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弯的不是你一个[穿书] > 正文 第5章 第5章
    第五章

    夜幕低垂,屋内寂静又安逸。

    安稳入睡的程临风做了个梦。

    说是梦,又过于真实——他看到了《巅峰影帝》的实体书。

    从最初进娱乐圈出丑,到渐渐掌握演戏诀窍,从被人背叛受辱,到打脸反派渐渐出头,每一章都是他曾经的点滴经历。

    到后面,他直接翻到最后一章,说他摘得国内外大满贯影帝奖项,成为娱乐圈史无前例的巅峰影帝。

    自至这里,程临风都很熟悉。

    因为这是他刚刚走完剧情的上一世。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本书最后还有两页作者访谈。

    在记者和作者一问一答的过程中,作者半盏回答了这本书创作的心路历程。

    程临风快速浏览,发现最后的采访是这样的——

    [记者:据说《巅峰影帝》原本定了会写下部,是什么原因导致您放弃了呢?

    半盏:读者不感兴趣是主要因素啦。另外,其实我不太擅长写男女感情戏。实不相瞒,我最初的设定程临风是个同性恋,哈哈哈,连cp我都想好了。但是点家的直男读者怎么可能买账,刚好读者对感情戏部分不感兴趣,我就直接完结了。

    记者:那能不能介绍一下这对cp呢?

    半盏:行啊,就算满足一下我自己的yy吧。这对cp我是这样设定的,]

    问答到这里戛然而止。

    程临风盯着最后的逗号看了半晌,又扫了一眼最后那页破损的边缘纸张。

    是的,采访内容不是到这里结束了,而是最后一页纸被人撕掉了!

    程临风震惊作者给他设定成同性恋,更气愤哪个好事者将他的cp设定撕掉了,害他连个姓名都没看到!

    同一时间,归国的私人飞机里,宋君墨正盯着一张书本大小的纸张。

    [攻在前文中没出现过,叫宋君墨,是个商界大佬。外貌记忆点是左耳垂有一个小小的疤痕,但被他用一颗黑色钻石耳钉遮盖住了,性格设定是占有欲强、手段狠辣、腹黑心机。]

    宋君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耳垂,冰凉的触感让他很安心。

    是他自十五岁就戴上的黑色钻石耳钉。

    宋君墨晦暗未明的目光继续往下——

    [受就是本文的男主角程临风,演技很强,外貌记忆点是雾霾蓝的挂耳染发,右耳垂有一颗蓝色小痣,性格的话,因受恢复了情绪感知,根本书设定不同,他变得很粘人,爱情至上。

    为了cp感和性张力,会设定一个攻必须跟受在一起的理由。剩余的,因为不打算写下部了,也没做详细设定。

    攻受的感情线是先婚后爱,事业线是强强联合。]

    不长的一段话,宋君墨从头至尾看了两遍,而后才将幽深的目光移至旁边的ipad画面。

    半晌没动静的视频里,唯有滚动的评论在叫嚣。

    片刻,画面里那扇深棕色的门忽然被打开,随后一张漂亮却清冷的脸呈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极冷的“滚!”

    宋君墨盯着画面里那人——

    雾霾蓝的挂耳染发,右耳垂一颗极小的蓝痣。

    粘人?爱情至上?

    不,冷漠又无情。

    [别说,不搞恋爱的程临风太尼玛帅了,简直在我的审美点上疯狂跳舞。]

    [这句‘滚’就很有灵性,爽!]

    [hhhh,追了一天综艺,我忽然粉上程临风了!要说打脸哪家强,还得临风来控场!]

    ……

    宋君墨随意扫了眼滚动的评论,又将目光放到视频上。

    画面里,柯烨强忍怒意,不知在程临风耳边说了句什么,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

    程临风神情未变,轻轻瞥了眼门外的垃圾桶,不轻不重地道:“什么?你舍不得垃圾桶里的东西,你要你带走好了。”

    紧接着,镜头很会的给垃圾桶来了个特写——一堆杂乱而精致的生活用品。

    [这不是程临风以前给柯烨买的情侣用品么,他在微博上秀过的。]

    [怪不得刚才柯烨进门时,特意遮挡了一下垃圾桶,哈哈哈,估计怕丢脸。]

    [哈哈哈哈,你意想不到的打脸,程临风都给你送上!]

    在弹幕里找到答案的宋君墨,再次摸了摸他左耳的耳钉。

    “宋总。”不远处,秘书恭敬地唤了句。

    宋君墨将手中的纸张放回到桌上那份档案袋里,与昨夜拿到的密件一起。

    “还有一刻钟就抵达华国了。”秘书汇报。

    ipad里,录屏画面播放完毕后又自动开始,宋君墨继续看视频,沉声问:“消息都放出去了?”

