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 > 43.凌晨聚会
    简直不可理喻。

    周自珩一路都没有说话,也不想听夏习清和商思睿说话,只好戴上耳机闭着眼睛假寐。随机播放的日推像是被谁施了法似的,歌词句句直戳周自珩的心。

    [Dangerswhatwe’redoing.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玩火。

    Welocklipstoruin.我们亲吻着走向毁灭。

    Don’tyoutrustlove?你难道不相信爱情吗?

    Nevertrustlove.永远都别相信。]

    什么破歌,周自珩烦躁地按了两下耳机的线控,换了首歌。耳机里的音乐从迷幻的电音女声变成了简单的吉他和弦。

    [我们都懂怎么游戏,寻风险最低的开心

    坦白不在选项里面,事与愿违就没关系

    话题要跳跃得聪明,距离要暧昧而轻盈

    不管是谁先越了线,过了明天也该忘记]

    Excuseme?

    这个音乐App的日推算法是谁写的?

    是魔鬼吗?

    周自珩解了锁,正准备打开日推歌单看一下今天究竟都给他推了哪些魔鬼歌曲,谁知正巧,一条跳了出来,是死党兼发小的赵柯。

    [柯子:珩哥,你啥时候回北京啊,前几天老四儿从队上回来了,一起出去聚聚啊。]

    老四也是和他在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是个混不吝,跟他关系没那么亲,但也算是一起长大的发小。

    [珩珩:我不去了,我回北京要试镜,最近档期贼满。]

    [柯子:咱能不挣这辛苦钱了吗?图啥啊一天到晚跟超人似的到处飞,连个私人娱乐都不能有了,你看看你都二十了连个恋爱都没谈,你出去溜达一圈但凡长得不错个子过了180的谁是母胎单身啊。]

    [珩珩:皇帝不急太监急。]

    [柯子:你柯哥哥我人帅心善不跟你这小破嘴计较,话说回来你不会还惦记着小时候那小姐姐吧,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人现在说不定都结婚小孩儿都打酱油了,你就不能换个人惦记?]

    周自珩本来想怼他。可看见[换个人惦记]这几个字,他觉着心里发虚。尽管才20岁,可正儿八经的艺龄也有14年了,在圈里泡了这么久,追他的人大有人在,他却从没动过心,不是自己真的对恋爱没有期待,只是因为儿时的一段记忆,到现在都是意难平。

    老实讲,他都快不记得那个女孩的长相了,有时候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以为会一直这样,在茫茫人海里等着。谁知横冲直撞冒出来另一个人,还是个男的,不,是个渣男。

    可周自珩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有点动心了。

    的确是怀抱着移情别恋的愧疚感换了个人惦记,可完全是从一个意难平换到了另一个意难平。

    [柯子:怎么不回啊?你不会不高兴了吧。]

    [珩珩:我不高兴你个锤子。]

    [柯子:没有不高兴你就把头像换了吧,一朵小花戴那么些年,娘儿们兮兮的。]

    [珩珩:滚。]

    周自珩退出了聊天界面,点开自己的头像。

    “到了,自珩下车~”商思睿伸了个懒腰把帽子戴上,推了一把夏习清,夏习清看见周自珩盯着自己的头像看,也跟着发了呆,这才准备站起来。

    周自珩应了一声把手机放回兜里下了车。

    他们三个人的房间本身也就在同一楼层,助理们的房间则是在两层楼下。上电梯的时候他们商量了一番,决定先回自己房间洗个澡再去商思睿的房间。

    商思睿住在走廊的最尽头,夏习清住他隔壁,周自珩则是对面一间。

    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夏习清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带换洗的衣服,从夏知许家出来的,什么都没有,酒店的浴袍他也不大愿意穿。于是他光着身子从浴室里出来,把被子裹在身上想着对策。

    商思睿比他矮,他的衣服穿起来肯定不舒服。

    这么一想还是周自珩靠谱。裹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的夏习清火速发了条。

    正吹着头发的周自珩听到手机响,走过去一看。

    [恐怖分子:帅哥,借件衣服穿呗。]

    这人是有什么喜欢穿别人衣服的癖好吗?

    [道德标兵:不借。]

    [恐怖分子:行,那我就裸着跟你们玩儿了。]

    ……

    [道德标兵:你要什么衣服?]

