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弯的不是你一个[穿书] > 正文 第1章 第1章
    “程临风,虽然这个角色是串,但也很抢手你知道吧?如果不是致远介绍你过来,哪里轮得到你?!”

    “如果你演不好,就滚!”怒不可遏的男声在面前响起。

    “导演,您消消气,让我跟临风说两句。”一个女人在劝说。

    女人看向他,重重叹了口气,“临风,你怎么回事?来之前不是答应我好好演戏的吗?!

    这是我走之前最后一次陪你来片场了,请你看在我们合作几年的情份上,回回神认真演好吗?!”

    从硬到软,再到无可奈何,女人最后的语气算得上恳求了。

    程临风有点懵。

    刚才导演的呵斥与不满他听见了,女人的无奈与劝说他也听见了,只是眼前一众人于他来说,过于陌生,他还没搞清状况。

    察觉脖颈处传来冰凉的触感,他下意识垂眸看去。

    只见一柄泛着寒光的利剑正被他横亘在自己的脖颈处,再近一分就能划破皮肤流出鲜红的血来。

    而剑柄上贴了一个标签,标签上写着“柯烨”。

    电光石火之间,程临风明白了当下场景。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刚刚说话的女人,便冲导演点了点头。

    导演接到信号,示意了下现场工作人员,喊了一句:“action!”

    这句“开始”像是有魔力,只一刹那,原本神情恹恹的程临风宛如换了个人,他目光一凛,转动手腕,伴随凌冽的寒光的长剑瞬间从他脖颈处离开,直刺对方胸膛。

    对面穿着青衫的男子慌忙举剑去挡,一身玄色长袍的程临风却在威亚的帮助下,脚尖点地离开地面,以一个几近平行与地面的的角度朝对方飞去,凛然出招,轻巧地躲开了对方的阻挡,将长剑狠狠刺入对方心脏。

    青衫男子望着自己被汩汩出血胸膛,诧异地睁大了双眼,像是不信自己会这样轻易的死掉。

    不过须臾,他直直地倒在地上。

    程临风轻轻落地,抽回还在滴血的长剑,转身离开。

    所有动作似乎都在一瞬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唯有微微翻飞的长袍衣角,在诉说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

    自始至终,身形挺拔的程临风没有任何表情,好似刚才的他,不是杀了个人,而是切了一颗白菜,冷漠无情得像一个杀人机器。

    不知是否这场戏过于顺利,以至于程临风走了很远,才听到导演微微激动的声音:“卡!过!”

    随着导演的叫停,现场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们渐渐回神。

    “我艹,程临风是开挂了吗?!明明刚才他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突然暴起了?!

    讲真的,他把剑放在自己脖子那时,我都以为他犯病了要自杀!”

    “太惊艳了!原来程临风的演技这么好的吗?!”

    “这演技,是谁特么造谣程临风恋爱脑无心事业的?!”

    “我要说程临风刚才完美还原了剧中无情刺的形象,没人反对吧?!”

    “果然娱乐圈的绯闻不能信!不瞒你们说,就程临风刚那一剑,我感觉不是戳在陈老师心上,是戳在了我心上,我的心跳到现在都很快,他无情的样子真是日到我了!”

    ……

    工作人员们小声又激动地议论时,程临风的经纪人胡椒也惊讶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眼见下了戏的程临风走到了自己跟前,她收敛了下表情,干涩地表扬道:“刚才表现不错!”

    程临风无什表情,轻轻“嗯”了声,继续朝前走。

    胡椒慢一步跟上。

    两人回休息间的路上,足够程临风理清很多讯息——

    他穿书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就是书中的场景。

    他之所以对这本书记忆如此深刻,又在看到那柄剑的瞬间反应过来,是因为这本书里有个与他同名同姓的恋爱脑炮灰,而这个炮灰在一次串刺时,用了一柄刻着“柯烨”名字的剑自我了断了。

    原书中的程临风,用当下更准确的网络用语表述,叫舔狗。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这句话生动地诠释了书中这位程临风短暂的一生。

