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 > 38.日记之谜
    “除了蝴蝶书签之外,还有别的线索吗?”周自珩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数列这种东西只有三个已知数字算出来的不一定对。”

    说的没错,夏习清看了看四周围,发现那几本书的旁边摆着一个精致漂亮的海螺,书桌上方的墙面上贴着几张图片,一张是向日葵花的摄影特写,另一张则是夏习清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达芬奇名画《维特鲁威人》。

    这几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东西,却引起了夏习清的注意,他凝神盯着墙壁,忽然听见周自珩的声音。

    “你怎么不说话了?在干什么?”

    “看一个男人的裸·体画,”夏习清的眼睛仍旧盯着墙壁上的画像,一本正经地回答他的问题,周自珩却好像被呛了一下,不住地咳嗽,过了一会儿才又结结巴巴地开口,“哦,我、我这边的墙上也有一张?”

    夏习清觉得意外,他试图向周自珩描述,“一个长卷发男人双腿并拢站立,手脚正好在一个外接正方形上,张开双腿双臂站立又正好在一个外接圆上,是这幅画吗?”

    “对。”

    这绝对不是偶然,他们的房间的相似度实在是过高了。

    “这幅画有什么意义吗?”尽管这幅画周自珩看到过许多次,但对艺术实在是没有太多造诣,只能请教这方面的专家。

    夏习清摸着自己的下巴尖,“意义太大了,这幅画是达芬奇为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绘制的一张素描插图,维特鲁威曾经在他的书里盛赞黄金比例,这也启发了达芬奇绘制这副人体比例素描,里面的这个男性也被世人认为是完美比例的代名词……”

    说着说着,感觉有什么重要的念头闪了过去,夏习清忽然打住,“等一下。”

    他拿起桌上的海螺,又偏过头看着那副向日葵的特写照片,看着里面饱满种子颗粒的分布和排列。

    还有这张闻名遐迩的《维特鲁威人》。

    原来如此。

    “我知道了,是黄金分割数列。”夏习清冷静地坐回到椅子上,“海螺的螺线,向日葵种子的排列,还有这幅画,都是黄金分割。”

    这下子周自珩算出的第四个数字也得到了验证,“黄金分割数列就是斐波那契数列对吗,看来我凑对了。我刚刚发现987正好等于377加610,所以我猜最后一个会不会是610加987,等于1597,没想到还真是。”

    “所以其他线索只是提示信息而已。”夏习清将海螺放下,“你输一下密码试试。”

    周自珩嗯了一声,夏习清的房间里传来他那头输入四位密码的滴答声,隔了不到两秒,就听见一个机械音提示“密码成功。”

    折腾了半天,终于解开了一个,虽然不是自己房间的。夏习清一心等着成功的好消息,谁知周自珩却回复道,“密码是对的,可是我打不开抽屉。”

    “怎么可能……”夏习清虽然知道他俩不在同一个房间,自己这边也根本没有什么密码锁,但他在听见周自珩说打不开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就拉动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抽屉。

    没想到真的拉开了……

    这也太诡异了,夏习清的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太奇怪了,你那边的密码输入正确之后,我这边的抽屉竟然可以打开了。”

    谁知反转不止于此。

    周自珩紧接着回复道,“现在我的抽屉也可以打开了。奇怪。”

    听见周自珩喃喃自语的声音,夏习清想到了他皱着眉想不明白事儿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说不定是你刚才劲儿太小。”

    “不可能的,刚才真的打不开。”

    没准儿是节目组的问题,本身也都是人为道具,有点瑕疵也可以理解。

    “别管了,先看看里面有什么。”

    低头查看抽屉的夏习清第一个看到的是一张合照,照片里是一对情侣手牵着手在海滩前的背影,照片被精心地装进了一个漂亮的相框里。

    根据这张照片来推测,卧室的主人有女朋友。

    可是这种相片为什么要塞在抽屉里?夏习清觉得这不太合理,但他也很清楚,这种时候也不能想太多,于是先将相框随便搁在了桌面上,继续翻看抽屉里的其他东西。

    “你找到什么了?”周自珩在那头询问道。

    夏习清随口回了个相框,然后就看见了一张看起来似乎更有效的线索,“我找到了一个本子,好像是……”他翻了翻,发现上面写着日期,还有一些简短的记录,“日记本?”