    夏习清看着笑个不停,这人怎么这么逗呢。

    [恐怖分子:随便来一套就行,我没带换洗的衣服。]

    周自珩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一件一件翻出来瘫在床上,都是被他穿过的,没有新的。

    [道德标兵:我让小罗给你去买。]

    [恐怖分子:哥哥,这都快一点了你让小罗哪儿买去啊。快点儿吧我不挑,哦对了还有内裤啊。]

    光是看着这句话,周自珩都能想象得到夏习清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道德标兵:……我没新的。]

    [恐怖分子:洗过就成。反正你少拿什么我就不穿什么,你看着办。]

    坐在床上等了大概十分钟,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夏习清裹着被子光脚踩在地板上,一开门就看见头发半湿穿着棉质黑色长袖和灰色长裤的周自珩,活脱脱就是小说里清爽校草的模样。

    这张脸还真是越看越好看。夏习清感叹着自己高规格的审美。

    “来啦。”从一个被角伸出手抓着交叠在胸口的被子,夏习清靠在门边朝着周自珩笑。

    他的头发完全没有吹,坐了半天只有头顶干了点,水珠顺着略长的发丝一点点向下,蓄在黑色的发尖,蹭着他白皙的脖子,淌在锁骨和大片露出的胸口。

    来之前周自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原以为他会像电视里的女主角一样躲在浴室,从门那儿伸出一只手拿他的衣服,谁知道是这样的画面。他垂下眼睛不去看。

    “进来啊。”没法松手,夏习清用脚勾了勾他的脚踝,拿肩膀去怼门,想把门关上。周自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门啪的一声关上的时候他才想到,自己明明可以丢下衣服就走啊,怎么进来了。

    服了。

    夏习清光着脚背对着他走回到床边,周自珩的眼睛不由自主瞥向他光着踩在地上的脚,他的脚踝很白,两侧有着很深的凹陷,随着他的脚步牵扯,踝骨凸起,再往上就是修长流畅小腿的线条。

    疯了疯了,他在看什么。

    脑子发热的周自珩走上前把自己的衣服扔在床上,半背过去一股脑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我找的都是没穿过几次的跟新的差不多,尺寸估计不大合适你将就穿吧不用还给我……”

    “是有点不合适,你尺寸还真是不小。”

    夏习清的话打断了他,周自珩诧异的转过头,看见夏习清两只手领着自己的黑色内裤,笑得满脸暧昧,“现在的孩子营养真好啊。”

    周自珩耳朵烧得慌,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内裤抢回来,炸毛炸得毫无掩饰,“话这么多你别穿了!”

    刚才已经伸出两只手的夏习清被子都落到了腰间,整个上半身都露了出来,还笑得一脸纯真无邪,仰着脸望着周自珩,“真空啊。那不行,走路漏风,冻着我宝贝儿。”

    “下流。”周自珩恶狠狠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刚迈了没两步,又掉头回来把手里的内裤扔在床上,转身快步离开了夏习清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夏习清就跟动物园里逗着小狮子的游,看着他炸毛就觉得特快活。看着被周自珩扔在被子上的黑色内裤,夏习清啧啧了两声。

    讲真,尺寸是真的不小。

    这一般人受不了吧……

    周自珩刚回房间,商思睿的消息就发了过来,跟催命似的,他坐都没坐下,灌了口凉水就去了他的房间。商思睿房门都没关,自个儿敷着面膜坐在床上,沙发边的桌子上摆着寿司、刺身和清酒。

    一看见周自珩进来,商思睿就激动地从床上跳下来,拽着他坐在沙发上,极力向他安利这家日料的菜。

    这张嘴不当导购真是屈才了。周自珩正想着,发现桌上还摆着瓶冰着的伏特加,“这也是你订的?”

    “对啊。”

    “你疯了。”周自珩皱起眉头,“这酒后劲儿大着呢,你明天还想不想出门了。”

    “没事儿。我不跟你说了吗我明儿没活儿。我准备睡到下午。”商思睿瘪了瘪嘴,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可怜巴巴地扑倒在周自珩的肩膀上,“我已经足足一个星期没有睡饱了。”

    周自珩一脸嫌弃地推开他,“随你便,我明天还得飞回北京,我不喝。”

    “你可以兑着清酒喝。”商思睿拐了拐他的胳膊,“喝两口倒不了,是不是男人。”

    周自珩翻了个白眼,听见门口有声音。

    “习清?把门带上就成。”商思睿揭下了自己的面膜,啪啪啪拍着脸蛋,拍起来的精华溅了周自珩一脸。周自珩嫌弃得不行,干脆站了起来。

    门关上了。

    夏习清从玄关那儿走进来,周自珩的视线不禁移了过去,看见他身上穿着大了一号的灰蓝色长袖卫衣,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半个手掌,过长的黑色运动裤裤腿被他挽起来,露出光洁的踝骨。

