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雌虫能有什么坏心眼[虫族] > 正文 第32章 第三十二只虫
    容岚作为宴会的主角,很快就有事先走了。

    时易这个时候收到了加临发来的信息。

    加临:救命!我哥说他不想给我交罚款了!要把我嫁了!

    加临:我也在宴会,我哥居然真的找来了雄虫!还让我去跟他聊聊!

    隔着终端,隔着文字,时易都能感觉到加临内心的崩溃。

    虽然说这是一个生日宴会,但是所有的宴会上,都避免不了处对象这种事,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不过加临……

    时易:你怎么得罪你哥了?

    加临:我这么乖这么听话,怎么可能得罪他!

    时易:所以呢?你究竟怎么得罪他了?

    加临还是发来信息说没有的事。

    时易:你不是挺想找个雄主吗?平时就经常听你念叨,多好的机会,你哥都给你安排好了,去吧。

    加临发了个表示无语的符号之后没了后续。

    时易先给北辰发了信息:加临也在这里,我想去看一下,他好像有事找我。

    北辰回复了一个:好,我等你。

    时易看着北辰的回复,忍不住弯起嘴角。

    然后才切换到了加临的哥哥那里。

    时易:白彦雄子,加临说您给他安排了相亲,怎么回事儿?

    白彦:呵……

    时易:……

    白彦:他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要不然什么都不懂。

    白彦: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自己去看一下。

    时易:您挑选的雄子,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时易:所以加临到底干什么了?

    时易发了这条信息后,过了好一会,白彦才回复。

    白彦:你去问他!

    又过了一会儿,白彦又发来一条信息:他把我的雌侍弄伤了。

    时易挑了挑眉,关掉了信息界面,他很快在一个庭院内找到了加临。

    庭院里还有许多其他虫在闲逛,加临坐在一个小亭子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雄虫。

    雄虫举止自然,一直在说着什么。

    而加临背脊挺得笔直,看着就十分僵硬,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雄虫,偶尔也会说一两句。

    时易隔得远没听见也能知道他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磕磕巴巴。

    啧……

    蠢死了……

    时易走了过去,拉开一张椅子直接坐了下来。

    那个雄虫看见时易时,眼里有一瞬间惊艳之色,但他没见过在雄虫面前如此无理的雌虫,顿时又皱起了眉头,“你是谁?”

    时易对他笑了一下,“这位雄子你好,我叫时易,是加临的上级。”

    加临是时易少将的副官这件事,雄虫是知道的,他只是没想到传闻里没有雄虫想娶回家的雌虫会长得如此好看,而且他不明白好端端的,时易为什么会坐在这儿。

    一直紧张不已的加临看见时易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眼巴巴地盯着他。

    若是平时,遇到这样好看的雌虫,雄虫也愿意花点心思勾搭一下,可是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

    于是雄虫在和时易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在时易说了“你们聊,不用管我,我就是看见自己的副官在这里,过来打个招呼”之后,雄虫便又跟对面的加临说起话来。

    而加临频繁地看向时易,这让雄虫感到自己受到了怠慢和忽视,心里有些不爽。

    雄虫正想提出让加临陪他到处逛逛这种要求,一边的时易突然开口了:“这位雄子和我们加临聊天,怎么三句话不离他的兄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的不是加临,而是白彦雄子呢。”

    雄虫惊呆了,时易果然和外界传闻里的一样,恶劣不堪,无礼至极!

    “你怎么能说出如此无礼的话!你这是对本虫的侮辱,也是对白彦雄子的侮辱!”

    时易弯起唇角,“不敢,只是您这样的雄虫太多了,说是喜欢咱们加临,却好像对他的兄长白彦雄子更感兴趣。”

    “你!”雄虫站了起来,因为被平白揣测扣了顶帽子,看起来很生气,“我才不是……”

    时易瞥了眼他的手腕,突然问道:“雄子家里有多少雌侍,多少雌奴?”

    雄虫正生气,被时易这么一打岔,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三个雌侍,没有雌奴,我对养雌奴没兴趣,不玩那些,我也不是那种会无故惩罚雌侍的雄虫。”

    “哦,”时易点了点头,“看起来您是一位性格温和的雄子呢,那我对刚才的胡言乱语向您道歉,想必您不会跟我计较吧?”

    雄虫哑火了,他憋了半晌的气,又看了一旁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加临一眼,只得点头,“当然,我还不至于那么小心眼。”

    时易又看向他的手腕,露出一副好奇的表情,“那您手上戴的是什么,您说没有雌奴,又不喜欢惩罚雌侍,难道这是给您自己用的?”

    加临也看向雄虫的手腕,然后他问时易:“那是什么?”

    时易瞥了加临一眼,虽然他没做出翻白眼之类的不雅动作,但是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赤'裸裸地写着“白痴”这个词。

    加临不明所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被嫌弃了,不过还好,他经常莫名其妙地被时易和他的兄长嫌弃,都已经习惯了。

    雄虫这个时候终于看出来了,这个时易就是来捣乱的,他扯了扯袖子,遮住手腕上戴的电击环控制器,冷笑道:“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时易少将比起你那些外界的传闻来,真是有过之无不及!”

