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 正文 第26章 第 26 章
    请这天,刘美云一大早就起来收拾屋子。

    早饭是陆长征早上起来做好温在锅里的,刘博文也被他一大早送到吴桂芳家去找宋金宝玩了。

    她吃了饭又给小黑煮玉米糊糊,等差不多两三点的时候,吴嫂子就带着他家老大还有二丫过来帮忙了。

    “磊子,你把那盆洋芋刮干净,仔细点。”

    “二丫,你负责洗菜,多冲两道水,别把叶子糟蹋了。”

    刘美云坐在灶台边,被吴桂芳安排了个烧水的任务。

    “嫂子,要不我来洗菜吧,那水还有点凉二丫还小姑娘呢。”刘美云实在坐不住,刚要去二丫那头,肩膀上就挨了吴桂芳一巴掌。

    “哎呀,你别添乱。这不让你烧着水么,洗菜兑温水就行了。交给俺们娘仨,你掺和进来,俺脑子还乱咧。”吴桂芳今天是一点不打算让刘美云插手。

    人陆营长心疼媳妇咧,早就偷偷拜托她盯着让刘美云少干活。

    陆营长疼媳妇儿的名声,在岛上都快传开了,吴桂芳也没往别处想。

    怕刘美云再说干活那个话,吴桂芳赶紧想了个话头岔开,“俺看你家博文好像长高了一截,现在都比我家金宝高了,皮肤也白净,你们两口子咋养的?这才半年吧,俺家金宝就是不长个,他爹天天愁呢。”

    “还没到时候吧,小孩子长个都是一阵阵的,要蹿个头的时候营养跟上多运动,而且还得看遗传基因。”

    刘永年夫妻俩个子本身不低,她自己都快一米七了,刘博文将来应该也不会矮,身高这这方面她倒是从来没担心过。

    “啥鸡阴?”吴桂芳听到一个新词儿,以为自己听岔了,停下手里剁骨刀就问:“关鸡啥事?”

    “不是吃的那个鸡,是这个基因。”刘美云用柴火棍儿在地上写两个字,耐心解释:“我的意思是,小孩子身高有一部分原因在父母,就是遗传。”

    “嫂子你知道啥是遗传吧?”

    “那个俺知道,就是谁生的像谁呗!”

    “对,就是这个意思。”

    “那俺以前只知道孩子模样随爹娘,这身高也一样?”吴桂芳琢磨了一会儿,又不大相信,“但俺们村有的娃爹娘也不咋高,那孩子都能蹿得跟竹竿儿一样,你这不准吧。”

    “这个遗传也不止跟父母,还有隔代遗传,而且后天营养和运动要跟上。”

    吴桂芳一天学堂没进过,她听着刘美云说话,觉得是自己这辈子都说不出来的那种,地上那俩字儿她也压根不认识。

    “嫂子,咱岛上有扫盲班吗?”

    “还没有呢,不过俺听周政委家那口子说,好像最近是要搞一个啥扫盲班,正在找老师呢。”吴桂芳看向刘美云,“妹子,俺看你就适合当老师啊!待会儿周政委家两口子也过来吃饭,俺要不帮你提提?听说每个月还有补贴粮呢。”

    “算了吧。”刘美云摇头拒绝,“我还要照顾家里,肯定忙不转,嫂子你要是想学认字,我空了教你还行。”

    开玩笑,当老师可不是什么轻省的活儿,而且她都怀孕了,一天大半时候都困乏得要死,哪有那个精力去折腾。

    “俺不行,俺看字儿头疼,费那功夫,还不如多纳两双鞋底子。”吴桂芳手脚麻利的在灶台上忙活,眼角笑意在脸上拉出一道浅浅细纹,“俺家几个娃会认字就行。”

    “可不嘛。”刘美云顺着她的话说:“我看嫂子家几个孩子,读书认字都挺积极的。”

    除了宋金宝。

    “俺看扫盲班的老师,到时候没准儿会落到白婷头上呢。”吴桂芳把岛上的家属想了一圈儿,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和刘美云一样刚嫁到岛上不久,在城里念过高中的二营长家的媳妇儿了。

    “白婷?”

