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荒野之王 > 第285章 交锋
    在土星倒地的瞬间,水星妹妹开着车一个甩尾,车横了过来,挡住了倒下的土山,金木两兄弟合力将土山抬上了车的后排,火星小帅哥打开后备箱,跳到了后备箱里面,把副驾驶的位置留给了于泽凯。

    另一边,在于泽凯丢刀的瞬间,站在他背后的男子从背后猛扑向于泽凯,一只手勒住了于泽凯的脖子,这个动作打乱了于泽凯的预判,丢出去的刀贴着朱泽光的脸颊飞了出去,扎在了背驼房车的门板上,刀尖入木三分,这可吓到了朱泽光,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干扰于泽凯,这刀就是正中他的眉心。

    于泽凯被抱住的瞬间,他从贴着大腿右侧的口袋内抓出第二把求生刀,右手握住刀柄,反手刺向勒着自己的那条手臂,刀尖刺入手臂之后,男子吃痛,大叫着一声想要抽回手臂,但岂是那么好抽走的?

    于泽凯的刀将他的皮肤划开,从小臂一直到手背,冲锋衣的袖子变成了布片,皮肤翻开画面有些血腥。

    在挣脱开男子的束缚后,于泽凯第二次将手里的求生刀丢向不远处的朱泽光,这一次,朱泽光看的真切,他深知于泽凯丢飞刀的牛逼之处,在于泽凯抬起手的瞬间,他转身就往房车上跳,还顺势关上了车门,也就是相差那么一秒,求生刀插在了关上的车门,再慢一秒,朱泽光必死无疑。

    围攻于泽凯的三个人见于泽凯手里没刀了,准备一起上的时候,发现于泽凯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一把刀,这三个人同时停住了向前冲的脚步,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于泽凯却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他一个箭步冲上前,直接硬刚对面拿着甩棍的壮汉,壮汉也不是吃素了,见于泽凯冲过来,他就率先举起了手里的甩棍,但是还没等打下来呢,于泽凯已经到他的面前了,左手的匕首刺进男子的腋下,右手顺势将举起来的甩棍抢夺下,低头从男子腋下来到男子的身后,起跳转身,刚刚抢夺的甩棍变成了他的武器,在背后猛击男子的后脑。

    男子当场就晕了过去,于泽凯继续冲向朱泽光的所在的房车,但是朱泽光已经将房车的门从里面紧锁,哪里还敢开门?在房车内,朱泽光看到了于泽凯丢出来的两把刀,尤其是第一把刀异常锋利,刀尖已经刺穿了房车的木质外壳,进入房箱内三公分有余。

    就在于朱泽光盯着刀刃看的时候,刀刃突然消失不见,房车的箱体上只留下了一个洞。

    于泽凯重新拿回自己的刀,如鱼得水在人群中所向披靡,根本没有人拦得住他,靠近的不是轻则见血,重则性命堪忧。

    与此同时,水星妹妹开着车也到了皮卡营地的边缘,远近光变换了两次,晃的人睁不开眼睛,就在大家都难受的时候,水星妹妹关掉了车灯,因为给别人视线造成困扰的时候,于泽凯同样是被困扰的,但是关闭车灯之后,夜视仪就发挥了作用,别人都是“瞎子”的时候,于泽凯已经恢复正常。

    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车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跳了上去,水星妹妹也是个狠人,她非但没有掉头,还开着车冲进了人群,吓的皮卡车队这些人四处逃,有两个倒霉的家伙在逃跑的时候撞在了一起,纷纷倒地。

    水星妹妹开着车从这两人的肢体上碾压过去,扬长而去。

    朱泽光拿着对讲机大喊要去追,但是上车之后发现这些车根本开不走了,启动引擎之后加油门,车身只是稍微动了一下下,当残留在油管内的油被消耗之后,油泵从油箱内抽出来的油在经过滤芯之后全都流淌在了地上,油门越大,汽油喷出来的就越多,两脚油门之后车就彻底熄火不能动了。

    上车之后的于泽凯转过头大声喊道:“阿土,阿土你怎么样?”

    土星坐在后排龇牙咧嘴的骂道:“这他妈的是什么枪?我整个后背都在火辣辣的疼,还有我的头……也在流血。”

    苍云峰见土星还能说话,顿时就放心不少,他回答说道:“我看那人拿的是个猎枪,应该是散弹枪吧。”

    金星回答说道:“没错,就是散弹枪,阿土的整个后背都密密麻麻的弹痕。”

    “射出来的是小钢珠?”

    “我不知道,我还没来得及看。”

    土星扭动着身体说道:“我没事,死不了……就是……疼……太疼了……”

    于泽凯叮嘱水星妹妹说道:“先回我们的栖身地,医药箱在哪个车上?”

    火星道:“在我们的车上,止血药和绷带全都有。”

    “到先先检查,问题严重就撤回去。”

    …………分割线…………

    皮卡营地。

    朱泽光损失太大了,十余辆车现在只有一个能动,但轮胎还瘪了,受伤了8个人,其中有四个是重伤,必须马上得到医治的那种。

    伤者被抬到了两个房车内暂时的休息,房车内的制氧机、柴暖设备都能正常工作,所带的药品也只能应急。

    朱泽光的副手看到这一幕,对朱泽光说道:“朱总,必须得送他们先出去了,伤口感染就麻烦了,这种地方很容易死人的。”

    朱泽光也不傻,他知道所要面临的是什么,琢磨着如何处理,一直都没开口。

    这时,检查车辆的伙计回来,对朱泽光说道:“查过了,只有一辆车的油管是完好无损的,其余的车全都是割断了油管,另外那辆车换上备胎就可以走了。”

    朱泽光点了点头,然后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先送受伤的兄弟原路返回去就医,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去,路上不要拖延,现在就出发。”

    副手提醒说道:“朱总,一辆车出去太危险了,一旦陷车什么的,都没有个能救援的,还是先想办法把车修好两个,结伴出去才能保证安全。”

    朱泽光把目光投向检查车辆的师傅问道:“有办法维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