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129章 第129章师祖让妖王关照关照你……
    129

    仙剑宗有天榜和地榜两大排名,天榜记录的是宗内千岁以下,化及化上的修士战力排行,至于地榜,则是二百岁内,化以下的弟子实力排名。

    由于天榜上大部分为宗门老、峰主等大能,平难得一见,离低阶修士远,诸位弟子们更关的还是地榜。

    地榜只刻录一百名,对于宗内数万弟子来说,每一个能上榜的,都堪称宗门风云人,乃至因为仙剑宗剑道魁首的地位,这些弟子在整个修真界,也都是排得上的天才。

    至于地榜排名第一的樊律,更被许多同门认为,是当世年轻一辈中第一人。

    出身仙剑宗,这些弟子中自有一份傲气,能入地榜的更是如此。

    虽说界时常有新出的剑道天才上门挑战,但只要有地榜上的师兄出手,总能击败来,时间一,大部分弟子如凌霜道君所说那般,有些忘乎所以。

    两月前,玄清道君击败不少仙剑宗天才,那些弟子受到打击后,中仍是不服气。

    毕竟玄清道君虽然压制了修为,但他数百年对敌验、对剑道的理解,都远非年轻修士能及,也不是区区几个小境界的修为能抵消的。

    只除了樊律跟着玄清道君,要与他再比一场,他弟子并未将前的失败放在上。

    直到他们听说,玄清道君不耐烦樊律纠缠,要他跟自己的徒孙比一场,而他徒孙修为跟樊律一样,不元婴后期,还是个法修!

    倒不是说剑修看不起法修,但是同等修为下,法修战力不及剑修,这是公认的实。

    不少剑修能够越阶挑战法修,而樊律,更是能越阶挑战剑修!

    寻常法修是比他高两个、甚至三个小境界,都未必有胜算,玄清道君竟让他徒孙跟樊律打?

    不论他徒孙当真是天才,或玄清道君自视高,这个消息一传开,立刻引来大量关注。

    原本在演武场的弟子纷纷围来,不在此地的得到消息,也往这边赶,还有一些仙剑宗高层在暗中关注。

    “看热闹是人类的天,不管你是冷酷无情的剑修,还是街头退休的大爷大妈,都不能免俗。”看着呼啦围来的人,陈轻瑶暗想。

    樊律和萧晋正走向擂台,她冲樊律努了下嘴,低声问玄清道君:“师祖,这是怎么回?”

    原以为跟师祖交手的也是大乘道君,结果他老人家竟被小年轻缠上,陈轻瑶觉得,如果不是师祖先做了什么,一般小年轻哪有那么大的胆子跟着他不放。

    玄清道君觉得自己挺冤枉,瞪眼道:“不闲来无逗他们玩玩么,谁知道年轻人这么死眼。”

    说来说去都怪凌霜,要不是他打着打着不见人,他也不至于找年轻人解闷。

    陈轻瑶大概猜到怎么回,也知道师祖是待得无聊了,要不是为了她跟萧晋,估计他老人家这会儿早已去别处潇洒。

    她歉意道:“我和萧师弟让师祖费了,左右在仙剑宗没有什么危险,我们一时半会儿又无法结束,不如您先去别处散散?”

    “那不行,谁说仙剑宗没危险,最危险的是这。”玄清道君立刻拒绝。

    要他把两个徒孙放在仙剑宗,信不信等出去游荡一圈回来,两个宝贝徒孙成别人家的了?

    抢徒弟这种行为,在修真界又不是什么新鲜。

    至于仙剑宗一个纯粹的剑道宗门,为何会抢一名器修和一名法修?

    笑话,一名地阶器修意味着无数柄宝剑,你看哪个练剑的不眼馋!

    另,虽然没见萧晋出手,但玄清道君对自己徒孙有一百个信,能打败剑道天才的法修,他岂会是一般法修!

    两个徒孙都是香饽饽,要是把他们弄丢,等小徒弟来到上界,还不得跟他一哭二闹三上吊?

    所以必须盯紧,寸步不离地盯紧。

    说话间,人越聚越多,看着台上两道挺拔的身影,底下亦是议论纷纷。

    “那是玄清道君的徒孙?果然气势非凡。”一名弟子点头赞道。

    另一人道:“应当是有不俗的实力,否则道君岂会轻易叫他出手?但若要与樊师兄相比,只怕还是不如。”

    “不错,若他是剑修,得到玄清道君真传,今胜负还真有些不好说,可他却是法修……说来也怪,道君的徒弟也是剑修,怎么收的两名徒孙无一人走剑道?”