    “就二营长家媳妇儿,比你早结婚俩月,你来岛上的时候她刚好回娘家住了段日子,前不久才回来呢。”

    刚结婚的新媳妇儿,这回一趟门就是好几月,旁人还有啥不明白的,受不了岛上艰苦条件呗。

    要吴桂芳说,都是城里文化人,她美云妹子就一点不娇气,人到岛上都好些日子了,男人孩子照顾得好不说,家里里外外都弄得妥帖。

    刘美云对扫盲班不感兴趣,谁当老师她自然也无所谓,因而笑笑就没再接话茬了。

    晚饭时候,陆长征的几个战友陆陆续续上家来,二丫和磊子就帮着招呼人。

    “美云辛苦你了。”陆长征抽空到厨房和媳妇儿腻歪。

    刘美云把围兜一拆,推人出去:“我啥也没干,都是吴嫂子弄的,你想想咋谢人家吧。”

    陆长征站着不动,附在她耳边悄声问:“今天咋样,难受不。”

    “没啥感觉。”刘美云如实说,看见外边似乎又来几个人,她赶紧一巴掌把男人呼走,“快去招呼人,我盯着骨头汤,人齐咱就开饭了。”

    “那你注意着点,别磕着碰着。”

    陆长征一副老父亲的操心模样,刚好被进来灶房的吴桂芳瞧个正着。

    “哎呀陆营长,你一个男人咋老往厨房钻,赶紧上外边去,别在这儿杵着,你媳妇儿又不会跑,盯那么紧干啥呢!”

    陆长征被吴桂芳的大嗓门说得脸热,最后盯了刘美云一眼,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俺看这岛上,谁都没有你家长征这么稀罕媳妇儿的。”吴桂芳把锅里的大骨汤一搅,舀了勺尝味道,觉得差不多了就把柴火一熄,朝刘美云道:“你那件白毛衣今天咋不穿?”

    “这不是干活嘛。”刘美云一时还没想起来。

    吴桂芳往外头瞥了一眼,压低声音道:“赶紧去换上,俺可是看见三团长家的把她侄女也带来了,还穿了个大红的小袄,那姑娘可精明着,当初一眼看上你家长征,结果没戏,这回肯定是专门来看你的。”

    刘美云眉梢一跳,还真不知道陆长征有这个小插曲没告诉她。

    “嫂子你说的是供销社那姑娘?”刘美云隐隐记得,供销社两个售货员,一个是三团长家夫人,还有一个就是她侄女。

    “就是她!俺那会儿还在老家,也是别人跟我说的,俺看不离十,反正你也穿漂亮点,咱不能输阵仗。”

    刘美云看了眼自己身上因为干活换上的粗布褂子,胳膊肘还带俩袖套,她把烧火棍儿往旁边一丢,“行,我去换个衣裳!”

    她就说嘛,每次去供销社都没个好脸色,还以为态度最差的售货员就刚好让她遇见了,看来人家只是对自己态度特别差。

    刘美云回房间把衣服一换,套上干净崭新的白毛衣,头发用皮圈松松垮垮的扎在后边,额前再弄几缕碎发,对着镜子一照,气质温婉动人,面色红润,精气神挺不错。

    她满意的走出去,在吴嫂子示意下,把最后一道骨头汤给端上桌。

    堂屋里两张桌子拼起来一共坐了十几个人,有拖家带口的营长、团长,也有还单着的小战士,原本都在热热闹闹的说话,对着一桌子热菜眼馋心热,猛地看见刘美云走过来,好些人都愣了一瞬。

    白色毛衣衬得刘美云皮肤透着亮的白净,眼睛黑亮亮的,唇色是自然健康的红晕,身段儿纤细柔美,那五官也不知道咋长的,除了漂亮还是漂亮。

    纵使天天都能看见媳妇儿的陆长征,也很没出息的看呆了,眼睛就盯着刘美云那张漂亮得晃人心神的脸蛋,全然没有一点平时当营长训练人的严肃。

    “这就是长征媳妇儿吧,模样真俊,陆营长好福气啊!”周政委夫人王秀英打眼也被刘美云惊艳到了,这么好看的姑娘,在岛上几乎找不出第二个,就连之前在她们圈子被调侃成“岛花”的白婷,这样一对比都有些逊色。