    程临风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收养他的父母又不幸去世。

    好在他自己争气,即便生活条件不好,还是克服困难考上了国内一流的影视学院。

    而在他刚进娱乐圈时,因为长得像程氏集团负责人程维文的前妻,被他收为养子。

    名为养子,其实是亲生儿子,只不过这其中牵连复杂,程维文迫于无奈无法认他。

    他完美遗传了影后母亲的容貌和表扬天赋,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和祖师爷赏饭吃的演技,乍进娱乐圈,可谓惊艳亮相。

    两年前,他被程维文带回程家,有了主导产业在演艺圈的程氏集团做靠山,按理说他很快能在娱乐圈混出成绩。

    只可惜,原主是个恋爱脑。

    他刚拿到最佳新人奖不久,认识了一个摇滚男歌手。

    男歌手的名字就刻在原主自杀的剑上——柯烨。

    柯烨长得帅,有才华,关键会玩,是个典型的坏男人。

    原主因为小时候的生活环境,被迫养成谨慎卑微的性格。

    敏感乖巧的他,突然遇到张扬放浪的柯烨,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脚跨进去,再也回不了头。

    他对柯烨一见钟情,到情深根种,再到彻底迷恋,直到最后因爱失去所有。

    柯烨没资源,他想方设法给;柯烨喜欢玩,他牺牲事业陪。

    一开始,粉丝纷纷劝原主,不惜在微博上给他科普柯烨的黑历史,劝说柯烨只想利用他。

    但原主不仅帮柯烨找借口,还激情开麦怼粉丝不懂爱情,嫌弃粉丝多管闲事。

    粉丝从痛心到失望,再到气愤,纷纷脱粉回踩,祝福他们渣攻贱受白头偕老,一辈子锁死!

    原主拿前途当儿戏,事业一落千丈,程维文苦口婆心劝说多次无果,最终心中的那点丢失儿子多年的愧疚也被原主作没了。

    在一次他要求原主陪他出席一个重要晚宴,而原主以陪柯烨过生日推辞后,程维文一怒之下让程临风滚出了程家。

    彼时的原主觉得,他没了全世界都无所谓,反正柯烨才是他的全世界。

    但他不知,他尽心尽力奶柯烨,让柯烨越爬越高,而他被程家放弃后没了利用价值,柯烨提出了分手。

    原主当然不愿意,他找各种机会缠着柯烨,终于拿到这次的串机会,只因柯烨是这部剧的主演之一。

    他确实见到了柯烨,在柯烨的专属休息间。

    他透过虚掩的门,看到一对男女亲得难舍难分,女孩的肩带被拉在胳膊上松松地挂着,他心中的至爱柯烨正一手掐着女孩的细腰,一手覆在了女孩衣衫半褪的胸前。

    画面香艳,堪称限制级小电影。

    以前,原主粘柯烨很紧的时候,两人也同居过。

    不过柯烨从不动他,原主以为是柯烨爱他、敬他,万万没想到,原来柯烨的性向根本不是男,而是女。

    那他算什么?他放弃的一切算什么?他为柯烨做的一切又算什么?

    原主心态崩了!

    故而回到片场的他,用原本捅向对手演员的长剑,割破了他脆弱的脖子。

    结束了他悲催又短暂的一生。

    厘清所有剧情的程临风在心里冷笑一声。

    为了一个男人去死?!

    不好意思,现在由他接手的程临风,最不在乎的是感情,最难动的就是心。

    他原本是起点文《巅峰影帝》的男主角。

    这部书的上半部分,作者用300万字阐述了他如何从一个草根一步一步爬到巅峰影帝的位置。

    原定的下半本书,要写情感缺失的他因为拥有了演技,慢慢跟cp假戏真做回归正常人的故事。

    只可惜,点家读者只爱看事业线,不喜欢感情线,所以作者写完上部分就跑路了。

    以至于刚走完事业线的他,糊里糊涂出现在这里。

    “临风,如果你早一点好好演戏,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步。”胡椒又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似安慰,又像欣慰,“好在你终于醒悟了,你跟柯烨的事,我劝了多少次,你执意不听就算了。

    但我希望你以后都能像今天一样,至少对事业上点心,对自己的前途和粉丝负点责任。

    我言尽于此,祝你前程似锦。”

    胡椒说完,背起包,将手伸到他面前。

    程临风垂眸,淡淡地瞥了眼那只手。

    原书里,今天是他和经纪人胡椒同时跟老东家风行娱乐合同到期的日子,老东家不愿与他续约,胡椒也跟他和平分开。

    片刻,程临风抬眸看向面前干练胡椒,沉稳开口:“椒姐,我会跟柯烨分手,也会认真演戏,你还愿意做我的经纪人吗?”