    时易眼神无辜地看着他。

    雄虫知道有时易在,他今天和加临是聊不下去了,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要和白家联姻,与白家的家主白彦谈拢也是一样的,加临一个雌虫,婚事还不是家里的雄虫做主。

    就算最后和白家的联姻不成也无所谓,他可是个雄虫,要什么雌虫没有?并不是非娶加临不可。

    白家背景是不错,白彦能力出众,加临虽是雌虫却是白彦唯一的兄弟,能和受兄长宠爱的加临结婚,比起娶其他名门贵族的雌虫好处更大。

    其他雌虫就算有身家背景比加临更好的,但在家族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地位。

    一般的雄虫娶雌君,不是找本身能力卓越,比如时易,梅宣一类的,也会找在家族有身份有地位的雌虫或亚雌,比如文洛或加临这样的。

    相比起加临这个雌虫,雄虫更看重的是他身后的白家,所以他才三句话不离白彦,并不是很关心加临本身。

    但是雄虫挺满意加临的,他喜欢性子软一些的虫,但亚雌难以生育,而加临无论是容貌还是性格都有些偏向亚雌,挺对雄虫的胃口。

    雄虫走了以后,加临才终于松了口气,“我哥把我扔在这里,我对着雄虫,连话都说不出来,幸好时易你来了!”

    时易瞥了他一眼,“你可真没用,被虫牵着鼻子走,我要不来,等你到结婚了恐怕都没打听清楚那个虫家里有几个雌侍几个雌奴。”

    加临不服,“你之前要去北辰雄子家的时候,不也什么都不知道吗?”

    “那不一样,”时易说,“他有没有雌虫,最后我都能让他没有,而你要是稀里糊涂地嫁了,只会被虫欺负。”

    这是时易第一次在加临面前明确地说出这种话,虽然加临早有这种感觉,此时听了时易的话,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颤。

    “时易……”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时易冷漠地说道:“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

    “时易,你不能这样,”加临还是开了口,发现后面的话便容易说了,“你知道的,雄虫不可能只有你一个雌虫,你这种想法真的很危险!”

    时易冷冷地看着他。

    加临压力山大地顶着时易的目光,继续说:“偶尔吃醋,争一下宠是很正常,可是要是过了,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北辰雄子会疏远你,甚至……讨厌你呢?”

    时易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他当然想过,而且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挺大。

    他不是一个正常的雌虫,他的天性里没有其他雌虫对雄虫的尊重与服从,他模仿着周围雌虫的言行,表面对雄虫看似尊敬,礼貌,其实打心眼里他是看不起那些雄虫的。

    除了北辰,那些雄虫的精神力对他毫无吸引力,他甚至觉得肆意玩弄雌虫的雄虫都是垃圾,连只知道吃喝拉撒的鬣毛兽都比他们更有存在价值。

    而北辰呢?

    北辰……是他最心爱的猎物。

    他能喜欢自己当然最好,如果不喜欢了……甚至变得厌恶自己,那也没关系。

    反正无论如何,北辰……只能是他的!

    时易不想听加临啰嗦,他转移话题:“听你哥说,你把他的雌侍弄伤了?你做了什么,气得他要把你嫁了?”

    加临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像被星兽连踩带蹦了一样复杂。

    时易嗤笑一声,“你还跟我撒谎说没有的事儿,你到底做了什么丢脸的事?”

    加临委屈巴巴,“不怪我,都怪我哥他自己没个收拾。”

    时易:“嗯?”

    加临:“那天我去找我哥,看见他柜子上有个模样奇怪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好奇,拿起来看了一下,我真的没怎么动它,它自己就坏了!我怕我哥揍我,就硬掰回原样,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时易:“所以?”

    加临:“我后来才知道,那是给他雌侍买的……那种玩具,那个雌虫……好像伤得挺重的,我说漏了嘴,我哥就说要打我,我看他气成那样当时害怕,就跟他呛声,说我成年了,他不是我的雄主不能打我,然后他就说要把我随便嫁了。”

    时易:“……”

    白彦这么生气恐怕不只是因为雌侍受伤了,而是因为在床上突发事故自己也被吓痿了吧?

    他看出来了,白彦应该只是吓唬加临,对于相亲这个事,也是仔细挑选过的,不会真的随便把加临嫁了,只不过白彦挑虫的眼光实在有些差。

    加临回想起自己刚才与雄虫相处紧张得想打地洞逃走的心情,不由得更委屈了,“早知道不如被他打一顿呢。”

    时易点头附和,“你说得对。”

    加临完全是仗着他哥的宠爱,一般没有雄主的雌虫,是要完全听从家里的雄虫安排的,大多数地位跟奴仆差不多,打骂惩罚也是合理合法。

    加临叹了口气:“我哥还把那家玩具生产商告了,赔了好多星币呢。”

    时易:“是哪一家?”

    加临:“你问这个干嘛?”

    时易:“以后避免买到他们家的东西,质量这么差。”

    加临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本正经说出这话的时易,眼神像是看见了亚虫族不但会开口说话,还突然唱起了歌!

    难道当上少将的条件还必须拥有如此独特异于常虫的思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