    秘书点了点头:“放出去了,特别是您跟您父亲的关系,还有您明晚参加慈善晚会的消息。”

    宋君墨静静坐在桌前,没回应。

    机窗外,漂浮着连绵的白云,看上去安逸又柔软。

    与私人飞机里冷凝沉重氛围格格不入。

    桌前的男人微垂着眸,深沉如水的目光始终落在已经循环播放的录屏画面上,像是要窥探出什么秘密。

    周秦也不知他的老板看过多少遍这一小段视频了,也不知他到底想找什么答案。

    他顿了顿,试探着又补了句:“程先生那边已经拿到邀请函了。”

    “嗯。”

    林家举办的慈善晚会的规模很大,不仅随处可见盛装出席的明星艺人,也不乏商界大佬、官场名流。

    现场高端大气,又不失精致,一幕一景都见举办方的重视。

    随处可见记者和摄像机正在努力工作,晚会现场热闹非凡。

    程临风刻意避开人群,低调入内。他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等待宋君墨的出现。

    跟他同样想法的人似乎不在少数,距离他不远的两人恰好在低声讨论宋君墨。

    “我听来的消息是说,老宋总不满在那场内部纷争中落败,又碍于宋总这两年发展太快,实在没办法拿捏他分毫。所以,想用联姻来控制宋总。”

    “我听到的消息跟你差不多,是说老宋总介绍的女人不简单,对宋家有恩还是什么,反正宋总那边不太好拒绝,所以宋总才会回国避开联姻。”

    “管他因为什么回国,反正宋总回国,对你我来说都是机遇。”

    “那是。宋总回国,估计内娱资本界又要重新洗牌了。”

    “怕不只是内娱资本界,国内整个商界也得动上一动吧。”

    “哈哈。”

    互换消息的两人相视而笑,轻轻碰了碰杯下。

    慈善晚会按部就班地进行,台上的表演一个比一个精彩,台下的艺人名流们却对今晚迟迟未到的人各怀心思。

    程临风等了半晌,始终不见宋君墨的身影,便出了宴会厅去透气。

    他刚走至建筑群后面花园,就被人喊了名字。

    程临风停下脚步,转身。

    一袭淡蓝色拖地长裙的女孩盈盈而立,正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望着他。

    程临风昨天恶补了娱乐圈的知识和明星,此刻认出面前的人不是难事。

    ——邬意媛,不久前刚出道的女团c位,人美歌甜。

    原主的大学同学,也是原主在柯烨专属休息间外看到,与柯烨表演限制级小电影的人。

    程临风淡漠回视,静观其变。

    “节目里表现得那么绝情,转身又来慈善晚会找柯烨了?”邬意媛笑盈盈地看着他,语气似闲聊。

    程临风觉得无语。

    一个无能狂怒的柯烨不算完,又来一个为爱出头的邬意媛。

    简直没完没了。

    身为起点文男主,他没有跟女人争风吃醋的经验和兴趣。而且他今天有正事,只想速战速决这场突如其来的挑衅。

    “我是直男。”程临风盯着邬意媛试探的目光,认真回道。

    确有一刹,邬意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很快,她蹙眉抿嘴,眼泪就扑簌簌往下落。

    “程先生,你非要这样说我,我也没办法。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再找烨哥了。”

    刚刚还斗志昂扬的邬意媛,眨眼间就变成柔弱的小白花,流着泪委屈巴巴地向他承诺,让不清楚情况的程临风眉头轻蹙。

    不过,下一瞬他就明白了——

    “程临风,你不要太过分!我们的事归我们,你欺负媛媛算什么?!”愤怒的质问从背后传来。

    不用回头,程临风也知道这声音来自柯烨。

    而柯烨也没让他失望,很快站到邬意媛身边,仔细察看,像是非得找出他欺负邬意媛的罪证。

    柯烨的态度显而易见,对他厌恶嫌弃,对邬意媛在意关心。

    如果原主在这,估计又会被这一幕刺激地发病。

    但程临风内心毫无波动。他没兴趣看两人秀恩爱,转身欲走。

    谁知,刚动身,他的手腕便被柯烨抓住:“程临风,事情还没搞清楚你就走?”

    柯烨的力气很大,箍得他手腕犯疼。

    “放开!”

    程临风烦躁,语气不好地命令。

    柯烨却像没听见,反而箍将他得更紧,像是怕他跑掉:“你最好解释清楚,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程临风背对两人闭了闭眼。

    “烨哥,算了吧。”邬意媛语气低婉地劝,“别因为我伤了你跟风哥的感情。

    我们刚才也没发生什么,就是……就是风哥说他前两天在剧组休息间看到……看到我们两个……”

    吞吞吐吐的话,带着羞怯与不安,怎么看都楚楚可怜。

    但未完的话,在场的三人都知道指什么。

    到这,程临风总算明白邬意媛今天演得哪一出,也清楚了当初原主为什么会看到两人亲热的那一幕。

    原主脆弱、恋爱脑固然可悲可恨,但令程临风没想到的是,原主的离开却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思及此,程临风刚刚压制住的怒气蓬勃而出。

    身后,柯烨抓着他的力度又大了几分,喋喋不休地追问:“临风,是这样吗?你看到了?”

    程临风睁眼,凌冽的寒光从他眼里迸发。

    紧接着,他右手发力,将拉着他的柯烨一个过肩摔,直接掼倒在地!

    “嘭!”

    是柯烨仰面倒地的声音。

    “啊!”

    是邬意媛惊慌失措的叫喊。

    程临风摸了摸被柯烨箍疼的手腕,看都不看在地上呻吟的柯烨,只目光岑冷地注视着脸上血色尽失的邬意媛:“滚!”

    邬意媛此前的趾高气昂,之后的柔弱伪装,全部被刚才那一幕击碎,现下又被程临风一盯,腿肚子都在打颤。

    在听到“滚”字拔腿就跑,跑了几步,又胆战心惊地往回走,跌跌撞撞地扶起睡在地上的柯烨,一起离开。

    果然,能动手就不该动口。

    一场闹剧结束,程临风轻吐了一口浊气。

    他正准备离开时,一道略带笑意,微微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那人赞扬道:“身手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