    “我也看到了一个日记本,但是没有相册。”周自珩继续交换着自己有的信息,“还有一个生日贺卡,上面写着一句话。”

    就在周自珩列举自己得到的线索时,夏习清已经率先翻开了那个生日贺卡,顺嘴就把上面的话念了出来。

    “遇见你的那一刻就是大爆炸的开始,每一个粒子都离开我朝你飞奔而去,在那个最小的瞬间之后,宇宙才真正诞生。”

    一口气念完了,夏习清才忽然反应过来,这写的是情侣之间的情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夏习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都这样了,也只能怪自己嘴太快,怨不得别人。

    “咳,那什么,你们理科生都这么会撩的吗?”为了缓解尴尬,夏习清又画蛇添足地反问了这么一句。

    人越慌的时候越容易说错话,这句话还真是至理名言。刚反问完的夏习清立刻想到了之前周自珩在飞机上拍下的那张[丁达尔效应]。

    糟了,一定被周自珩误会自己在调戏他了,其实他根本没想把话题往这方面扯的。

    原本以为周自珩不会说话的,谁知道他竟然还回答了。

    “那得看对谁了。”

    周自珩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尴尬,反而挺淡定的,这倒让夏习清面子上挂不住了,敢情从头到尾只有自己觉得尴尬。光顾着难堪的夏习清完全忽略了周自珩的弦外之音,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就是周自珩口中说的那个“谁”。

    “啊,这个贺卡上的生日是10月23号,我觉得这个线索说不定等会儿用得上。”为了在这个纯情小狼狗面前保全自己“百战百胜”尊严的夏习清十分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周自珩也发现了他的不自然,但他的频率始终没法和夏习清调到一起,只觉得是自己这句夹带私货的话让夏习清感到了压力,转移话题是一种变相的婉拒。

    两个人都自顾自绕了圈子,还浑然不知。

    放下生日贺卡的同时,夏习清又一次把注意力放在了之前那个笔记本上,这是一个略显陈旧的日记本,日记本的边缘都磨破,边边角角也都翘了起来,看来用了挺久。这样想着,夏习清翻开了第一页。

    “我看一下这个日记本。”夏习清隔着收音机向周自珩交代了一句,然后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日记本上。

    [2014年11月11日天气晴]

    [我原本以为这是我最苦逼的一天了。摔断腿的孤寡青年孤零零地在医院病房里度过光棍节。没想到这个双人病房来了个新的房,还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她笑起来有一对兔牙,像只小兔子,太可爱了。]

    是这个男生的日记啊……夏习清快速地翻了翻,到某一页的时候停了下来。

    “啧,六个多月才追到手……”他看着写着[2015年5月20号]日期的那一页,忍不住自言自语。

    “追到手了?”

    夏习清听见周自珩的疑问,又听见那头传来哗哗的翻页声,心想他肯定还没看到后面,“你看得也太慢了。”说完他又潦草地往后翻了翻,偶然间看到其中一页日记上写着[她又住院了,希望手术顺顺利利,不要再出问题了。]

    这个女孩子一再住院,应该是有很严重的病吧。

    他忽然想到了刚才书桌上的书。

    “他女朋友得的病应该就是第三本书里的……左心发育不良综合症。这个病好像是一种先天性心脏病。”夏习清翻着之前那本书,试图从里面找到些有效信息。

    “这个收音机是女孩儿送给他的礼物。”周自珩突然开口,“你看到了吗?”

    “我看看。”夏习清往后翻了翻,果然翻到了周自珩所说的那一页。

    [2016年5月20号天气晴]

    [她今天送了我一个老古董,一个收音机!她说是这个收音机是她爷爷年轻的时候攒了一大笔钱买给她奶奶的,用来求婚的,她小时候每天趴在收音机边上听故事,我现在都能想象出那个小奶兔子的样子,唉,要是真的能穿越就好了,想回去看看她小时候的模样。]

    “原来这个收音机还是个有故事的道具。”夏习清笑了笑,“这个老古董不会还要见证他俩结婚吧,三代老臣啊。”

    “没有。”周自珩冷静地否决了夏习清的玩笑,“他们的感情出问题了。”

    “……什么?”