    “收那位地阶大师为徒倒不奇怪,据说她不百余岁,有如今的实力,如此天赋,恐怕不论走什么道,都叫人难以放弃。”

    “提起那位大师,我已见严师姐淬炼后的剑,啧啧,当真是……可惜只有十个名额,轮不上我等,那位大师若是我仙剑宗的人好了。”

    众人热闹的谈论声中,台上二人已站定,互通了姓名。

    与旁人的好奇热切相比,他们两个气氛倒有些诡异的平静,好像一会儿不是要打一场,而是闲谈议一般。

    萧晋面上含笑,拱了拱手,道:“樊兄,请出手吧。”

    “请。”樊律言语简略。

    话音落下,一道冷冽的剑光斩落,这一剑没有任何花俏,简单得好似初学剑道人,每必练的基础招式。

    然而每一个曾败在樊律手下的仙剑宗弟子,此时都忍不住中一凛,仿佛回想起自己在对方剑下,无力应对的模样。

    “这小子实还不错。”玄清道君忽然对陈轻瑶道。

    想在剑道上有所成,除了悟奇佳的天才,实还有一种笨法子,是每挥剑三万次,不论严寒酷暑,不缀,挥上一年两年、八年十年、乃至上百年,是朽木,也能雕成栋梁。

    他看得出,樊律剑道天赋并不比仙剑宗他天才出色,而对方却能力压那些天才,想必人后下足了苦功夫。

    陈轻瑶原本对萧晋信满满,听了这话,不由微微皱眉,“那萧晋会是对手么?”

    能被师祖开口称赞不错,那樊律肯定极优秀。

    剑光浩瀚,仿佛能碾压一切,此时萧晋才抬手,提起-枪,平平刺出。

    玄清道君见了,笑道:“你师尊别的不行,眼光还是不错的。”

    樊律确实刻苦,但他这般的人,最怕的是遇见悟比他好,刻苦又不在他下的,显然萧晋是这种人。

    陈轻瑶已看见结果。

    -枪轻易破碎了剑光,可怖的攻击如巨浪席卷,无数紫电汇聚,耀眼的光芒让人恍惚以为是天雷降临。

    这一瞬间,不说枪刃所指的樊律,连围观弟子都脸色大变,感受到了死亡威胁!

    令人惊胆战的雷光后,众人看见萧晋仍旧站在原地,而樊律却往后退了半步!

    他能在那样可怖的威力下存活下来,并且表看着毫发无伤,已然说明自身的实力。

    可他又确确实实退了半步,虽然仅有一招,还不算落败,却已分出胜负。

    修真界剑道魁首、仙剑宗最得意的弟子,败在一位名声不显的法修手上!

    在场弟子鸦雀无声,甚至暗中关注的宗门高层都一时反应不来。

    许多化修士暗暗反问,若是他们,能否抵挡住那一枪?

    答案竟是未知。

    陈轻瑶下一松,转头笑道:“师祖说错了,师尊当初并不乐意收萧师弟为徒,是我硬塞给他的。”

    “什么?”玄清道君一下子瞪大眼,“我看那小子现在没人压制,飘得很厉害!”

    这么好的苗子都不想要,他寒山是要上天呐!

    想来隔代亲这一点,算是修士也不能免俗,以往寒山真君身为小徒弟,也曾有被玄清道君一口一个乖徒儿好徒儿的子,现在只剩这小子那小子了。

    擂台上,樊律脸色有几分灰败,前后短短两个月,以往从未有败绩的他,尝到了两次失败的滋味。

    幸而前已有一次铺垫,他也是志坚定人,很快收敛情绪,干脆道:“我输了。”

    “承让。”萧晋拱手。

    他跃下擂台,人群不自觉让出一条通道。

    走到玄清道君与陈轻瑶面前,萧晋笑着唤道:“师祖,阿瑶。”

    “不错不错,”玄清道君满意地直点头,“没堕了咱们师门的威风。”

    三人在满场瞩目中离去,直到他们走远,众人方才回,这群出自顶尖大宗的天骄子面面相觑,一时百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

    宗门内某一处,凌霜道君叹道:“玄清这两个徒孙,确实不凡。”

    当年玄清一人,压得仙剑宗上下无光,现在来了他的徒孙,同样又是如此。

    虽说让弟子们受点打击,是凌霜道君想见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怀疑,莫非这玄清的师门,天生克他们仙剑宗不成?