    乍听到他这样问,胡椒一怔,诧异地回望他,伸出去的那只手都忘记收回。

    程临风只静静注视她,静待回复。

    他能理解——

    胡椒不知劝原主跟柯烨分手多少次了,又劝程临风认真演戏多少次了,原主从没听过,两人还因此生了些嫌隙。

    就刚刚那场武戏,胡椒都拿出两人几年的合作情分来说话了。

    在程临风等待的时刻,胡椒忍不住打量起面前年轻男人——

    他还穿着剧中的玄色长袍,身形挺拔,瘦而不柴,一张小脸轮廓分明,五官精致。

    因为摘了假发,雾霾蓝的挂耳染发露了出来,将他衬得更加唇红齿白,活脱脱一张顶流的脸。

    她最初拉着程临风进演艺圈,就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表。

    如今三年过去,她依然惊艳他的长相。

    只今日跟三年前相比,她还是发现了程临风的不同——

    他的眼神不一样了,周身的气质也不一样了,甚至连说话的语调都不一样了。

    他更坚定了,更沉静了,也更冷漠了。

    现在的他,如清晨的栀子,又像深夜的弯月。

    清冷又漂亮。

    胡椒没想到是什么让他发生了这样的改变?但她却是高兴的。

    程临风不是她带的第一个艺人,却是她最看好,也最有感情的一个艺人。

    虽然程临风一再让她失望,她也准备在合同到期的今天跟他分道扬镳。

    “你说真的?”失望次数多了,胡椒不得不谨慎。

    程临风点头。

    他向来接受度高,知道自己穿书后,很快进入角色。

    胡椒是领着原主进圈的经纪人,无论是他的身世,还是他和柯烨的感情,胡椒都比任何人清楚。

    胡椒恨原主不成器,但对原主却是真心的。

    只可惜恋爱脑的原主根本劝不动,胡椒眼看他再无发展前途,才会选择跟他分开。

    但他不是原主,自然要挽留一心为他着想的胡椒。

    “我当然愿意的!”

    胡椒的眉眼沾上笑意,高兴的神情不作假。

    事情谈妥,程临风伸手与胡椒短暂交握,而后在休息间的沙发落座:“我接下来还有什么工作?”

    在他对面坐下的胡椒略微尴尬了一瞬:“除了一个你死活不愿意参加的综艺《我们还能回到曾经吗》,没了。”

    程临风对此倒是很淡定。

    他轻轻“嗯”了一声:“接吧。”

    “接什么?”胡椒诧异道,“《曾经》?你不是说这节目是柯烨要跟你分手,才想捆绑你一起签约的吗……”

    胡椒小心翼翼观察着他,像是生怕他听到柯烨要分手又情绪激动反悔刚做的决定,说到最后声音弱了下去,后面直接消声。

    程临风掀了掀眼皮,迎上胡椒忐忑的目光,面无表情地回:“不是刚好宣布分手。”

    同一时间,米国宋家别墅的书房里。

    窗外夜幕笼罩,宽大的书桌前只亮着一盏台灯,身穿黑色西装的秘书恭敬地站在书桌前汇报:“宋总,这是最新的调查结果。”

    被称为宋总的年轻男人停下手中的工作,抬手接过文件,快速浏览内容,最后拿起桌上的钢笔在最后一页纸上画了个圈。

    [时隔久远,初步调查结果跟卫央有关,卫央跟程维文有一儿子,名为程临风。]

    “按照原计划进行。”他低沉的声音在如水的夜里响起,无端让人压迫与紧张。

    夜凉如水,房间里的寒意又上一层。

    秘书挺了挺背脊,应道:“是。”

    秘书走了,书房重归寂静,男人将那份密件丢在桌上,只有犀利的目光还盯着纸上的圈。

    圈是他刚画的,笔迹未干,框着三个字,恰在灯光正下方。

    明亮而清晰。

    但因为被圈住,又给人禁锢感。好似一个人被掌控,就无法再逃脱。

    那三个字是——

    程临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