    “你再往后翻,倒数几页。”

    夏习清按照周自珩的提示翻到最后倒数的那几张。

    [2019年5月13日天气阴]

    [今天和她吵了一架,感觉我们之间好久没有好好喝对方沟通过了,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我真的不明白。时间果然会让一切变质吗?]

    看到这句话,夏习清忽然沉默了,这种痴男怨女的故事每天层出不穷,开始的时候总是美好的,时间一长,摩擦、矛盾、妒忌、怨怼,这些负面情绪开始滋生,开始疯长,直到把两人之间的感情统统吞噬,曾经相看两不厌的面孔也变得面目可憎。

    所以为什么要开始。

    这个世界上最稳定最无害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

    这种现实的爱情故事让夏习清情绪进入低潮,他随意地翻着后面几页,用这种方式掩盖自己内心的波澜,直到手指停留在最后一页。

    [2019年5月20年天气大雨]

    [我为什么要关机,就算被误会再生气也不应该关机的,如果我不关机的话,她不会情绪激动晕倒。紧急联系人……这个卡片太讽刺了,唯一一次用到的时候我竟然主动切断了联系。死的人应该是我。]

    “女孩儿死了……”夏习清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死于心脏病突发。”

    “死于……”周自珩似乎有话要说,但他顿住了,隔了一会儿才问道,“所以是来不及抢救才去世的吗?”

    “嗯。”夏习清将日记本放回桌子上,他早就过了会被这种爱情故事感动的年纪,他现在所想的是,这本日记的作用是什么。按照上一期密室剧本的安排来推测,房间里的每一件道具都不是无端存在的,他们的作用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推出密码的线索,可是日记里有太多的日期,如果没有其他线索的配合,应该不太可能推出密码。

    另一个作用就是和密室剧情有关,或者说和killer有关,可这就更说不过去了,这个故事到目前为止怎么看都是一个爱情故事,和上一期的悬疑谋杀案毫无相似之处。

    那么这一期的killer又应该是怎样的身份呢?

    陷入沉思的夏习清眉头紧锁,抽屉里再没有别的东西,他缓缓合上,眼神落到之前拿出来的那个被他倒扣在桌上的相框。

    他这时候才发现,相框的背面写着一句话。

    [归还到正确的位置吧。]

    正确的位置?

    这和夏习清一开始看到这个相框的想法不谋而合,相框这样的东西原本就应该放在桌面上,而不应该是抽屉里。如果将男主和女主吵架的信息联系起来,就可以解释了。

    夏习清拿起这个相框。

    应该放在哪儿呢?

    “你那边真的没有相框吗?桌子上?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没有任何提示信息的夏习清只好再一次向周自珩确认,毕竟他们的房间有那么多雷同之处,说不定在他的房间里,这个相框已经被固定在某个地方了。

    “没有,我没找到什么相框。”周自珩的声音非常肯定。

    正在这时,夏习清忽然发现,就在桌面的右上角,那台笔记本电脑的右侧桌面上有一个手掌大小的矩形凹槽。他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相框边缘,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有些离奇的想法。

    难道说……

    他试着将那个相框放在右上角的凹槽处,如他所想,相框连同支架分毫不差地嵌了进去!

    “我找到正确的位置了。”夏习清舒了口气,原来这些凹槽都是有用处的,还好他一进来就觉得不对劲。

    正在这时候,台灯居然自动亮了起来,毫无预警。

    然而这并不是最诡异的。他真正觉得细思极恐的是周自珩接下来的一句话。

    “相框出现了。”周自珩的声音中满是讶异,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你知道是怎么出来的吗?就像机关一样,桌面的一个部分打开了,相框从里面被推了上来,立在了书桌的右上角。”

    “你说什么?”

    稚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