    另一道声音道:“如此天才,可惜非我仙剑宗人。”

    “想招揽他们,难呐。”

    这么多年,从下界来到上界的,又不是只有玄清师徒,却只有他们,始终不曾投靠某方势力。

    他人,既然能顺利抵达上界,自然都是绝世天才,算跟上界天才比也毫不逊色,他们脾各异,唯有一个相同处,那是属于天才的傲气。

    可是再傲气的天才,最终也得认清现实,知道最有利于他们的做法,是选择一方大势力加入,否则身为散修、又是下界出身的散修,后修行路只会艰难无比。

    唯独玄清,即被人逼到山穷水尽,即贪财的名声传遍修真界,连个凡人都能暗地取笑,也不见他低头。

    这一点,让人既觉得可恨,又由衷觉得佩服。

    不然,他凌霜身为仙剑宗掌门,又不是当真是什么闲人,随一个大乘上门,值得他亲自跑出山门相见。

    他嘴上提起玄清诸多嫌弃,但这个人的确是他看的,想必他人也是如此。

    玄清道君带着两名徒孙,在仙剑宗掀起一拨又一拨浪潮,宗门高层则在凌霜道君的示意下,暗暗关注门下弟子。

    若有人知耻而后勇,从此越发刻苦修炼,那即天赋差些,也是可造材;要是有弟子因中不平,生出什么歪思,想走旁门左道,对方的剑道大约也走到了头,往后再不必特意培养。

    这些暗中的汹涌,仙剑宗弟子并不知道,陈轻瑶和萧晋更不会了解,他们两个,不是一同入万剑谷,是一个铸剑、一个练枪。

    偶尔也有人上门挑战萧晋,他出去与人交手,却不曾停留,也没花思与什么人结交,很快回来继续修炼。

    两名徒孙那无旁骛的劲头,看得玄清道君都有几分汗颜,于是大大减少了到处搞的时间,关起门来安安分分修炼了一阵子。

    只是他一安分,反倒把仙剑宗高层的七上八下高高提起,唯恐此人是在憋什么坏招。

    足足花费两年,陈轻瑶才将答应仙剑宗的十柄宝剑铸完,不止器道造诣得到不小的提升,万剑谷的锤炼,更让她的战力迅猛攀升,前刚出时间法阵,那种修为与实力不符的虚浮几乎不见。

    玄清道君晃着腿道:“再去一处地方,想来差不多了。”

    他本打算说走走,还是陈轻瑶好说歹说,才同意去跟凌霜道君道个别。

    请陈轻瑶铸剑的报酬早已奉上,得知他们要走,凌霜道君又给了她和萧晋几样珍品,只道是补上的见面礼。

    他笑着发出邀请:“后若要来仙剑宗做,随时欢迎,算常住也无妨,除了万剑谷,宗内还有几处试炼身手的好出去。”

    玄清道君顿时警惕,“你仙剑宗又不是仙境,一群臭烘烘的剑修,有什么好看的,别想拐骗我徒孙!”

    陈轻瑶很想提醒一句,师祖您老人家,似乎也是一名“臭烘烘的剑修”啊,发起飙来连自己都骂,果然是一名狠人。

    好歹是自己师祖,她没有拆台,只笑道:“多谢掌门厚爱。”

    凌霜道君暗暗感叹,若是寻常元婴后期,算她是地阶炼器师,听见他刚才隐含招揽的话,多少会有些受宠若惊,面前这小女娃却镇定非常,且看不出任何动的迹象,果然不愧是玄清的徒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只怕对方要是真的答应了,他说不定还会有些许失望?

    察觉到自己矛盾的小思,凌霜道君又是摇头失笑。

    看见他的笑,玄清道君总觉得这狐狸脸不怀好意,当下也不多说,卷起两个徒孙闪身离去,一口气奔出上万,才放慢速度。

    “师祖,接下来我们去哪儿?”自从来到上界,陈轻瑶发现他们不是在往这儿奔,是往那儿奔,会不会在师祖带领下,奔完上界所有大势力?

    这些大势力与下界有所不同,下界如天元宗、飞云宗这些,并没有专注于某一道,宗内百花齐放,剑修、法修、丹修……齐聚一堂,而上界,有专修炼体的无上仙宗,有专注剑道的仙剑宗,亦有主佛道的禅意仙宗等等。

    她感觉有点像上学的时候,大家小学中学时期什么都学,到了大学各自选专业分科,唯一不同的是,上界这些修士,从修炼初始必须选定将来要走哪一道,要拜入哪个宗门。

    当然,什么道都修的门派也有,但似乎很少能发展成为有渡劫修士坐镇的大势力。

    玄清道君嘿然一笑,道:“到了你们知道。”

    陈轻瑶顿时生警觉,前几次只要她问,师祖立刻会说要去哪做什么,这回却这样秘秘……总觉得不妙。

    难道这次他们不去哪个大宗门叫门了吗?