    “谢谢嫂子”刘美云走到陆长征旁边的位置,笑着回道:“哪有嫂子年轻的时候漂亮,我们以前在文工团可是听过嫂子名号的,上前线慰问演出,还在炮火底下救过战士生命,嫂子您才是我学习的榜样。”

    刘美云这番话很快就把桌上的注意力从她身上挪开,旁边有人顺着话茬就笑道:“那可不么,秀英嫂子和周政委也算是伉俪情深,两人一个战壕出生入死过来的。”

    说话的是个挺漂亮的女人,瓜子脸,挺鼻梁,头发盘在脑后,看起来干练又精明,好巧不巧的是,人今天也穿一件高领毛衣,不过是水蓝色。

    “白婷,你这嘴巴也是抹了蜜的。”王秀英笑着敲了她一下。

    “赶紧吃吧,等会儿菜都凉了。”周政委喝口小酒,眼馋的盯着桌上的饭菜。

    “对对对,大家随意点,赶紧动筷子,今天都是吴嫂子的功劳,我怕做不好糟蹋粮食,就让吴嫂子给我帮忙的,这一桌也就这个卷饼子是我烙的,还有这骨头汤要趁热。”刘美云到底是女主人,站起来用大勺先给周政委碗里添了碗浓汤,然后又挨个儿添了菜。

    饭桌上的招呼,她不说能做得完美吧,但肯定没给陆长征丢面儿。

    “美云,你辛苦了。”陆长征等媳妇儿一坐下,就在桌子底下悄悄抓人小手。

    刘美云睨了他一眼,眼神示意他赶紧吃饭。

    一大桌这么多人呢,还眉来眼去的,别说旁人,就是她自己都有点儿受不了男人的腻歪。

    而好巧不巧的,俩人这眉来眼去的小动作,刚好被对面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穿大红小袄的女孩儿瞧个正着。

    赵兰兰气得都没胃口吃饭,眼前一大桌子菜,她越看越胸闷。

    要是和陆长征结婚的是自己,那这会儿陆营长身边女主人的位置也应该是她的,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还有份供销社的正式工作呢,而且她姑父还是团长,她以后一定让姑妈给自己找个比陆营长还要强的男人嫁了。

    越想越气的赵兰兰,从盘子里捞了一块大饼子,那饼子白面做的薄薄一片儿,啥馅儿没有。

    “白婷姐,我记得你做的卷饼子可好吃了,上次去你家吃过一回,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味儿呢。”

    赵兰兰旁边坐的就是白婷,她这一句话隔着老远的男人们没听见,挨着的几个女人却是都听出话里味道不对。

    旁边赵兰兰的姑妈在底下踢了她一脚,笑着打圆场:“这可是精细的白面,肯定咋做都好吃。”

    可赵兰兰一根筋,她憋了一晚上的闷气,还不许她说两句话了,“白婷姐,下次我能不能去你家,你教我做呗。”

    “好啊,下次我教你。”白婷笑着给赵兰兰碗里挑了一筷子菜。

    就坐不远处的刘美云,权当没听见没看见,只慢斯条理的夹了块卷饼子,给里边裹上黄瓜条、胡萝卜丝,又舀了一勺自制的黄豆肉沫酱卷好往陆长征碗里放。

    陆长征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人,对这道被刘美云改成简易版的京酱肉丝很熟悉,很快吃完一个,他忍不住道:“媳妇儿,再帮我卷一个呗。”

    这时候刘美云自然依他,又给卷了一个放他碗里。

    “原来这饼子是这么吃的啊,我说旁边那碟黑乎乎的啥玩意儿。”周政委是个吃货,他看陆长征吃的喷香,等不及就自己上手也卷了一个,还别说,那味道真不错。

    “是啊,长征他们那边兴这样吃,我就试着做一下,嫂子们要不都尝下,给提点改进意见。”刘美云干脆站起来,端起盘子给一桌人都分了,到赵兰兰跟前的时候,她脸上笑容不减。

    “我不要” 赵兰兰没好气的拒绝。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美云你别介意啊,她就这脾气。”赵春梅要不是顾忌人多,真恨不得一巴掌拍她这个蠢侄女脑门上。

