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异书 > 正文 第142章 苏醒
    昏迷中的牧凌被儿女带到了天宫最深处。

    “小紫,把他衣服剥了。”身影看了一眼牧凌,便坐回了王座,闭目养生起来。

    小紫???

    k剥了?这不太好吧,虽然自己年纪也不小,可终究还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帮一个男的解衣,这传来去多不好啊。”想到这,小紫的脸微微发烫起来。

    “还愣着干嘛,再不动手,他就要死了!”

    王座上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吓得胡思乱想的小紫立马镇定下来。

    她蹑手蹑脚的用自己温润的小手在牧凌的衣衫上游走。

    一颗颗纽扣在她的攻势下,纷纷崩开了。

    一时间,少年那满是伤痕的躯体露了出来。

    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淤青,没有一块好点的地方。

    这一幕,让小紫心中莫名的一痛,少年那自信的笑容令她记忆犹新,可现在却。

    “还有裤子,也扒了!”身影从王座上站在了起来,手轻轻朝着地上一点。

    一尊古朴的大鼎突然出现在了小紫身旁。

    “脱光后将他放进去,记住一定得是脱光!”身影面无表情的看着小紫道。

    小紫愣了愣,这脱光是不是太.......

    可她没有说出来,而是点了点头,因为她知道自己主人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有些事情,还是别自讨没趣。

    想到这,羞愤的小紫闭上了眼睛,开始朝着牧凌的裤子摸索去。

    下一刻,她便触碰到了一个顽强的温热之物,似乎还有点硬。

    小紫,用力的往下一按,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其按了下去。

    不过奇怪的是,那玩意好像很有弹性,似乎还会伸缩,如同一个有自己意识的活物。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小紫终于将其按了出去,然后顺着那东西朝上继续摸索,最后找到了裤子的扣。

    而此刻,小紫与那东西缠斗一番之后,失去了耐心,直接狠狠的将扣子扯了下来。

    然后一把将某人的裤子拽了下来,丢到了一旁。

    由于看不见牧凌的位置,小紫根本无法将其送入鼎中。

    无奈的她只能回过头,下一秒,她便惊呼道:

    “大黑蛇啊!”

    此话一出,瞬间将一旁眉头紧皱的正在思索东西的身影打乱了思绪。

    她疑惑的回过头,下一秒在愣住了。

    脸色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神她么大黑蛇!

    她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朝着牧凌一点,将其缓缓的送入大鼎中。

    “燃!”身影轻呵一声,大鼎内瞬间火光冲天。

    一旁的小紫傻了眼,她不明白为什么师尊要将牧凌跟那条大黑蛇一起烤了,实在没有必要啊。

    将那条臭蛇弄死不就好了!

    还没等她多想,身影朝其轻轻一挥,便消失在了原地。

    身影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火光冲天的大鼎,脸色出现了一抹罕见的挣扎之色。

    真要那样吗?此刻的她犹如一个小女孩一般羞涩!

    下一秒,她便摇了摇头,那股傲气再次挂回了脸上,如同一尊镇压九天十地的女皇一般,至高无上,让人望而生畏。

    她缓缓的褪去了披在身上的那层薄纱,然后化作一道光,钻入了大鼎中!

    大鼎内的世界是一片火海,可那火海的中心,却有一座白玉台,显得格格不入却又至高无上。

    此时那白玉台上却多了两道一丝不挂的躯体。

    一道长发如瀑,一道短小精悍。

    他们互相缠绕着抱在一起。

    一缕缕火焰从火海中飘出,进入那道长发如瀑的体内,化作一缕缕精纯的能量,再由她的嘴过渡到那道短小精悍的身躯里。

    渐渐的女子的脸上多了几分惨白,而少年却多了一丝红润。

    无它,大鼎中的火焰是诸天中最为炽烈的九天玄火,即便以女子的实力,长时间下身体也会被侵蚀。

    可那少年的残废的身躯又无法直接吸取火焰中的力量。

    只需要一丝,少年便会化作飞灰,消失在这人世间。

    牧凌的意识飘荡在一处漆黑阴冷无边无际的虚无空间中。

    突然一缕光不知从何处出现,照在了牧凌身上,驱散了笼罩在他身上的阴霾。

    好暖!好舒服!牧凌忍不住呻吟道,他感觉自己现在好像处于一个极其柔软而又暖和的怀抱中。

    而外界的女子根本不知道牧凌此刻的想法。

    现在的她眉头紧皱,小腹有什么东西在游动,似乎在她的身上寻找着什么东西。

    女子低头一看,只见是那一条舞动的黑蛇,可就是这一刻,给了黑色一丝可乘之机,她猛的朝某处一扎,瞬间女人的表情大便!