    陈轻瑶一向很有危机意识,感觉到不妙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得先检查一下囤货充不充足!

    她扫了眼自己的储镯,虽然在时间法阵内消耗了很多灵石,剩余依旧不少,上品三四万,中品数百万,下品也有上千万。

    接着是大量妖兽,有萧晋猎来的,有无上仙宗那些体修猎杀的,一个储镯装不下,她又专门另备了两个来装,妖兽可以作为食,也可以作为部分炼器材料。

    再有为仙剑宗铸剑,凌霜道君提供的灵材和报酬,大部分也为上佳的炼器材料,和一些罕见的珍品矿石灵材。

    至于丹药,她和萧晋萧晋用玄阶的可以,从下界带来的还有许多,储备还算充足。

    是成品的法器阵盘这些,当初在来往上界路上消耗多,后来只稍微炼了几件,一直没来得及补充。

    她试探道:“师祖,我们能不能中途停下,先准备一些资源?”

    玄清道君一摆手,道:“不用准备,我们要去的地方资源很多。”

    资源很多?难道要去打劫?陈轻瑶感觉更不妙了。

    这一回在路上花费的时间比前都久,沿途大城池大势力由多到少,最后来到一片苍茫林海,此处林海广阔,胜陈轻瑶以往全部所见。

    他们在林海上空疾驰,可以感觉到下方一道道气息升腾,有一些是妖兽,有一些则好像是……妖族!

    师祖竟然带着他们两个跑到了妖族的地盘上!

    据她所知,上界人族与妖族的关系跟下界一样,并不融洽,甚至因为历史遗留原因,还相互仇视,只是各自盘踞一方,才勉强相安无。

    若有一名妖族大摇大摆走在人族城池,只怕立刻会被群起攻,反来,人族进入妖族领地,也会被当成送上门的点。

    随着他们越走越深,下方气息也越来越强盛,陈轻瑶感觉底下的妖兽已不在六阶下。

    察觉到头顶上的动静,一头头巨兽蠢蠢欲动,只是有大乘道君在场,才乖乖蛰伏。

    陈轻瑶紧张后,又松了口气,想有师祖在,总不会有,不知道他老人家带他们来妖族地盘做什么,这儿也有地方试炼?莫非他交游广阔到连妖族也有熟人——不对,熟妖?

    还没想完,身体忽然往下坠去,她下意识提气,要追上师祖,却发现似乎被什么压制,无论怎么费劲,都只能向下掉落,在她正下方,有一头巨兽正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美味上门!

    玄清道君身-形悠然远去,原地只留下他的声音,“你们两个先跟底下这些小家伙玩一玩,这的妖王我认识,师祖去打个招呼,让他关照关照你们。”

    “……”陈轻瑶无语凝噎,看着越来越近的猩红大嘴,一根獠牙比她人还高,师祖管这叫小家伙?

    不靠谱的师已离去,她跟萧晋只能自救,腾空扭身,在妖兽鼻尖上轻巧一点,有惊无险安全着地。

    不等两人说话,在他们周围的空地上,缓缓步出一头、两头、三头……足足五头妖兽!四头六阶,一头七阶!

    师祖这是特意选中了妖兽窝,把他们踢下来做点来了!

    六阶妖兽,化初期左右的修为,七阶妖兽,化后期到大乘初期间。

    而他们两个只是小小的元婴后期而已!

    陈轻瑶和萧晋对视一眼,无可奈何提起一口气冲了上去。

    若是在历雷池、万剑谷前,二人面对这样的阵仗,只能转头跑,如今倒可以试着一战。

    主要是妖兽虽然多,却由于体型于庞大,无法同时出手攻击渺小的对手,给了两人一一击破的机会。

    但面对这样的巨兽,他们依旧战得艰难,陈轻瑶边打下边嘀咕,不知道师祖找到妖王了没有,说好关照他们两个,不知什么时候能来。

    忽然,林海深处传出一记的啸声,那声音威严无比,让人听见,不由生出顶礼膜拜的思。

    正攻击两人的妖兽同时停下,趴伏在地。

    “难道是妖王?”陈轻瑶下一喜,“师祖果然没骗人。”

    下一刻,几头巨兽起身,却没有离去,而是变换队形,原本各打各的,此时相互间竟有了配合,然后以翻倍的战力,再次向两人袭来!

    陈轻瑶:“?!!”

    这是师祖说的关照?您这是坑、坑徒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