没想到的。

    见他关掉页面,胡椒耸了耸肩,半是打趣半是赞扬道:“别的不说,你这热搜体质真的不错。”

    “明天是最后一次录制,好好把握!”胡椒临走之前,嘱咐了一句。

    “嗯。”程临风点头,退出时扫了眼热搜第一。

    宋君墨回国

    他垂眸,思忖两秒,调出昨晚刚跟宋君墨加的。

    临风而上:[合同的事,麻烦联系我经纪人胡椒,联系方式189xxxxxxxx]

    片刻,宋君墨的回复过来。

    没说好,也没说不行,只给了一个地址定位。

    程临风一如既往捉摸不透。

    想了想,考虑到胡椒要去谈合同的事,程临风又追发了一条。

    临风而上:[宋总,有个不情之请,因为我的经纪人跟助理都跟着我从风行离职了,不知是否可以一同入职宋氏娱乐,具体条件您提。]

    程临风自认为态度和诚意都到位了,但直到夜幕降临,让他难以捉摸的宋君墨也没给个回话。

    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程临风闭上了眼。

    或许,这里的世界比他想象得还要难一点,但没关系,他习惯迎难而上。

    《曾经》第二天录制时,直播间的观众又翻了好几番,节目刚开始,弹幕就直接覆盖了整个直播间,热闹空前。

    而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为程临风而来。

    [坐等程临风!]

    [+1]

    [+10086]

    [+身份证号码]

    当事人程临风正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往上次他跟柯烨不欢而散的厅走。

    一进门,他便看到已经落座的柯烨。

    柯烨今天穿了一身黑,上衣外套上满是装饰用得铆钉,加上他整个人散发着戾气,显得极其阴郁。

    不知是不是他昨晚那一摔狠了些,自他进门,柯烨那双泛红的眼睛就一直盯着他。

    看着甚是吓人。

    连周遭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气氛不对,一个个聚精会神工作,没敢开小差。

    唯有程临风不以为意,走至柯烨面前坐下,先声夺人:“钱准备好了吗?”

    一句话,成功将此刻剑拔弩张的氛围挑到高潮。

    论羞辱人,程临风绝对是一把好手。

    工作人员和观众生怕程临风和柯烨当众打起来。

    但今天的柯烨格外不同,他再不如昨日冲动,只冷笑一声:“没有。”

    理直气壮。

    程临风多看了他一眼。

    许是这一眼给了柯烨底气,他翘起二郎腿,往椅背上一靠,摆出痞气又惬意的姿态:“临风,你随便做个账单,就说是为我花得钱,要我怎么认呢?

    而且恋爱的事,你情我愿,你为我花过钱,我也为你花过。怎么现在分手了,你花得钱我要还,我花得钱你一句不提呢?”

    [柯烨这是撕破脸明着来了?!]

    [但他说得也有道理,程临风甩账单爽是爽,但确实片面了,哪怕柯烨花得少,也肯定花过的。]

    [虽然我不喜欢柯烨,但不得不说程临风危险了,谈恋爱都是愿打愿挨的事,柯烨不认,程临风的钱估计难要回来。]

    观众们一方面为程临风揪着心,一方面又期待程临风有应对方法。

    面对柯烨耍流氓的说辞,程临风冷嗤一声。

    随后他不紧不慢掏出一份文件递到柯烨面前。

    这画面似曾相识。

    “柯先生,你自己写得合约还认识吧。”程临风不咸不淡地问。

    自程临风递东西过来时,柯烨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直至看清内容,他脸黑如锅底,骤然起身,指着程临风:“你!这算什么合约,这明明是……”

    “是什么?”程临风好暇以整地望着他,反问,“是字不是你柯烨所写,还是名不是你柯烨所签?”

    柯烨噎住。

    “那就是了。剩下的,你跟律师谈吧。”程临风起身,偏头示意了一下站在工作人员身后的律师,礼貌又气地道,“吴律,麻烦了。”

    吴竟点头,随后坐在程临风的位置,公事公办地道:“柯先生,接下来我跟您谈。”

    提前结束录制的程临风,又对着跟拍导演cue起流程:“做后采吧。”

    跟拍导演走之前不忘提醒副导,给柯烨桌上的文件来个特写。

    路上,他忍不住问程临风刚才那份文件是什么。

    程临风笑笑:“谈恋爱时,情侣间写得小玩意罢了。”

    “什么小玩意?”导演来了兴趣。

    程临风解决完柯烨,心情不错,也没隐瞒:“为了证明他爱我,亲手写得恋爱期间我为他花了每一块钱都会原封不动还我,但他为我花再多钱,都是心甘情愿。”

    高!实在是高!

    这玩意,谈恋爱的时候是甜蜜,分手后可就是砒霜了!

    估计柯烨也没想到,程临风居然用这份“甜蜜承诺”作为法律证据。

    导演忍不住给程临风竖了一个大拇指。

    两人到采访室,后采正式开始。

    导演问:“临风,你确定要退出节目了吗?”

    这是今天录制前,跟拍导演就接到的消息。

    程临风斩钉截铁:“确定。”

    导演试图挽留:“很多观众都觉得你在节目里表现亮眼,专程为你而来,知道吗?”

    程临风点头:“知道,我以后会在剧里有精彩的表演。”

    导演见劝说不动,惋惜:“好吧,节目结束后,有什么打算吗?”

    “上学、健身、拍戏,用更好的状态去生活,去工作。”程临风道。

    导演纠正:“我是说柯烨。”

    提到柯烨的名字,程临风脑海里闪现的全是柯烨恶心的嘴脸,于是他冷着脸将只在心情日记里才暴露的癖好露了出来。

    “他关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