    “没事儿”刘美云没放在心上,转一圈一大盘饼子很快就分完了。

    吃过的都赞不绝口,周政委夫人王秀英,看自家男人一口气吃完两个卷饼子还不知足,干脆就跟刘美云请教做法。

    “嫂子,这个很简单的,饼子烙好往里边卷菜就行,主要是这黄豆肉酱,等哪天嫂子有空,我再仔细教你。”

    黄豆肉酱还是她在沪市跟周慧茹学的,不是什么独门秘方,只要舍得花钱买肉。

    “那感情好,回头我再来麻烦你。”王秀英满眼带笑,觉得这陆营长眼光是真会挑,一挑就挑中这么漂亮个美人儿,性子脾气看着挺好,关键是个聪明人,一点没有小姑娘那种扭捏害羞的劲儿。

    “那回头我也跟着凑个热闹呗,我看我家爱国也挺喜欢吃的。”

    白婷笑意盈盈的用手帕替孙爱国把不小心吃到嘴边的葱花给抹干净,脸上是一副心疼丈夫的好媳妇儿模样,桌子底下却用手偷偷掐男人大腿,不耐烦的小声嘀喃:“注意形象。”

    被掐的男人眉梢一皱,眼里闪过不痛快,但也没发脾气,只是用袖子把嘴一抹,转头又和战友喝酒聊天去了。

    而旁边同病相怜正被她姑妈在桌子底下掐大腿的赵兰兰,本就气调不顺,看着眼前跟自己关系挺好,长得也很漂亮的白婷,忍不住脱口就道:“白婷姐,听说下个月你就要到扫盲班去当老师啦?”

    “是啊,前天刚收到的安排。”白婷笑着点头。

    说到这份工作,她脸上的笑容真切多了,虽然只是一个扫盲班的老师,但好歹也有分津贴,等明年岛上的学校建好,她肯定能成为正式老师。

    岛上这么多军嫂,能安排工作的没几个,大部分女人一结婚就是在家带孩子围着男人灶台转,没事儿在院儿里做做针线拉拉家常,一眼就能看到头的日子,可不是她愿意过的。

    就像眼前这一大桌子上坐着的,除了极个别的有一份正式工作,其他人哪个不是在家带孩子。

    就算新来岛上的刘美云比她漂亮那又如何,为了嫁人听说还把文工团的工作给辞了,甚至还带了个拖油瓶,这种见识浅薄,除了一张漂亮脸蛋就没啥本事的女人,她才不稀罕来往。

    说到扫盲班,桌上嫂子们那可有的话题聊了。

    有觉得新鲜想去试试的,有觉得没必要太浪费时间,还有想去却放不下家里男人孩子怕耽误事儿的

    “美云姐,你识字儿吗?”赵兰兰故作一脸热心肠的说:“你要是不认识,可以去扫盲班让白婷姐教你啊,我听说陆营长还上过军事学校,你多认两个字儿以后和陆营长肯定更有话说。”

    赵兰兰听说刘美云家里情况不太好,她以为是穷的,指不定大字不识一个,根本配上人陆营长。

    而她自己好歹还上过几年小学呢,他们村子里,能上完小学的没几个,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什么好的都紧着她来,底下没有弟弟妹妹跟她抢,就连姑妈嫁到部队随军也能想着给她安排个体面的工作。

    她一能认字儿,二有一份正式工作,家里父母疼爱,岛上还有姑妈姑父帮衬,赵兰兰觉得自己这条件已经算够可以的了,而且她长得也不差呀,凭啥她姑妈就老胳膊肘往外拐,说她配不上人陆营长。

    被人惦记一晚上的陆长征,不知道赵兰兰心里那些小心思,只是看到有人质疑她媳妇儿的文化程度,就忍不住道:“美云不用去扫盲班,她自学能力非常强,我平时还要向她学习呢。”