    半晌后,女子身上的气势滔天,那周围的九天玄火在女子的气息下瑟瑟发抖。

    如今的她比之来时,更加强大,先天道体圣胎的力量,远超她的想象。

    现在的她才发现,这东西的潜力远远不只天道圣人那么简单。

    因为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留下的致命暗伤此刻已经痊愈,就连实力都破了一大截,隐隐要进入另一个层次!

    不过她死死的盯着下方那萎靡不振仿佛丧生了活力的黑蛇,此刻她那双玉手,正握成刀状,对准了它,似乎是想要将其斩了。

    最空,那片火海中,一道身影腾空飞出,消失不见。

    只有一道不甘的叹息声在寂静的火海中久久回荡。

    而牧凌,在那阳光下开始冒汗,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那么热,这里面似乎还带着点其它东西,似乎是失去了一些什么东西,又得倒了些什么。

    而且此刻的他感觉有点虚弱,似乎是肉体与精神上共存的。

    如今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想到这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此刻,外界牧凌的躯体开始逐渐恢复,在女子的帮助下,他的躯体除了苍老外,其它已经恢复如初。

    此刻的他也可以自主吸收外界的火焰了。

    不过牧凌依旧没有完全脱离危机,因为他的寿命已经到头了,这个只有看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帮助他。

    一团团玄火朝着玉石台上疯狂袭去,想要将这具躯体化为灰烬。

    牧凌只能感受到一股炽热之意在不断影响着他。

    那股力量似乎要将他的一切都焚了。

    外界

    女子穿好了衣衫,此刻的她恢复到了原来的高高在上凌驾九天的模样

    她端坐在王座之上,正要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却又停了下来。

    好自为之!她看着散发着恐怖温度的大鼎喃喃道。

    说完后,她才闭上了眼睛,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

    白玉台上,牧凌的肌肤,血肉的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具白花花的骨架。

    两眼空洞的中心,隐隐有一团火花在跳动。

    那团火花好像是牧凌那不屈的意志,此刻竟然开始吸收那外界的玄火,开始壮大自己。

    那白花花的骨架在玄火的作用下开始变得晶莹剔透,十分璀璨夺目。

    可能玄火也不知道,自己不是在吞噬而是在锻造。

    替某人锻造他的肉体与意志。

    随着时间的推移,牧凌的骨架越发变得像一件艺术品,在火焰的烘托下,万法不侵。

    渐渐的骨架表面出现了一根根晶莹剔透的筋脉,在玄火下,断了又生,生了又断。

    慢慢的,那一根根重新长出来的筋脉在玄火的作用下存活的越来越长。

    最后那些筋脉在玄火下依然可以完全无视其的力量。

    随着筋脉与骨架的完成,那些筋脉中出现了血红色,接着它的表面开始有些细小的东西衍生出来。

    慢慢的,牧凌的身躯重新出现,而且重回少年,不在那么干瘪。

    沉睡中的牧凌意识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着他,但他睁开眼时。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火海,接着,他便惊悚的站了起来,底下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凉意,他下意识的往下看,顿时愣住了。

    他的衣服去那了!

    接着他开始回想起来,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脑海中最后的画面只有俩道绝世容颜。

    而眼前的环境也十分诡异,好像血魔神族那个将自己笼罩的东西。

    自己出现在这,是跟那两个女的有关系吗?

    其中那道紫色的身影,他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些熟悉。

    而他现在的身体竟然恢复如初,要知道他可是在那一尊神帝下受了重伤,而且他记得他用出了那剑斩时光,当时的他好像就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

    看来得那俩个姑娘救了自己啊,能把已经半只脚跨入棺材的自己救下来,那等人物绝对不简单。

    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牧凌赫然发现自己那本就无双的肉身如今远胜从前,而且体内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位于他的丹田处。

    不是先天道体圣胎,也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似乎是来自本人的。

    可他以前都没发生过这一点,应该是昏迷这段时间多出来的。

    而那股力量对自己没有恶意,反而不断的强化着自己的韧性。

    可他明明与那二人并不相识,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

    思索了一番后,牧凌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道身影。

    他老爹!

    除了他老爹,好像也没人能与这等世外高人扯上关系。

    接着,牧凌笑了起来,没想道,就在刚刚,体内那股能量的作用下,他突破到了真神!

    想到这,牧凌暗暗下定决心,等见到那两个女子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报答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