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麻麻,我...我饿了。”

    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嗫嗫嚅嚅地看向旁边的女人,她红扑扑的脸蛋上缀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头柔顺的短头发,粉嫩嫩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一张小脸没有这个年纪的婴儿肥,反而有点瘦,衬得一双眼睛更大了。

    女人叫夏宛,四年前去酒吧喝酒,不小心喝醉了,走错酒店和别人睡了一觉,醒来后,就看到酒店的床旁边放了一把钱。

    夏宛当时以为自己像是言情小说的女主一样,跟不知名的大佬睡了一觉,还等着大佬来找自己再续前缘。

    夏宛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就陷入狂喜,但是,她等了十个月,直到芒芒生下来,都没有等到有大佬来找自己。

    她失望了,也放弃了,把孩子往住在乡下的妈那里一丢,自己继续逍遥自在。

    芒芒胆怯地攥着一双小手,手指被她捏的发白,紧张地等着女人的咒骂。

    那女人一头凌乱的黄色头发,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左手夹着一根烟,右手在手机上用力又很快速地打字,她打字的速度越来越快。

    果然,在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后,她烦躁地把手机一扔,回过头来,她脸上的表情是烦躁的,“吃吃吃,就知道吃,想吃饭,自己做去。”

    “还有,别叫我妈妈,谁是你妈妈。”女人骂完之后,又拿起手机,继续打字。

    旁边站着的小女孩眼神一暗,眼睛里有水珠在打转,但是,她还是懂事地没有哭出来。她转身朝着饮水机走过去,踮脚够摆在桌子上的水杯。

    经过一番努力后,她把玻璃杯从桌子上拿下来,然后,她接了满满一杯水,慢慢的喝下去。

    那边,女人已经把睡衣换下来了,拿起手机,朝着大门走过去。

    小女孩急忙地问:“麻麻,你去哪儿?”

    “你管我去哪,自己在家里呆着。”女人不耐烦地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声音刚落,大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三岁的芒芒看着被关上的大门,眼泪终于止不住了,泪珠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发出如同被困小兽的委屈哭声,“呜呜呜…”

    “芒芒,别哭了。”

    正哭的伤心的芒芒听到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嗝…谁…谁呀?”

    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嗝…嗝…”

    呜呜呜…为什么停不下来了?

    “芒芒,你快喝点水,喝完就好了。”在她脑海里的系统着急地向芒芒说。

    芒芒端着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水,然后,她真的不打嗝了。

    “你真厉害!”芒芒眼睛晶晶亮,真诚地夸赞着系统。

    “谢谢芒芒~”系统用一副哄孩子的声音,哄着芒芒。

    “你是谁呀?为什么我看不到你?”芒芒看了一圈狭小的房子,根本就没发现有人,她疑惑地问那道声音。

    “我是你的系统,是来拯救你的。”系统耐心地回答芒芒的问题。

    “系统是什么呀?为什么要救我?”年幼的芒芒不知道系统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救自己。

    “芒芒,不知道什么是系统也没关系,你只要记得,我是来救你的就好了。”

    对于一个三岁小孩,解释系统是什么太过困难。

    “好的,系苏苏。”

    “芒芒,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得。你的妈妈过几天就会把你丢弃在一条马路上,而你孤零零一个人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车撞到,然后就死…上天堂了。”

    系统想到芒芒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就没有用那么可怕的词来吓唬她。

    “上天堂是什么呀?是…像姥姥那样吗?”芒芒纯稚的眼睛里藏着一丝害怕。

    “是的。”

    芒芒在出生之后,就被夏宛扔给了姥姥,姥姥看她那么小又那么可怜,不忍心地照顾了她两年半,直到半年前,姥姥去世了,芒芒就被夏宛接了回来。

    被夏宛接回来之后,芒芒每天都吃不饱,只有夏宛心情好的时候,才会给她做一顿饭,有时候饿得不行的时候,她就会多喝水,就这样,短短半年,被姥姥养的肉乎乎的小脸,就瘦了一圈。

    “那芒芒不想去天堂。”芒芒想起姥姥,眼睛里又盈满泪水。

    “如果芒芒不想去天堂的话,那就要听系统叔叔的话,系统叔叔带你去找爸爸。”

    “粑粑?芒芒还有粑粑吗?”芒芒的大眼睛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姥姥还在的时候,她就发现村子里的小孩子都有爸爸,只有她没有,她问过姥姥,为什么她没有爸爸?姥姥说爸爸去世了。

    村子里的大孩子都欺负她,说她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有一次,那群大孩子又来欺负她,“芒芒没爸爸,芒芒是野孩子,芒芒没妈妈,芒芒是野孩子。”

    芒芒的眼睛里憋着泪水,她大喊,“芒芒不是野孩子!芒芒有爸爸妈妈!”

    “芒芒是撒谎精,妈妈都说芒芒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难道芒芒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像孙猴子一样。”

    “芒芒有爸爸妈妈!”芒芒推了一把站在她跟前,又高又壮的男孩,她力气小,根本就没有推动他。

    那个小男孩反应过来后,狠狠地推了一把芒芒,芒芒瞬间就躺到了地上,手掌都被擦出了血。眼眶中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你敢推我?就知道哭,爱哭鬼!”小男孩嚣张地嘲笑芒芒。

    几个小孩围着芒芒骂她爱哭鬼,看着芒芒一直哭,觉得她没意思,然后就离开了。

    芒芒边哭边擦眼泪,她从地上爬起来,身上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白净的小脸上也沾了灰。

    她哭着往家里走,但是,走到家附近的时候,她就努力地停下了哭声,她不想让姥姥担心。

    芒芒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屋里。

    “芒芒?身上怎么了?”旁边拿着扫把的老人看到芒芒身上脏兮兮的,手上还有血,连忙放下了手里的扫把,颤颤巍巍地跑到了芒芒面前,蹲下来看了看芒芒的伤口。

    “没事,姥姥…不小心摔了一跤。”芒芒向着老人撒娇。

    “真的?不是被小朋友欺负了?”老人怀疑地问芒芒。

    “没有~刚刚…走路的时候…被石头绊倒了~”小奶团眼睛里闪过心虚。

    “不是被欺负了就好,被小朋友欺负一定要告诉姥姥,知道了吗?”老人也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会考虑这么多,她拉着芒芒走近房间里涂药。

    “芒芒真的有粑粑吗?”芒芒的声音里有期盼也有一丝委屈,芒芒有粑粑,为什么粑粑在芒芒被欺负的时候,没有来帮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