    本来挺高一人,活生生被衣服显得娇小了几分。也不知道他从哪儿翻出来的发圈,扎起的刘海太长,没能像苹果梗似的竖起来,倒像是在风里栽倒了的小树苗,歪在一边,跟着他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看见自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周自珩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人也不自觉愣在了原地。

    明明穿自己身上挺正常,怎么到他身上就……

    怪清纯的。

    “哟,大帅哥特意站起来欢迎我啊。”

    开口就摁住了周自珩上一秒的悸动。

    他尴尬地坐回到沙发上,拿起筷子夹了个寿司塞嘴里。

    夏习清走到周自珩旁边意图坐下,见周自珩不为所动,于是踢了踢他的脚,商思睿倒是有眼力见,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周自珩这才不情不愿地挪到这个双人沙发的另一头,让夏习清坐下。

    商思睿把筷子塞到夏习清手上,顺嘴夸了句,“习清你这件衣服好好看啊,什么牌子?”

    “这不是……”夏习清刚开口,就被捏着下巴硬生生塞了一个寿司在嘴里。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周自珩,对方却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低下头给自己倒了杯清酒。

    商思睿笑嘻嘻地冲周自珩使了个眼色,“你俩终于不赌气啦。”

    “谁赌气了。”周自珩喝下半杯清酒,把杯子当的一声放回到茶几上。

    “谁赌气谁知道,我又不瞎。”商思睿小声bb了两句,又当什么都没说一样转移了话题,“吃东西吃东西,我快饿死了。”

    夏习清嚼完了嘴里的寿司,顺手拿了周自珩的杯子,仰头喝下了他没喝完的半杯酒。

    周自珩大吃一惊,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杯子,“旁边有新的你不会拿啊。”

    “你都喂我吃寿司了还怕我用你的杯子啊。”夏习清伸出红红的舌尖,舔了舔漏了些许清酒的嘴角,“新的旧的我都不嫌弃啊。”

    一语双关。这种轻飘飘的语气听得周自珩燥得慌。他只能假装听不懂,默默低头吃东西。

    商思睿一边吃一边抱着手机刷着自己刚才自拍下面的评论,还没完没了地跟他们分享,“妈呀这刷的也太快了我都来不及看。”

    “刷什么了。”夏习清随意问了一句,商思睿也就随便找了一条念出来,“三三居然攻了起来!习清好可爱啊想日……”一口气念完的商思睿瞥了夏习清一眼,歪在沙发上笑个不停。

    夏习清耸了耸肩,“我已经习惯了,每次刷微博看到最多的话就是‘想日’。”

    这些不谙世事的少女要是知道你是个没有节操的渣男,看她们还想不想日。闷不做声吃着东西的周自珩暗中腹诽。

    “那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你这脸按现在说的就是电影脸,那种漂亮又有故事的脸。”商思睿一面吹着彩虹屁,一面拿了起子开了那瓶冰着的伏特加,给自己倒了点。他忽然灵机一动,“哎,咱们这么光喝酒没意思,玩儿游戏吧。”

    周自珩皱着眉,“录节目录得我现在听见游戏俩字儿都难受。”

    “你现在知道Killer不好当了吧。”商思睿叹了口气,“上一期的时候我的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别说了,这样吧,”商思睿把那瓶小小的快喝空掉的清酒拿起来,倒干净最后一点酒,又清走了几个打包盒,把酒瓶横着放在中间,“这儿也没牌,我们就玩最老套的真心话大冒险吧。”

    周自珩面无表情,“反对。”

    商思睿笑嘻嘻地飞快反驳,“反对无效。吃了我的饭就得听我的。”

    夏习清懒洋洋笑着,“我没意见。”

    你当然没意见,你又不会说真心话。周自珩心想。

    都是公众人物,玩大冒险什么的也不现实,只能改了规则。“瓶口转到谁谁就说真心话,另外两个人可以商量着提一个问题,必须回答。”

    “那要是不想回答呢?”周自珩问了句,“总有不能回答的时候吧。”

    商思睿长长地嗯了一声,然后一下子扬起下巴,“那就喝一整杯伏特加。”

    游戏一开始没什么意思,三个人都没放开,周自珩算是走运,一次也没被瓶口选中,倒是商思睿自己,至少喝了三杯,脸都红了。周自珩用余光扫了扫夏习清,他也喝了一杯,不过看起来跟个没事人似的。也是,他这种浪荡子,酒量应该不小才对。

    “哎,不行不行,”商思睿摆了摆手,又要改规则,“每个人最多只能用三次挡酒的机会,必须回答问题。”

    规则一改,商思睿就用手指捏着瓶身中段,转了一下,绿色的半透明玻璃瓶在桌上打着圈,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直直地指着周自珩。