    陆长征说的是大实话。

    他觉得他媳妇儿可聪明了,时刻不忘记学习,有时候他从部队带回来的报纸,里边好些内容她看得比自己还明白。

    “可不嘛,美云妹子一手字也写得贼漂亮。”吴桂芳逮着机会就往赵兰兰胸口戳刀。

    岛上谁不知道,赵兰兰那一□□爬的字儿最难认,有时往供销社门口黑板上写个通知告示啥的,她家大丫二丫都要看半天才能认出来。

    赵兰兰没想到陆营长会站出来替刘美云说话,她脸一热,有点不知所措,刚才那股得意劲儿也全都没了,这会儿又被吴桂芳冷嘲热讽,那么多双看热闹的眼睛都盯着她,顿时有点下不来台。

    再看旁边一直没说话,完全跟着没事儿人在那吃吃喝喝的刘美云,赵兰兰更生气了。

    觉得她就是那话本子里惯会耍手段骗人的狐狸精,早晚有一天会被拆穿真面目的!

    荣幸得了个狐狸精称号的刘美云,并不在意赵兰兰那点小心思,小丫头还是太年轻,啥都写在脸上,她和陆长征都扯证结婚了,今天就算她一句话不说,等明天家属楼的嫂子们肯定也会替她说。

    到时候她一个还未出嫁的小姑娘,指不定得面对多少风言风语,不过谁叫她自找的了,没脑子的醋精不值得同情。

    刘美云不同情,倒是有人同情。

    “对了美云,我听说你弟弟也在岛上,怎么今天没看见人?”

    白婷到底和赵兰兰有几分交情,虽然她也不认同赵兰兰的做法,惦记一个已婚男人,还是军婚,大家都在一个岛上相处,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干不出来这事儿。

    话题这么一转,几个嫂子们都挺好奇,也顾不上去琢磨赵兰兰今晚的抽风了。

    刘美云带弟弟随军、陆营长娶媳妇还得供养小舅子

    岛上关于夫妻俩的闲话不少,没来吃饭之前,大家对刘美云的态度也是一般般,以为这又是一个扒着婆家吸血的女人,仗着有几分姿色,把男人哄得团团转,肯定不好相处。

    不过这一顿饭吃下来,小夫妻俩浓情蜜意,陆营长挑个菜都要一口一个媳妇儿,刘美云也没有大家想象的脾气那么厉害,反而性子挺温柔挺好相处,招呼人也是面面俱到,谁的话都能接上,不小家子气。

    总而言之,这顿饭,至少让岛上的嫂子们对刘美云这个新媳妇儿,多多少少有些改观。

    “我弟放到吴嫂子家里了”刘美云笑着看向白婷,虽然也是朝自己来的,但不得不说,白婷就比那个赵兰兰聪明多了。

    她实话实说:“小孩子都皮,我怕吵着大家吃饭,而且今天忙起来也怕照顾不上。”

    “还是你想得周到。”周政委媳妇儿王秀英一脸赞同。

    这个她可太深有体会了,早先她家请那一回,家里几个孩子就跟平时没吃饱似的,又哭又闹,吵得她头疼了两三天,今天也是怕麻烦,把孩子丢家里给婆婆照看着,说啥她都不带。

    “那可不嘛”吴桂芳笑着道:“而且美云还给他们准备了一桌子吃食,说是给他们小孩儿也来个聚餐啥的,你是没见着,俺家那几个孩子,今儿一天乖得简直都不像俺生出来的,就俺家老宋那都是被他们撵出门的,就盼着俺们不在,好在家翻天呢。”

    “有天磊这个大哥照顾着呢,大丫二丫也都懂事了,能翻什么天。”宋副营长好久没有在吃喝上这么畅快过了,心情不错的他,难得体贴一回给吴桂芳碗里挑了两筷子菜,“赶紧吃吧,少说话。”

    人家陆营长夫妻俩大方,一桌子菜不说管饱,但也能让人敢下筷子。

    他家自从老娘生病,家里还有四个孩子要供养,一个人的津贴就不够这一大家子生活了,平时顿顿玉米粥,这好不容易开个荤,家里几个孩子也难得这么高兴,他还有啥不知足的。

    就是自家婆娘这嘴闲不住,有那功夫,不知道多吃两口菜嘛!

    饭桌上,跟宋副营长一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男人喝酒聊天吃菜,压根不关心女人们讨论的话题,女人们呢,眼瞅着桌上菜变少,她们还没咋吃呢,于是关于陆营长养小舅子的话题,就这么被绕过去了。

    这年头,啥都不如吃饱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