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开局入赘大唐李家 > 第一四六章 出师未捷自挂东南枝
    ()  辛弃疾登上城楼的第一时间,看到一只手,李白的手。

    他很是高兴,激动的伸出手去握住。

    “稼轩,干的漂亮!”

    李白的年纪比辛弃疾大不了多少,见他在城楼下和巅峰状态的项羽搏斗,虽然一直处在下风,但虽败犹荣。

    看着李白祝贺的笑脸,辛弃疾也跟着咧开嘴笑起来。

    “稼轩,没事吧。”

    杨默走到跟前,手搭在辛弃疾的肩膀上,眼神很是欣慰。

    “刚刚那九箭是杨大哥射的么?”

    少年辛弃疾性子耿直,有什么就说什么。

    刚刚在城楼下遇到项羽的时候,心里还在想,完犊子了,这下是要当俘虏。

    虽说让西楚霸王俘虏了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但辛弃疾还是不愿走到那一步。

    可面对强大的项羽,和身后不是自己的城池,辛弃疾破天荒的着急起来。

    如何破局从开始一和项羽交手时,他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项羽不仅勇,而且对战经验极其丰富,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多次卖破绽,吸引他进入弓箭的射程范围内,都被项羽识破。

    在最紧要的关头,辛弃疾已然快要撑不住了,杨默的九箭连发,逼退了项羽,更吓住了他,不敢越雷池一步。

    原本就对杨默很有好感的辛弃疾,此番再见到这个比自己大几岁,被李白称作大哥的男人,态度也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从最开始的杨公子改口叫做杨大哥。

    “还是你引的好,如若不然,我纵然再大的力气,也射不到他。”

    杨默注意到了辛弃疾对自己称呼的变化,心中甚是欣慰。

    若是穿越者都能像辛弃疾这般,对自己一见如故,自动叫大哥,那该多好啊。

    只可惜,不现实。

    “杨大哥,这封信没送回去。”

    辛弃疾从怀里掏出那封给郭嘉的信,略的歉意。

    “没事,这事不着急。”

    杨默安慰着,辛弃疾道:“杨大哥放心,这封信我一定送到。”

    这边正说着,就见城楼上又要放下一个吊篮。

    三人也没了聊天的心思,转头看去,见王珪正在士兵的扶持下要上吊篮。

    杨默更是走上前问道:“王大人,这是要去干什么?”

    王珪身穿官服,十分的政经,怀里还绑着布袋。

    “下官奉世子的命令,前去敌营走一遭。”

    脸上神色自如,甚至有些高兴。

    “去敌营走一遭?”

    杨默一愣,这外面都开始排兵布阵了,眼瞅着要打起来,你去敌营干什么?

    突然想到了虞姬的事,开口问道:“可是要去劝降项羽?”

    王珪则道:“公子说笑了,那项羽乃是贼军首领,如何能因为一名女子而投降?”

    “国公爷贤名远播四海,今朝黄巾贼子虽是犯我边界,却也要先礼后兵才是。”

    胡说八道,杨默心里反倒是乐了,不想招降项羽,你李建成绑虞姬做什么?

    如今虞姬还被李建成软禁着,为的不就是对付项羽么?

    “王大人就不怕,一去不回么?”

    杨默对李建成和王珪这主仆倒是有些佩服,一个敢说,一个敢干。

    “两国交战,尚不斩来使,项羽岂会这般。”

    王珪的自信和笑容,着实让人很意外,似乎他真的是一点也不害怕。

    当下冲着杨默微微行礼,随后在吊篮里坐稳,让士卒慢慢放下。

    不管如何,王珪有这般胆气前去敌营,还是很让杨默三人钦佩的。

    当下也跟着还了礼,口称:“祝王大人旗开得胜。”

    王珪下了楼,理了理衣衫,将辛弃疾留在城楼下的马牵起,而后翻身上马,向着敌军阵列缓缓而去。

    不等走到阵营前,一轮羽箭便射了过来。

    射在他前方五十步,显然是警示他停下。

    杨默站在城墙上看着,心里一边盘算着王珪出使这件事,一边吐槽:“黄巾军挺不会过日子的,想要拦着他,让人喊一声便是,何必要浪费这一轮箭羽。”

    辛弃疾则道:“杨大哥有所不知,项羽这边做便是要彰显黄巾军的军势。”

    杨默则一愣,看着辛弃疾很是意外。

    他周围耿直的人不少,但像辛弃疾这般心直口快,认识没多久就能如此自来熟的却还是头一个。

    李白则伸手道:“大哥,对面来人了。”

    杨默和辛弃疾看去,果不其然,对面阵营中走出一个人来,看样子冲着王珪说着什么。

    俩人隔空交流一番,随后那人转身回营,没多久阵列散开,让王珪进去了。

    王珪进入阵列的一瞬间,散开的军队马上合拢,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这前锋军应该是项羽亲自带的,军容确实与众不同。”

    李白见那帮士卒动作迅速则整齐,轻声感慨。

    杨默则看着茫茫军队入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多久,就见远处又有了动静,只见一群士兵扛着一根长旗杆模样的木头,随后在地上挖了个坑,将粗旗杆立起来。

    城楼上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大哥,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李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怎么树起一个旗杆来。

    杨默也是不解,皱了皱眉,视线余光忽而看到挂在城楼上的张宝尸体,猛然一愣。

    不等他说话,李白惊诧道:“那是王大人么?”

    他这么一嗓子,把旁边恢复往日镇定,稳坐钓鱼台般的李建成也吓了一跳。

    城楼上众人看去,只见几个士卒拖着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拖死狗一般到了旗杆下。

    不是王珪又是何人?

    “他们这是要把王大人吊在旗杆上么?”

    辛弃疾也跟着惊讶道。

    李白则观察的更仔细:“王大人怎么像是死了一般?”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城楼上众人心中所想全都说了出来。

    李建成也不再淡定,王珪出现的一瞬间他就站起来身,脸色唰的一变。

    待到王珪被吊起来,身子随风微微摆动后,杨默微微侧脸看去,李建成的脸色铁青无比,一副要杀人的心。

    不光李建成没想到,杨默也没想到黄巾军居然如此的强硬。

    根本不管什么两军对战,不斩来使的规矩,直接把王珪给吊了起来。

    “竖子安敢!”

    李建成咬牙切齿,手掌按在城墙上,手指因为愤怒扣着城墙砖,给杨默一种错觉:他会像扣豆腐一样扣下来。

    杨默很不理解,你这边如此高调的把人家的弟弟挂在城墙上,为什么还要派王珪前去当使者?

    这不是把王珪往阎王殿送么?

    王珪也是奇怪,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还就乐呵呵的屁颠屁颠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