    真是倒霉。周自珩想着明天的飞机,又实在不愿意被人打探隐私,纠结一番还是选择灌了一杯伏特加,本来就不擅长喝酒的周自珩被这实打实的烈酒狠狠呛了一下,咳嗽了半天。

    “酒量这么差。”夏习清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心跳忽然加速,没有预兆,周自珩把这归因于酒精的副作用,他直起背,用手背胡乱擦了擦嘴唇。

    “听说酒量差的人在酒桌上会很倒霉。”夏习清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锁骨从过大的领口露了出来,在酒店的灯光下白的发光。

    南方人都这么白吗?酒精烧起的热度让周自珩浑身不自在。

    “来来来,再来一次。习清来转。”

    夏习清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握住圆柱形的瓶身,周自珩一直觉得他的手很好看,可这个时候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去看,只能愣愣偏过头。

    “啊!又是自珩!哈哈哈习清的嘴是不是开过光啊。”

    “什么?”周自珩一脸震惊地看着桌子上直直地指着自己的酒瓶,“不玩了不玩了。”

    “哎哎,是不是男人啊你。”商思睿喝醉了,说话都有点大舌头,但依旧不依不饶地抓住周自珩,“哎,这次不能喝酒了,我得想个问题……嗯……你初恋是什么时候?”

    周自珩自暴自弃,“我没有初恋,母胎单身。”

    “什么啊。我才不信。”商思睿把手掌放在嘴边,脸颊通红小声地说,“我都有交往过女朋友?G。”

    “思睿你也太容易醉了。”夏习清拿着一个酒杯,手腕轻轻地转着,晃着杯子里的酒,替商思睿补充问题,语调轻柔,像是在调情,“那你总有喜欢的人吧,”说着,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看向周自珩的侧脸,眼尾的弧度略微上扬,很是勾人。

    “第一次喜欢上别人是什么时候?”

    商思睿立刻激动起来,“对!第一次……第一次喜欢别人是什么时候,是谁!不说就喝两杯!”

    周自珩盯着桌子上的酒杯,想到了刚刚在车上和赵柯的聊天。

    如果夏习清不在场,他或许可以把这件事当笑话一样讲出来,反正商思睿也喝大了,都不一定记得住。可是夏习清就坐在他身边,他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可他很快就反驳了自己的心虚。

    有什么说不出的,不就是单恋吗。搞得好像怕他似的……

    “快说啊。”

    “六岁。”

    商思睿尖叫起来,“卧槽!周自珩牛逼!你开窍也太早了吧!”

    周自珩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根本不能算是恋爱,就是我当时头一次去演戏,特别紧张一看见镜头就发抖,又是在公园里头拍,人很多,拍了好几次都没办法过,休息的时候我偷偷溜了,遇到了一个女生,她照顾了我一下,还给我叠了……”他忽然顿了顿,“鼓励我来着,要不是因为遇到她,我可能就没有演戏了。”

    夏习清忽然笑了起来,可更像是皮笑肉不笑,“女生?多大的女生?”

    “妈呀这是什么神仙剧情,青梅竹马啊!”商思睿咯咯咯地笑起来。

    周自珩踢了他一脚,“比我高很多,估计是姐姐。”

    “姐姐?”商思睿笑得更夸张了,“哈哈哈哈哈哈越来你的取向是年长女性啊!”

    “取什么向啊。”周自珩不耐烦地用手抓住那个酒瓶,想尽快拜托这个问题,“行了吧,归我转了。”

    夏习清居然没有拿这件事来嘲笑他,只是坐在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这让周自珩有些意外,可他也懒得多想,估计这种小孩子的故事对他这样身经百战的老手来说根本不入眼,连笑话都算不上吧。

    手腕发力,酒瓶一下子转动起来。

    几十秒过去,瓶口最终慢慢悠悠地停在了夏习清的面前。

    “习清!习清!习清……”商思睿彻底醉了。

    夏习清一副认命的样子,脚尖碰了碰对面的商思睿,“你想问什么问题?”

    晕晕乎乎的商思睿傻笑着,有样学样地复述了一遍夏习清的话,“你想问什么问题~”

    周自珩拿着筷子尾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敲得商思睿捂着脑袋哇哇乱叫。

    一时间,没人对输掉游戏的夏习清提问,气氛忽然冷下来。其实周自珩的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很多很多问题,一直以来他对夏习清都是一无所知,就像商思睿说的,他明显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可他问不出口。

    “都不问是吧,那我自己罚酒了。”夏习清特加垂着眼睛,睫毛在酒店暖黄色的灯光下微微颤动,他拿起倒满了伏特加的酒杯,仰头刚要灌进去,就听见周自珩延迟过久的发问。

    “……为什么怕黑?”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